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西方朔:为文怀沙先生说几句公道话(东海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方朔:为文怀沙先生说几句公道话(东海附言)

   西方朔:为文怀沙先生说几句公道话(东海附言)

   东海附言:李辉文出,一片哗然,网江湖上更是充斥看对文怀沙先生质疑、批判、嘲弄和漫骂,很多人无线上纲,甚至矛头转向国学。西方朔此文比较客观公允,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代表东海的看法,特予转荐。(对西方朔文也不尽认同,例如,其文尾“文先生虽然风流,天生爱女人,但爱国、爱文学的情怀,却也是真挚热烈的。”说文先生爱女人真挚热烈,我信;爱国先须爱民,文先生爱民爱国的情怀如何,是否真挚热烈,我不了解,只能说:不知道。)东海老人2009-2-23

   《为文怀沙先生说几句公道话》 西方朔 我1954年休学养病时,就读过文怀沙先生的《屈原九歌今绎》、《屈原离骚今绎》。应该还有一本《屈原九章今绎》,可当时所在小镇的那家书店里只有前两种,所以印象很深刻:浅米黄色的封面,至今不忘。在楚辞领域,文怀沙先生可算是一位专家,决不是什么“高中教师的水平”,但也算不上是大专家(如游国恩、姜亮夫先生),准确地说,他是一位有才情的普及楚辞的专家。加上一本《屈原招魂今绎》,近年又重印出版了,因为有怀旧心理,当年的书早已灰飞烟灭,所以特地再买一套收藏,以为少年阅读之纪念。初读他的“今绎”,那是55年前的事了,可见文先生当时的国学水平也不简单,应该承认,他是狠下过一番功夫的。比其文先生来,余秋雨之流真算个屁,在各种妄人乱称“大师”的今天,说一句文怀沙是“大师”,算是捧场,还不算太离谱,不值得大加挞伐。严格讲,他当然不是大师,梁任公、章太炎、黄季刚、陈寅恪才是,这个标准他自己知道。

    说他“猥亵、奸污妇女十余人”,这条罪名,我是决不信的。为什么?因为在那个“无产阶级专政”的年代,不要说“十余人” ,有一两个,就被判死刑,被杀的决不少见。可是文怀沙年轻时为人风流,在文化界也是有些名的,他自己也不赖帐 。在抗战胜利前,众多文化人聚集重庆,他和女演员当然有过绯闻,这也不用讳言。但1949年后, “猥亵、奸污妇女十余人”,他又怎么敢?虽然《西厢记》说是“色胆天来大”,可他是个文人,当真不要命了?我听说,他是让一位高干先生戴上了绿帽,也就是让那位高干的安娜 卡列尼娜爱上了他,他这才遭殃了,被送了劳动教养,而不是劳改!所以按照社会发展的逻辑和当时的社会氛围,我认为,1949年以后,他的风流事和 1949年前一样,也是男欢女爱,只顾浪漫、两厢情愿的,即使才子吹牛,哄得佳人失守,也决不会是强迫,否则不但没情调,不送他劳改才怪 !难道法律和专政是吃素的?再说,强迫,也不是他这等才子干的事!由于文怀沙先生不是迂夫子,不是只在学问上用功,一条道走到黑的纯粹学者,所以他老是要闹出点绯闻来,总会有女性会爱上他。

    按照西方的标准和中国古代的标准,而不是“解放后”的标准,我们可以肯定说,文怀沙先生是“为梅花领取风流罪”,什么罪也不能成立。“猥亵、奸污” 就是当时含混杀人的罪名之一,要以这个标准论人、治国,今天的影视歌演员、大小官员大概有十分之九要杀头、劳改、劳教去。即使老百姓也得抓他一两个亿,还有漏网的 。而按照今天世界上更为人道的标准,即不把个人的性问题政治化、社会化(国内如今正在往这个方向走,何况民不告,官不理),只要不存在“强迫”,那就不存在什么犯罪。尽管本人在这里决无希望大家都向文先生看齐的意思,我想这一点不至于产生误解。

    文怀沙老先生在文革前吃的那些苦,足够抵偿了他的风流罪过(比他风流得多的歌德、雨果、拜伦、普希金,可是“逍遥法外” 了)。在今天,不管文怀沙先生是90岁,还是100岁,他既没有骗钱,也没有强迫他的女读者和他上床,媒体对他的吹嘘有些过头,那是媒体的错。对这样一位老人,我们难道不能多一点同情和悲悯之心吗 ?李辉先生也是,你也不是道学家,对他何必那么刻薄呢?他是坏人吗?我认为他是一位有才情,博学多闻,但也有缺点的文学家。青史留名,将来少不得还要写他一笔。后人才不管他为人是不是“风流”,否则李白、杜牧、白居易、欧阳修、辛弃疾、文天祥,都不要活了!相反,将来的人对于一个人追随四人帮,如今不但不认账,还要继续说谎作恶,倒是不会轻易放过的,必须考证明白,还其本来面目。

    怀沙,是屈原作品《九章》中的篇名之一,文先生虽然风流,天生爱女人,但爱国、爱文学的情怀,却也是真挚热烈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