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鲁宁:美国为什么没有免检产品]
三鹿毒奶追踪
·毒奶粉受害人促政府设立赔偿基金
·中国毒奶粉婴儿近三十万各界震惊
·“毒奶事件”受害家长:索赔困难
·三聚氰胺丑闻重挫中国乳制品出口
·问题奶粉影响中国近30万婴幼儿
·中国公布的毒奶粉导致肾结石的婴儿人数激增
·结石婴儿近30万 至少七成未检查
·湖北结石婴儿死亡报道被删除 家长要求验尸被拒
·律师代表毒奶粉受害者递集体诉状
·中国毒牛奶相关企业可能要作赔偿
·中国称在论证就三鹿奶粉赔偿方案
·法院拒绝受理三鹿奶粉赔偿 卫生部另外起草赔偿方案
· 中国警方调查含三聚氰胺动物饲料
·结石宝宝网站受攻击 家长誓要讨还公道
·肾结石婴儿病情加重 家长齐声指责官商医
·结石宝宝网续受攻击 家长发出求救及谴责
·三鹿集团新西兰合资方称三鹿已破产
·中国宣布三鹿集团进入破产程序
·三鹿集团原董事长年底面临刑事审判
·三鹿集团破产影响受害人追索赔偿
·三鹿奶馀波未平:胡春华再受考验
·三鹿毒奶粉案在河北省开审
·三鹿奶粉系列案今开审 田文华最高可获判死刑
·卫生部通知医院向结石患儿收费
·三鹿等22家企业对患儿一次性赔偿
·患儿律师:三鹿赔偿不够且不透明
·三鹿问题奶粉案更多被告受审
·结石儿家长拒绝接受当局赔偿方案
·“结石宝宝”赔偿方案已大致出炉
·三鹿事件系列刑案已有十七名嫌犯浮出水面
·三鹿毒奶案中案,结石宝宝泪含血
·三鹿四高层明日受审 律师:三鹿非主动添加三聚氰胺
·每人仅获赔2千元,把毒奶粉受害孩子当乞丐
·奶粉导致结石患儿初定赔偿11亿元
·许志永律师:“结石宝宝”的赔偿标准并不合理
·东莞发现毒饼干 结石儿家长携七建议赴京
·三鹿原董事长田文华在石家庄受审
·三鹿原董事长将受审
·三鹿毒奶粉案四名被告承认犯有销售伪劣产品罪
·三鹿前董事长认罪 承认隐瞒问题
·毒奶粉家长要求调查患儿长期后遗症
·三鹿原董事长田文华法庭上流泪悔罪
·律师预计三鹿原董事长田文华不会被判处死刑
·三鹿案主诉检察官披露:3项罪名根据不同犯罪情节而定
·毒奶粉受害家长开记者会5人被抓
·“被拘押问题奶粉患儿家长获释”
·毒奶粉受害者家长获释 透露内情
·李平:中国的政法委比三鹿奶粉还毒
·余杰:《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跋
·刘水:论“三鹿”的倒掉
·三鹿毒奶案中案,结石宝宝泪含血
·陈破空: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冯海闻:毒奶粉案搅乱河北政局
·三鹿毒奶粉故意杀人案已开庭 主犯仍未到案
·三鹿丑闻:受害者说话的权利
·三鹿案捉放曹,结石宝宝枉死
·三鹿惨案与审讯大戏
·公诉机关披露三鹿隐瞒事实致毒奶外流全过程
·三鹿前董事長受審:田文華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三鹿田文华之食品掺毒案,石家庄检控淡化?
·青岛女孩喝三鹿十年:临死才知凶手
·仿鲁迅:纪念三鹿集团/梁下君子
·“神七”如彩衣“三鹿”似老脸/朱家台
·“三鹿事件”何不依法由最高人民法院管辖
·三鹿奶粉:我们几时才有政务问责制?/张允若
·产品不能免检,新闻应当免查——谁是“三鹿”的主要责任者?
· 中共应向国人谢罪 向三鹿奶受害者国家赔偿
·黄芩:三鹿毒奶现世报应英国媚共政客
·律师要求李克强胡锦涛温家宝勿干预三鹿诉讼
·杭州动物园红毛猩猩吃三鹿奶粉尿检发现结晶体
·江西一男婴吃20桶三鹿奶粉 死于肾结石
· 孩子死于肾衰竭 临死前还在喝三鹿奶粉
·三鹿毒奶粉:新西兰总理曝下令绕过河北直接报告北京经过
·李克强:共产党是三鹿毒奶粉的总后台
·胡锦涛的“隐瞒门”
·拒领补偿结石宝宝家长遭恐吓
·结石患儿家长拒接受医院死亡证明
·三鹿丑闻:受害者说话的权利
·三鹿经销商获赔60% 弱势奶农尚未得分文
·毒奶不误高升:胡系人马站稳河北
·患儿家长提申诉 重庆再发现一名男婴死于肾结石
·田文华:中国政府对化学制剂没有明确规定
·200毒奶粉患儿家长拒绝赔偿方案
·胡春华升任河北省省长引发议论
·三鹿董事长田文华宣判 结石婴儿家长要求旁听
·首例毒奶粉死婴家属接受赔偿
·三鹿赔偿金有人接受 多人说太少
·三鹿案最迟2月底宣判 田文华最高可判无期徒刑
·毒奶粉受害家庭向高法告奶品公司
·毒奶案开庭前夕 患儿家长被扣机场
·三鹿患儿家长将向卫生部递交申诉书
·三鹿董事长囚终身 家长关心患儿未来
·三鹿系列案张玉军张彦章分获死刑和无期徒刑
·三鹿原董事长田文华一审被判无期
·李方平律师谈“毒奶粉”判决中的死刑
·毒奶事件 12家台商向大陆索赔
·李平:三鹿案两农民判死无人追究高官刑责
·215户毒奶粉受害婴儿家长兴诉
·香港报纸批评毒奶粉案审判结果
·“毒奶粉”受害儿童家长要求更多赔偿
·毒奶受害者家长网络聊天群被全部摧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鲁宁:美国为什么没有免检产品

