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
三鹿毒奶追踪
·两岸将建立食品安全紧急通报机制
·山西山阴县万斤鲜牛奶倾倒河沟
·民主中国阵线:奶粉毒案是中共当局奥运后的第一份政绩答卷
·英国吉百利在港召回中国制产品
·中国压制报道毒奶 鼓励爱国情绪 转引公众视线
·毒奶粉余波:近百分之四十的广州生产的家具不合格
·保障人民基本健康和安全比神七更重要
·律师受压不能代理毒奶粉索赔
·两岸专家共识:建立两岸食品卫生安全联系机制
·患儿家长自费检奶粉 当局仍对律师设限制
·国际朱古力品牌公司全面收回在大陆的产品
·三鹿奶粉事件 河北已刑拘二十二人批捕十三人
·“维权网”就危及数万儿童生命的“毒奶粉事件”发布严正声明
·毒奶门事件述评(上)
·毒奶门事件述评(中)
· 毒奶门事件述评(下)
· 毒奶门事件述评(下)(续)
·惊天动地毒奶门
·吉百利:初步检测北京产巧克力找到三聚氰胺
·孟加拉验出雅士利奶粉含毒
·中国媒体为何仍回避毒奶粉根源?
·毒奶粉事件: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中国有毒奶粉事风波还未平静下来
·中央领导吃的都是“特供品”?
·印尼验出大陆豆奶饮品含三聚氰胺
·俄国禁止所有来自中国的奶制品
·石家庄官员反思:政治敏感性差
·大陆民众对大陆奶制品失去信心
·山东济宁市政府要求职工购买当地奶制品
·大陆又20家普通奶粉检出三聚氰胺
·“立顿” 奶茶使用中国奶精被验出含微量三聚氰胺
·质检总局:20家乳品企业普通奶粉检出三聚氰胺
·石家庄政府发言人解释三鹿奶粉事件为何迟报
·石家庄政府发言人解释三鹿奶粉事件为何迟报
·胡锦涛谈毒奶粉:不谈自己责任 要别人汲取教训
·立顿奶茶也被检出三聚氰胺
·毒奶事件与“神七”发射形成对比
·有毒奶粉企业曾要政府管制媒体
·工商总局责令含三聚氰胺普通奶粉立即下架退市
·三鹿毒奶粉事件首例赔偿诉讼提出
·河北成人奶粉抽查,含毒量超出三鹿双倍
·毒奶粉的“流毒”还在扩散
·中国再有31款奶粉被验出含有三聚氰胺
·食品危机笼罩国庆 胡锦涛首次公开谈论毒奶
·华盛顿普通市民谈中国造产品
·济宁市强制机关干部喝牛奶:为振兴牛奶行业
·比三聚氰胺更毒:奶中加的是三聚氰胺废渣
·新加坡验出10种种国进口奶制品含三聚氰胺
·俄罗斯正式宣布禁止一千多种中国食品
·中国奶品豆浆也含三聚氰胺
·浙江肾结石婴儿家庭要求圣元优博公司全数退款
·中国公开征集三聚氰胺快速检测技术
·三鹿丑闻:中国政府躲呀躲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胡锦涛理论的三个我
·王哲男:毒奶粉和中国民主
·官府的傲慢与冷漠 草民的悲哀与无奈 —三鹿奶粉背后的权力阴影
·问责下台忽悠百姓 步步被动维稳唯大——政府诚信与国际信用
·林保华:从造假奥运到毒品工厂
·张成觉:三聚氰胺与“开除球籍”
·和谐社会人祸遍地
·朱健国:谁是最可怕的人?-----“三鹿灾”背后的党文化
·马玲:中国政府信用危机大爆发
·朱健国:谁是最可怕的人?-----“三鹿灾”背后的党文化
·吴祚来:可不能在民主里加三聚氢胺
·张成觉:中毒夭折的婴儿怎么补偿?
·张成觉:三聚氰胺与“开除球籍”
·反差的中国:国家飞上天人民送医院
·张成觉:温家宝的“遗产”
·陶君:毒奶粉和恶霸李炳灿肆虐河北大地
·何清涟:谁是“中国制造”的真正杀手?
·社会病灶的大显现:中国天上人间的痛苦对照
·叶铭葆:“负面新闻”的积极作用
·胡少江:三鹿事件,绝大部分中国人都有责任
·刘路:政府当流着什么样的“道德血液”?
·古原:毒奶在“和谐”中横行
·评“律师不得代理奶粉索赔案”
·刘水: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张赞宁:人权是硬道理
·肖雪慧:毒奶粉事件的共犯结构
·天安门屠戮vs石家庄三鹿
·刘晓波:毒害孩子的国家没有未来
·钟祖康:毒奶食品只是冰山一角
·邵建:石家庄市政府究竟该向谁道歉
·张鸣:石家庄市政府的道歉太有才了
·中国不仅需要新闻监督,还需要进步文学
·王书瑶:凭什么要纳税人为三鹿集团投毒埋单
·魏京生:毒奶粉和政治改革
·铁流:从大跃进到毒奶粉----“三面红旗”五十年祭
·鲍彤:黑幕不灭,人祸不绝!
·文聿女/毒奶门事件述评:毒奶门是食品业癌症的标志性事件
·文聿女/毒奶门事件述评:毒奶门是民族危机凸现的典型案件
·文聿女/毒奶门事件述评:毒奶是颠覆执政党合法性的解构
·朱健国:“地震时代”实质乃“事故造反”
·凌方:出口商誉荡然无存
·武宜三:除了三聚氰胺外,牛奶里还有什么?
·武宜三:除了三聚氰胺外,牛奶里还有什么?
·冯海宁:三鹿赔偿草案应早日公开
·冉云飞:三聚氰胺爱国主义基地
·李大立:判胡春华李长江高强以谢天下
·台湾检出中国产雀巢奶粉含三聚氰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作者:徐水良 来源:网路文摘
   
