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徐水良: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
三鹿毒奶追踪
·“奶粉事件”暴露深刻社会原因
·周泽要求李长江辞职公开信采访录
·奶娃吃有毒的 熊猫吃进口的
·中国体育明星多人卷入毒奶粉事件
·三鹿丑闻:毒奶何以如此多?
·张鸣:异样的添加剂,从害人到自毁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毒奶粉---追究行政责任7要点
·这是一个相互投毒的社会?
·柳三禅:毒奶粉再摇撼团派
·李平:关注涉毒奶粉企业家的表演
·黄世泽:诚信和金融危机双迫下的中国
·【朱学渊评】跑步进入流氓国家行列
·梁京:毒奶粉事件与中国市场经济的信心危机
·毒奶粉:又一起外国压力下的中国反应
·为什么总拿老百姓当替罪羊?
·林保华:党妈妈的奶
·徐水良:毒奶粉和金融危机,不同的社会基础和同一类问题
·闫天舒:三鹿奶粉之毒对内不对外
·曹长青:三鹿奶粉是怎么“毒”出来的
·昝爱宗:新华社替政府遮羞:李从军下台
· 大陆关于三鹿奶粉的最新段子
·潇阳:毒奶粉事件与中国社会与人的失范
·冉云飞:毒奶粉横行编年史
·叶鹏飞:毒奶粉撼动社会基本信心
·焦国标:三鹿何掺假?只因心中无神
·未普:谁的责任?─谈三鹿毒奶粉事件
·刘晓竹:胡春华应引咎辞职
·何清涟:保护民族工业:依靠质量而非口号
·陈强:社会失去底线 人人都是受害者
·徐迅雷:奶粉“地震”与政改之本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2)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3)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4)
·灾难的乳汁:昧良心的拖延政治
·冉云飞 :有这样的政府是我们的国耻
·冉云飞:政府有毒怎么办?
·鲍彤:毒奶 奥运 一党制(一)
·陈方:免检金牌下的潜规则
·田水月:别把责任往农民身上推
·鲍彤:毒奶 奥运 一党制(二)
·当远:毒奶令中国制造蒙羞
·愤青们,党最需要的时候你们哪去了?
·焦国标:掺假与无神论有函数关系
·吴祚来:坚持要求李长江辞职,以谢罪天下
·徐文松:胡锦涛的“隐瞒门”
·方觉:敦促李克强面对毒奶粉要害
·毒奶粉:奥运形象荡然无存
·毒奶粉:胡春华该负起什麼责任?
· 世卫介入中国毒奶粉事件控制威胁
·中国媒体因奥运新闻禁令未能揭露三鹿事件
·毒奶事件:中国一万多婴幼儿住院
·北京高层关注毒奶粉风波
·一周港媒:贪官毒于奶粉
· 一周新闻聚焦:毒奶粉事件蔓延,中共面临信任危机(上)
·一周新闻聚焦:毒奶粉事件蔓延,中共面临信任危机(下)
·百姓生存状况恶劣炮轰中国高官享用特供品
·日韩多国难幸免 毒奶粉继续蔓延
·世卫批评中国未及时通报毒奶粉事件
·中国试图遏制奶业危机蔓延
·新加坡:大白兔奶糖含三聚氰胺
·国家质检总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国家质检总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李长江辞职获批准
·卫生部:毒奶祸及中国5.3万婴儿
·三鹿毒奶案迫使河北奶农倒奶卖牛
·石家庄市委书记被免职 车俊兼任石家庄市委书记
·在香港被查出含有三聚氰胺 “雀巢”深陷奶粉门
·为什么让孩子继续饮用毒奶?
·DW:三鹿曾因为良好质量而产品免检
·毒奶事件把问责制和新闻自由推上政改第一线
· 河北当局阻止律师接办毒奶粉索偿诉讼
·作秀无济于事 整个中共体制要负责
·广东肇庆地区医院修改婴儿肾结石检验结果
·15年工龄奶场工人揭奶品掺假内幕
·肾结石婴儿家长指医院拒轻患者
·三鹿奶粉真毒!检出坂崎氏肠杆菌
·刘逸明: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徐水良: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綦彦臣:五问毒奶粉事件
·中国毒奶须国家主席公开道歉
·李大同:毒奶风暴
·林文希:从“易牙食子”到“三鹿杀婴”
·凌沧洲:这一番消奶毒戏后定会“雨过天氰”
·刘晓波:“结石儿”死于制度之癌
·方家华:中国人已经不相信共产党
·鲁宁:美国为什么没有免检产品
·唯色:满城尽是毒奶粉
·李平:问责制沦为轮流坐庄制
·苏占军:为啥不吊销三鹿等毒奶的营业执照?
·铁流:体制造就三鹿,专制必出伪品
·胡星斗:举报食品行业潜规则,开展道德良心运动
·梁文道:有人在管治这个国家吗?
·方觉:李长江辞职-再次舍卒保车
·野火:一杯“狼奶”,毒化一代民族
·辛可:洋人揭黑幕与“干涉内政”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未普:温家宝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太阳报:全国一片问责 惟见深圳护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水良: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徐水良: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并对世界各国政府的三点警告
   
