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欢迎有识之士入群等(东海随笔十则)]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极权主义“三必无”
·邪说是恶化命运的灵药
·做一个仁本主义导师
·两种外交原则
·中华文明何以优秀
·六最时代
·为马帮精英一叹
·东海客厅关闭启事
·为自由而奋斗
·今日微言(对治恶性和奴性最有效的大药)
·最正善的伟业,欢迎你的支持
·最大不幸及六大不幸
·真知必有行,真行必有知
·香港事件和辩证法
·三从三不从
·黎明前的黑暗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这张牛皮有点大
·中国即将劫后重生
·凶人凶党必有天谴
·如何儒化中国
·文化品质检验法
·美国的强大是人类之福
·以德服人和以理服人
·以德服人和以理服人
·关于“等贵贱,均贫富”(外四篇)
·东海态度(一)
·关于香港(微言五则)
·关于民国和台湾
·救命三招(外二篇)
·把马邦变回中国
·关于郷岡警察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三)
·历史自有记忆,恶言自有恶业
·李嘉诚的广告
·谁给你们牺牲几代普通人的权力?
·今日微言(历史终将主持公道)
·正邪善恶论本质
·统一简答反儒派和疑儒派
·东海态度(四)
·东海态度(五)
·三座大山和马帮妙计
·马奶
·你的毒药,我的营养
·关于自由民主平等
·儒家等级制度
·简驳《孔子思想的十大糟粕》
·红儒
·东海态度(六)
·藏富于民论
·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
·仁心和初心—兼批党化教育
·今日微言(海外亲共的人物和势力,品格都不好)
·邪教魔头的真诚
·东海态度(七)
·关于《中英联合声明》
·关于深圳示范区(外四则)
·东海态度(九)
·极权主义四民
·防民如贼即民贼
·正见的来源
·关于不谈政治(二)
·东海态度(十一)
·东海态度(十)
·马邦流行病(外二篇)
·郷岡人民的恐惧感
·噩梦醒来是黎明
·一切才刚刚开始
·东海态度(十二)
·没有自由就没有一切
·今日微言(以儒治国,吉无不利;以儒自治,吉人天相)
·骗子与傻子---兼论唯物论的危害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危机和机会
·经字六义
·经字六义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政治最大义
·像七岁小孩一样
·关于民主小贩杨恒均
·为未来中华元首准备的一副儒联
·zt江棋生:这里是我的祖国,这里就应当自由起来
·两条底线为君设
·反对和超越
·钱逊的可怜
·关于民主制、党主制和新礼制
·所谓大同
·两种性质的天下为公
·道德自救须及时
·知我者谓我心忧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胡适的糊涂和苏俄的真诚
·今日微言(既反对唯物主义,也反对唯心主义)
·关于爱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欢迎有识之士入群等(东海随笔十则)

   欢迎有识之士入群等(东海随笔十则)

   《欢迎有識之士入群》能动人能格物能感天能造命,诚于极至奇迹显;多读书多为善多求真多明理,德到高崇大道通。

   这原是赠一体制内友人的联,他的名中有一诚字。一儒友创q群名为“至誠無息”,我便转荐此联作为“群公告”。其原“公告”为:“東海一分舵,欲掀萬里波。南國試啼聲,不信世皆聾。”亦佳。欢迎儒者、向儒者入群。2009-2-24

   《道援天下》道援天下的“道”,兼摄制度和道理、道德等意。政治道德有赖于优良制度去体现,更有赖于真理大道的弘传。所以,以各种形式介绍、宣传大良知学,让更多的人提升道德修养、树立良知信仰,也是一种道援的方式。

   转发东海文章、出版东海书籍、撰写学习体会、成立儒学团体等,都是介绍、宣传大良知学的方便法门,功德不可限量。前不久,两位儒者分别建了qq儒群以传播儒学,一位儒生在其主编的内部刊物上开辟专栏刊登老人文章,可感,亦值得广大同仁效仿。2009-2-24

