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谁死“鹿”手:毒奶粉乱象内幕 ]
三鹿毒奶追踪
·三鹿毒奶赔偿案迟迟未入司法程序
·中国输日粉丝被检出含三聚氰胺
·北京逾七万婴幼儿曾食问题奶粉
·从毒奶到毒鸡蛋三聚氰胺继续为祸
·郑州残疾人运动员喝毒奶患结石
·大连毒鸡蛋又瞒一月 索赔受害者语调突变
·中国制南瓜馒头 日验出含三聚氰胺
·继奶品后中国鸡蛋也发现三聚氰胺
·毒鸡蛋四天连揭三起 学者指有问题应先公告社会
·三聚氰胺事件凸显台湾加入WHO的急迫性
·台湾雀巢公司将从大陆进口的二十品奶粉全数下架
·黑龙江生产的雀巢奶粉在台湾被验出含微量三聚氰胺
· 台湾称毒奶粉输台突显应参与世卫
·台湾:毒奶事件突显加入世卫必要
·台湾民众要求陈云林来台前就毒奶粉事件道歉
·王军:三鹿毒奶与责任政府
·中国毒奶须国家主席公开道歉
· 台湾:毒奶事件突显加入世卫必要
·台湾民众要求陈云林来台前就毒奶粉事件道歉
·中国进口铵粉含三聚氰胺 高市封存720包
·中国就毒奶事件向台湾消费者致歉
·海协会就毒奶向台道歉台看法分歧
·蔡英文:海协会是为道歉而道歉,没有真心诚意
·三聚氰胺吃死猫狗 美庭裁定赔偿金
·港府在中国鸡蛋内检出三聚氰胺
·香港:大陆进口鸡蛋发现三聚氰胺
·港鸡蛋检出三聚氰胺大连厂家道歉
·香港又测出含三聚氰胺的鸡蛋
·香港决定自行检查三聚氰胺可疑污染食品
·香港再发现大陆产三聚氰胺超标鸡蛋
·央视停播毒奶节目 民众知情权被剥夺
·日方:中国输日鸡蛋粉含三聚氰胺
·陈云林就毒奶粉输台事件首度当面公开道歉
·三鹿被吊销牌照 原属企业改名复工
·“添加三聚氰胺是饲料业公开秘密”
·封锁消息招怨 食品问题能速决?
·又有九名毒奶粉受害者起诉索赔
·刘军宁:反思三鹿奶粉事件及其中的上报制度
·毒奶粉是道德沦丧,丧尽天良的典范
·胡平:必须追查毒奶粉事件真相
·三聚氰胺是怎样揪住我们不放的?
·王家治:中国毒奶粉可以为世界做出巨大贡献
·秋风:处理毒奶事件,不能以行政代替司法
·中国官员称毒鸡蛋属个别企业行为
·农业部将彻底整肃饲料市场
·“三鹿”引发河北人事地震,数高官被免职
·三鹿城头 二胡曲终/刘晓竹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王家治:中国毒奶粉可以为世界做出巨大贡献
· 中国有毒食品侵入美国,加州举行研讨会寻求防范之道
·当局未向医院付费 医生推诿结石患者
·中国继续拖延毒奶粉赔偿处理
·中国毒奶粉受害者拟提出集体索赔
·美国官员将前往中国讨论食品安全
·美国限制进口中国所有含奶食品
·美国对中国产食品发出“进口警告”
·刘晓竹:中国的假冒伪劣综合症
·三鹿回应“液态奶重返市场”:并未重推“三鹿”牌
·五岳散人:为什么不用操心美国的毒奶粉
·许志永:准备诉讼
·朱健国:“当场击毙潮”与“三聚平反潮”
·三鹿液态奶重新在河北等地销售
·中国仍有逾千名毒奶粉患儿住院治疗
·部分三鹿毒奶受害者准备集体索赔
·中国继续拖延毒奶粉赔偿处理
·当局未向医院付费 医生推诿结石患者
·中国仍有一千多幼儿因毒奶粉住院
·吉尔吉斯斯坦禁止进口中国奶制品和禽蛋
·毒奶受害者会议吁政府成立基金会
·毒奶粉受害人促政府设立赔偿基金
·中国毒奶粉婴儿近三十万各界震惊
·“毒奶事件”受害家长:索赔困难
·三聚氰胺丑闻重挫中国乳制品出口
·问题奶粉影响中国近30万婴幼儿
·中国公布的毒奶粉导致肾结石的婴儿人数激增
·结石婴儿近30万 至少七成未检查
·湖北结石婴儿死亡报道被删除 家长要求验尸被拒
·律师代表毒奶粉受害者递集体诉状
·中国毒牛奶相关企业可能要作赔偿
·中国称在论证就三鹿奶粉赔偿方案
·法院拒绝受理三鹿奶粉赔偿 卫生部另外起草赔偿方案
· 中国警方调查含三聚氰胺动物饲料
·结石宝宝网站受攻击 家长誓要讨还公道
·肾结石婴儿病情加重 家长齐声指责官商医
·结石宝宝网续受攻击 家长发出求救及谴责
·三鹿集团新西兰合资方称三鹿已破产
·中国宣布三鹿集团进入破产程序
·三鹿集团原董事长年底面临刑事审判
·三鹿集团破产影响受害人追索赔偿
·三鹿奶馀波未平:胡春华再受考验
·三鹿毒奶粉案在河北省开审
·三鹿奶粉系列案今开审 田文华最高可获判死刑
·卫生部通知医院向结石患儿收费
·三鹿等22家企业对患儿一次性赔偿
·患儿律师:三鹿赔偿不够且不透明
·三鹿问题奶粉案更多被告受审
·结石儿家长拒绝接受当局赔偿方案
·“结石宝宝”赔偿方案已大致出炉
·三鹿事件系列刑案已有十七名嫌犯浮出水面
·三鹿毒奶案中案,结石宝宝泪含血
·三鹿四高层明日受审 律师:三鹿非主动添加三聚氰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死“鹿”手:毒奶粉乱象内幕