   中国模式的本质是: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换个角度,这个本质也表现为老百姓的勤劳、聪明、才智、奉献、忍耐和苦难、外加国际先进科技、经济和资源的带动,再加对历史、环境、国土和其他一切资源的掠夺和挥霍。
   
   中国人是吃大苦耐大劳的群体。无论他们到哪里,都会依靠他们的这个特点,创造出辉煌的经济奇迹。海外侨胞的大量例子,都可以证明这一点。

   
   根据林牧老先生引用的资料,即使满清末年,革命前夕,社会动荡不安,1901年到1910年间,中国的民族工商业,也以平均每年15%的速度成长,比当代中共条件下的中国模式高速发展的速度还要快一些。即使辛亥革命和军阀混战时期,中国经济也是高速成长。蒋介石北伐以后,在国内内战不断,国际经济大萧条的不利形势下,抗战以前十年间,国民经济的年平均增长率也达到8%—9%.[注1]
   
   所以,只要统治者不胡来,中国的发展,一定是非常迅速的。中共建政以后,中国倒退停滞三十年,中国人付出惨痛的代价以后,到改革开放后才开始前进、发展,并取得较快的发展速度,这不是中共的光荣,而是中共的耻辱,是毛泽东和中共胡闹的结果。
   
   经过改革开放以前三十年的胡闹、倒退和停滞,中国与世界在科技、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差距,被大大地拉大了。因此,由于中国和世界的发展水平存在巨大差距这个落差,积累了巨大的能量,就象水流迅速从高处向低处倾泻一样,一旦开放,马上就产生了国际先进科技、经济和资源对中国大陆的迅速涌入,迅速抬高了中国的科技和经济发展的水平。其发展速度,是与国际处于同一个水平,落差很小的地方无法比拟的。
   
   在这个有利的国际条件下,加上中共在国内实行的特殊的奴役制度,经济发展当然会进一步加快。
   
   由于中共专制下的奴役制度,可以肆无忌惮地对工人农民和其他劳动者进行奴役和压榨。在这种制度下,使劳动者在最艰苦的条件下,承担最大强度、最长时间、最艰苦的苦役劳动,无情地榨取劳动者的血汗,经济发展的速度,自然不会低。
   
   我们在劳改队和监狱,曾经发现,劳改场所特殊的残酷的强迫劳动制度,往往能够迫使劳改犯的劳动产出,高于社会的五六倍。我曾经说,如果中共能够把中国变成一个大监狱,把全国劳动者变成劳改犯,那么,劳动生产率在短期内的大幅度提高,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事实上,中国有十亿作为二等公民的准农奴,包括农民工,有三四亿没有权利、被奴役的城市居民,中共的专制制度,将全国变成一个一千万平方公里的巨大的准监狱,只要中共专制寡头不像大独裁者大屠夫大暴君毛泽东那样胡来,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乃是必然。
   
