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一周新闻聚焦:毒奶粉事件蔓延,中共面临信任危机(下) ]
三鹿毒奶追踪
·VOA听众谈对三鹿毒奶粉事件的感想
·毒奶案被拒动摇法制 众学者剖析悲剧成因
·食品安全法草案八大修改
·中国产蛋类产品也检出三聚氰胺
·中国公布仍有3600名毒奶受害儿童仍留院治疗
·三鹿毒奶赔偿案迟迟未入司法程序
·中国输日粉丝被检出含三聚氰胺
·北京逾七万婴幼儿曾食问题奶粉
·从毒奶到毒鸡蛋三聚氰胺继续为祸
·郑州残疾人运动员喝毒奶患结石
·大连毒鸡蛋又瞒一月 索赔受害者语调突变
·中国制南瓜馒头 日验出含三聚氰胺
·继奶品后中国鸡蛋也发现三聚氰胺
·毒鸡蛋四天连揭三起 学者指有问题应先公告社会
·三聚氰胺事件凸显台湾加入WHO的急迫性
·台湾雀巢公司将从大陆进口的二十品奶粉全数下架
·黑龙江生产的雀巢奶粉在台湾被验出含微量三聚氰胺
· 台湾称毒奶粉输台突显应参与世卫
·台湾:毒奶事件突显加入世卫必要
·台湾民众要求陈云林来台前就毒奶粉事件道歉
·王军:三鹿毒奶与责任政府
·中国毒奶须国家主席公开道歉
· 台湾:毒奶事件突显加入世卫必要
·台湾民众要求陈云林来台前就毒奶粉事件道歉
·中国进口铵粉含三聚氰胺 高市封存720包
·中国就毒奶事件向台湾消费者致歉
·海协会就毒奶向台道歉台看法分歧
·蔡英文:海协会是为道歉而道歉,没有真心诚意
·三聚氰胺吃死猫狗 美庭裁定赔偿金
·港府在中国鸡蛋内检出三聚氰胺
·香港:大陆进口鸡蛋发现三聚氰胺
·港鸡蛋检出三聚氰胺大连厂家道歉
·香港又测出含三聚氰胺的鸡蛋
·香港决定自行检查三聚氰胺可疑污染食品
·香港再发现大陆产三聚氰胺超标鸡蛋
·央视停播毒奶节目 民众知情权被剥夺
·日方:中国输日鸡蛋粉含三聚氰胺
·陈云林就毒奶粉输台事件首度当面公开道歉
·三鹿被吊销牌照 原属企业改名复工
·“添加三聚氰胺是饲料业公开秘密”
·封锁消息招怨 食品问题能速决?
·又有九名毒奶粉受害者起诉索赔
·刘军宁:反思三鹿奶粉事件及其中的上报制度
·毒奶粉是道德沦丧,丧尽天良的典范
·胡平:必须追查毒奶粉事件真相
·三聚氰胺是怎样揪住我们不放的?
·王家治:中国毒奶粉可以为世界做出巨大贡献
·秋风:处理毒奶事件,不能以行政代替司法
·中国官员称毒鸡蛋属个别企业行为
·农业部将彻底整肃饲料市场
·“三鹿”引发河北人事地震,数高官被免职
·三鹿城头 二胡曲终/刘晓竹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王家治:中国毒奶粉可以为世界做出巨大贡献
· 中国有毒食品侵入美国,加州举行研讨会寻求防范之道
·当局未向医院付费 医生推诿结石患者
·中国继续拖延毒奶粉赔偿处理
·中国毒奶粉受害者拟提出集体索赔
·美国官员将前往中国讨论食品安全
·美国限制进口中国所有含奶食品
·美国对中国产食品发出“进口警告”
·刘晓竹:中国的假冒伪劣综合症
·三鹿回应“液态奶重返市场”:并未重推“三鹿”牌
·五岳散人:为什么不用操心美国的毒奶粉
·许志永:准备诉讼
·朱健国:“当场击毙潮”与“三聚平反潮”
·三鹿液态奶重新在河北等地销售
·中国仍有逾千名毒奶粉患儿住院治疗
·部分三鹿毒奶受害者准备集体索赔
·中国继续拖延毒奶粉赔偿处理
·当局未向医院付费 医生推诿结石患者
·中国仍有一千多幼儿因毒奶粉住院
·吉尔吉斯斯坦禁止进口中国奶制品和禽蛋
·毒奶受害者会议吁政府成立基金会
·毒奶粉受害人促政府设立赔偿基金
·中国毒奶粉婴儿近三十万各界震惊
·“毒奶事件”受害家长:索赔困难
·三聚氰胺丑闻重挫中国乳制品出口
·问题奶粉影响中国近30万婴幼儿
·中国公布的毒奶粉导致肾结石的婴儿人数激增
·结石婴儿近30万 至少七成未检查
·湖北结石婴儿死亡报道被删除 家长要求验尸被拒
·律师代表毒奶粉受害者递集体诉状
·中国毒牛奶相关企业可能要作赔偿
·中国称在论证就三鹿奶粉赔偿方案
·法院拒绝受理三鹿奶粉赔偿 卫生部另外起草赔偿方案
· 中国警方调查含三聚氰胺动物饲料
·结石宝宝网站受攻击 家长誓要讨还公道
·肾结石婴儿病情加重 家长齐声指责官商医
·结石宝宝网续受攻击 家长发出求救及谴责
·三鹿集团新西兰合资方称三鹿已破产
·中国宣布三鹿集团进入破产程序
·三鹿集团原董事长年底面临刑事审判
·三鹿集团破产影响受害人追索赔偿
·三鹿奶馀波未平:胡春华再受考验
·三鹿毒奶粉案在河北省开审
·三鹿奶粉系列案今开审 田文华最高可获判死刑
·卫生部通知医院向结石患儿收费
·三鹿等22家企业对患儿一次性赔偿
·患儿律师:三鹿赔偿不够且不透明
·三鹿问题奶粉案更多被告受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周新闻聚焦:毒奶粉事件蔓延,中共面临信任危机(下)