   来源:大纪元
   
   
   据新华社华盛顿电: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官员克里斯托弗·希基针对“三聚氰胺”事件指出,全美允许生产婴儿奶粉的制造企业仅5家,且没有可以免检一说。不只是奶粉,全美没有产品和企业拥有国家免检的特权。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也均没有“免检”一说。
   

   全球婴儿奶粉生产商数不胜数,光中国就有169家之多。甭管受三聚氰胺污染的还是没受污染的,美国从未向中国开放婴儿奶粉及任何其他奶粉的进口市场。美国FDA在此冷酷无情玩贸易保护主义?不——这就叫人命关天,真正讲以人为本,开不得开不起也不敢开“网开一面”的玩笑。
   
   “三聚氰胺”在别的地方戳破天,FDA尽可做壁上观,继而鼓励生产企业把更多的雅培、美赞臣等优质婴儿奶粉销往中国。但FDA却“闻风起舞”,迅速对美国婴儿奶粉市场进行检查,并随即发布“婴儿奶粉健康信息忠告”,请美国妈妈们放心购买。
   
   明知没问题,却要费时费力做这事,这在某些国人眼里简直就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但人家愣是一本正经毫不含糊。作为美国政府机构,我认为,FDA真正落实了我们往往只挂在嘴上的“责任重于泰山”。
   
   鉴于全世界都知道的原因,中国已将“三聚氰胺”问题厂家的荣誉称号取消,还废止了免检制度。但免检遭致的教训仍然值得严肃汲取。举一反三,免检之痛只是其一,还有不可理喻、遭致矛盾丛生、后患无穷的名优产品评选、驰名商标评选、国优、省优、市优、县优评比等等。
   
   形形色色的评优及授牌活动自1980年代中期在各地冒头,因声名狼藉戕害政府公信力,当局曾多次组织整治和取缔。但犹如割蒿草,割一茬又长出一茬。效果不佳,说白了,此类评优存在大量寻租机会,某些机构实在不舍得放弃。十几年前在一线采访,曾在一家大企业的会客室里见到满满一墙名优铜匾,我与企业老总开玩笑:你这些名优多半是用铜板铸造的吧?该老总并不生气:“就是就是,不买还不成,你不想挂铜匾,等于给脸不要脸,弄不好就给你挂‘黄牌’……”再揭点个人经历过的丑闻,更早时,我也曾在技监(后来叫质监)机构当过差,搞过“计量和物价信得过单位”的评选、授牌这等如今看来特荒唐的事,虽说是事业单位却须自收自支解决人头经费,“双信”评选就是和所里的“创收”挂钩的……
   
   多年前,曾读到过老新闻工作者艾丰写就的一篇《名牌即“民牌”》的新闻评论。我还记得,艾先生痛斥当时已极度泛滥的名牌评选活动。时至今日,再闻某些名牌如此祸国殃民,不知艾先生将作何感想。我知道,任凭政府怎么抽检都次次合格的产品是有的,但它是由质量、道德、企业社会责任伦理、消费者口碑共同铸就的,不是由政府机构封授的,也不是广告狂轰滥炸“炸”出来的。现如今我还知道,作为政府行为,免检是万万不可以的,因为质量抽检是履行保护消费者利益的国家意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