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綦彦臣:五问毒奶粉事件 ]
三鹿毒奶追踪
·恭请一窝脑残痛饮三鹿奶粉,增强体质,保卫祖国
·新西兰总理: 河北省官员对召回奶粉要求置若罔闻
·第一个点名曝光三鹿奶粉的记者讲述采访前后内幕
·奶粉事件律师是否受压众说纷纭
·中国和解智库就“毒奶事件”致中国政府书
·别让政府成为“三鹿式政府”
·中国农业部紧急通知 补贴奶农
·毒奶粉事件追追追
·中国媒体:大陆蔬菜也含有三聚氰胺
·中国毒奶风波扩大 更多国家命可疑食品下架
·中国新出产乳粉未查出三聚氰胺
·中国补贴奶农 拉美全面禁止中奶制品入口
·结石儿家长遭冷遇 律师踢爆当局干预
·一周新闻聚焦:毒奶粉危机远没有结束(上)
·一周新闻聚焦:毒奶粉危机远没有结束(下)
·新疆新增47例问题奶粉患儿 累计报告病例2741例
·中国采取行动希望清除毒牛奶丑闻
·奶农叫屈卖牛求生 毒源何在仍未披露
·VOA听众谈三鹿奶粉事件的影响
·环保组织促美FDA全面禁止进口中国奶制品
·英国食品局对大白兔奶糖发出食品安全警告
·被问责官员去处成关注焦点 网友忧问责成“换岗”
·30多名律师因压力退出毒奶粉义务律师团
·再有非洲国家禁止进口中国奶制品
·中国国务院推出乳品安全监管条例
·日本召回从中国进口含有害物食品
·中国民间促健全食品安全检测制度
·奶农:我们也是受害者
· 中国出台《乳品质量安全监督管理条例》
·毒奶话题被封杀 家长律师受压
·三聚氰胺限量值今公布 禁止人为添加到食品中
·中国未更新毒奶患者人数 世卫不满
·毒奶毒鱼风波不停 企业政府赔偿未定
·中国仍有逾万名毒奶粉患儿住院
·食用乳制品仍然心有余悸
·三鹿丑闻:索赔官司路在何方?
·南方都市报》批评新食品三聚氰胺含量标准
·广东家长也告三鹿 自费检测不获盖章
·中国对外国许诺赔偿毒奶粉损失
·律师谈帮助苦主
·如此政府,无能管理,请下课!
· 家长指圣元食言 呼吁良知律师
·中国再有三款奶糖下架
·北京:对奶粉国际索赔提供协助
·中国奶业三巨头为毒奶粉事件道歉
·娃哈哈有意收购三鹿
·中国下令全面清理市场乳制品
·中国对奶制品进行大规模检测
·意大利发现有毒中国乳制品
·VOA听众评论毒奶粉:现在我们吃啥?
·民众指斥毒奶合法化 大学生狂卖下架奶
·中国奶制品市场规则混乱
·中国被下令召回的牛奶仍在出售
·中国对日出口鸡蛋粉含三聚氰胺
·日方:中国输日鸡蛋粉含三聚氰胺
·堵塞司法救济渠道 社会更不和谐
·律师批当局先赔毒奶外国受害人
·温家宝:毒奶事件,政府有责
· 中国总理称毒奶丑闻政府负有责任
·央视调查发现“问题奶”中不光混入了三聚氰胺
·中国政府称应为毒奶粉负部分责任
·VOA听众谈对三鹿毒奶粉事件的感想
·毒奶案被拒动摇法制 众学者剖析悲剧成因
·食品安全法草案八大修改
·中国产蛋类产品也检出三聚氰胺
·中国公布仍有3600名毒奶受害儿童仍留院治疗
·三鹿毒奶赔偿案迟迟未入司法程序
·中国输日粉丝被检出含三聚氰胺
·北京逾七万婴幼儿曾食问题奶粉
·从毒奶到毒鸡蛋三聚氰胺继续为祸
·郑州残疾人运动员喝毒奶患结石
·大连毒鸡蛋又瞒一月 索赔受害者语调突变
·中国制南瓜馒头 日验出含三聚氰胺
·继奶品后中国鸡蛋也发现三聚氰胺
·毒鸡蛋四天连揭三起 学者指有问题应先公告社会
·三聚氰胺事件凸显台湾加入WHO的急迫性
·台湾雀巢公司将从大陆进口的二十品奶粉全数下架
·黑龙江生产的雀巢奶粉在台湾被验出含微量三聚氰胺
· 台湾称毒奶粉输台突显应参与世卫
·台湾:毒奶事件突显加入世卫必要
·台湾民众要求陈云林来台前就毒奶粉事件道歉
·王军:三鹿毒奶与责任政府
·中国毒奶须国家主席公开道歉
· 台湾:毒奶事件突显加入世卫必要
·台湾民众要求陈云林来台前就毒奶粉事件道歉
·中国进口铵粉含三聚氰胺 高市封存720包
·中国就毒奶事件向台湾消费者致歉
·海协会就毒奶向台道歉台看法分歧
·蔡英文:海协会是为道歉而道歉,没有真心诚意
·三聚氰胺吃死猫狗 美庭裁定赔偿金
·港府在中国鸡蛋内检出三聚氰胺
·香港:大陆进口鸡蛋发现三聚氰胺
·港鸡蛋检出三聚氰胺大连厂家道歉
·香港又测出含三聚氰胺的鸡蛋
·香港决定自行检查三聚氰胺可疑污染食品
·香港再发现大陆产三聚氰胺超标鸡蛋
·央视停播毒奶节目 民众知情权被剥夺
·日方:中国输日鸡蛋粉含三聚氰胺
·陈云林就毒奶粉输台事件首度当面公开道歉
·三鹿被吊销牌照 原属企业改名复工
·“添加三聚氰胺是饲料业公开秘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綦彦臣:五问毒奶粉事件

