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上海一病友家属来信:我妈妈也在复旦五官科医院治病,已经双目失明了]
江中学子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八)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 九)
★★★★★
·黑社会青年王明(77)(图)
·中共线人黑社会青年王明(40)(图)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图)
·中共线人B(21)(图)
·中共线人“缺牙齿”装鬼(43)(图)
·黑社会青年王明(图)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60(图)
·(图)砍刀准备好了没有,快点拿过来!(78)
·(图文)宜黄官员姜明阴险毒辣
·(图文)江西母子继续上访将死于非命
·江西宜黄再现“钓鱼岛、南海争端”(图文)
·(图文)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一)
·(视频,图)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二)
·(视频,图)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三)
·告宜黄酷吏书(图)
★★★★★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1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2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3
★★★★★
民事起诉书
·(图)宜黄一中
·(图文)民事起诉书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1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2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3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4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大图: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李惠兰
·大图:宜黄官员设“美人计”暗算访民
·大图:他们热烈地谈论“翻墙和上访”
·大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4
·小图: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
·小图:江西宜黄“杀人工程”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小图: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1
·图:当局指使人拔邹引娇种的菜
·(慎入/视频,图)邹怀钢神侃1
·图:江西宜黄官员李惠兰假装打电话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2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宜黄官员设“美人计”暗算访民
·小图:宜黄官员设“美人计”暗算访民
·大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1-2
·(慎入/视频,图)邹怀钢神侃2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二)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3
★★★★★
·(视频,图)我的辟谣书
·抚州爆炸案一周年 物是人非
·抚州悲曲:钱明奇的拆迁 败诉与信访
·凤凰周刊:抚州爆炸案制造者的上访人生
·小图::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视频,图)江西宜黄县信访局罗文利局长回的短信
·(视频,图)邹怀刚夫妻已办理假离婚
·(视频,图)江西房霸邹怀刚夫妻
·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视频,图)庆安子弹飞,宜黄石头飞
·大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李惠兰开车来邹怀刚家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视频,图)李金珠等人疯狂盗摘邹引娇种的菜
·(图)宜黄县经适房和廉租房
·(视频,图)宜黄县经适房和廉租房
·(视频,图)邹引娇菜地被征未赔分文
·(视频,图)邹引娇菜地被征未赔分文
·(视频,图)李金珠等人疯狂盗菜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视频,图)江西宜黄县信访局罗文利局长回的短信
·邹怀刚夫妻说李惠兰要升镇长
·小图: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0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1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2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3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4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5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6
· 县里给了邹国宏“101万拆迁款”
·宜黄官员用挖掘机等谋杀访民
·江西宜黄“翻墙”镇长李惠兰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一病友家属来信:我妈妈也在复旦五官科医院治病,已经双目失明了

   

   江西李志强病友:

   

    你好!

   

    我妈妈十年前也因视网膜脱落在此医院动手术,当时是陈钦元主刀,放了硅油,术后有视力,但是眼角一直痛。手术前说好过几个月拿硅油,术后却一直不肯给我妈妈取出,说什么取出来视网膜还要落下来。过了几年,视力也下降了,到医院找说法,才给拿的。这个期间当初做手术时环扎带竟然要戳出巩膜,疼痛没有断过,又到医院门诊手术切掉一点。反正弄来弄去,眼睛视力下降得也没有什么了,去看医生,说是硅油在里面把角膜伤害了,我又陪妈妈去第十医院换角膜,前后经历了2次角膜手术,而当初 进行得环扎一定有问题,我妈妈一直痛,去年3月又去五官科医院请陈钦元诊治(其他 医院和医生都让谁做的手术找谁,没有办法啊),后门诊手术把环质外面的带子抽掉, 其实这个带子第一次手术没有弄好,早就松掉了,环质留在里面。可手术后还是痛,最近痛到无法忍受,又到医院看,陈说没有办法,实在痛就把眼球挖掉。一个258元的特需门诊,5分钟也没有就把我们打发走了。我妈妈眼睛已经失明了,但还是非常痛苦, 在家里数次痛哭。我们小辈也束手无策,十年间,我妈妈因为眼睛的关系,身体每况愈下,还得了糖尿病,看病过程中的痛苦只有自己知道。

   

    我在网上看到你的文章,只想告诉你,复旦五官科医院真的很吓人。当时和我妈妈一起住院的同病房的病人,最后都失明了。而且主刀的都是陈钦元和王文吉这样专家级的人物。我妈妈本来就只有右眼有视力,现在变成一点也看不见了,还弄得一身病痛,心情抑郁,说早知道这样痛苦,当初不如不看了,用尽了积蓄还受罪。

   

    我看了你的遭遇,觉得真是同病相怜,请千万保护好自己的另外一只眼睛。你找他们理论不一定有结果的,请自己保重。

   

    上海一病友家属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