   一日三变,这个时候用来形容三鹿集团在被卷进三聚氰胺旋涡之后的态度,再贴切不过。
   
   9月11日这天早上,三鹿集团的态度是,“没有证据证明三鹿奶粉有问题”,下午的说法是,“大约有700吨奶粉受到污染”,晚上则是,“奶农为获取更多的利润向鲜牛奶中掺入三聚氰胺”。而此时,更有业内的知情人士向记者报料,向牛奶添加三聚氰胺已是业内潜规则,“而目前国家卫生部门和质检部门已经开始在全国各大奶粉生产企业进行全面检测。”
   
   被遗忘的42天来自三鹿集团内部的调查报告显示,8月1日,三鹿集团就已经知晓奶粉受污染,但却一直未能公布,到9月11日晚, 这中间整整是42天。

   
   据记者了解,三鹿集团在三月中旬就接到消费者的投诉,称有不少儿童吃了三鹿奶粉后尿液发红,并出现结晶现象,而根据消费者反映的情况三鹿集团请求地方有关部门对产品进行了检测,同时到国家有关部门检测,结果却显示产品符合国家标准。
   
   而就这个检测结果出来之后,病例开始陆续增多,到了6月中旬左右开始爆发,并出现了入院治疗的病例,而对此,三鹿集团通过对产品大量深入检测排查,得出结论,“是不法奶农向鲜牛奶中掺入三聚氰胺造成婴儿患肾结石,不法奶农才是这次事件的真凶。”但蹊跷的是,这一结果,三鹿集团却并未对外界公布。
   
   对此,一位业内知情人士对记者说:“三鹿没有公布的原因应是怕引起市场恐慌,对品牌造成毁灭性的打击,而数量巨大的召回和索赔都是三鹿无法承受之重,三鹿试图通过私下里和一些出现病情的患者进行赔偿来私了,但是后来事情开始变得不可收拾了。”
   
   在此次事件中,甘肃是患儿最多的省份,甘肃省卫生厅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在7月16日,解放军第一医院就向卫生厅报告说,该院收治的婴儿患肾结石病例近来突然猛增了十几例,而这些患儿之前曾长期食用了三鹿奶粉。“在事件发生之后,我们就组织了专家进行调查,并和三鹿集团进行了联系。”
   
   据记者了解,接到举报之后的甘肃省卫生厅立即对三鹿牌配方奶粉的卫生条件、检测能力等情况进行了卫生监督检查,安排卫生监督机构对患儿食用的奶粉进行采样,共采样6份,已送国家有关部门进行检测。
   
   记者联系到一个江苏籍患者家属张磊,据他所说,他的孩子刚生下来就一直食用三鹿牌配方奶粉,这是三鹿专门为农村地区推出的奶粉,400克只有18元,是很多农村地区新生儿父母的选择,而在小孩食用出现尿结晶之后,在今年6月,“就曾通过电邮等形式向国家质检总局发去检举信,也开始在各大论坛发帖子,但一直没有什么结果。”
   
   “在整个过程中,国家的相关部门经过层层专家、机构检测,所以速度太慢,而三鹿也没有及时将消息公布,也没有停止销售,造成了如今的局面。”一位业内知情者说。
   
   而在这42天中间,在中央八套黄金时间,三鹿的广告依然在不停地播出,而柜台上三鹿的奶粉依然在热卖,而正是在此期间,危机迅速蔓延演化成一场灾难。
   
   已是业内潜规则?
   
