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马英九没有西藏政策]
藏人主张
西藏主义(特别推荐)
(上)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1)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2)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3)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4)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5)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终)
(中)
·嘉央諾布: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自焚
·为何藏人不敢苟同地方自治?
·解决西部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死结的唯一出路
·美國議員羅何巴克致洛桑僧格總理
·西藏復國—太多的血淚、白骨和苦難為之獻祭的深情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青海数千藏人师生连署要求中共停止汉化政策
·美议员为阿沛事件再次致信外交委员会
·羅何巴克致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羅杰斯主席
(下)
·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因言获罪的新学派作家上诉状被曝光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国际新格局已启动
·美国战略重心转亚太对台湾的影响
·中国在东亚陷入全面战略被动
·美国正在重返亚太地区
·后金正日时期朝鲜何去何从?
·中国为何怕政改
·中共內鬥加劇看中共面臨解體
·《中国联邦革命党》组建《网络特别行动委员会》的公告
·蒙古国否认中国各朝控制过蒙古
·伍凡評川普對華政策大幅度轉變
·曹长青先生谈法国新总统
·印度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
论理论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的网络发行预告
·改良,还是革命
·《中国民主大革命政治行动纲要》
·中国联邦革命党成立公告
·解析《中国联邦革命党》原则任务和使命
·中国过渡政府》成立宣言
·《中国联邦革命党》政治意志宣示(征求意见稿)
·论民主革命的合法政治强制力——暨“非暴力”论分析
·民主革命意味着什么?
·中国的维权运动和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
论行动l
·【郭文貴效應與台灣的機遇】
·台灣與郭文貴保衛戰有何關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英九没有西藏政策

    马英九没有西藏政策
   
   
   
    茉莉

   
   
    照理说,中华民国的总统不可能没有一个西藏政策。在该国宪法上,西藏是“其固有之疆域”。该宪法第一二0条还规定:“西藏自治制度,应予以保障。”至今为止,中华民国政府并未宣布放弃对于西藏的主权。面对现实,这个宪法条文是再尴尬也没有了。
   
    宪法是可以修改的,只要当今中华民国的执政者对西藏问题有一个明晰的想法。但目前的问题在于,新任总统马英九对西藏问题似乎并没有一个完整的思路,他在选举前后发表的一些有关西藏的言论,有的像是竞选策略,有的像是屈服于中共的压力,前后不一自相矛盾,令人一头雾水。
   
    马英九个人可以没有立场,中华民国不能没有自己像样的西藏政策。所谓像样的西藏政策,应该是符合国际人权公约中有关民族自决权以及民族区域自治等精神,同时,也应该继承先总统蒋介石后期对西藏态度转变这一原则。
   
   
   
    ◎ 先总统蒋介石曾支持西藏自决
   
   
   
    就上个世纪上半叶的情况来看,国民党在西藏问题上比共产党要保守落后。当时在野的共产党以马克思主义关于民族平等和民族自决权的思想为指导,承认西藏等弱小民族有同中国脱离,自己成立独立国家的权利。而国民党在大陆时,虽然从未实现对西藏的实质上管理,却念念不忘它对西藏的宗主权,只愿意给西藏“高度的自治权”罢了。
   
    在老蒋离开大陆十年之际,西藏发生了惊天动地的抗暴起义,达赖喇嘛流亡印度。先总统蒋介石闻讯很激动,他于1959年3月26日撰写了《告西藏同胞书》,表示他的赞赏:“西藏同胞们!你们这次奋起反共抗暴,浴血作战,乃是我中国大陆全体同胞反共革命最庄严、光辉的历史第一页开始。今日我虽身在台湾,但我这一颗心,乃是与你们始终一起,反共作战;尤其是这次拉萨战争,我藏胞僧侣,壮烈牺牲,更使我关怀倍切,时刻难忘。”
   
    在指出西藏抗暴运动对于生存与自由的意义之后,蒋总统代表中华民国政府郑重宣布他们对西藏的新政策:“我中华民国政府,一向尊重西藏固有的政治社会组织,保障西藏人民宗教信仰,和传统生活的自由。我现在更郑重声明:西藏未来的政治制度与政治地位,一俟摧毁匪伪政权之后,西藏人民能自由表示其意志之时,我政府当本民族自决的原则,达成你们的愿望。”
   
    这份文告,应该视为国民党处理西藏问题的最高原则。虽然当今国民党不再具有摧毁中共“匪伪政权”之雄心,但支持西藏人民为自由所进行的抗争,应该是今天已转变为民主政党的国民党所能做到的。
   
   
   
    ◎ 会见达赖是承担人权的道义责任
   
   
   
