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唯色:满城尽是毒奶粉 ]
三鹿毒奶追踪
·陈强:社会失去底线 人人都是受害者
·徐迅雷:奶粉“地震”与政改之本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2)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3)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4)
·灾难的乳汁:昧良心的拖延政治
·冉云飞 :有这样的政府是我们的国耻
·冉云飞:政府有毒怎么办?
·鲍彤:毒奶 奥运 一党制(一)
·陈方:免检金牌下的潜规则
·田水月:别把责任往农民身上推
·鲍彤:毒奶 奥运 一党制(二)
·当远:毒奶令中国制造蒙羞
·愤青们,党最需要的时候你们哪去了?
·焦国标:掺假与无神论有函数关系
·吴祚来:坚持要求李长江辞职,以谢罪天下
·徐文松:胡锦涛的“隐瞒门”
·方觉:敦促李克强面对毒奶粉要害
·毒奶粉:奥运形象荡然无存
·毒奶粉:胡春华该负起什麼责任?
· 世卫介入中国毒奶粉事件控制威胁
·中国媒体因奥运新闻禁令未能揭露三鹿事件
·毒奶事件:中国一万多婴幼儿住院
·北京高层关注毒奶粉风波
·一周港媒:贪官毒于奶粉
· 一周新闻聚焦:毒奶粉事件蔓延,中共面临信任危机(上)
·一周新闻聚焦:毒奶粉事件蔓延,中共面临信任危机(下)
·百姓生存状况恶劣炮轰中国高官享用特供品
·日韩多国难幸免 毒奶粉继续蔓延
·世卫批评中国未及时通报毒奶粉事件
·中国试图遏制奶业危机蔓延
·新加坡:大白兔奶糖含三聚氰胺
·国家质检总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国家质检总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李长江辞职获批准
·卫生部:毒奶祸及中国5.3万婴儿
·三鹿毒奶案迫使河北奶农倒奶卖牛
·石家庄市委书记被免职 车俊兼任石家庄市委书记
·在香港被查出含有三聚氰胺 “雀巢”深陷奶粉门
·为什么让孩子继续饮用毒奶?
·DW:三鹿曾因为良好质量而产品免检
·毒奶事件把问责制和新闻自由推上政改第一线
· 河北当局阻止律师接办毒奶粉索偿诉讼
·作秀无济于事 整个中共体制要负责
·广东肇庆地区医院修改婴儿肾结石检验结果
·15年工龄奶场工人揭奶品掺假内幕
·肾结石婴儿家长指医院拒轻患者
·三鹿奶粉真毒!检出坂崎氏肠杆菌
·刘逸明: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徐水良: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綦彦臣:五问毒奶粉事件
·中国毒奶须国家主席公开道歉
·李大同:毒奶风暴
·林文希:从“易牙食子”到“三鹿杀婴”
·凌沧洲:这一番消奶毒戏后定会“雨过天氰”
·刘晓波:“结石儿”死于制度之癌
·方家华:中国人已经不相信共产党
·鲁宁:美国为什么没有免检产品
·唯色:满城尽是毒奶粉
·李平:问责制沦为轮流坐庄制
·苏占军:为啥不吊销三鹿等毒奶的营业执照?
·铁流:体制造就三鹿,专制必出伪品
·胡星斗:举报食品行业潜规则,开展道德良心运动
·梁文道:有人在管治这个国家吗?
·方觉:李长江辞职-再次舍卒保车
·野火:一杯“狼奶”,毒化一代民族
·辛可:洋人揭黑幕与“干涉内政”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未普:温家宝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太阳报:全国一片问责 惟见深圳护短
·林和立:胡温信人治不信制度的恶果
·袁启峰:也谈三鹿毒奶粉
·一个失去道德罗盘的社会
·中国有些媒体在毒奶粉事件报道中扮演不光彩角色
· 农业部五大措施力阻杀牛倒奶
·贵阳退奶酿骚乱拘三人 公安警惕群体性事件
·大陆毒奶粉横扫整个亚洲
·拉萨医院无力治疗严重肾结石婴儿
· 医院违反政策向毒奶粉受害儿童收检查费
·杭州家长指责法国品牌多美滋奶粉亦导致婴儿肾结石
·当局通告三鹿牌奶粉含致命肠杆菌
·制约公权力、敬重生命,以避免人权灾难一再重演
· 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引咎辞职 19名高官落马
· 温家宝:对“毒奶粉”事件十分痛心
·两岸就售台大陆奶精争执影响善意
·强身梦:中国奶农不能承受之重
·毒奶粉事件证明中国新闻管治有害
·中国司法部下文件禁律师受理毒奶案
·中国毒奶粉事件催生政治制度改革
·牟传珩:中国三特:特色、特权、特供—— “三鹿”引爆全民共愤
·任百棱:毒奶粉打碎了爱国梦
·廉价的背后并不光彩
·刘晓波:中宣部也是毒奶粉泛滥的罪魁
·法全面禁止含中国奶制品的食品
·杨建利呼吁成立三鹿奶粉受害者组织
·台湾全面禁止中国大陆生产乳制品
·台湾对大陆有毒奶粉震惊紧急查禁
·台查出中国产植物性蛋白含三聚氰胺
·台湾严厉谴责中国大陆不法奶业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唯色:满城尽是毒奶粉

