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毒奶祸害中国公信力:真相迟到质检失效]
三鹿毒奶追踪
·贵州公布三鹿毒奶粉赔偿方案
·孙东东夸三鹿集团和二胡一李
·三鹿毒奶两官员调往异地任职
·问责制形同虚设:官官相护潜规则
·三鹿对宝宝的南京大屠杀 中共政治潜规则
·三鹿毒奶责任人异地升迁争议
·三鹿责任人异地升迁激起公愤
·三鹿事件总局问了个什么责
·高官们耍了总理:毒奶粉记过官员异地升官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毒奶粉高官升職,高官耍了总理/李平
·三鹿毒奶根源胡锦涛科学发展观
·三鹿责任官员升迁受害人愤慨无奈
·假蛋白、假民主和假道德:新极权主义的特征和弊害
·胡锦涛新极权主义特征和弊害(续1)
·胡锦涛新极权主义特征和弊害(续1)
·胡锦涛新极权主义特征和弊害(续1)
·胡锦涛新极权主义特征和弊害(续1)
·胡锦涛新极权主义特征和弊害(续1)
·三鹿毒奶粉事件应有的真相
·三鹿受害家庭民事索偿遇波折
·重读:三鹿获"国家科技进步奖"
·中國又爆毒奶,喝多恐致命
·三鹿毒奶是科学发展观的典范
·从三鹿毒奶事件看新极权主义特征与弊
·三鹿事件官员重回质检总局任职
·处分不足2月,三鹿责任官回京赴任
·从三鹿毒奶看新极权主义的特征和弊害
·三聚氰胺走了,解抗剂来了?
·从汶川到三鹿,孩子本应在阳光下欢歌
·“三鹿毒奶”使中国损失千亿
·“三鹿毒奶”使中国损失千亿
·三鹿结石婴杨大宝不获免费治疗 家长拒签统一赔偿协议
·刽子手变父母官三鹿官异地升职
·结石婴儿竟不给列入受害名单
·胡温的面目与心肠 /单赵子
·谴责谷歌学生被曝是央视实习生 不堪人肉搜索
·从三鹿有毒奶粉代言人看“上天”的警示
·中国生态环境破坏最严重的地方
·毒奶受害保险公司拒付医疗费
·令计划操控中纪委捞钱,贪官高升,清官下岗
·三鹿毒奶受害家庭维权遭刁难
·贪官升常委,高智晟可能灭口
·贪官高升,高智晟可能灭口
·令计划操控中纪委捞钱贪官高升清官下岗
·许宗衡下台的原因竟是钱太少!
·许宗衡下台的原因竟是钱太少!
·新疆乌鲁木齐发生维吾尔暴动
·维吾尔不满韶关事件上街抗议
·官方对韶关6.26事件有新说法
·劝胡锦涛别再折腾国庆阅兵
·李克强秘书双规胡锦涛紧急回国
·李克强秘书双规胡锦涛紧急回国
·处置群体事件失当等将被问责
·原来许宗衡下台的原因是钱少!
·反贪局长的亿万财富:救苦扶贫被人称道
·反腐败利剑指向李克强办公室
·胡锦涛下令调查力拓员工间谍活动
·胡主席的崇祯缘zt
·热比娅: 做过共产党人大代表、
·新苏黎世报:胡锦涛收紧缰绳
·金钱大赛:胡锦涛父子PK陈水扁父子
·胡锦涛儿子涉纳米比亚弊案/明报
·「黨疼國愛」马屁诗歌多
·威视案延烧纳米比亚司令被查
·结石宝宝的未来在哪里?
·山西对外商诱敌深入聚而歼之
·金钱大赛:胡锦涛pk陈水扁
·胡锦涛策划韶关乌鲁木齐事件的原因初探
·反贪,胡锦涛表弟鄂云龙"双规" 裙带关系大揭密
·胡主席带领我们奔“钱方”
·聚焦下代太子党薄瓜瓜胡海峰
·反贪:胡锦涛表弟鄂云龙"双规", 裙带关系大揭密
·胡锦涛儿子卷入贪腐案(1)
·胡锦涛儿子卷入贪腐案(2)
·反贪:胡锦涛表弟鄂云龙"双规", 裙带关系大揭密
·胡锦涛儿子卷入贪腐案(3)
·胡锦涛收紧缰绳,拘捕许志永
·金钱大赛:胡锦涛pk陈水扁.
·胡锦涛儿子卷入贪腐案(1)
·胡锦涛儿子卷入贪腐案(2)
·威视:检方欲找胡锦涛子作证
·胡锦涛儿子卷入贪腐案(3)
·反贪:胡锦涛表弟鄂云龙"双规", 裙带关系大揭密
·官场价位表
·六千万买通李克强盖如银拟任哈尔滨市委书记/哈纪委李议
·三鹿结石宝宝家长关注许志永
·胡锦涛插手表弟鄂云龙双规密谋军事政变
·中国公司纳米比亚涉嫌行贿案调查扩大 记者: 申华
·胡锦涛和陈水扁的金钱大赛
·胡锦涛和陈水扁的金钱大赛
·胡锦涛插手表弟鄂云龙双规密谋军事政变
·胡锦涛政策的失败
·胡锦涛儿子公司腐败案延期处置
·胡锦涛为何拒绝这根救命的稻草? ——读《零八宪章与中国变革》(余杰)
·胡锦涛更加暗无天日!工人竟以开胸验肺抗争
·胡锦涛儿子公司腐败案延期处置
·胡锦涛的末世帝王心态与奥巴马的外交胜利
·胡锦涛更加暗无天日!工人竟以开胸验肺抗争
·胡锦涛儿子公司行贿案在纳米比亚开庭审理
·三鹿毒奶受害者网站受攻击瘫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毒奶祸害中国公信力:真相迟到质检失效

