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陈方:免检金牌下的潜规则]
三鹿毒奶追踪
·张成觉:温家宝的“遗产”
·陶君:毒奶粉和恶霸李炳灿肆虐河北大地
·何清涟:谁是“中国制造”的真正杀手?
·社会病灶的大显现:中国天上人间的痛苦对照
·叶铭葆:“负面新闻”的积极作用
·胡少江:三鹿事件,绝大部分中国人都有责任
·刘路:政府当流着什么样的“道德血液”?
·古原:毒奶在“和谐”中横行
·评“律师不得代理奶粉索赔案”
·刘水: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张赞宁:人权是硬道理
·肖雪慧:毒奶粉事件的共犯结构
·天安门屠戮vs石家庄三鹿
·刘晓波:毒害孩子的国家没有未来
·钟祖康:毒奶食品只是冰山一角
·邵建:石家庄市政府究竟该向谁道歉
·张鸣:石家庄市政府的道歉太有才了
·中国不仅需要新闻监督,还需要进步文学
·王书瑶:凭什么要纳税人为三鹿集团投毒埋单
·魏京生:毒奶粉和政治改革
·铁流:从大跃进到毒奶粉----“三面红旗”五十年祭
·鲍彤:黑幕不灭,人祸不绝!
·文聿女/毒奶门事件述评:毒奶门是食品业癌症的标志性事件
·文聿女/毒奶门事件述评:毒奶门是民族危机凸现的典型案件
·文聿女/毒奶门事件述评:毒奶是颠覆执政党合法性的解构
·朱健国:“地震时代”实质乃“事故造反”
·凌方:出口商誉荡然无存
·武宜三:除了三聚氰胺外,牛奶里还有什么?
·武宜三:除了三聚氰胺外,牛奶里还有什么?
·冯海宁:三鹿赔偿草案应早日公开
·冉云飞:三聚氰胺爱国主义基地
·李大立:判胡春华李长江高强以谢天下
·台湾检出中国产雀巢奶粉含三聚氰胺
·中国最新液态奶抽检无三聚氰胺
·人权组织就毒奶粉事件致函世卫
·毒奶粉究竟有多毒?
·中国有可能会暂时停止所有奶制品出口
·中国将回收所有出口奶粉制品
·毒奶事件惊天下 中制食品全球查
·中国最大豆浆产商“冰泉”:召回豆奶类产品
·广州超市突然下架豆浆产品 疑与三聚氰胺有关
·菲律宾越南在奶制品中发现三聚氰胺
·中国毒奶蔓延 中共中宣部被批罪魁
·又有多国查出含中国毒奶粉食品
·欧洲发现中国产毒糖果
· 无国界记者致函陈冯富珍 呼吁重视新闻透明度
·河北省政府也隐瞒了三聚氰胺
·毒奶事件波及英国华人超市
·俄罗斯禁止千种含奶中国食品进口
·亚洲更多国家地区扣查中国乳制品
·毒奶粉事件扩大马来西亚、新加坡和菲律宾严防中国食品
·奥运后危机 团派受重挫
·加食品检验局警告:更多中国的食品含有毒成分,吁民众不要购买
·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查获2吨中国奶粉
·拉萨巿一间幼儿园十多名儿童患肾结石
·李毅中:鲜奶和奶制品质量检测是目前管理的一个难点
·毒奶索赔法律援助受阻
·河北销毁三鹿牌婴幼儿配方奶粉300余吨
·日韩再检出含三聚氰胺食品
·搞笑:支持三鹿民族品牌大游行
·搞笑版:三鹿事件是帝国主义反动派射向我民族工业的又一支毒箭!
·搞笑版:三鹿毒奶粉事件:网民称奶牛情绪很稳定
· 饮三鹿 同欢呼(王兆山版)
·搞笑版:三鹿奶粉为奥运宝宝献礼
·三鹿奶粉出问题,拿奶农当替死鬼!!
·石家庄官方找毒奶粉替罪羊 网民炮轰zt
·三鹿奶粉中为什么会有三聚氰胺?
·如此政府,无能管理,请下课!
·山西问责了,河北可以问责吗?
·恭请一窝脑残痛饮三鹿奶粉,增强体质,保卫祖国
·新西兰总理: 河北省官员对召回奶粉要求置若罔闻
·第一个点名曝光三鹿奶粉的记者讲述采访前后内幕
·奶粉事件律师是否受压众说纷纭
·中国和解智库就“毒奶事件”致中国政府书
·别让政府成为“三鹿式政府”
·中国农业部紧急通知 补贴奶农
·毒奶粉事件追追追
·中国媒体:大陆蔬菜也含有三聚氰胺
·中国毒奶风波扩大 更多国家命可疑食品下架
·中国新出产乳粉未查出三聚氰胺
·中国补贴奶农 拉美全面禁止中奶制品入口
·结石儿家长遭冷遇 律师踢爆当局干预
·一周新闻聚焦:毒奶粉危机远没有结束(上)
·一周新闻聚焦:毒奶粉危机远没有结束(下)
·新疆新增47例问题奶粉患儿 累计报告病例2741例
·中国采取行动希望清除毒牛奶丑闻
·奶农叫屈卖牛求生 毒源何在仍未披露
·VOA听众谈三鹿奶粉事件的影响
·环保组织促美FDA全面禁止进口中国奶制品
·英国食品局对大白兔奶糖发出食品安全警告
·被问责官员去处成关注焦点 网友忧问责成“换岗”
·30多名律师因压力退出毒奶粉义务律师团
·再有非洲国家禁止进口中国奶制品
·中国国务院推出乳品安全监管条例
·日本召回从中国进口含有害物食品
·中国民间促健全食品安全检测制度
·奶农:我们也是受害者
· 中国出台《乳品质量安全监督管理条例》
·毒奶话题被封杀 家长律师受压
·三聚氰胺限量值今公布 禁止人为添加到食品中
·中国未更新毒奶患者人数 世卫不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方:免检金牌下的潜规则