   《岂有办报怕争议?》近《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收入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寄来的《原道》第十五辑,东海与书法家陈政、著名作家王云高合作的《绿城百花百鸟诗书集》由广西美术出版社出版,可见东海的“敏感度”有所降低,或者说政治文明度有所提高。很希望有机会在国内报刊开个专栏,传播大良知学与良知信仰,并以儒眼看世看诗、以仁学论人论事。

   一位故人与某生活报总编交好,说可以在该报辟个专栏,建议东海暂时不谈政治,文章尽量通俗化、“生活化”些。乃奉上数篇谈诗抒情说儒论道写人生的小文章。不料该报总编仍婉拒了,理由一是怕引起争议,二是编辑不懂儒学,把不了关。我想,岂有办报怕争议的?但怕东海“敏感”、怕挨“上面”批评、怕担政治责任倒是大有可能的。只怪自己太想说话了,自找没趣耳,想不到连谈诗抒情讲理论艺写人生的小文章都难以刊发,说儒议政就更难了。

   东海儒家一定可以公开、广泛地传播,大良知学一定会成为一门显学,良知信仰一定会成为中华民族的最高信仰,我坚信,但时间的迟速,则不易逆料,机綠不熟,也勉强不来。我相信为时不远矣,有识之士,不妨略去“怕”心、先“动”起来。2009-2-23

   《连“澄清”也是多余的》瓶里青梅瘦网友的《苏子聊斋洁版》中有一则【干儿子】:

   “张公济川,汉诗会长,寓新加坡。好认义子,偶有秀出,辄认之,以其尊老,新国诗坛,莫不呼为父。尝云公於火车上,有役粗通文,公亦欲命为义子,其人三辞焉,公乃强之,使人捉其臂,令拜。萧瑶名渐播海内外,公见其文而惜之,函叙其齿,复求人圆圜通其意。瑶复书道不肯,公竟伪撰其辞,广而告之。瑶怒,然不敢辩,壬午(02)春,及公逝,瑶乃作书绝之。记之曰:雨到江南一树春,夭桃夭李隔垣邻。花开自赖东君主,蹊下何须问道人。”

   看来该网友属知情人士,然“瑶怒,然不敢辩。壬午(02)春,及公逝,瑶乃作书绝之。”之猜测不确。非不敢,不忍耳;张公逝,我也没有“作书绝之”,而是有人误会并借此攻击,有所澄清(见《枭鸣天下之四四二:我不是任何人的干儿子!》)。现在回思,连澄清也是多余的。张公厚爱,令我感动,“复书道不肯”,已伤其心,外人小小误会,何足道哉?2009-2-22

   《精卫不是东海弟子》有儒生问东海:精卫也是您弟子?我诧异摇头,问他何以有此一说。他说是郭xx说的。郭xx《为什么说爱才是宇宙的本质?》中白纸黑字写着:“东海的论文可以说漏洞百出茅盾丛生。兹驳斥汝之弟子[精卫]的反质疑如下”云云,该儒生反问:郭xx又是名人又是基督徒又是律师,难道会无凭据地乱说,而且是涉及到您的?

   此生可谓桃源中人。当今名流以及基督徒以及律师中,不喜欢“无凭据地乱说”的人,多乎哉不多也。越是涉及到我的,此辈越是胡言妄语。一般任之而已。因郭xx之言涉及他人,我有责任澄清一下:很感谢精卫网友对东海之道一定程度的认同,但他非东海弟子,也非东海儒者。至于郭国汀为什么要这么说,我不知道。或许,是他认为有必要,或是他的上帝让他这么干的吧?呵呵2009-2-14

   《豪杰本色》人的品格往往是多面体,如虚伪与真诚、狠毒与宽弘、极端自私与侠义仁厚、厚黑“精神”与豪侠风范等等,本是相互矛盾的,却往往会在一定程度上统一在一个人身上,成为“矛盾的统一”。