   
   爱喝甜茶的拉萨人要小心
   
   来源:RFA
   

   拉萨人爱喝甜茶到了癡迷的地步。拉萨的大街小巷有多少甜茶馆,数也数不清。那些有名气的甜茶馆,像"载追"、"革命"、"港琼"、"鲁仓",每天云集的不知有多少老中青藏人。寺院附近也有甜茶馆,3月以前挤满了朝佛的香客和僧人。每个甜茶馆里都有乞丐踯躅其间,伸手要钱。
   
   甜茶的价格,过去一杯两毛钱,现在一杯五毛钱,装甜茶的玻璃杯似乎在缩小,但价格却在涨。喝甜茶的人太多了,服务员一杯杯地给玻璃杯倒甜茶已经忙不过来了,所以现在盛行的是用暖水瓶装甜茶。大大小小的暖水瓶,一磅三磅到八磅,其中三磅甜茶,价格也从三元钱涨到七元钱了。
   
   自己家做甜茶,稍微讲究的话,是在熬煮的红茶里加上鲜牛奶,最好是本地农村的奶牛挤的鲜牛奶。一般都加的是从超市买的牛奶,什么伊利、蒙牛,每箱价格都会比内地多几块,那个特仑苏,在拉萨比在北京贵五、六元钱,竟然理所当然。也有加奶粉的,是从超市买的奶粉。经济条件差的,都是去沖赛康小商品批发市场买奶粉。
   
   而所有的甜茶馆,都可能是从沖赛康小商品批发市场买的奶粉。那种奶粉都是在电视和报纸上看不到广告的奶粉,厂家一般都在陕西或甘肃,价格便宜。我去"载追"喝甜茶时,参观过那巨大的、热气腾腾的厨房,看到装奶粉的包装袋堆得像小山,而这只是大半天用过的奶粉袋,很难想像每天要用多少奶粉来做甜茶。
   
   最近,中国各地都在为三鹿奶粉让成千上万的婴幼儿患病而震动,紧接着又接连发现多达二十多种的奶粉是"问题奶粉",甚至连伊利、蒙牛等着名品牌的乳制品也有问题,想到拉萨甜茶馆里每天大量使用的那些不知名的小厂甚至作坊生产的廉价奶粉,那些奶粉应该也是"问题奶粉",那些奶粉应该比三鹿奶粉更可怕,掺入的可能是比三聚氰胺更糟糕的尿素之类,那些奶粉在北京看不到在成都看不到但在拉萨却到处都有,且被许许多多嗜茶如命的拉萨人喝下去了,这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我与拉萨的朋友讨论这件事。我问:"不知道拉萨有多少人患有肾病,"朋友说:"非常多,我弟弟今年就得了。"我问:"他去甜茶馆吗?"朋友说:"天天去呢。"我说:"真应该调查一下,拉萨有多少肾病病人?"朋友说:"谁敢呢!这个真相也许很恐怖。"
   
   西藏的农牧区不太可能有"问题奶粉",因为农牧民自己家养的有奶牛,也不喝甜茶,因"问题奶粉"而使孩子患病或许不大有可能。但是,在广大农牧区,同样充斥着其他假冒伪劣商品,如饮料、饼乾、速食麵、糖果等等。每次遇上大型节日,如赛马会,会吸引无数小商贩携带假冒伪劣商品赶来销售。我多次见过,那些商品不但从来没听说过,而且往往已经过期,广大藏地就这么成了假冒伪劣商品的倾销地。
   
   希望藏区各地政府的质检部门真正地负起责任来,对市场上的假冒伪劣商品见一个收拾一个。也希望藏地的青年人做这样的事:收集市场上危害健康的假冒伪劣商品,调查因假冒伪劣商品而致人患病的事实,到藏人聚居地以及农牧区宣传假冒伪劣商品的危害,让广大的藏人知道,实际上,那些花花绿绿的新东西,很有可能是致人死命的毒品。
   
   2008-9-18,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