   在上述这些有利条件下,再加上中共的大抢劫、大掠夺,对全国环境,包括土地、空气、水和其他一切环境因素的放肆掠夺和挥霍污染;对地上和地下的一切资源、包括国土、矿产、非生物和生物等等一切资源放肆掠夺,对历史积累下来的古人和今人的一切财产,包括文化、文物、自然景观、国营、集体和私营的工厂、企业、银行、金融、土地、房产资源、生产和生活等等一切资料、国家和民间的一切财产的放肆掠夺;然后通过卖国等一切手段,出卖国土、出卖上述一切财产、出卖主权、出卖国家利益,从而迅速变现,吃祖宗饭、子孙饭,中共的迅速暴富,也就在情理之中。
   
   更何况,中国人节俭成性,在非常贫困的条件下,中国的积累率,竟然超过40%,接近一半,这是西方国家和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无法达到的。而老百姓,则把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存入银行,让中共用作投资,中共则用各种欺骗手段,用通货膨胀等各种手段,掠夺和侵吞老百姓的血汗钱。这种情况,对中共经济发展的作用,也是非常巨大的。
   
   在这里,我们要对土地问题多说几句。
   
   中共的大抢劫大掠夺和一切掠夺,不分公有私有,只要有高利可图,就抢劫,就掠夺。他们首先用马列主义共产主义理论,以搞“公有化”为名,掠夺人民的私人财产,变成中共专制国家的“国家”或“集体”财产;然后,又用自由主义和新自由主义理论,以搞“私有化”为名,把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掠夺到中共官僚太子党手中。他们已经掠夺了绝大部分国家和人民财产。
   
   近几年,中国的自由主义者和“主流经济学家”们,又开始拼命鼓吹“土地私有化”,要在目前中共专制制度、和官僚太子党进行大抢劫大掠夺的条件下,搞“土地私有化”,企实际上是要对目前留下来,还没有完成抢劫掠夺的最大一块财产,即土地资源,进行大规模抢劫掠夺。
   
   事实上,这些年,在土地领域抢劫掠夺和矛盾冲突最尖锐最厉害的领域,恰恰正是房产、房基地等等私有产权非常明确的领域。中共的抢劫掠夺,根本不管你公有私有。企图用一纸私有产权证书,来解决土地问题,纯粹是中国自由主义者和“主流经济学家”的幻想、空想和对老百姓的肆意欺骗,是他们继续充当官僚太子党大抢劫大掠夺吹鼓手和帮凶,并且是死不悔改的表现,也是他们在经济决定论、所有制决定论基础上杜撰的荒唐谬论。
   
   只要中共专制政府想掠夺,这种私有产权证,就一文不值。
   
   要解决中国的土地问题,必须先进行中国的政治改革;不搞好政治改革,就不可能解决好中国的土地问题,“土地私有化”只能成为中共官僚太子党的又一次大抢劫大掠夺。
   
   而且,没有政治民主,私有财产,包括私有土地,就得不到应有的保证。中共可以依靠政治专制,几个月、一二年内就可以迅速剥夺全国老百姓的私有土地、私有产业,当然也可以依靠其政治专制,迅速剥夺任何人的私有土地和私有财产。只有结束中共专制,建立民主,私有产权才能得到有效保证。这个道理,是束缚于经济决定论和所有制决定论谬论的自由主义者和“主流经济学家”,根本不懂的。
   
   自由主义者对土地问题的做法,还有其历史原因。这些人,往往认为中共的土地改革,及他们吹嘘的“耕者有其田”,得到农民支持,是中共战胜国民党、取得政权的法宝。所以他们老是要在“土改”上大做文章。事实上,这是完全不对的。
   
   中共的土改,当然有人拥护。但拥护的是二流子,是农村的地痞流氓懒汉二流子。是不劳动的农民,不劳动的无产者,即农村流氓无产阶级。
   
   至于劳动的农民,无论是贫农、雇农、中农,还是长工,对土改,尤其是对于斗争地主富农,基本上都不拥护。虽然因为没有损害他们的利益,也许他们并不是很反对。我们家是贫农,土改中也分进一些土地和山林,但并不拥护土改,更不拥护斗争地主富农。我的父亲就说过,不少土改积极分子,是懒汉二流子。我的父母在家里,谈到斗地主富农,总是非常反感。我们村,我们周围地区,积极拥护土改的劳动农民,都不多,反感的居多。当然,土改时农民不敢公开讲真话,真话只敢在家里讲。到后来,甚至在家里也不敢讲了。所以,连土改工作队,也不知道农民的真实想法,误以为农民拥护土改。
   
