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刘晓波:中宣部也是毒奶粉泛滥的罪魁]
三鹿毒奶追踪
·毒奶粉:又一起外国压力下的中国反应
·为什么总拿老百姓当替罪羊?
·林保华:党妈妈的奶
·徐水良:毒奶粉和金融危机,不同的社会基础和同一类问题
·闫天舒:三鹿奶粉之毒对内不对外
·曹长青:三鹿奶粉是怎么“毒”出来的
·昝爱宗:新华社替政府遮羞:李从军下台
· 大陆关于三鹿奶粉的最新段子
·潇阳:毒奶粉事件与中国社会与人的失范
·冉云飞:毒奶粉横行编年史
·叶鹏飞:毒奶粉撼动社会基本信心
·焦国标:三鹿何掺假?只因心中无神
·未普:谁的责任?─谈三鹿毒奶粉事件
·刘晓竹:胡春华应引咎辞职
·何清涟:保护民族工业:依靠质量而非口号
·陈强:社会失去底线 人人都是受害者
·徐迅雷:奶粉“地震”与政改之本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2)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3)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4)
·灾难的乳汁:昧良心的拖延政治
·冉云飞 :有这样的政府是我们的国耻
·冉云飞:政府有毒怎么办?
·鲍彤:毒奶 奥运 一党制(一)
·陈方:免检金牌下的潜规则
·田水月:别把责任往农民身上推
·鲍彤:毒奶 奥运 一党制(二)
·当远:毒奶令中国制造蒙羞
·愤青们,党最需要的时候你们哪去了?
·焦国标:掺假与无神论有函数关系
·吴祚来:坚持要求李长江辞职,以谢罪天下
·徐文松:胡锦涛的“隐瞒门”
·方觉:敦促李克强面对毒奶粉要害
·毒奶粉:奥运形象荡然无存
·毒奶粉:胡春华该负起什麼责任?
· 世卫介入中国毒奶粉事件控制威胁
·中国媒体因奥运新闻禁令未能揭露三鹿事件
·毒奶事件:中国一万多婴幼儿住院
·北京高层关注毒奶粉风波
·一周港媒:贪官毒于奶粉
· 一周新闻聚焦:毒奶粉事件蔓延,中共面临信任危机(上)
·一周新闻聚焦:毒奶粉事件蔓延,中共面临信任危机(下)
·百姓生存状况恶劣炮轰中国高官享用特供品
·日韩多国难幸免 毒奶粉继续蔓延
·世卫批评中国未及时通报毒奶粉事件
·中国试图遏制奶业危机蔓延
·新加坡:大白兔奶糖含三聚氰胺
·国家质检总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国家质检总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李长江辞职获批准
·卫生部:毒奶祸及中国5.3万婴儿
·三鹿毒奶案迫使河北奶农倒奶卖牛
·石家庄市委书记被免职 车俊兼任石家庄市委书记
·在香港被查出含有三聚氰胺 “雀巢”深陷奶粉门
·为什么让孩子继续饮用毒奶?
·DW:三鹿曾因为良好质量而产品免检
·毒奶事件把问责制和新闻自由推上政改第一线
· 河北当局阻止律师接办毒奶粉索偿诉讼
·作秀无济于事 整个中共体制要负责
·广东肇庆地区医院修改婴儿肾结石检验结果
·15年工龄奶场工人揭奶品掺假内幕
·肾结石婴儿家长指医院拒轻患者
·三鹿奶粉真毒!检出坂崎氏肠杆菌
·刘逸明: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徐水良: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綦彦臣:五问毒奶粉事件
·中国毒奶须国家主席公开道歉
·李大同:毒奶风暴
·林文希:从“易牙食子”到“三鹿杀婴”
·凌沧洲:这一番消奶毒戏后定会“雨过天氰”
·刘晓波:“结石儿”死于制度之癌
·方家华:中国人已经不相信共产党
·鲁宁:美国为什么没有免检产品
·唯色:满城尽是毒奶粉
·李平:问责制沦为轮流坐庄制
·苏占军:为啥不吊销三鹿等毒奶的营业执照?
·铁流:体制造就三鹿,专制必出伪品
·胡星斗:举报食品行业潜规则,开展道德良心运动
·梁文道:有人在管治这个国家吗?
·方觉:李长江辞职-再次舍卒保车
·野火:一杯“狼奶”,毒化一代民族
·辛可:洋人揭黑幕与“干涉内政”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未普:温家宝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太阳报:全国一片问责 惟见深圳护短
·林和立:胡温信人治不信制度的恶果
·袁启峰:也谈三鹿毒奶粉
·一个失去道德罗盘的社会
·中国有些媒体在毒奶粉事件报道中扮演不光彩角色
· 农业部五大措施力阻杀牛倒奶
·贵阳退奶酿骚乱拘三人 公安警惕群体性事件
·大陆毒奶粉横扫整个亚洲
·拉萨医院无力治疗严重肾结石婴儿
· 医院违反政策向毒奶粉受害儿童收检查费
·杭州家长指责法国品牌多美滋奶粉亦导致婴儿肾结石
·当局通告三鹿牌奶粉含致命肠杆菌
·制约公权力、敬重生命,以避免人权灾难一再重演
· 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引咎辞职 19名高官落马
· 温家宝:对“毒奶粉”事件十分痛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晓波:中宣部也是毒奶粉泛滥的罪魁

   
   一个毒害孩子的民族,从何崛起?
   
