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 河北当局阻止律师接办毒奶粉索偿诉讼 ]
三鹿毒奶追踪
·三鹿回应“液态奶重返市场”:并未重推“三鹿”牌
·五岳散人:为什么不用操心美国的毒奶粉
·许志永:准备诉讼
·朱健国:“当场击毙潮”与“三聚平反潮”
·三鹿液态奶重新在河北等地销售
·中国仍有逾千名毒奶粉患儿住院治疗
·部分三鹿毒奶受害者准备集体索赔
·中国继续拖延毒奶粉赔偿处理
·当局未向医院付费 医生推诿结石患者
·中国仍有一千多幼儿因毒奶粉住院
·吉尔吉斯斯坦禁止进口中国奶制品和禽蛋
·毒奶受害者会议吁政府成立基金会
·毒奶粉受害人促政府设立赔偿基金
·中国毒奶粉婴儿近三十万各界震惊
·“毒奶事件”受害家长:索赔困难
·三聚氰胺丑闻重挫中国乳制品出口
·问题奶粉影响中国近30万婴幼儿
·中国公布的毒奶粉导致肾结石的婴儿人数激增
·结石婴儿近30万 至少七成未检查
·湖北结石婴儿死亡报道被删除 家长要求验尸被拒
·律师代表毒奶粉受害者递集体诉状
·中国毒牛奶相关企业可能要作赔偿
·中国称在论证就三鹿奶粉赔偿方案
·法院拒绝受理三鹿奶粉赔偿 卫生部另外起草赔偿方案
· 中国警方调查含三聚氰胺动物饲料
·结石宝宝网站受攻击 家长誓要讨还公道
·肾结石婴儿病情加重 家长齐声指责官商医
·结石宝宝网续受攻击 家长发出求救及谴责
·三鹿集团新西兰合资方称三鹿已破产
·中国宣布三鹿集团进入破产程序
·三鹿集团原董事长年底面临刑事审判
·三鹿集团破产影响受害人追索赔偿
·三鹿奶馀波未平:胡春华再受考验
·三鹿毒奶粉案在河北省开审
·三鹿奶粉系列案今开审 田文华最高可获判死刑
·卫生部通知医院向结石患儿收费
·三鹿等22家企业对患儿一次性赔偿
·患儿律师:三鹿赔偿不够且不透明
·三鹿问题奶粉案更多被告受审
·结石儿家长拒绝接受当局赔偿方案
·“结石宝宝”赔偿方案已大致出炉
·三鹿事件系列刑案已有十七名嫌犯浮出水面
·三鹿毒奶案中案,结石宝宝泪含血
·三鹿四高层明日受审 律师:三鹿非主动添加三聚氰胺
·每人仅获赔2千元,把毒奶粉受害孩子当乞丐
·奶粉导致结石患儿初定赔偿11亿元
·许志永律师:“结石宝宝”的赔偿标准并不合理
·东莞发现毒饼干 结石儿家长携七建议赴京
·三鹿原董事长田文华在石家庄受审
·三鹿原董事长将受审
·三鹿毒奶粉案四名被告承认犯有销售伪劣产品罪
·三鹿前董事长认罪 承认隐瞒问题
·毒奶粉家长要求调查患儿长期后遗症
·三鹿原董事长田文华法庭上流泪悔罪
·律师预计三鹿原董事长田文华不会被判处死刑
·三鹿案主诉检察官披露:3项罪名根据不同犯罪情节而定
·毒奶粉受害家长开记者会5人被抓
·“被拘押问题奶粉患儿家长获释”
·毒奶粉受害者家长获释 透露内情
·李平:中国的政法委比三鹿奶粉还毒
·余杰:《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跋
·刘水:论“三鹿”的倒掉
·三鹿毒奶案中案,结石宝宝泪含血
·陈破空: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冯海闻:毒奶粉案搅乱河北政局
·三鹿毒奶粉故意杀人案已开庭 主犯仍未到案
·三鹿丑闻:受害者说话的权利
·三鹿案捉放曹,结石宝宝枉死
·三鹿惨案与审讯大戏
·公诉机关披露三鹿隐瞒事实致毒奶外流全过程
·三鹿前董事長受審:田文華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三鹿田文华之食品掺毒案,石家庄检控淡化?
·青岛女孩喝三鹿十年:临死才知凶手
·仿鲁迅:纪念三鹿集团/梁下君子
·“神七”如彩衣“三鹿”似老脸/朱家台
·“三鹿事件”何不依法由最高人民法院管辖
·三鹿奶粉:我们几时才有政务问责制?/张允若
·产品不能免检,新闻应当免查——谁是“三鹿”的主要责任者?
· 中共应向国人谢罪 向三鹿奶受害者国家赔偿
·黄芩:三鹿毒奶现世报应英国媚共政客
·律师要求李克强胡锦涛温家宝勿干预三鹿诉讼
·杭州动物园红毛猩猩吃三鹿奶粉尿检发现结晶体
·江西一男婴吃20桶三鹿奶粉 死于肾结石
· 孩子死于肾衰竭 临死前还在喝三鹿奶粉
·三鹿毒奶粉:新西兰总理曝下令绕过河北直接报告北京经过
·李克强:共产党是三鹿毒奶粉的总后台
·胡锦涛的“隐瞒门”
·拒领补偿结石宝宝家长遭恐吓
·结石患儿家长拒接受医院死亡证明
·三鹿丑闻:受害者说话的权利
·三鹿经销商获赔60% 弱势奶农尚未得分文
·毒奶不误高升:胡系人马站稳河北
·患儿家长提申诉 重庆再发现一名男婴死于肾结石
·田文华:中国政府对化学制剂没有明确规定
·200毒奶粉患儿家长拒绝赔偿方案
·胡春华升任河北省省长引发议论
·三鹿董事长田文华宣判 结石婴儿家长要求旁听
·首例毒奶粉死婴家属接受赔偿
·三鹿赔偿金有人接受 多人说太少
·三鹿案最迟2月底宣判 田文华最高可判无期徒刑
·毒奶粉受害家庭向高法告奶品公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河北当局阻止律师接办毒奶粉索偿诉讼