   来源:议报
   
   虽然我作为河北人已经被排除在公共生活之外长达9年之多,但是对胡春华到河北任行政首长我是持欢迎态度的,毕竟他还年轻,功业心会压着他全力整改江泽民的政治盟友程维高留下的烂摊子。这样说,不是什么坏事都往江系那边挂,而是说白克明“扑腾”的几年实际上是为程维高的窳政“善后”,人们难以寄托什么希望,也就没有责怪之意了。至于现在仍任中共河北省委书记的张云川,更是个稳当的“守摊的茬子”,不出什么大事就算完成任务。可偏偏天公不作其美,包括残奥会在内的大奥运尚未结束,毒奶粉事件就把河北的“国际知名度”提高了若干倍。
   
   对于必将代替张云川而掌握京畿大权的胡春华,不幸中的万幸是中国上下都以夏季奥运会的结束为时点,认为奥运会圆满完结,残奥会则无足轻重了。所以呢,将毒奶粉事件与奥运挂钩的网络批评就少多了。

   
   相比之下,让我想起了奥运前河北一张报纸杀气腾腾的叫嚣,说是“一定要为北京奥运把好大门,不让任何试图破坏奥运的敌对分子由河北进入北京”。当时看了报纸,不免失笑,笑它多少有点现在儿童夏令营军事课目练刺杀的味道。
   
   河北媒体杀气腾腾的叫嚣没有刺到任何一个“试图破坏奥运的敌对分子”,倒是整个河北的国际形象几乎快被国际批评声浪击倒——2008年9月13日的《参考消息》第八版综合了六家国(境)外着名通讯社或报纸的“负面报道”,题目是《境外媒体纷纷报道“三鹿奶粉事件”》,更有香港一家与大陆关系密切的报纸发表短评,说:毒奶粉事件令国家蒙上“一切造假的恶劣形象”。该短评全文转载于9月13日的《参考消息》。这些报道对胡春华仕途的实际影响可想而知,尤其香港那家与大陆关系密切的报纸的简短评论之影响力,远比放在中央高级领导人办公桌上的《动态清样》或《社情简报》更厉害。
   