中国名牌奶粉掺入三聚氰胺,蒙骗蛋白质标準,导致六千多肾结石婴儿。三鹿奶粉早被发现有问题,但厂商与地方政府失职隐瞒,质监部门被疑瀆职,各关键控制点均失效,遍及蒙牛、伊利等品牌,严重损害中国政府公信力和国际形象。
   
   河南兰考的何秀丽抱著八个月大的宝宝,一直等著看九月十六日中央电视台的晚间新闻联播。电视里,长长一列播放近十分鐘的乳品名单看得年轻妈妈心惊肉跳。「所有奶粉都有问题?!那我能给孩子吃什麼?」这样的焦虑,一个星期来折磨著中国数千万家庭。
   
   自九月十一日,卫生部正式通告国家免检名牌「三鹿」的婴幼儿配方奶粉与半年来猛增的婴儿肾结石病例相关,短短五天内,「毒奶粉」阴影笼罩全国,几乎每个人都记住了拗口的「三聚氰胺」。

   
   这种原本应用於涂料、皮革加工的有机化学原料,在过去一年内,在大量国產婴幼儿奶粉以及部分液态奶、酸奶中被发现。三聚氰胺毒性不高,但长期作用於肾臟及膀胱,容易沉积导致结石,堵塞肾小管,最终造成肾衰竭。
   
   截至发稿,国家质检总局最新检测数据显示,二十二家国產奶粉厂家的六十九批次婴幼儿配方奶粉中检出三聚氰胺,包括三鹿、雅士利、伊利、蒙牛、圣元等,除了黑龙江完达山和北京三元等不在名单上,国產名牌无一倖免。其中,三鹿奶粉最严重,全部抽样皆有问题,每一公斤奶粉的三聚氰胺含量竟高达二千五百六十三毫克!
   
   卫生部部长、国家处理三鹿牌婴幼儿奶粉事件领导小组组长陈竺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经专家风险评估,三聚氰胺在婴儿体内最大耐受量为每公斤奶粉十五毫克。而在中国,一个十公斤体重的婴儿若每天食用三鹿毒奶粉(一百克至二百克),那他每天摄入的三聚氰胺,竟可能高达二百五十至五百毫克!
   
   截至九月十七日八时,全国因食用有毒奶粉导致的肾结石患儿病例已达六千二百四十四例,三名患儿死亡。其中一千三百二十七人留院观察治疗,重症患儿有一百五十八例。患儿中的绝大多数长期食用三鹿奶粉。
   
   奥运婴儿变肾石婴儿
   
   何秀丽看著眼前的数据,「心像被刀子捅了似的!」她的宝宝是男孩,出生五个月之后一直喝三鹿奶粉,到现在整整三个月。「每天一两百克啊。他前段时间小便有些不畅……我刚刚出差回来,明天就带他上医院检查!要是有问题,要是有问题……现在的商人太黑心了!究竟还有什麼是安全的?」何秀丽不禁哽咽起来。
   
   宝宝的出生是特别计划的,赶在了二零零八年年头。「奥运年,本想讨个好彩头。」何秀丽语气很低落:「谁想到会这样?」
   
   的确,即使奶製品安全事件近年屡现媒体,但无论零三年辽寧海城的豆奶中毒,还是零六年安徽阜阳的劣质奶粉,以往出事的都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品牌,或者乾脆是假冒偽劣。谁能想到,连续十五年销量第一、佔了全国市场份额一成八、奶粉配方技术获得过「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掛著「国家免检品牌」的三鹿,也会让宝宝中毒?而紧接著,伊利、蒙牛、雅士利的抽检不合格,更跌破所有人的眼镜。
   