   尤其在古今某些领袖人物身上,这种多面性表现得特别强烈。如朱元璋,城府深沉、心狠手辣之人也,却也不乏一定的豪杰本色和人格魅力。与朱元璋同起于草莽,“辛苦跋涉,参谋行军”,老部下、老朋友田兴,攻下金陵后,便浪迹江湖“不复再来多事矣”。洪武三年某月日,王业初定,百废待兴。朱元璋获悉他暂留江北,即派人往谒诏请,但几次都被他回绝。朱元璋遂亲自写信给田兴。朱元璋写道:

   “元璋见弃于兄长,不下十年。地角天涯,未知云游之处,何尝暂时忘也……人之相知,莫如兄弟,我二人者,不同父母,甚于手足,昔之忧患与今之安乐,所处各当其事,而平生交谊,不为时势变也。世未有兄因弟贵,唯是闭门窬垣以为得计者也。皇帝自是皇帝,元璋自是元璋,元璋不过偶然做皇帝,并非做皇帝就改头换面,不是朱元璋也。本来我有兄长,并非做皇帝便视兄长如臣民也。愿念兄弟之情,莫问君臣之礼。至于明朝事业,兄能助则助之,否则,听其自便。唯叙兄弟之情,断不谈国家之事,美不美,江中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再不过江,不是角色。”(摘自吴晗《朱元璋传》)。

   古今成大事者,往往不免脸厚心黑耍阴谋,但仅有厚黑阴谋是不够的。一味“精打细算”玩小聪明,很难团结大量奇才异能英勇豪侠之士共同奋斗。

   -----当然,仁义真诚有限,才会存在虚伪狠毒厚黑自私的一面。真正的仁者是不屑于厚黑阴谋的。2008-11-10

《大功德》收到一封江湖弟子“谢师献费”的函:“春将至,人天同庆;道渐近,身心舒泰。我本分,尊重师道;费欲献,望师接纳。弟子XX愿献上xxx,望师接纳。”云云。很感动,答曰:东海文章只不过“标月之指,过河之筏”而已。一切都靠你自己的努力,所谓自助天助。我也没直接教你什么,哪有“收费”之理?

   该儒生热诚之至,复来函殷殷恳望笑纳,拒之不得,乃建议,东海《大良知学》、《平书》等著作以后如能正式出版,届时可多购一些转销或广赠于人,此举于弘儒传道大有裨益。也可以其它各种形式介绍、宣传良知主义,让更多的人树立良知信仰。此乃自立立人、自度度人之大功德,也是对东海最好、最大力的支持。2009-1-25

   《恐怖》看到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杨师群《有同学告我是“反革命”》一文。说是杨师群在上《古代汉语》课时,联系当今和批评政府。下课时便有二位女同学找他,愤慨地指责他怎么能批评中国文化,批评政府,甚至眼睛里已经含有泪水。后来杨师群被领导叫去谈话,说有上《古代汉语》课的学生到公安局和市教委告了他云云。

   想起两个字:恐怖!恐怖的女学生,恐怖的小脑袋,恐怖的愚民教育、党化教育!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民众;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政府。有什么样的教育,就有什么样的学生;有什么样的学生,就有什么样的社会。呜呼!2008-11-27

   《我的“势利”》东海有一种与众不同的“势利”,世人多喜欢以貌取人、以财取人、以权取人,我偏喜欢以德智取人。

   这也可以叫德智岐视症吧,对德残智弱者缺乏法律之外的人格尊重。而且智力岐视症特别严重,有时我宁愿活在恶人谷里也不愿落入弱智傻子堆中。因为恶人多少有些世智辨聪,可偏偏生在一个弱智衮衮的时代、傻子滔滔的国度,不由得自哀。2008-11-27

   《哭笑不得》《也讲一点道德常识》简略阐述了我的道德观,并对徐水良的观点有所纠正。dck跟帖:“这种肤浅的泛泛之论有必要首发《民主论坛》吗?随便发在哪不行?”徐水良跟帖:“老枭,你真让人哭笑不得!”这才真让人哭笑不得。显然,两位民运大侠读不懂枭文,无法理解道德常识。好在有人读懂了。飞龙在野网友说:

   文中提到的徐先生,大概是深受唯物史观的影响,而对道德落入俗论。东海发其等所未发,言其所不能言,金玉良言也。2008-10-25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