   来源:议报
   

   这些天发生的毒奶粉和金融危机,再一次给中共官僚太子党大抢劫大掠夺的吹鼓手和帮凶——中国的自由主义者、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尤其是给张五常、张维迎等比较缺乏良知和良心的无良经济学家,当头一棒!
   
   现在,是彻底批判和根除在同一条经济决定论理论毒藤上,结出的共产主义和自由主义双胞胎理论毒瓜的时候了。
   
   共产主义(社会主义)阵营和制度的崩溃,宣告了马列主义共产主义的破产。建立在同一个经济决定论基础上,似乎与共产主义完全对立的另一个双胞胎毒瓜,所谓的新自由主义趁机崛起。他们用与马列主义共产主义简单化对立的、似是而非的极端逻辑和语言,骗取了不少人的赞同,并且在成为中共的大抢劫大掠夺的理论基础和帮凶。
   
   毒奶粉和金融危机,这两个事件再一次说明,中国自由主义者把公有制和私有制,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绝对对立起来,鼓吹的市场万能论、鼓吹“无条件”、“不顾一切”和“全盘”私有化、商业化、市场化,反对公共领域的公有化和必要的计划调节,与马列主义共产主义同样荒谬。
   
   毒奶粉和金融危机,这两个事件也再一次雄辩地证明,私有制和市场经济并非万能,就像公有制和计划经济并非万能一样,再一次雄辩地证明,现代社会必须坚决实行“公共领域公有化,私人领域私有化”的基本原则。
   
   人有双手双腿,必须用两条腿走路,用两只手做事。但自由主义则主张用私有制、个人主义、市场经济、改良、缓进、保守等一条腿走路,一只手做事,要坚决砍掉公有制、集体主义、计划调节、革命、激进主义等等另一条腿,另一只手。而马列主义共产主义则相反,要砍掉前一条腿,前一只手,保留后一条腿,后一只手。两者都违反人类的常规和常识,但披上“理论”的外衣,却一时风靡,迷惑了不少的人。
   
   事实再一次证明,人类必须坚持两条腿走路,两只手做事,一切从实际出发,采取符合实际需要的实实在在的策略和方法。我们既要反对马列主义的教条主义,也要反对自由主义的教条主义。两者都是头脑、思想、理论、策略和方法等等各方面的简单化、极端化、和僵化。
   
   毒奶粉事件说明,中国必须改变一党专制的专制制度,实行民主制度,改变中共一党寡头的公共权力私有化,实行公共权力的公有化,并且在公共权力公有化,即民主制度的条件下,加强国家和社会、法律和政府,也就是公众和公共权力,对私有制和市场经济的监督和管理。这一点,我们已经有很多论述,这里不再详谈。
   