   追溯事件源头,零八年三月起就有肾结石患儿病例出现,到六月,病例大规模爆发,医生、病患家长向上投诉,却直到九月,事件才曝光。期间,三鹿奶粉的广告仍在中央台黄金时间播放,產品仍在超市货架醒目位置销售。一次食品安全事故,终於扩展为一场公共卫生灾难,进而演变成蔓延全球的信任危机。
   
   回溯事态发展,问号多得不可思议:奶粉里为什麼会出现化工原料三聚氰胺?为什麼企业号称一千一百道的检测工序查不出来?为什麼国家质检部门查不出来?为什麼毒奶粉可以获得国家一系列表彰?甚至成了航天员指定用奶?为什麼病例爆发,人们却迟了三个月知道真相?谁该为全军覆没的国產毒奶粉负责?
   
   危机并非不可逆转,然而一环扣一环的失职、瀆职,却让我们错过了每一个可能避免或减低伤害的关键时点。
   
   奶粉为何有毒?
   
   二零零七年三月,含有中国进口蛋白粉的宠物食品在美国引发上千猫狗死亡,始作俑者就是三聚氰胺。当时,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从江苏和山东两家公司进口的部分小麦蛋白粉和大米蛋白粉中检出三聚氰胺,并初步认为这是导致猫、狗中毒死亡的原因。中国国家质检总局在随后的调查中肯定了这一结果,并随后展开了一场针对蛋白粉中违规添加三聚氰胺的「专项整治」。
   
   二零零七年五月中新社报道:「中国国家质检总局紧急部署对奶粉、液态奶、婴幼儿米粉、香肠、麵包、馒头、麵条及方便麵等十二类的八百批次食品进行专项抽查,均未检出三聚氰胺。」
   
   然而事隔一年多,三聚氰胺幽灵再现,只是这次毒害的不是猫猫狗狗,而是我们自己的婴儿。
   
   江南大学食品学院教授、教育部食品科学与安全重点实验室主任钱和对亚洲週刊说:「乳品行业最重要的指标是蛋白质含量,包括三鹿在内的业内许多公司,都是用验收总氮含量来间接推算蛋白质含量的,这就有了钻空子的机会。」她解释,由於三聚氰胺含氮量高,白色无味,再加上容易购买,有不法商贩向原料奶添加三聚氰胺,可以使总氮含量提高,也就相当於「偽造蛋白质含量」。
   
   三鹿集团所在地河北,警方侦查后得出初步结论,在奶製品加工的四个环节中(原奶採购、生產加工、產品储藏、流通销售),排除了后三个环节的「下毒」可能,而对原奶採购环节进行调查。
   
   对此,业内人士向记者解释,三鹿公司等几家著名乳品企业都有下属的奶场,这部分奶源有公司专门的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负责,原则上质量可以控制;同时,三鹿还有小部分奶源来自其他奶站。「这一部分奶源通常由奶农挤奶,交给奶站採购者,再直接装罐转交厂家。」业内人士称,质量无法控制的正是「奶农—奶贩子」这一环。
   
   据悉,一些奶农只和採购单位签合同,并不清楚自己的奶会卖给哪家公司。而奶贩子掌握中间环节,他们并不一定只向三鹿集团供货,也会将收购来的鲜奶卖给出价最高的企业。在这一环节,向鲜奶中注水,再添加化学试剂,以保证蛋白质含量蒙混过关,已是通行的「潜规则」。
   
   早在二零零七年四月,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暗访陕西一奶场时,就随处可见触目惊心的勾兑场景。据当时报道,原料奶掺假所获得的利润十分惊人,五百多元的原料就能用水凭空兑出二千多元的「牛奶」交货。
   
   钱和也承认这一现象的普遍,但她说:「以前常见的违规操作是添加尿素,加三聚氰胺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事实上,三聚氰胺为祸时间并不短。此次毒奶粉事件已拘捕二十六名犯罪嫌疑人,其中正式逮捕四人。据河北警方披露的消息,被捕四人均有採购者身份,其中两人二零零五年四月就开始在奶中加三聚氰胺了,一人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开始先后购买二百公斤左右含三聚氰胺的化学物质掺杂在收购来的鲜奶中,销售给三鹿集团,另一人则自二零零八年四月以来在奶中添加三聚氰胺。
   
   质检为何失效?
   