   
   如果说,我们已经开始庆幸"流言止于真相"的透明公正在中国越来越普遍;如果说,我们在汇源品牌被外资收购前基于民族自信的大声呼喊仍然余音未绝。那么,三鹿奶粉危机的总爆发还能让我们再说什么呢?
   
   从2008年9月12日至17日8时,各地报告因食用三鹿有毒奶粉而接受临床诊断的患儿一共有6244例。面对这些无辜婴儿稚嫩的脸蛋,我们难道不应该追问一声,如此多的婴儿因此而致病,可见流毒所至绝非一天两天,为何到了今日才得以追查?我们那些兢兢业业的国家公仆又何在?
   

   三鹿不是引车卖浆的个体户,不是街边的流动小贩,而是中国食品工业百强、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其产品是经过"1100道检测""2000万妈妈选择"的国家免检产品。然而,正是如此一个完美的让人无可挑剔的名牌企业,竟然可以面不改色的撒下弥天大谎,做下如此罔顾社会责任,无视人民健康的肮脏行为。难道这就是我们所疾呼保护的民族品牌?
   
   正是这隐藏在"免检产品"下的潜规则,在我们还来不及追问的第一时间早已纵横捭阖,搞定"政府"、"摆平"媒体,公关所指,所向披靡。在免检金牌之下,他们可以无视正常的质量检查,在官商结合的利益之下,他们可以无视消费者的切身利益。唯一能让他们贪心止步的也许只有上级主管部门的强力束缚,但是,在商业利益的万能诱导下,两者相互利用推卸责任,还有什么可以阻止灾难的发生?
   
   转型期的中国,也许面临着更为复杂的利益博弈。在这场利益博弈中,所有的利益部门,利益集团都有着得以博弈的资本,权力,而唯有无权无力的人民难以拥有可以博弈的对话地位。这就需要一个真正为人民负责,为人民尽责的良善政府在转型中能够维护人民的利益,不惧既得利益者的阻挠,在新一轮的改革中实现"和谐社会"的题中之义。
   
   三鹿奶粉的危机也许仅仅让我们看到了冰山一角,隐藏其后的各种复杂的利益博弈远未显露。改革开放三十年,中性的政府也好,最好的制度也罢,在接下来的三十年改革路里也许只有摆脱高集权,少责任的行政模式,还权于民,让人民监督制衡,才能让民族品牌走出尴尬的境地,真正实现" 流言止于真相"透明公正完全的市场经济。
   
   陈方 来源:BBC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