   这里对金融危机问题,多谈几句。
   
   这一次的金融危机,如果没有全世界政府吸取1929年金融股市崩溃产生大萧条的教训,吸取那时以来长期的经验和教训,共同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完全有可能转变成1929年那样类似的危机和长期的萧条。由于全世界政府的共同努力,这次危机的冲击,将会大大减轻,危机有可能比较顺利地度过。这是政府干预市场经济的成果,说明私有制和市场经济必须有必要的政府干预,必须有社会和公权力的必要介入。
   
   1929年的危机和萧条,由农产品市场的不景气、农产品价格下跌开始;而这一次的金融危机,由房地产市场的不景气开始。而房地产市场的不景气,由房地产的过度炒作和投机,房地产价格的过渡飙升,产生房地产泡沫,由房地产泡沫的破灭所引起。
   
   这一波房地产市场的过度炒作和投机,从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开始。当时的股市过度炒作,终于导致9.11以前,那斯达克科技股市场的崩溃。本来,当时市场在联准会和政府适当调控下,有可能逐步消除泡沫。可惜,9.11恐怖主义攻击事件发生,股市和经济恐慌性下跌或萧条,联准会和政府强力救市,停止了经济泡沫的破灭过程,房地产市场的过度炒作和投机,进一步升温。而联准会和政府对这个问题有所疏忽,没有及时加以制止,最终产生了房地产经济的大泡沫。
   
   此外,美国反恐战线拉得过长,经济压力过大,产生萧条的危险增加,也增大了政府刺激经济和市场,包括刺激房地产经济和市场的愿望。
   
   那些年,无良的房地产商人的过度炒作和投机,散布房地产市场只会升、不会跌的大量舆论,以致我的不少朋友都深信不疑。我当时力劝这些朋友,不要听信这些无良商人的宣传,说明房地产市场炒作投机越是过度,泡沫越大,今后跌起来越是可怕。但我们没有料到的是,无良房地产商人的过度炒作和投机的力度,会那么大,持续时间,会那么长。
   
   联准会和政府对这个问题的忽视,有其原因。维持经济和房地产市场一定程度的泡沫和繁荣景象,就维持人们对他们的一片赞扬声,这当然是他们所愿意乐见的——如果他们不具备高度的睿智和远见的话。而这种睿智和远见,不是一般人能够具有的。所以,当格林斯潘辞去联准会主席时,全世界是一片赞扬声。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看看,这次金融危机,显然有他的一定责任。
   
   因此,全世界政府的强力干预,无疑将会对解决这次金融危机产生相当积极的效果。
   
   但是,我们要强烈警告,这次金融危机,由无良房地产商人和无良金融家无良金融大鳄造成,却要国家、全社会和全体人民为他们买单。这是没有办法,但是却是很不公平的事情。事件之后,政府必须深刻反省,吸取教训,并且尽一切努力,来恢复必要的社会公义。
   
   第一、政府必须深入调查无良商人无良金融大鳄违反道德和法律的行为,进行必要的法律惩处,让他们承受和补偿由此给国家和社会造成的损失。无良商人不仅包括房地产等无良商人,还包括石油等重要行业的无良商人。
   
   第二、吸取教训,国家和政府解决金融危机和救市必须限于低限度的必要范围,不能过分。一旦度过危机,必须立即回归市场机制。必须让现在已经开始破灭、但还没有完全破灭的房地产和经济泡沫,进一步破灭。政府的干预,应该限制于减缓这种泡沫的破灭速度,减少冲击,防止走过头,防止正常经济和市场走向萧条这个层面,而不是人为捧抬或支撑这些泡沫。
   
   第三、提高警惕,随时准备遏制无良商人无良金融家再次违法投机和过度投机行为,并且不让一般分散的投资人,产生依赖政府救市,只升不跌,包赚不赔的心理。
   
   为进一步说明有关理论问题,本文后面附笔者的两篇旧文:《公有制和私有制、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和《双手双脚并用和自砍手脚》。
   
   附:
   
   公有制和私有制、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谈进一步清除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的荒唐谬论)
   
   徐水良
   
   2008-2-6日
   
   2006年5月,我曾经写过一篇《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这里这篇文章,本该在那篇文章以后立即动笔,但一直拖下来。现在借编辑李志宁先生的文章,非常简单地谈谈这些问题。
   