   这种情况,我们1962年去农村搞社教运动时,也得到证实。我们拼命动员贫苦农民尤其是长工,忆苦思甜,诉地主富农的苦。但结果,一般农民都不肯。尤其一些长工们,相反倒大讲地主富农的好话,说他们的东家不错,吃肉、喝酒招待,及时给报酬,对他们很好。一些地方农民诉苦就诉中共大跃进大饥荒的苦。农民都认为历史上最苦的时候,就是大跃进大饥荒。
   
   那么,中共为什么通过土改,获得很大力量呢?
   
   在我看来,原因根本不在于土地改革本身,原因在于中共通过土改运动,将他们的政权、以及共产党或共产党的附属外围组织,彻底向下延伸,一直延伸到村民小组,建立起非常彻底,非常牢固的从上到下的专制政权。
   
   这种彻底向下延伸,非常牢固的专制政权,是法西斯式专制政权的特点。德国法西斯之所以能够在三十年代经济大萧条时期,取得经济发展的奇迹,这种奇迹,远远超过人们推崇的、当代中国模式的经济奇迹。根据三妹文章,希特勒德国的经济,在国际大萧条的条件下,连续多年以每年百分之百的速度增长,失业率从百分之三十降到百分之零(见附件2)。其原因之一,也是由于纳粹党深入基层,深入每一个街道居民区,去活动,去动员,去组织生产,所以创造出经济奇迹,并建立起空前强大稳固的政权。
   
   中共比德国法西斯工作更细致,更深入。
   
   中共政权及其组织向下延伸,深入到农村每一个村和每一个村民小组,和城镇每一个企业和企业的车间、班组、居民区和每一个居民小组。这就是中共能够维持政权到迄今为止,并且特别专制、特别强大、特别可怕的原因所在。这是任何朝代,任何国家都无法企及的。包括现在最先进的西方国家,都不可能把政权深入到如此深的基层。一般西方国家,最底下的组织,也不过是相当大的社区中间很松散的社区自治组织。更何况现在的西方国家,从基层到最上层,全部都是自治组织,一级不服从另一级,下级不服从上级,根本不可能像中共那样,从上到下,依靠命令,令行禁止,完全统一。
   
   中国历史上,政权都只是到县一级,县以下,都是农民自治。国民党虽然提倡保甲制度,但实际上,这种保甲制度,仍然不过是农民自治组织,与中国历史上的制度,变化不大。所以,与共产党相比,国民党在农村没有多大力量。他们要征兵,仍然需要依靠拉壮丁之类的方法。要收税收,只靠政府,相当艰苦。天高皇帝远,像历朝历代一样,农民按自己的方式生活,不听国民党的。不像中共,从上到下,建立组织,向下渗透,及到村民小组,非常统一,非常有效地控制了每一个农民家庭,这时,不再有天高皇帝远,共产党就在眼前,农民不听不行。共产党要动员征兵,上面发布号令,各地组织立即全部动员,到农民家庭死缠硬劝,软硬兼施,就像文革期间动员下乡插队那样,农民不得不“自愿”当兵,“自愿”交粮。
   
   这就是中共取胜的原因,也是迄今为止,中共仍然非常强大,统治非常严密的重要原因。
   
   再说一遍,中共总是利用马列主义、共产主义、国家主义(国家利益),对私人财产包括私有土地进行掠夺;相反、用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以“私有化”为名,对国家和人民财产进行掠夺。共产主义和自由主义,都不过是中共的工具和卒子。
   
   以上说得长了一点,说的是中共对土地的掠夺。
   
   除了上面这些掠夺以外,中共还通过各种非法手段,通过空前广泛、空前普遍的对国际知识产权、国际科技、国际专利和国际产品品牌的放肆盗窃,仿冒,以及对台港澳和国际投资人的投资财产的欺骗、掠夺和侵吞,通过假冒伪劣和有毒产品,通过毒害国人和全世界,来迅速致富,取得迅速发展。一些边疆省份,甚至通过贩卖毒品来致富。不过,还算幸运,中共没有继续他们延安的“大生产运动”,在全国通过栽种和贩卖鸦片来致富,也算是中共的一个大进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