   即便有不法事实在先,令广大消费者疑惑的,却是几十年信誉的名牌企业为什麼保不住基本產品安全?国家质检系统为什麼失效?钱和教授认为,第一个环节的失职出在企业。
   
   「从原料奶进入企业,一般五到八项指标合格才可以接收。三聚氰胺不在常规监控范围内,但企业若了解原料奶掺假的普遍现象,是应该提高检测方法的先进性的。」她介绍,检测蛋白质含量并非只有通过验收总氮含量一种方法来进行,只是这种方法成本较低,容易实施,才在厂商中普遍採用。「据我所知,在一些品控比较好的乳品企业,已经採用验收完整蛋白质含量的检测了,这样就避免了奶贩用代替品滥竽充数的情况。」
   
   在毒奶事件爆发后,卫生部通报指出,受毒奶牵连的二十二家企业,出口奶製品以及供应奥运会用奶都没质量问题,而只有国内的出了问题。这表明类似质量事故厂家在技术上是完全可控的。即便毒素最终证明来自奶源或供应环节,企业都难脱质检责任。
   
    理论上的第二道把关,应该是国家质检部门。二零零五年一月起,国务院对食品安全监管工作调整,食品生產加工环节的监管划归质检部门负责,而肉製品、奶製品、食品添加剂等重要產品和大型企业则由国家质检总局统一管理,三鹿集团便在此列。但是,三鹿集团恰恰持有国家质检总局颁出的「產品免检」证书。
   
   按照规定,符合產品市场佔有率、经济效益排名前列、產品经省级以上质量技术监督部门连续三次以上合格等标準的企业,可以获颁「免检」证书。企业在免检有效期内,国家、省、市、县各级政府部门在内均不得对其进行质量监督检查。今年国务院大部制改革,已经取消了国家质检总局的「免检」颁授资格。但三鹿集团的免检资格是今年十二月到期。「这就相当於是一张免死金牌。」钱和说:「难免產生了制度上的漏洞。」
   
   但即便如此,还有第三道把关。国家质检总局在对全国三十七个婴幼儿配方乳粉重点品牌抽查后,在二零零八年五月列出了十家「质量较好的產品名单」,遗憾的是,当时榜上有名的產品,几乎均在此次三聚氰胺超标的二十二家企业之中。三鹿同样上了「十佳」。
   
   钱和指出,在国家质检总局的常规检测指标中,并不包含三聚氰胺这一项。「常规指标一般是感官指标和化学指标两种,包括了调风味的香精,以及作为添加剂的常见化学元素、农药残留等等。三聚氰胺不在其列。」
   
   然而,自二零零七年出口美国的毒饲料事件后,中国国家质检总局事实上已经专项抽查过奶粉、液态奶、婴幼儿米粉、香肠、麵包、馒头、麵条及方便麵等食品,当时未检出三聚氰胺。奶贩既然零五年便开始使用三聚氰胺,为何当时没查出?既然已经引起重视,为什麼零八年不沿用三聚氰胺的检测指标?无论企业或是国家质检总局,在如此重大的安全事故面前,显然都难辞其咎。
   
   真相为何迟到?
   
   危机的伤害本可尽量减少的:如果三鹿集团三月开始收到患泌尿系统结石病投诉时,可以尽快彻查;如果三鹿在八月一日收到检测结果,了解三聚氰胺污染情况时就能及时向社会通报;如果国家质检总局的网站能够重视六月三十日和七月二十四日两次分别来自患儿家长和医生的投诉;如果石家庄市政府在八月二日接到三鹿报告,及随后接到新西兰合资商要求的时候,能及时向公眾披露;如果……
   
   从最早发现病例的三月,一直等到九月十一日晚间,卫生部才正式公告,立即停止食用三鹿受污染奶粉。九月十三日,国务院啟动了国家安全事故I级(「I级」为最高级:指特别重大食品安全事故)响应机制处置三鹿奶粉污染事件,开始免费救治患病婴幼儿,排查市场上所有乳製品。在这之前,三个婴儿死亡,更多婴儿因为继续食用三鹿奶粉患病。
   
   当生產与质检环节都出问题时,信息公开的监督环节失效,更促成了危机的蔓延。在事件大规模披露后,三鹿公司仍试图掩盖,九月十日、十一日,不断否认肾结石病例与三鹿奶粉有关,但却在九月十一日晚卫生部介入后,迅速召回受污染奶粉,并称「公司自检发现,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前出厂的部分批次奶粉受污染,市场上大约有七百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