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回归与坚守]
藏人主张
·中國大舉招攬「婉君」伸出魔爪染紅校園
·中共地方債務的變臉戲法
·警惕中共重振的“告密文化”!
·袁教授新书发表会新闻稿
·丟失旎甑臅r代
·周永康罪名减轻之因
·中國經濟下滑與股市瘋漲相背的原因 
·對壘與合作共存的中美關係
·現代中國歷史應被稱為「紅禍
·中国的政治体制与困境
·美专家说普京和习近平不懂软实力
·中國的政治氣氛極端惡化
·陈光诚回忆录《赤脚律师》在美发布
·日本出雲中國哀鳴!
·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新階段制衡中共
·网络安全是美国最大威胁
·中共加强靠“洋五毛”外宣
·转基因黄金大米引起争议
· 袁紅冰:妖言惑眾
·「入島、入戶、入腦、入心」的憂慮
·自由台灣的政治悲情
·袁紅冰見證中共血腥大屠殺
·寄贈《決戰2016》給台灣八大節目主持人和十二大 “名嘴”
·黨國斂屍人馬英九魔咒的效應
·
· 習近平和中共“太子黨”
·中共精神大分裂
·作家袁紅冰批老K終將泡沫化
·拯救上帝—宇宙真理的終點是心斓钠瘘c
·1
·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实施展望
·中共进入军民不融合之年
·與高貴的旎陮υ� ——爲高智晟《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序
·袁红冰新作《酒书九章》问世
·【以「酒書九章」祭悼「六四之殤」
·富商郭文贵:“受习近平委托与达赖喇嘛见面”
·中共间谍海外铺网
·秦伟平专访郭文贵关于尊者达赖喇嘛话题文字实录
·郭文貴爆料對中共十九大的影響
·中共對香港、台灣的四大招數:貪控、色控、錢控、滲透
·中共创建“墙内版”线上百科
·中國千萬官員,無官不貪,無吏不腐
·「中國夢」與「命運共同體」
·郭文貴616爆料后習近平面臨新危機
·台灣的命運或有歷史的偶然,重要的是,要如何面對未來
·「中國標準」下的「人類大劫難」
·台灣應該如何看待「郭文貴現象」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上)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贵效应的另一面:山雨欲来一条船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貴自言:爆料與劉曉波事件「一定有關係」
·别再胡扯“暴力、非暴力”的假议题了!
·關於袁紅冰所言的《人類大劫難》
·海航在华尔街遇冷:美国银行暂停参与其交易
·刘晓波走了 革命来了
·刘晓波和狼性化环境
·袁教授回答對有關「全協中心」的
·袁紅冰教授回答對有關「全協中心」的
·「中國爆料革命全球協調中心」公告第0001號
·全民爆料、全民覺醒、全民控訴、全民反抗!—— 以民主革命大聯合的名義向
燃烧的安魂曲摘要
·袁教授谈其著作《燃烧的安魂曲》
·《燃燒的安魂曲》簡介
· 尋找美麗的死亡
· 佛血和豹骨
· 詩寫在自焚少年的心間
· 美人嫁給金焰中的微笑
未来西藏
·《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序
· 关于西藏自救运动策略的献言
·洪博士回应关于西藏自救策略的几点疑问
·达瓦代表说明东赛提出的问题
·东赛回应达瓦代表的说明
·台灣懸鉤子谈藏人自焚以及中道
·力爭只產生國內達賴喇嘛焱
·达赖喇嘛与华人见面会纪实
·中共对藏新政策内容外泄
·从今年藏人自焚引发回顾整体
·历史的真相与和解
·美国学者谈西藏现状
·西班牙最高法院受理流亡藏人对胡锦涛的控告
·清除了理性派以后怎么办?
·人血的盛宴
·从“红藏人”求“红汉人”看中共本质
·有关西藏的若干问题
·阿 沛 ˙晉美 答《 西 藏 時 報 》 記 者
·英国最早藏传佛寺创建人在中国遇害
·中共又被捕一名西藏新学派作家
·西藏命運在生與死的鋒刃上艱難行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归与坚守

   回归与坚守
   
   拉萨颇穆
   
   1、处处可见的军人

   
   阳光耀眼的日子走在如今的帕廓街上,未必是一件惬意的事情。处处可见的绿点,时刻警醒着我们未知的命运有多么坎坷、艰难。弟弟说他们是不能进行光合反应的“绿树”,才明白如此肆意的显耀,在十六岁不经世事的少年心中,会留下怎样的污点。不论顺转还是逆转,帕廓再也没了往日亲切的面容,它再也不会用饱含爱怜的目光看着我,它再也不会用息事宁人的双手抚摸我。应该说,那样的日子已经在去年三月忿怒的火焰中结束了,在博弥(藏人)日夜的惧意中干枯了。都没了。于是,走在街头的我用恶狠狠的眼神盯住每一个绿点,上下打量一番,再狠狠地重重地瞥过去。如果我可以吃人,此刻我会毫不犹豫的。
   
   看样子我们的同胞中的许多长辈和同辈,已经臣服在专制主义擦亮的枪口之下了。当枪杆子对准我们的时候,我们惧怕危险,担忧流血……可我知道,有一种精神是不灭的。当亲戚朋友聚在一起窃窃低语时,当连稚气的孩童都开始对抗时,那遥远的、绛红色的流浪不再凄惨,所有的愤怒都会转换成摇转经筒、默念真言的抵抗。
   