   建立在经济决定论基础上的许多理论,包括目前大多数经济学家的经济理论,颠倒混乱,荒谬荒唐。以经济决定论理论毒藤结出的、正在中国大陆肆虐的双胞胎理论毒瓜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而言,无论是马列主义,还是自由主义,都有很多极其荒谬荒唐的理论,而马列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竟然深信不疑。对这些荒唐谬论,我们必须花时间认真加以清除。
   
   两者关于私有制和公有制,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的谬论,互相对立。马列主义把坏事全推到私有制和市场经济头上,要坚决消灭私有制和市场经济;自由主义比马列主义更加浅薄,对相关理论更加没有研究,只是简单地把马列主义的结论反过来,极度赞扬私有制和市场经济,把好事全都说成是私有制和市场经济的功劳。
   
   实际上,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两者都是胡说八道。马列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天天说着荒唐的谬论,因为深信不疑,他们从来不去反省他们自己理论的荒谬性,其中也包括私有制和公有制、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问题,也包括李志宁先生说的市场经济与民主有无关系的问题等等。
   
   马列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坚持经济决定论,因此一定要把经济说成是决定所有社会问题的原因。最后他们只好各执一词:马列主义肯定公有制和计划经济,否定私有制和市场经济;自由主义肯定私有制和市场经济,否定公有制和计划经济。
   
   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都是颠倒了客观规律。实际上,无论是政治制度,还是经济制度,是政治上的民主还是专制,经济上的公有还是私有,都是由人决定的。是人和由人组成的社会,决定社会制度,决定政治和经济,而不是相反,由经济决定政治决定社会决定人。
   
   就社会作用过程的顺序说来,实际情况恰恰与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经济的决定论,即由经济决定政治,再决定人和人类社会的作用顺序相反,正确的作用顺序,是由人,组成人类社会,决定带全局性的政治,然后,又由人、社会和政治,共同决定经济。
   
   笔者的新人本主义理论,与经济决定论基础上产生的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的理论,完全相反。
   
   笔者曾经论述,当代先进社会,必须实行"公共领域公有化,私人领域私有化"的原则。在保障全体社会成员的普遍人权和普遍自由的条件下,公共领域实行公有制度,包括权力公有即民主制度;私人领域实行私有制度,包括权力私有制度,即所有者私人拥有权力的制度。后者私人的权力,包括支配和决定权等各种权力,包括私人企业、私人领域中,与公共领域和公共利益无关的决策权、领导权等等各种权力。
   
   换个说法,也就是在私人领域,实行公共权力监督下的私人独裁制,虽然私人独裁者也可能把他的权力交给他的代理人。股份公司实行的往往就是一种权力的代理制度。如果他愿意,也可以实行有一定民主制约的权力制度。
   
   公共领域公有化,包括权力公有即民主制度,主要目的是为了保证社会公正。私人领域私有化,包括私有制和权力私有,主要目的是为了保证工作效率。
   
   在正常社会,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公有制和私有制,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是互为补充的,互相协作的,而不是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宣传的那样,是相互绝对对立,互不相容的。
   
   至于经济制度,也是同样,任何社会,都不可能实行单一的公有制,也不可能实行单一的私有制。单一的公有制和单一的私有制,以及两者的绝对对立(而不是互为补充),只存在于马列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的幻想中。
   
   不可能实行单一的公有制,经过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教训,大家已经不难理解。
   
   但不可能实行单一的私有制,很多人,尤其是自由主义者,还很不理解。我已经许多次论述过这个问题,指出人类最重要的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如空气,阳光,多数水资源,不能私有化。一些最基本的公共领域,如基础教育,基础医疗包括全民健保等等,及其他一些全局性的最基本的生产、交通通讯、消费、和福利等部门的一些关系全局性的基本领域(不是一切领域,因为包括教育、医疗、福利等领域,都应该有一定的适合实际的私有化),应该公有化。读过本人有关论述的朋友,相信应该能够理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