作者:施英 来源:民主中国
   
   ●评论家、学者、专业人士和网友所发表的观点摘要
   
   ▲前赵紫阳秘书鲍彤先生发表文章《毒奶。奥运。一党制》(全文)

   
   毒奶事件的调查刚刚开始。黑幕重重。明眼人都看得出,矛盾百出,漏洞百出,需要去伪存真。三鹿这些事,到底属于“重大事故”还是刑事案件,算是“单纯的企业事件”还是政府丑闻,不必匆匆忙忙作结论。应该首先把真相彻底地无保留地翻箱倒柜揭露出来,不仅让高级公仆知道,而且让社会公众,让受害者,让共和国的主人,大家都知道。
   
   不可低估毒奶事件的极端严重性。它伤害了成千(也许上万)未来公民的健康,许多人将痛苦终身,有些幼儿已经惨遭夭折。在天灾和人祸面前,更令人愤慨的是人祸。在萨斯之类的怪病和奶粉之类的日常食品之间,老百姓最恐惧的是日常食品被人为地大量地经常地投毒而蒙在鼓里。在出现了后一种情况之后,如果政府企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个社会就稳定不了,更谈不上什么和谐,这个政府就不配得到最起码的信任。至于奥运塑造起来的国际形象毁于一旦,那倒不算最重要,应该说,是属于次一等的问题。
   
   去年美国查出中国生产的宠物食品里含三聚氰胺。当时,如能虚心接受,根据这条线索,去认真追查,严加防范,今年的毒奶事件本来是有可能避免的。可惜我国国家质量检验总局的局长,检验未必在行,却是位冷战分子。他指出,这个“美国宠物食品三聚氰胺事件,”是“以美国为主的一些国家”的“炒作”,是“充满敌意”的“恶意攻击诽谤”,是“把中国商品妖魔化”。他硬着头皮顶住,似乎大获全胜,打败了“美国反华势力”;实际上,按照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恰恰是他去年发动的战役,打死打伤了我们祖国今天的花朵!去年那场冷战,还把许多和质量检验全然没有任何关系的舆论媒体、外交外贸部门、不了解真相的爱国青年,以及党国领导,一股脑儿卷入漩涡,在所谓爱国主义的驱动下,一哄而起,去充当不法官商的帮凶,助长他们丧尽天良,把化工原料掺入儿童食品的气焰。这是血的教训。对真理,是绝对不可以进行冷战的。即使假借了爱党爱国的名义去讨伐真理,党和国家也只能自食其果。
   