   2、绛红色的流离
   
   站在屋顶上,面朝着渐渐模糊的哲蚌寺,许久不见有桑烟弥漫飘拂,远处的经幡也是那么的没精打采,也许它是在风中哭泣吧。近在咫尺的我,却再也不敢踏入那片伤心地。越来越多的传言、越来越多的揣测向我袭来,我原以为自己可以不用过问的,我原以为那一切离自己很遥远。于是在强权遮蔽下的我,可以沉浸在自己悠然自得的生活中,有意无意地忽略一些,再有意无意地忘记一些,消遣着自己的小日子。
   
   可是猛地一惊,所有的悲伤仇痛排山倒海般的滚滚而来,曾经的伤口在瞬间绽开,并以惊人的速度膨胀。热血复苏,热泪不止……我怎么可以忽略他们的声音呢?那些和平请愿的古修啦(僧侣)都被关在中国的“关塔那摩”么?人数是212位或者更多?而那个地方,似是在可可西里的某个荒野一角吗?而他们每天都要接受惨绝人寰的“爱国主义教育”吧!肉体的折磨、灵魂的腐蚀,何有期?!
   
   我不敢确定绛红色的流离究竟身在何方,可是哲蚌寺里一片凄惨,太多太多的“厦”(僧舍)被蒙上了封条,每日都有为数不少、官位不低的官员频繁进出都是不争的事实。古修啦们,你们在哪里啊?过的怎么样啊?有年少的还未熟读多少经文的“恩久啦”(幼僧)吧,正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年纪,却不得不过早地遭受这样的漂泊。有年过古稀、少问世事的长者高僧吧,只不过是不愿指责自己的依止上师,却不得不反复地经受无尽的灾祸。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时代、什么样的国家?这苦难何时会到头啊?
   
   古修啦们,是我对不住你们,所有的博巴(藏人)都应担起来的责任,却单单落到绛红色的肩头。我知道所有的刁难欺凌都不能磨灭你们圣洁的信仰,我一弱女子在此除了向你们叩拜致敬之外,无能为力。如果可以,请原谅我的无能为力。
   
   3、讲母语的游戏
   
   朋友回到家中,感慨着半年以来的物我全非,忽然兴致勃勃地要与家人玩个讲母语的游戏,全家只准讲藏语,违者记录在案,予以小罚。家人都吃准了朋友犯错的几率最大,毕竟那么多年在外求学,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买了两个‘红烧猪肉罐头’回来。”
   
   “要不我们‘打的’吧!”
   
   “‘星期天’我们去‘青年路’逛逛吧!”
   
   ……
   
   想不到几天来犯规的都是朋友的妈妈,朋友几乎没有说错一次。可我知道在这场游戏中,她变换的有多刻意!她和我一样的伶牙俐齿,情急之下湍湍冒出的绝对都会是中文。只是一场游戏中太刻意的自制,使她赢了。她的妈妈倒是很无辜地说到,所有琳琅满目的商品都是中文命名,叫她如何不条件反射呢!生活在中文主导的文化圈中的博巴,早已习惯用中文思维的博巴,有多少的身不由己、情非得已?回归?回去之后又能归得多少呢?
   
   不过朋友窃喜地告诉我:你看吧,这个民族在慢慢觉醒!细微处的变化也在预示着明朝强大的生命力!真不知道此刻,拉萨城里有多少家庭都在悄无声息地进行着如此回归的游戏,前行在坚守的途中!果真是精神不灭,我无声地笑了。
   
   4、唾沫中的旗帜
   
   在家里洗了一天的衣服,拖着疲乏的身子坐在沙发上,在一杯开水的满与空之间,心绪激荡着,热泪盈眶着。两位叔叔是爸爸的同学,在陕西同窗了好几载,算得上交心吧。他们在谈论三月事件乍停未止的时候,发生在团结新村小学的一件事。我只是隐隐地听到,那些小学生都是十岁出头的光景,政坛的风云、宗教的迫害他们会懂多少啊,可是在中国国歌奏起、中国国旗飘扬时,他们别说随着旋律唱出那《义勇军进行曲》,反而从嘴角不断地喷出唾沫,以示不满。
   
   是他们的父母集体胆大的教导么?还是学校的“洗脑”教育不够充足?在这个弱势民族处处受倾轧的社会中,生长在党旗下的孩子们毕竟不糊涂。更具戏剧性的是仪式完毕之后,有些调皮的男孩子看到垃圾箱里正在焚烧的垃圾,居然一把摘下红领巾扔进火堆。他们在干什么?也许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楚,也许仅仅是受了电视画面里“打砸抢烧”的启发吧。但他们要比我小时候聪明很多,那时候的我只是个脖子上带着红领巾、胳膊上别着两个“红杠”(少先队中队长),自以为是却又什么都不懂的糊涂虫而已。我明白了,焚烧的红领巾是孩童奋力的挣扎,唾沫中的旗帜已成为这个时代反讽的主题。
   
   遐想着各地那风起云涌的意气风发,明白我们的斗争才刚刚开始。年轻的朋友,让我们一起以星星之火势来燎原吧!相信所有的泪水都会有个彼岸的梦,所有的梦中又会落下最纯真的泪……谨以此文,献给我一往情深的图博(西藏)!
   
   2009年2月,于中国某大学中
   
   
   
   
    来源:[http://www.guancha.org]中国信息中心《观察》网版权所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