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毒奶粉:又一起外国压力下的中国反应 ]
三鹿毒奶追踪
·三鹿毒奶责任人掌管真理领导小组,任职“全国扫黄打非工作领导小组专职副组长”
·毒奶粉免职官员复职惹民愤
·问责如带薪休假,三鹿官弹冠相庆
·官员复出热:问责制度怎么了?
·三鹿官员大复出=带薪休年假
·李长江们的“复出”逻辑
·答李长江们的“复出”逻辑
·李长江之歌:你从三鹿归来又向黄河奔去
·有一种三聚氰胺叫任人唯亲
·建议中国妓女向李长江大人自首
·李长江复出的积极意义
·李长江复出:扫黄打非恰适其才?
·东方不败李长江重出江湖,可喜可贺!
·网民热议三鹿责任人李长江复出
· 李长江别拿问责制当零点礼花
·领导:别拿问责制当零点礼花
·三鹿官员大复出:中国式"引咎辞职"=带薪休年假!
·流不完的悲壮泪:李大人重出江湖扫黄!
·三鹿官员被重用严重伤害民意
·熊猫乳品三聚氢胺超标,公司被关闭,营业执照吊销,三名主管被逮捕
·「胡铁棒」的威力----中共领导人的绰号
·毒奶辞官复出,问责制引疑虑
·复出,公众不应只是最后知情者
·官员的复出,这样问责还有啥意义?(
·官员“复出热”,问责制度怎么了?(
·莫让官员问责制成为空穴来风?
·上海熊猫乳品法人代表等3人被提起公诉
·赵连海与李长江的有趣对话
·赵连海见律师,毒奶仍荼毒百姓,
· 李蕊蕊致电关注赵连海家人
·还有多少召回毒奶在危害人民?
·有多少召回毒奶没有销毁?
·博讯螺杆 不吃奶粉,吃别的东西也免不了中毒
·信息公布延迟,猛于三聚氰胺
·国家质量公告发布:婴幼儿配方乳粉全部过关
·判胡春华李长江以谢天下/李大立
·国安部调查报告显示中共内部写手在海外发表文章攻击其他派系
·赵连海取保候审待复,毒奶受害者就医要自费
·萨斯和溃坝责任人孟学农复出
·上月已知毒奶再现,向公众隐瞒,仅内部通报
·三聚氰胺官员复出,为三聚氰胺肆虐铺平了道路
·胡锦涛九大罪状
·问责高官复出,公众不应蒙鼓里
·微风轻拂/希特勒与三聚氰胺:都是功大于过
· 从“胡温新政”到“胡温折腾”
·从“胡温新政”到“胡温折腾”
·河北矿难封口费调查:记者专在煤矿集中地放眼线
·2008年问题奶粉重现市场 官方要求彻查
·毒官复出毒奶复现清查被指作秀
·胡锦涛政变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辽宁惊现三聚氰胺雪糕
·胡锦涛政变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请胡锦涛不要随便代表我
·陕西又现毒奶,或已流入广东
·赵连海被起诉,结石家长愤怒
·杜导斌系狱一年半,《参与》呼请援助其家人
·奶粉三鹿,人也三鹿
·胡锦涛腐败缠身,害怕交班
·胡锦涛时代弄虚作假登峰造极
·胡锦涛腐败缠身,害怕交班
·十万吨毒奶粉或仍未销毁 流向饲料与糕点业
·三种“毒奶粉”流入广州市场
·08年毒奶粉未销毁再入市 广东副省长连夜赴京
·宁夏熊猫称被“毒奶粉”系错查 事件或涉家族矛盾
·中国毒奶再度肆虐各地大清查被指作秀
·凌沧洲:毒奶复出江湖再战国人颓坯根性
·赵连海案被移送检察院四毒奶被瞒8个月
· 赵连海取保候审待复 毒奶受害者就医要自费
·赵连海首见李方平律师 毒奶仍在各地荼毒百姓
· 赵连海与李长江的有趣对话
·彭剑律师见到赵连海,确认赵因结石宝宝维权及李蕊蕊
·中国人患病率比五年前高11%
·陕西质检部门被曝为毒奶粉出具合格报告
·毒奶粉重现市场网民要求温家宝道歉
·好意思?宁夏毒奶粉企业被查 处30万元罚款
·毒奶粉“问题奶糖”大部分北上东三省
·宁夏毒奶粉企业仍在营业 产品可能流入广州
·陕西渭南“毒奶粉”案三人被捕
·大陆又爆毒奶粉外流 可能已出口15国
·毒奶粉免职官员复职惹民愤
·多名因三鹿事件受处官员复出或被提拔
·质检总局原局长李长江复出 曾因“三鹿事件”辞职
·《李鹏论可持续发展》一书出版
·28吨渭南“三聚氰胺”奶粉流入闽粤
·赵连海不服当局指控估计十万吨奶粉未销毁
·为赵连海“寻衅”之罪名向北京警方自首,并质疑官方/刘沙沙
·广东十分之一儿童铅中毒政府隐瞒大量污染数据
·别太冲动了:若权力不容分享,西藏问题无解/杜子
·胡锦涛腐败缠身,害怕交班
·高智晟律师命悬一线---评:中国驻美使馆告诉中美对话基金会:高智晟律师在乌鲁木齐
·石家庄“官场三聚氰胺”调查记
·谁在说谎?毒奶粉真的绝大多数销毁了吗?
·团干胡春华干过点正事不
·三聚氰胺对中毒者有长期影响
·胡锦涛能做的好事是早日下台
·胡古董温古董治下焉有日新月异
·三鹿毒奶责任人李长江又高升了
·石家庄造假骗官官员升迁记
·团干胡春华干过点正事不?
·毒奶受害儿童家长质问温家宝
·腐肉变新人萨斯溃坝责任人孟学农重回北京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毒奶粉:又一起外国压力下的中国反应