    当马英九在国际记者会上宣称,达赖喇嘛现在访台“时机不宜”,社会舆论立即大哗。人们惊讶于马英九的善变。去年三月西藏骚乱时,正好是大选前抢攻选票的关键时刻,马英九曾出面“强烈谴责北京当局使用暴力”,说民主、自由和人权是全球普世价值,在西藏使用的任何暴力行为应该停止。然而,一旦大选成功,马英九就将达赖喇嘛拒之台湾门外了。
   
    几乎就在马英九展示他的怯懦与背叛的同时,法国和波兰两国的总统不顾中国政府的抗议和警告,坚持和达赖喇嘛会晤。他们的行为得到了欧盟的支持,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表示:“中欧关系十分重要,但欧盟政治家有权利按其意愿会见任何人。”
   
    为什么马英九不能,而欧洲国家的总统们却能坚持初衷?欧洲国家和中国也有经济利益关系,他们也不愿意看到两国关系受损,但他们顶住来自中国的压力,是为了坚守欧洲自己的人权价值观。自18世纪法国大革命以来,人权被视为人类最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
   
    因此法国总统萨科奇说,如果拒绝会晤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话,那将是“不忠于法国本身的历史”。法国是以人权立国的,早在二十年前,“代表了法国人民对西藏的普遍忧虑”的法国官员贝纳-顾西内,就开创了西方政府官员会晤达赖喇嘛的第一例。此后,西藏问题走向国际化,西方各国领袖都把接见达赖喇嘛视为承担人权的道义责任。
   
   
   
    ◎ 台湾对西藏应有一份同情心
   
   
    台湾和西藏,有着比欧洲与西藏更深的关连。当马英九强调说“台湾不是西藏”、“中华民国是主权国”时,他似乎认为,西藏人的命运不会落在台湾人身上。
   
    其实,毛泽东当初打台湾的兴趣比打西藏要强烈得多。1949年7月25日,毛泽东在给刘少奇转斯大林的一封电报中说:“我们设想到明年的下半年,即在我军进攻台湾期间,中国大陆的所有领土除西藏外都将被我们占领。”毛泽东的意思是,先进攻台湾,西藏可以慢点来。当时毛泽东曾告诉受斯大林秘密派遣前来中国的米高扬,说西藏问题“不应操之过急”,因为有交通困难和民族问题两大麻烦。
   
    但毛泽东终于没有打台湾,转而攻打西藏了。其原因是,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美国总统杜鲁门宣布他已命令第七舰队阻止任何对台湾的进攻。毛泽东只好暂停台湾战役计划。到了10月,昌都战役打响,解放大军兵临西藏拉萨城下了。
   
    了解这一段历史就可知道,台湾和西藏并不是马英九所说的“任何人都不该拿西藏和台湾类比”,而是具有很大的可比性。如果不是美国出动舰队保护台湾自由,不同文同种的西藏和同文同种的台湾,都已经是被中共强权吞食的土地。
   
    侥幸保全了自由的台湾,对沦陷了五十年的西藏,应该有一份同情心。如果当初共军抢在杜鲁门宣告之前打下台湾,而西藏又和外蒙、不丹等国一样有机遇获得独立,那么,台湾的流亡者是否也希望周边世界接纳他们呢?
   
   
   
    ◎ 机会主义者缺乏道德性
   
   
    对马英九来说,什么时候才是达赖喇嘛访台的合适时机?马英九目前要振兴台湾经济,因此把希望全寄托在与大陆的合作之上,这样看来,台湾经济一日不振兴,达赖喇嘛便一日没有访台的机会。
   
    在这里,马英九仅仅把与大陆经济合作视为“国家利益”,至于中华民国的独立与尊严,民主国家保护人权的道义立场,已经不在马英九的“国家利益”之中。有人说马英九当选后从理想主义者转向务实,我则从他目前机会主义的表现,怀疑他是否曾有过真诚的民主人权理念。
   
    陈云林访问台湾时,笔者正在台湾旅游、参加《瑞典森林散步》一书的新书发布会。当时一个令笔者震惊的事实是,陈云林所到之处只有五星红旗飘扬,中华民国的青天白日旗不见了,只是因为陈云林不愿见到中华民国国旗。这样看来,马英九现在已经开始看中共的脸色行事,以中共的好恶为好恶。
   
    以经济利益为诱饵,让马英九跟着中共的指挥棒转,这是中共征服台湾的最高招数:不战而屈人之兵。其实,台湾利益并不建立在讨好中共的基础上,台湾人有自己的尊严,也有能力争取自己的利益。如果马英九继续这样机会主义下去,既不遵循先总统蒋介石的遗愿,也不遵循西方民主人权的价值观,那么,一个缺乏道义立场的总统是无法赢得世人的尊敬的。
   ————————————————
   原载《开放》杂志2009年二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