   今年的三聚氰胺到底是无意还是故意放进奶粉里去的,是个谜。中国人不知道。卫生部党组书记和河北省副省长都自称,他们直到9月8日才开始知道奶粉里有三聚氰胺。(说来也怪,这个日子,恰恰是新西兰政府在耐心等待了一个多月毫无回音之后,被迫直接和我国中央政府联系的日子!)国家质量检验总局副局长甚至宣称,他们这个局更落后,是9月9日才知道的。如果他们说假话,那是他们个人品质有问题。如果他们说的是真话,那只能说明他们所在的整个政府机关,饱食终日,无所用心,对重大情况毫不了解。而远在万里之外的新西兰老板,却在8月2日就已经明察秋毫,了解到奶粉在中国受到了污染,要求中国方面立即采取措施,紧急召回已经出厂的奶粉。中国老板虽然直到9月11日还在继续一口咬定“没有证据证明三鹿奶粉有问题”,但一到9月12日就巧妙地改口,承认自己“8月1日得出结论:此事件是不法奶农”搞出来的。不管这些说法如何混乱和离奇,实际上,三鹿最晚已在8月6日悄悄采取了措施,神奇地消灭了三聚氰胺。既然解决了,当时就应该立即向全国消费者发出紧急公告,大张旗鼓宣布退货,十万火急请大家立即停止食用,以免受害。可惜,两天以后就要开百年不遇的奥运了。一切“负面新闻”都不符合奥运的要求。为了配合奥运的主旋律,数以万计的儿童继续被蒙在鼓里,继续多喝了至少5个星期以上的毒奶,扩大了受害面。
   
   这笔帐,应当由谁负责?我认为,根据法律,根据天理人情,应该由决定主旋律的机关负责。根据我的经验,能够作出在奥运期间封锁负面消息这种决定的,不是新华社和人民日报,也不是国务院的新闻办或新闻出版局,他们都是一些具体执行者而已。至于决策,起码掌握在中宣部,也许是书记处,甚至是常委,或者政治局,到底哪个机关,我不清楚,我估计必是其中之一。如果我估计错误,欢迎指正。如估计属实,我愿意依法进一步指出,按照宪法,按照党章,按照十七大文件,上述四个机构中的任何一个,其实都没有合法的权力去剥夺公民的知情权。封锁消息,是一种祸国殃民的反动行为。它也许符合一党制的特殊利益,但肯定危害了全国人民的普遍利益。希望中共中央,无则加勉,有则改之,以国法党纪为重,从此自我剥夺这种不合法的特权。
   
   ▲德国之声评论家潇阳发表评论《毒奶粉事件与中国社会与人的失范》(全文)
   
   毒奶粉事件是危害中国全社会的食品安全事件,从而也是一起严重的公共安全事件。如果把国家理解为公共服务的权力结构,那么公共安全事件也就是国家安全事件。中国当政者为了政治稳定和国家安全用铁腕政策对待政治敌对势力、政治异见者、民间抗议群体和大众传媒时,殊不知颠覆中国长城根基的恰恰是那些非政治性毒药。
   
   面对天灾如四川汶川大地震,中国人表现出爱心、信心、力量和团结;面对人祸如三鹿毒奶粉,中国人愤怒的同时,却感到无能为力,特别是当你感到你每一口吃喝都可能是一剂毒药时。矿难事件、食品毒害事件和环境污染事件发生之频繁,已经成了中国社会的一种常态。像孟学农这样的“倒霉蛋”两度因公共事件而辞职固然有偶然的因素,也是“官员问责”制度正在生效的一种进步,但是一再发生遵循着同样的逻辑和模式发生的人祸,说明中国的问题已经不是处理几个官员就能解决的。惩前而不能毖后,回收了毒玩具,却漏掉了毒奶粉。
   
   有关毒奶粉事件的讨论中,很多人都看到了背后的制度问题。问题在于,仅仅用一句“这是制度问题”来归结所有的类似事件,并不会带来认识上的进步,更不能提供具有当下现实意义的“解药”。中国官方推动的政治制度变革如果目前已经有迹可寻,在最好的情况下也只能是一种低社会成本的“以独裁结束独裁”式的渐变,而经济学家更多的是一厢情愿地在尝试用制度创新理论来诠释和沙盘推演中国的经济制度改革所带来的政治与社会制度改革。而中国的问题是,在现有制度不能一夜废止、新制度还没有孵化出现的情况下,中国人还能够做些什么来杜绝类似毒奶粉事件的发生?
   