   一个封锁毒害孩子信息的国家,何以盛世?
   

   一、京奥新闻禁令让毒奶粉蔓延
   
   毒奶粉危机发展到今天所披露的信息已经证明,由于京奥期间严厉的新闻管制,中宣部禁止报道任何与食品安全相关的负面新闻,才是毒奶粉信息的披露起码延误了两个月。
   
   比如,毒奶粉危机曝光后,《南方周末》编辑在一篇在网站上贴出《三鹿毒奶粉调查的新闻编辑手记》。该编辑手记透露,由于新闻封锁,中国失去了提前两个月揭露真相、减少损失的可能。
   
   早在7月份,《南方周末》记者禾风就接到“结石儿”的举报,湖北武汉同济医院已经接诊二十多名结石婴儿。禾风马上向湖北湖南江西一些医院了解情况,医生们高度怀疑三鹿奶粉有问题,他们已经提醒每一个来就医院就诊的孩子家属不要再用三鹿。但由于新闻禁令,他采写的毒奶粉报道在奥运会结束前无法刊出,南方周末的编辑说:我万分心焦,我已经意识到这是一个巨大的公共卫事灾难,有很深的罪恶感与挫败感。也只得尽已所能,对周围所能知道的有婴幼孩子的朋友与熟人打招呼,叫他们别给孩子用三鹿奶粉。
   
   与此同时,早在一个多月前的8月1日,也就是距党国盛宴开幕还有一周时间,三鹿集团已经检查出其产品加了三聚氰氨。三鹿集团的外资方新西兰恒天然集团也多次要求三鹿全面回收毒奶粉。但,这个致命的信息,不但借助京奥庇护被隐瞒下来,而且该公司未采取任何措施,继续销售其有毒奶粉。从地方到中央的监管部门,也装聋作哑、毫无作为,任由毒奶粉肆意蔓延。
   
   另据凤凰卫视华闻大直播播出记者陈琳、魏永林报道《三元公司:奶源安全保证合格奶》,北京三元牛奶的负责人透露,三元负责特供中央领导和人民大会堂,质量绝对有保证。正是由于三元的质量好,而原指定供应奥运会的伊利品牌质量不达标,,所以没有采用。而三元虽不是奥运会指定的供应品牌,但实际上这次的奥运会和残奥会的特供紧急改用了三元牛奶。
   
   以上事实说明,早在奥运期间,中共高层应该知道“问题奶粉”,但由于不符合“平安奥运”的一切负面新闻都被封死,人命关天的毒奶粉信息自然也被奥运“和谐”掉了。那些天,中国媒体上爆棚的是奥运开幕式的华美和金牌第一的骄傲,而难以计数的婴儿及其家庭却被蒙在鼓里,继续喝了一个多月的毒奶粉。
   
   直到京奥闭幕将近半个月的9月8日,虽然《兰州晨报》等国内媒体率先以“某奶粉品牌”为名爆料毒奶粉事件,但如果不是新西兰恒天然集团和新西兰总理克拉克的穷追不舍,中共高层大概还不会对“毒奶粉”采取行动。正是来自新西兰总理的压力,才让“毒奶粉”风暴越刮越猛,国内外的公众舆论铺天盖地,中共有关部门也才开始采取行动。
   
   二、毒奶粉曝光后的封喉
   
   即便在毒奶粉事件曝光后,国内媒体对此事件的报道仍然受到严格的限制,1,不允许任何媒体上头条,而要放在新闻中的次要位置,往往是最后一条国内新闻。2,突出报道最高领导人的重视,党和政府的关怀以及救治措施(胡温关于毒奶粉的指示皆是头条)。3,所有媒体务必统一口径,只发表经过审查的新华社通稿。4,报道要尽量删繁就简和避重就轻,甚至继续隐瞒深层真相。5,不允许同步的连续跟踪报道,更不允许惨烈场面的出现。6,加大报喜力度,以冲淡报忧所引起的社会情绪(这几天官方媒体加大报道中国政府与美国政府的救市行动及神七准备上天)。
   
   奥运结束后,《南方周末》记者禾风又开始采写毒奶粉事件,他先后跑了湖北、湖南、广东数地,接触了数十名家长,给全国的多个省份多家医院打电话,基本确证三鹿奶粉与婴儿结石之间的因果关系。在采访调查过程中,有多个追问不休的家长,他们要为孩子的受害讨一个说法,有多个正义感的医生,为记者提供一手的证据。他写出了长篇报道《结石婴儿的艰难追凶路》,但在9月13日,由于不明原因,这个稿还是被撤了下来。
   