   9月间,骤然爆发的中国毒奶粉丑闻,占据了海内外中文媒体的主要版面。迄今,因食用三鹿奶粉,患上肾结石的婴儿,至少达1253名,死亡至少2人,潜在受害者达3万人以上,遍布中国各地。并祸及台湾:25顿三鹿奶粉流入台湾,制成各种食品,经由台湾民众食用。
   
   三鹿奶粉变毒,据说是被加入了化学用品三聚氰胺(Melamine)。三鹿集团公司于今年3月份就接到投诉,但公司的回答一律是“严格按照国家标准生产”、“定期在国家权威质监部门检测”、“有质量保证”。随着各地患儿剧增,直到整个社会都发出谴责时,9月11日,三鹿集团才宣布开始回收产品。整整贻误了半年!
   
   问题闹大,也是因为闹到了国外。新西兰恒天然(Fonterra)合作社集团,拥有三鹿集团43%的股份。当一得知奶粉有问题,他们就立即通知中国河北省当局和三鹿集团,要求全面回收三鹿奶粉,但遭到河北省政府拒绝。交涉长达6周。无奈之下,新西兰政府出面,指示该国驻中国大使,直接向中国政府交涉(9月8日)。之后,中国政府才被迫采取行动。又是一起经由“外国压力”才带动的中国反应。

   
   三鹿集团与河北当局,把责任都归结到提供牛奶的奶农头上。据说,这些奶农为了让牛奶被收购,人为掺入三聚氰胺,以增加蛋白质检测指标。于是,河北当局抓了几个奶农,企图平息事态。然而,民众不服。
   
   如果说是奶农掺毒,那么,收购毒牛奶的三鹿集团,责任何在?如果说是三鹿企业以毒充好,那么,政府有关质检部门,责任何在?如果说是质检部门疏忽,那么,其上级主管部门如卫生部,责任何在?如果说是部级官员失职,那么,任命和领导这些部级官员的中共高层,如胡温等人,责任何在?
   
   偏偏还有人为他们唱赞歌,批评矛头所向,对下不对上。媒体中,什么“惊动中央”、“高层震惊”、“卫生部党组书记怒斥三鹿集团”、“副总理下令:不能再死人”,等等,统属无稽之谈。
   
   可以断定,“中央”绝无“惊动”可言,因为司空见惯:“高层”绝无“震惊”可言,因为习以为常:“卫生部党组书记”所谓“怒斥”,肯定属于假装,因为他明白,最应该遭到“怒斥”的,就是他自己:“副总理”下令“不能再死人”,等于白说,因为连他自己都没有把握。
   
   作为罪魁祸首的三鹿集团,从拒不承认,到竭力狡辩,到认错道歉,三日三变。而政府的表现,甚至不如企业,照例无人出面道歉,还继续乔装“青天”,抓了几个奶农,就似乎在“为民做主”。
   
   总部位于河北的三鹿集团,在全国各地拥有近40家企业,其奶粉销量,连续15年居全国第一。就在2007年,有关当局还将中国乳品界唯一的“国家科技进步奖”,授予了三鹿集团。究竟是谁,给了三鹿集团如此高的荣誉?这荣誉的背后,究竟掩盖着多少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丑闻?
   
   2004年,安徽省爆发“大头婴”惨剧:劣质奶粉导致十几名婴儿死亡、几十名儿童发育畸形。当时,三鹿奶粉就被列入“阜阳市抽检不合格奶粉名单”,被各地商家撤下货架。但三鹿集团不肯罢休,向上公关,最后由河北省政府亲自出面“澄清”,让三鹿奶粉恢复正常销售。就在闹出“肾结石婴儿”惨祸的几个月里,河北省副省长孙瑞彬还“考察”三鹿集团,对集团的“业绩”大加赞赏。
   
   显而易见,力挺三鹿集团的河北省当局,不仅要为当年的“大头婴”事件负责,还必须为今年的“肾结石婴儿”事件负责。河北省政府,是这一切惨祸的幕后真凶!
   
   假货毒物,在企业和厂家,主要是道德问题:唯利是图,罔顾人命。中国社会,缺乏宗教信仰,对许多中国人而言,钱,是唯一的崇拜物。为了钱,可以不择手段,并以此为荣。中国上下都承认,在经济和科技等领域,中国落后文明国家几十年;然而,却有多少人意识到:在道德领域,中国之落后,更为严重,或以百年、乃至数百年计,甚至不可计?而这一点,恰恰又是政府的罪过:压制宗教,妨碍信仰;弄虚作假,上行下效;整个民族的道德灾难由此而发。
   
   受害婴儿的父母们,哭天抢地,怎么就想不到“民主”二字?是啊!毒奶粉与民主,听起来,风马牛不相及。
   
   设若中国有民主,新闻自由,对任何食品事故,媒体和记者必刨根究底,其中牵涉的任何官商勾结丑闻,都必曝光于光天化日之下;设若中国有民主,司法独立,受害者家属必大兴诉讼,将所有奸商与贪官告上法庭,电视直播,社会公议。如此,除害于无形,防患于未然,食品惨祸焉能不大幅降低?乃至根除?设若中国有民主,官员直选,民众监督,权力傲慢,何至于此……
   
   作者:陈破空 来源:RF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