   在此次事件发生之后,来自三鹿集团的消息称,这些污染的奶源为奶农私自加入“三聚氰胺”所致。而据知名的乳业专家李志起向记者介绍,如今一些乳品企业对奶源的检测主要是检测蛋白质含量,其含氮量一般不超过30%.三聚氰胺的含氮量为66%,而目前主要是通过测含氮量来估算蛋白质含量,因此,加入三聚氰胺会使蛋白质测试含量增高,从而增加牛奶被收购的价格。
   
   “在业内,奶农向牛奶添加三聚氰胺已是一个潜规则,而受害者不仅仅是三鹿,还包括其他生产商,因为按照目前厂商的技术水平是很难检测出来的。”李志起告诉记者,在华北、华东、华中等地区的部分奶农会在牛奶中添加三聚氰胺。而如果按照这三个区域划分,那么多家国产奶粉生产商都可能被囊括其中。
   
   铭泰乳业营销基金公司总经理劳兵告诉记者,目前国内奶农管理混乱不堪,没有统一的标准,在法律监管上也有漏洞,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多年。“乳品企业需要什么样的牛奶,奶农就能通过各种方式来满足企业需要,这包括添加化学用料。”
   
    而据李志起介绍,如今向三鹿这样的生产商收购奶源主要有三个环节,先是奶农将产品卖给奶贩子,奶贩子卖给当地的奶站,而奶站则负责向企业交货。
   
   “不一定只是奶农,为了提高牛奶的品质,在这其中的每一个环节都可能有人加入三聚氰胺。”李志起对记者说。
   
   据他分析,目前国内的众多乳品企业采用这一模式的背后就是,由于企业的飞速扩张,生产基地在不断地扩大,而自己生产的奶源已经远远不够,在此情况之下他们只好通过奶站和奶贩子向那些散落在各个乡镇、山村的奶农进行收购,在此情况之下,乳品企业付出了高昂的收购价,而奶农经过层层剥削利润已经所剩无几。
   
   据记者了解,在经历了几年“奶贱如水”的境遇后,牛奶价格出现了回暖。在奶农层面,目前牛奶收购价格大约在1.3元/斤到1.8元/斤之间(合2600 元~3600元/吨),这其中的价格主要是按照牛奶的品质来判定,但由于原材料成本的上升,全价料从2400元/吨涨到2850元/吨,苜蓿草由800元 /吨涨到1400元/吨,在成本压力之下,不少奶农开始用三聚氰胺来提升牛奶的检测品相来换取好价钱。
   
   而一位曾经在国内某著名品牌担任过管理层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对于奶农、奶贩子们添加三聚氰胺的事情,很多企业早就知道,这是一个不公开的业内秘密,“但一直没有出事,大家谁也没有把它当回事。”
   
   “而在奶农分布的一些地区,当地政府大多也知晓此事,但为了经济利益,大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上述人士说。
   
   针对公众对于国内奶粉质量的质疑,9月11日,国家质检总局发出通知,要求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奶粉专项检查,凡发现三聚氰胺等质量安全问题的,立即责令企业停止生产、停止销售、查封成品。质检总局已对婴幼儿疑因食用奶粉致病事件开展调查,并对产品进行抽样检验。同时,已开始组织对全国婴幼儿配方奶粉进行专项监督检查,结果将及时对社会公布。
   
   请关注本报下期的追踪报道。
   
   资料:三聚氰胺其分子中含有大量氮元素。用普通的全氮测定法测饲料和食品中的蛋白质数值时,根本不会区分这种伪蛋白氮。添加在食品中,可以提高检测时食品中蛋白质检测数值。
   
   相关报道三鹿有毒奶粉祸首待查跑得最快的往往都是坏消息,三鹿集团在整个事件中的态度几番反复,得到的则是来自公众的更多质疑。
   
   李嘉,家乐福华南公共事务经理,一直密切关注着事态的进展。她对记者说,由于三鹿在事件伊始态度坚决,她们一直采取观望态度。当9月11日晚三鹿宣布产品质量有问题后,当地的家乐福立即对三鹿相关产品实施了下架处理。这也应该是卖场抛弃三鹿最为集中的一个晚上。
   
   9月12日三鹿集团办公室吕成玉对本报记者表示:“以前对牛奶掺杂水和淀粉的事情时常发生,但是对添加三聚氰胺还没有听说过。”针对700吨奶粉受污染是以何口径确定,是否得到有关部门认定,吕成玉没有给予正面答复,只是说自己还没有看到具体评估数字。他对记者说:“公司目前在正常生产,也在积极地配合石家庄市政府的追查取证工作。”
   
   河北省质量监督管理局一位人员对记者透露,“原料进厂检验的时候,检验人员通常会按照国家制定的需要检验的指标来检验。但三聚氰胺不在检测指标当中。”
   
   据悉,9月11日,石家庄市政府紧急成立了三鹿奶粉事故调查小组,由石家庄市市长冀纯堂牵头,当地工商、质检、食品监督管理部门负责人构成。对于三鹿奶场回应的三聚氰胺出在奶源一说,石家庄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食品协调处的李处长对记者表态慎重,还要实际调查取证后才能给予答复。
   作者:叶文添,… 来源:中国经营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