   
   据香港媒体报导,河北省政府向当地律师施压,阻止他们接办涉及毒奶粉的索偿诉讼。而本台的追访证实,多名河北省律师都以不同理由婉拒接办,有律师更坦言不方便接办案件。而义务为毒奶粉受害人提供法律意见的志愿律师团,成员来自全国各地十个省市,但其中没有一人来自三鹿集团基地的河北省。
   
   据香港亲北京报章《大公报》报导,河北省当局向律师施压,要求他们不要接办毒奶粉索偿案。《大公报》说,政府早于上周日、毒奶粉事件曝光后五天,已召集当地律师开会,强调政府已做了大量工作,为了保持稳定,律师应与毒奶粉问题保持距离。有律师表示,若涉足三鹿奶粉事件,将不仅是丢饭碗。
   

   本台记者曾致电多名河北省的律师,询问他们会否接办毒奶粉索偿诉讼,他们全部以没时间或不熟识有关案件为理由推卸。他说:我不熟识这方面,你找其他律师吧。
   
   石家庄一名律师坦言是不方便接办案件,但拒绝透露原因。
   
   记者:“我问过河北很多律师,都说不受理。”
   律师:“对,都不便受理。”
   
   记者:“为什么?”
   律师:“这个不好说。”
   
   本台曾致电石家庄司法局,但电话没有人接听。
   
   北京律师曲海斌是义务为毒奶粉受害人提供法律意见的志愿律师团成员。他说,他没有遇到政府的压力。他亦不清楚何解河北的律师没有参与他们的法律援助行动,但希望更多律师参与,因为很多受害家庭都十分贫困。他说:
   
   “国内媒体也是报导我们的行动,我没有听说有律师遇到压力。受害者数以万计,我们希望律师站出来,帮助弱势群体。有些是贫困地区,他们还跟我说,担心让别人知道小孩得了这个病后,会歧视他们,担心小孩的前途。这是很难理解,但确是这样子。”
   
   志愿律师团目前共有20名律师,来自十个省市。据发起人北京律师李方平的统计,律师团至今共接到超过一千人的谘询。曲海斌说,他每天都接到不少家长的求助电话,至今已接获9个省市30宗求助个案,其中不少是集体求助的,涉及多名受害儿童。他说:
   
   “天天都在增多,每天都有来自各省市的电话,有一些不仅是个人的, 有很多同样类型的,他们一个人打来,背后代表了很多人。”
   
   虽然政府已承诺为受害儿童免费提供治疗,但他认为责任仍在毒奶粉生产商,因此他们会研究提出集体诉讼,向毒奶粉生产商索取医疗补偿和精神赔偿。他说:
   
   “有些希望追究三鹿和政府的刑事责任,但造成事故的还是三鹿,最终的责任还是在三鹿。”
   
   曲海斌说,不少受害人家长还希望追究生产商以致政府的刑事责任,但由于他们只能提出民事诉讼,所以只能寄望公安部门介入。(
   
   
   作者:张丽明 来源:RF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