   作为河北公民如同全国其他地方的公民一样,我仍未获得直接投票选举地方官员的权利。不用说选省长,就是选市长乃至居委会主任,我也没那份权利,因为从2006年5月1日我的附加刑(剥夺政治权利三年)期满之后,居委会还是一如既往地没发给我选民证。不过,我没选民证,却有拥有大多数公民没有的“特权”——我会写文章,也有渠道发表。同时,我的观点能以出口转内销的方式返回国内,对“庶民”进行启蒙。
   
   对于毒奶粉事件,我以旁观者的身份提出几个疑问,算作好为人师者给“学生”们开出的思考题。认真思考、共求答案,或可收“教学相长”之效。
   
   其一,现已被免去三鹿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职务的田文华,在2008年6月就发现了一些问题,新闻媒体日后也有所透露,那么,田文华是向什么机构汇报的?这个机构的主要负责人是谁?
   
   此外,媒体猜测:为了确保不给奥运造成负面影响,河北高官压下了田文华的汇报。要证实此点,公众还需要给宽容的舆论环境,让田文华出来说真话,而不是“一棍子打死”。
   
   其二,与奥运相关,其他一些被抽检出含三聚氰胺的奶粉生产厂家(如伊利、蒙牛、雅士利),供给奥运的专用品却不含毒素。这是为什么?这是否从一个侧面上证明了“奥运猪”确乎存在?
   
   其三,河北省政府匆忙宣称未对三鹿集团持股(——应该表达为“河北国资委系统并未对三鹿集团持股”),而中共河北省委则可以做出迅速决定,责成石家庄市委进而新华区委对三鹿老总田文华免去党委书记的职务,这之中明显有“义务与权利”、“责任与权力”的不对称关系。
   
   试问:三鹿集团与所在地的中共党委及政府的实质是什么样的关系?比方说,在公关方面,三鹿集团是否悬挂有省市领导来本公司视察的大幅照片?
   
   其四,按专家的意见看,三聚氰胺这种化工原料是微溶于水的,不溶于鲜奶。是什么样的一种技术使犯罪嫌疑人耿氏兄弟等人能够将三聚氰胺溶进鲜牛奶?这种技术是谁提供的?
   
   其五,三鹿集团不只生产婴幼儿专用奶粉,而且也生产中老年奶粉。为何中老年奶粉没出问题,偏偏是婴幼儿奶粉出了问题?
   
   如果我们放弃前四个问题不问,把它们犹如挂账那样悬起来,第五个问题则是不得不问的,并且一定要彻底弄清才行!中国传统文化有尊老爱幼之讲,在实质上,“爱幼”胜于“尊老”,在利益选择与种群生存方面,有一大规则与一大习惯(心理)证明了以上说法:
   
   其一者,民谚谓:“饿死老娘,不吃种粮。”也就是说,我们的文化往往以牺牲老人的利益来保证相对年轻一代及更下一代的权益的。
   
   其二者,民俗有道:“孩子伤老人,心疼三年;老人伤孩子,心疼一辈子。”现在呢,毒奶粉事件颠倒了此俗的内含,老人安全了,孩子危险了。
   
   多说的是,我并不认为老年人该替孩子们倒霉,最好是老幼皆无其虞,但是既然毒奶粉事件发生了,我们还是得从传统与现代的关系中反思——或许中国和平崛起中的“软实力”之提法仅仅是一种梦呓,因为在少数商业精英与少数政治精英共谋的背景下,“传统”既失,“现代”又无。从时政角度论,中国远没走出“三个代表”的祸患泥沼。
   
   --------------------------
   
   原载《议报》第373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