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又是“迟到的真相”:“三鹿”毒奶粉危机 ]
三鹿毒奶追踪
·毒奶案开庭前夕 患儿家长被扣机场
·三鹿患儿家长将向卫生部递交申诉书
·三鹿董事长囚终身 家长关心患儿未来
·三鹿系列案张玉军张彦章分获死刑和无期徒刑
·三鹿原董事长田文华一审被判无期
·李方平律师谈“毒奶粉”判决中的死刑
·毒奶事件 12家台商向大陆索赔
·李平:三鹿案两农民判死无人追究高官刑责
·215户毒奶粉受害婴儿家长兴诉
·香港报纸批评毒奶粉案审判结果
·“毒奶粉”受害儿童家长要求更多赔偿
·毒奶受害者家长网络聊天群被全部摧毁
·“问题奶粉九成家长接受企业赔偿”
·只杀苍蝇不斩老虎:三鹿判决与司法不公
·三鹿原董事长田文华不服一审判决确定提出上诉
·毒奶粉受害家庭向卫生部请愿陈情
·河北政府下令消费转内销毒饺再爆中毒案引发日本舆论哗然
·毒奶粉受害家长抗议警方阻拦旁听
·林贡钦:三鹿已死,乳难未已
·毒奶受害儿家长否认新华社称9成家长接受理赔
·三鹿董事长田文华上诉 消息指罪名曾被更改
·毒奶粉事件地方官员瞒报拒赔错漏百出
·又曝一例结石死婴 家长唯依靠外国聊天工具
·三鹿集团破产 “公权力的安排”
·三鹿奶粉事件: 科学技术的非法应用
·三鹿集团破产遗留诸多问题
·三鹿召开职工代表大会重组方承诺全员聘用
·律师:最高法尚未受理奶粉赔偿诉讼
·青岛法院接受毒奶粉受害婴儿家庭起诉
·三元集团:竞拍三鹿部分破产财产不涉及其债权债务问题
·三鹿并购案尘埃落定 买家承诺全盘接收原职工
·中国卫生部内部通知免费治疗多美滋结石儿
·河南毒奶粉受害者家长因拒领补偿金受恐吓
·又8名官员因毒奶粉丑闻被惩处
·张清扬:三鹿案件处理结果曝光:级别越高,处理越轻
·三鹿事件问责:刑不上大夫
·三鹿奶严重性超过切尔诺贝利
·毒奶事件—政府应向国人谢罪
·毒奶粉213受害者上诉 索赔3600万元
·中国大陆毒奶事件一审宣判 2人死刑
·三鹿毒奶案 台湾求偿7亿
·三鹿毒奶案 台湾求偿7亿
·港团体抗议中共掩盖毒奶真相
·毒奶粉阴影 5成多大陆民众少吃乳制品
·结石受害者起诉圣元 官方内部指引法院判决
·圣元奶业案代表律师李静林被取消代理资格
·禁旁听三鹿拍卖 结石儿家长遭扣押
·陈破空: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三鹿破产,谁步后尘?
·三鹿毒奶粉二审维持一审判决
·第一张三鹿毒奶诉讼立案通知书发出
·仅河北已花5亿治疗三鹿毒奶婴儿
·毒奶粉事件地方官员瞒报拒赔错漏百出
·应彻查毒奶事件官员渎职责任
·三鹿毒奶:动过手术只赔二千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诉讼费不足毒奶受害不予立案
·三鹿毒奶:田文华上诉被驳回
·只杀苍蝇不斩虎三鹿判决不公
·三聚氰胺落幕,又闹瘦肉精
·孙东东:三鹿处理毒奶"很主动"
·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肾脏检查
·孔东东教授谈三鹿毒奶和上访
·贵州公布三鹿毒奶粉赔偿方案
·孙东东夸三鹿集团和二胡一李
·三鹿毒奶两官员调往异地任职
·问责制形同虚设:官官相护潜规则
·三鹿对宝宝的南京大屠杀 中共政治潜规则
·三鹿毒奶责任人异地升迁争议
·三鹿责任人异地升迁激起公愤
·三鹿事件总局问了个什么责
·高官们耍了总理:毒奶粉记过官员异地升官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毒奶粉高官升職,高官耍了总理/李平
·三鹿毒奶根源胡锦涛科学发展观
·三鹿责任官员升迁受害人愤慨无奈
·假蛋白、假民主和假道德:新极权主义的特征和弊害
·胡锦涛新极权主义特征和弊害(续1)
·胡锦涛新极权主义特征和弊害(续1)
·胡锦涛新极权主义特征和弊害(续1)
·胡锦涛新极权主义特征和弊害(续1)
·胡锦涛新极权主义特征和弊害(续1)
·三鹿毒奶粉事件应有的真相
·三鹿受害家庭民事索偿遇波折
·重读:三鹿获"国家科技进步奖"
·中國又爆毒奶,喝多恐致命
·三鹿毒奶是科学发展观的典范
·从三鹿毒奶事件看新极权主义特征与弊
·三鹿事件官员重回质检总局任职
·处分不足2月,三鹿责任官回京赴任
·从三鹿毒奶看新极权主义的特征和弊害
·三聚氰胺走了,解抗剂来了?
·从汶川到三鹿,孩子本应在阳光下欢歌
·“三鹿毒奶”使中国损失千亿
·“三鹿毒奶”使中国损失千亿
·三鹿结石婴杨大宝不获免费治疗 家长拒签统一赔偿协议
·刽子手变父母官三鹿官异地升职
·结石婴儿竟不给列入受害名单
·胡温的面目与心肠 /单赵子
·谴责谷歌学生被曝是央视实习生 不堪人肉搜索
·从三鹿有毒奶粉代言人看“上天”的警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又是“迟到的真相”:“三鹿”毒奶粉危机