   毒奶粉事件固然有制度上的深层原因,但它的直接参与者却不是体制中的政治权力垄断者,而是各个层次上的社会利益集团和个人。这一事件原因链中,有个体奶农,有奶站,有奶粉加工厂的各级主管,有行业潜规则的制定者,也有食品安全与检验部门和地方官员。相信这些人当中的多数在私人关系和空间中应该不乏爱心,但是当他们以一个社会角色发挥一种社会职能时,却表现出惊人的道德沦丧、麻木不仁、自私冷漠、唯利是图。就在他们以集体犯罪的方式用毒奶粉毒害着成千上万的婴幼儿时,他们自己的孩子可能也在被别人用毒面粉毒害着。
   
   当人们讨论什么才是好的人类社会生活秩序时,制度主义者往往从人性本恶出发,只相信制度的刚性约束力,不相信道德的自觉作用;道德主义者则看到的是任何制度有它的局限性,而道德教育才是唤醒人心向善从而社会向善的黄金之路。但是无论是不妥协的主张制度改革者还是道德信仰说教者,在中国的复杂现实面前似乎都拿不出一个哪怕能说服自己的能够杜绝毒奶粉的良方。毒奶粉事件并不能用一个简单的制度上的或者道德上的因果关系来加以解释。只要不解决制度性约束 (如政府权威和法律权威)和道德自律的双重失效问题,中国就还不是一个一个“可持续性发展”的现代化国家。反过来说,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现代化国家,必然是一个有着能够整合制度与道德双重规范的价值体系作为基础。
   
   毒奶粉事件暴露出的是当下中国的政治与经济制度上的缺陷,是社会普遍的诚信道德的缺失,是法律制度与法治文化的缺位;它同时也急功近利的经济主义和投机主义泛滥的结果,是权力精英与经济强势团体、社会财富与资源垄断精英阶层达成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潜规则被全体社会成员复制和学习的结果,是“摸石头过河”时早晚绕不过的暗礁。当前,中国政府的权力合法性主要是来自经济上的持续发展和一定程度上的关注民生政策,但这样的合法性并不能保证长治久安。能保证长治久安的只能是“可持续性的软实力”,而软实力只能通过文化重建和价值重建才能获得。中国已经不大可能重返极权主义时代的老路,以儒家文化为代表的中国自生文化也只能在一定程度上能在价值上支撑一个现代化的中国,以世俗化为特征的现代社会更不会容忍用一种宗教信仰整合社会的局面。如果说有一种价值规范能给转型中的中国提供一个稳固可靠的支点的话,那就是将维护个人尊严作为一切秩序与制度设计的最根本价值。只有将这一最根本的价值作为政治体制和社会规范的准绳,中国才有希望发展成为一个“可持续性发展”的现代化国家。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加藤嘉一发表文章《从“毒饺子”到“毒奶粉”》
   
   这一事件使我联想到的是从2008年1月持续到现在,依然没有最后解决的中日之间“毒饺子”事件。从去年12月底至今年1月下旬,日本兵库、千叶两县的一些地区,若干个家庭逾10人先后发生呕吐、腹泻的食物中毒症状,被送医救治。其中3人情况危重,1名儿童一度昏迷。经调查,发现所有患者在发病前均食用过原产于河北省石家庄天洋食品厂的同一品牌的冷冻饺子。中国当局高度重视此事,至今坚持调查事件的真相,日本消费者则始终紧密关注着其调查动态。在现在看来,两个事件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和背景相似性。
   
   首先是两件事的联系。虽然毒饺子事件已经被定位“孤立的故意投毒事件”,不属于“食品安全问题”,但是,两个事件发生在河北省石家庄市,时间相差不多——毒饺子为1月,毒奶粉“可能为3月之前”,更重要的是主管部门也一样。所以,不排除毒饺子问题上的进展受到了毒奶粉事件的推动。8月6日,《读卖新闻》发表的独家报道指出,中方有人披露了饺子问题在6月份的最新调查进展,日本国内有声音认为,这是毒饺子问题获得解决的重要信号。当时大家都不能指出这一消息被披露的原因。但是目前看来,这正是毒奶粉问题进入关键阶段的时候,此时中方的负责机构面临严峻考验,如果某一级的机构出于策略的考虑而发布了这个消息,是很可能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