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三十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
悠悠南山下
·驚艷臺灣
·評“中國人所見之台灣”和台灣民主
· 世界視野下的中港矛盾
·從邵逸夫逝世,回望东南亞中的香港
·為何中國不提早收回香港?
·鄧小平不願收回香港:一國兩制的本
·中華民國國小志大麻煩多
·香港六七暴動圖片
·為甚麼新加坡不可以是香港的出路?
·香港831以後,再看「昨日西藏」
·從三十年前的訪京團說起
·日本紀錄片:《污雲籠罩东方之珠》
· 北京會否血腥鎮壓「遮打革命」?
·梁特彈壓狂態畢露 佔中世代華麗登場
·越南22個組織支持香港雨傘革命
·香港鬧文革?謊話要秒殺
·我們都在創造歷史:香港佔中的思考
·期望青年人開創香港未來
·從滬港通和佔中再看中國金融大博奕
·滬港通所反映的思想盲點
·舊時香港成功,源於敢頂撞宗主國
·英密檔:倘中國违反联合聲明,英必出聲
·《港英時代》--重寫我城故事
·兩岸關係即將進入冷淡期!
·誰來代表香港?
·蝗圖騰
·北望,不如南看
·2047香港得唔得?
·香港不是殖民地?
·李登輝全文:揭開日台合作的新帷幕
·為了帝國的去殖民化
·郵筒的糾結
·為何「崛起」中國得不到台港年輕人的信任?
·失去什麼?
·何謂「天然獨」?台港新一代「去中國」思維的特徵
·台灣大選-無懸念與大懸念
·六七暴動四十五年祭
·獨立訴求的權利與民族自決無關(外一篇)
·香港自古以來不屬於共產黨
·香港的吉斯林派---答張翠容的疑惑
·「香港共同體」的形塑
·沖之鳥戰略位置與價值非常重要,真的嗎?
·「香港人」-- 新生身分認同的試煉
·不承認九二共識,WHA 還去得了嗎?
·旺角之夜 換了人間 香港社運的抗爭循環
·港獨是怎樣煉成的
·香港作為一個問題
·【本研解密】香港命運:被遺忘的美國
·諸獨根源皆中共
·本研解密:被遺忘的「自決派」——蘇偉澤
·《消失的檔案》:六七暴動真相重構
· 英國解密:六四後北京圖以基本法作籌碼換經援
·中共要摘掉台灣的「中華民國」?
·「六七暴動」,遺害至今
·歷史尋找本土──讀徐承恩《香港,鬱躁的家邦》
·六七暴動與恐怖主義
·避無可避:中國國族主義眼中的港獨
·為何英國不早給香港民主?
·從歷史角度看香港地位屬性
·論香港人的文化獨立--日本和美國經驗的啟示
·「持份者」、「驢子的投票權」以及「中國歷代的流寇問題」
【 漫步東西徑 】
·一個外國人的北京初游記
·話說聖誕
·丹丹﹕ 七十七歲誕辰
·也談中國古詩押韻
·愧對英魂 --- 黄花崗九十年祭
·法國蒙塔基 --- 新中國的革命搖籃 !
·«悠悠南山下»嚴正聲明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革命者的年齡 --- 從东歐變天回望天安門六四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东歐民主潮流廿年後之回顧
·柏林墻倒塌圖片
·歷史的驚詫
·中國大陸落後問題的秦漢根源
·魁北克紀事
·臺灣东吳大學劉必榮教授談朝鮮半島局勢
·如何扔掉朝鲜这颗手雷
·中俄關系多有不測風雲
·尼克松訪華四十年
·觀視中國世界和西方世界
·中國對西藏的东方主義
·怨恨深植於亞洲
·莊則棟臨終字句與習近平的講話
·美國應否與中國平分權力?
·重溫四十年前的智利政變(圖)
·自由與宗教
·緬共紅二代:毛澤东一成錯九成功
·中國僑辦海外統戰的三大工程
·中越邊境槍擊案與維族越境者
·九段線、中華帝國的“新疆”
·走出這檯「中國大戲」
·勿忘六四
·六四25週年:越南官煤首次發聲批評
·六四25週年:法國報紙關注事件影響
·百年痴夢
·二次世界大戰紀錄片《啟示錄》
·朝鮮是個謎
·習近平v毛澤东. 大公報v大紀元
·东方歷史與西方概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十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作者: xilei
   
   

   让我们进入怀念。今天,是一场战争爆发三十周年。
   
    三十年前的今天,二十万中国军队,在772英里长的战线上对越南发动了进攻。那一年,我5岁,作为广西边民,战争离我如此之近。
   
    我无法给这场战争定性。传统的定性已经完全从媒体上消失,甚至已经无人再提这场战争。
   我内心的定性,根本无法写出来。为了让这篇博客存活,我只能说:这是一场战争。
   