   财经记者任波、刘京京/Single Page一年前曾作为饲料诱发了美国宠物死亡的三聚氰胺,如今摇身一变为婴儿的口粮,毒害了无辜的中国孩童;中国奶业的龙头企业,奶粉销量连续11年排名全国第一的石家庄三鹿集团,因“肾结石婴儿”事件,骤然间陷入风雨飘摇境地。
   
   9 月12日清晨,《财经》记者赶到三鹿集团所在地石家庄市新华区。三鹿集团公司的主楼上,竖立着大幅标语,上书“生产名优乳品,奉献社会民众”。然而,铁灰色的大门前,愤怒的人群在陆续聚集。这些人都是三鹿奶粉的消费者,其中许多是年轻的父母。他们的孩子,因为没有足够的母乳,选择了三鹿集团生产的婴幼儿配方奶粉作为主要食粮,却没料到未曾离开父母怀抱即罹患肾结石。
   
   9 月11日晚间,三鹿集团最终证实,这些奶粉均被一种叫做三聚氰胺的物质所“污染”。三鹿集团自陈:经公司自检,发现2008年8月6日前出厂的部分批次三鹿婴幼儿奶粉受到三聚氰胺的污染,市场上大约有700吨,“为对消费者负责,决定立即对2008年8月6日以前生产的三鹿婴幼儿奶粉全部召回”。

   
   700 吨奶粉,以每包400克计算,相当于175万包!通过三鹿集团密布全国的销售链条,这些被“污染”的奶粉,销往甘肃、山西、宁夏、河北、河南、湖北、湖南、江苏、江西等省(区)。而“污染”的后果,是大量婴儿罹患罕见的肾结石,无法正常排泄。目前已有一例死亡,受害总人数尚无法统计。
   
   迟到的真相
   
   已经很难追溯最早发现的案例。舆论大规模的关注仅始于9月8日。当媒体曝光甘肃14名婴儿疑似因食用“某品牌奶粉”患肾结石后,人们惊觉,全国各地医院其实早已陆续发现多个相似病例,事态呈扩大趋势。这些患病婴儿均不满一周岁,大多来自农村地区,都食用奶粉。医学专家介绍,儿科肾结石的发病率非常低,在这么短时间内出现如此集中的病例,非常蹊跷。
   
   据医院检测,这些婴儿的结石属尿酸胺结石,非常罕见,通常因营养不良造成。医生推测,婴儿是由于摄入的脂肪和蛋白质含量比例失调,引起体内嘌呤碱代谢异常,继而产生尿酸和尿酸盐结晶,在上尿路梗阻后形成肾结石,最终导致肾衰竭。
   来源:财经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