   凤凰卫视的名牌栏目《文涛拍案》最新一期于9月22日播出,主持人窦文涛在开场白中说:本期内容原定为谈“问题奶粉案”,为此我还专门选择了这件白衣服,但由于“不合时宜”而被迫取消,只能改为“加拿大惊爆巴士杀人案,乘客被斩首吃肉”。(大意如此)
   
   尽管中宣部能够严控国内媒体的相关报道和评论,但在难以封锁的网络上,毒奶粉荼毒婴儿仍然引发出舆论风暴,愤怒的谴责、向更高层问责的诉求,要求体制改革的呼声,遍布大陆的网站。比如,无法在纸媒《南方周末》上发出的《结石婴儿的艰难追凶路》,已经在9月14日由南方周末编辑部放到了南方周末网上,《三鹿毒奶粉调查的新闻编辑手记》也同时上网。
   
   胡温政权颁布的京奥禁令,意在让世界看到一个“盛世中国”和“崛起大国”,满眼都是莺歌燕舞和洋人赞词,金牌老大的闪亮充斥媒体,但毒奶粉事件的极端恶劣把伪装的“盛世中国”撕得粉碎,更动摇了民众对这个政府的最低信任,让奥运塑造起来的国际形象毁于一旦。
   
   只为京奥的“圆满”就封锁人命关天的毒奶粉信息,不能不唤起03年SARS病毒肆虐中国、波及世界的记忆。夺命的SARS病毒和毒奶粉的蔓延,都是封锁信息、隐瞒真相的恶果,而两次隐瞒都是为了党国大戏的“圆满”。
   
   03年SARS肆虐之时,正值中共换届大戏的两会召开,胡锦涛接任国家主席,温家宝接任总理,自然是当年的头等大事,其他一切皆要为之让路。
   
   08年毒奶粉肆虐之时,正值胡温政权的最大国际秀上演,据说经过百年期盼,今日终于迎来万邦来朝的盛况和大国崛起的辉煌,“东亚病夫”也终于奇迹般地壮硕起来,登顶为俯视天下的金牌老大。如此“一览众山小”的民族复兴,自然要前有废墟下的孩子献祭,后有“结石儿”牺牲。
   
   三、新闻自由关乎生命,新闻封锁戕害生命
   
   新闻自由,关乎基本权利,更关乎健康和生命。而封喉制度对人的权利的践踏、对人的生命的戕害,不仅是制造大量文字狱、杀死林昭们,而且用垄断公共危机信息来大面积地损害人的健康和生命。特别是重大公共卫生安全信息被封锁,最初的灾难真相被隐瞒,必然导致病毒的迅速蔓延,民众在浑然不知中毒。轻则危害健康,重则终身疾患甚至丧命。在此意义上,封锁重大公共卫生安全信息所谋杀的,不仅是信息本身,更有民众的知情权和生命。
   
   截至9月24日,毒奶粉危机已经造成5.3万婴幼儿患病,其中82%年龄低2周岁;12892人需要住院治疗,其中有较重症状的婴幼儿104人,回顾性调查发现已有4人死亡病例。而且,毒奶粉危机所带来的社会性恐慌,已经从中国境内扩展到境外,香港已经查出两名“结石儿”。
   
   毫无疑问,毒奶粉危机的爆发,固然先有黑心商人和黑心官员的联手“投毒”,但毒奶粉的长时间施虐却是新闻管制所为。正是意识形态衙门的禁令,才让毒奶粉迟迟无法曝光,荼毒更多的婴儿,戕害更多的家庭,执行新闻管制的中宣部也是主要罪魁,其最高主管政治局常委李长春,中宣部部长刘云山也应该受到追究。所以,对毒奶粉事件,公共舆论的愤怒,既是针对制造毒奶粉的黑心商人,更是针对隐瞒这一涉及到民众生命安全的重大公共信息的意识形态衙门。
   
   然而,中国制度的荒谬在于,毒奶粉事件,可以让总理道歉,让三鹿老板被捕,让石家庄市委书记、市长等高官下台,让国家质检总局局长辞职,但意识形态官员们却稳如泰山,既无人出面道歉,也无人遭到处罚。更离谱的是,毒奶粉危机爆发后,中宣部还在进行严厉的新闻管制,也就是在继续犯罪。
   
   为了中国人的言论权利得到落实,也为了中国人的健康和生命得到更好保护,中国民间所要争取的第一权利就是言论及新闻自由,而争得言论及新闻自由的前提就是割除中宣部这个毒瘤,废除新闻垄断制度。
   
   2008年9月24日于北京家中
   
   作者:刘晓波 来源:RF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