    9年前,我在上海采访残运会,有一位著名的残奥会冠军,他就是在这场战争里失去了一条腿,我随他去龙华墓园祭奠他的一位战友。夏季的龙华很是清凉,拉开一格小抽屉,是那位战友的骨灰,冠军在他的骨灰盒上放了几支烟,一脸凄凉。那战友长得极帅,英气凛冽,原来是徐根宝的弟子,南京部队足球队的守门员,个子高,在丛林里刚站起身,就被打成了筛子(在我的《丧家犬也有乡愁》里,一篇专栏曾经写过此事)。
   
    那年我只是入行两年的新记者,什么都不懂。我和冠军聊起那场战争,他很隐晦地说,那是一场不应该的战争。多年以后,我依然记得他当时的神情:悲伤,无奈,欲言又止。
   
    之后,我到了广州,到了南方报业,才慢慢知晓历史。
   
    70年代末,柬埔寨的红色高棉对国内的越南侨民大规模屠杀(当然,也屠杀了无数中国侨民)。越南不忿,出动了十万大军进攻柬埔寨。
   
    后来。三十年前的今天,降临了。
   
    我曾经在一本国内正规出版物上看到这个史实:许世友带兵攻打到距离河内四十公里处,还欲再打,中央军委下令撤兵,许不肯,回电曰:再往前拱一拱,越南就会从柬埔寨撤军了。
   
    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红色高棉的波尔布特,是个杀人魔头。我的老同事张晓舟去看过金边的大屠杀纪念馆,他说,里边挂满了死于酷刑的受害者的照片,墙上全是死者的血手印。前不久,有个老同事去柬埔寨旅游,我推荐她去看那个纪念馆,她回来后说,震撼得说不出话。
   
    柬埔寨四分之一的人,死于红色高棉的刀枪下。
   
    好了,毋须多说了。
   
    我只想继续写的,是对那些年轻生命的缅怀。
   
    原济南军区作家李存葆(小说《高山下的花环》的作者)曾获叶剑英特批,查阅了许多当年的档案。他查阅的资料显示,在中越战争之中,解放军伤亡2.7万,越南伤亡十万(含平民五万,但已难以区分,当时越方军民不分)。
   
    美联社30年前曾在一篇报道中说:中国军队一周内即已死亡数千,这在西方是不可想象的。
   
    当年的中国,正是文革过后,积弱多年,武器落后,根本没有实战经验。许多新兵是未经训练,直接开拔前线的。徐根宝那位弟子,是踢足球的,居然也直接上了前线,当时情境,可见一斑。
   
    当年,好惨烈。
   
    粟裕之子粟X生,不顾情形,在前线强令,必须强攻,导致死伤无数,几乎全军覆没。一位从前线撤回的枣庄籍幸存战士,悲愤之下,忽然发狂,在营地里端着枪对其扫射,粟躲于桌下,死的是其他战士。
   
    那些长眠于边境的战士,若是活到今天,应该都是50多岁了吧。他们本应该都能够和我们一起,看到现今的世界。
   
    我曾在论坛上看到一组照片,在边境陵园,一位白发苍苍的母亲,在清明节的山坡上,扶着阵亡儿子的墓碑,号啕痛哭。图在这里。这是令所有中国人心痛如绞的一组照片。
   
   
    我想告诉那些整天叫嚣攻打台湾日本的粪青:你们全是白痴,什么都不懂就乱喊的白痴,等有一天,你的老母亲在你的坟头哭泣的时候,你们才会知道战争意味着什么。
   
    只有和平,才是全中国、全人类的福祉所在。
   
    纵观20世纪,只有那场伟大的卫国战争——在国民政府统领下的艰苦卓绝、前仆后继的抗日战争,才是非打不可的。非此,我们逃不了亡国亡种的命运。
   
    其余的,内战,韩战,越战,都是值得深刻反思的战争。
   
    我们要做能够独立思考的公民。我们要知道历史。我们要知道祖辈和父辈的疤痕。我们要知道,百年苍茫里,无数中国人的痛。
   
    我们要懂得,最基本的善恶。
   
    我们国家的青年,我们国家的孩子,血洒异疆,可是,柬埔寨人民、朝鲜人民,会感谢我们吗?
   
    可是,那些殉国的战士,毕竟是我们的青年,我们的国民。他们的母亲的痛,是每个国民都应该一起承担的。我们不能够遗忘他们。当他们成了一掊黄土,我们所能够做的,是警示后世。我们今生,以及后来的孩子,都不要重蹈悲剧。我们自己要重归善良,远离邪恶,也不要去与邪恶的人狼狈为奸,好么?
   
    让我们留下残存的一点点悲伤。让我们唾弃邪恶的战争,尤其是与党争、意识形态之争有关的操蛋战争。
   
    谨以此文,献给过去的一百年间,中国所有长眠本土或异国地下的士兵们,献给三十年前的那场战争。
   
   
   
   2009-2-20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