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李大立:民主对于中国不是异物--读陈西"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有感]
陈西文集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一次最长时间的晨练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大陆民众盛赞神韵 捍卫观看演出权力
·美国之音:贵州活动人士捐助狱中人权捍卫者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希望之声:云南李纪恒提案属反人类
·举国哀悼玉树灾民 民众呼吁对人祸问责
陈西与友人
·大陆学者:“神七”上天 结石会落地 “面子工程”变“丢脸工程” 中共营造爱国主义狂热、转移危机落空
·献给为突破互联网封锁而辛勤工作的人们
·与议报说几句心坎上的话
·贵州著名民主人士陈西10年刑满获释
·英勇不屈的陈西-杨天水
·陈西先生——欢迎你归来!吴玉琴
·我的难友陈西——廖双元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加入真相联合调查团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当代中华民主英雄:秦永敏、陈西、张林
·李大立:民主对于中国不是异物--读陈西"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有感
·邓焕武 :为什么硬着头皮不放刘晓波?兼批陈西的《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张三一:民主必成为中国的己物
·一名基督徒给一位非基督徒回信
·零八宪章签署人陈西和日本记者见面再遭警方阻拦
·吴 郁:民主对于中共是异物
·春水.致陈西-故土上的流亡者- 欧阳小戎
·读者作者共贺《北京之春》第200期
·贵州维权人士:谴责中共判决潭作人
·侯文豹:强烈谴责贵州警方对陈西家庭的破坏
·希望之声:李洪志先生真善忍的理念光彩照人
·刘贤斌再度被捕 中国纷传“我是刘贤斌”
最新文章
·德国之声:贵州民主人士传递“北非”信息,遭警方暴力干预
·BBC:“贵阳警方打压宣讲埃及局势者”
·法广:贵州警方阻止散发有关埃及和突尼斯反政府风潮的传单
·自由亚洲:港媒热议埃及变天 六四军人赞埃及军人(图,视频)
·美国之声:中国维权人士被抓被放令人捉摸不定
·反监控要自由:陈西谈贵州人权活动遭受严控的情况
·大纪元:公职招聘陪吃陪唱 大陆学者:近亲繁殖潜规则
·公民刘贤斌——我的挚友
·妻为朱虞夫申请取保 陈西吁更多国人践行
·自由亚洲电台:教师高纯炼因茉莉花获罪 姚立法在北京逮捕后音讯全无(图)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异议人士办民主展被抓 吕耿松将出狱同道被禁迎接
·美国之声:中国独立参选逆势壮大 四异议人士投身选战
·新唐人电视: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参选人大代表 促民主
·贵州公民第七届人权研讨会公告(图)
·希望之声:贵州人权研讨会:建开明社会风气 不畏强权参与竞选
·新唐人电视: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参选人大代表 促民主
·美国之音:贵州独立参选人陈西被失踪六天
·我们的信心,我们的期望——从陈西“被落选”看中国人大选举
·争取拥有一张合格的“选民证”
·贵阳选举日临近,各独立候选人和支持者被失踪旅游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人大参选人连番遭打压 陈西被警抄家拘押
·温家宝撰文透视——贵阳民主沙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大立:民主对于中国不是异物--读陈西"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有感

   
   
   
   若非觉得有原则性分歧,或会误导民众,笔者不喜争论。前几天有人逐条批驳拙作「条条大路通罗马」,认为实现中国民主化只有一条道路、一种可能(若非神仙岂可预卜未来?)笔者觉得不值一哂,不予置评。可是,今天(2月19日)在《民主中国》上读到陈西先生的大作《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惊讶之余,却不得不站出来说几句。
   陈先生大作的中心意思是:一,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如果中国实践了民主,那一定是一种偶然,绝不是必然。二,自然法则规定了「弱肉强食」的定律,自然规律趋向的不是民主,而是专制,民主国家随时有可能会退到专制的王国。三,民主从创造性来,唯有创造论精神才有可能帮助我们……胜利到达彼岸。(以上全部引自陈先生原文--笔者注)笔者不敢苟同,理由如下,请教于广大读者:

   一,陈先生得出结论之一,是因为:「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所谓异物,就是说中国的常态是专制,而不是民主。」「看看中国的五千年文字史,哪里有过民主制的记载?哪里有过民主的萌芽?咱们中国的历史完全是一部专制史。」「民主是西方的产物,不是中国的特产,民主属于欧美。」
   这里有几个问题:
   1,中国社会如同世界社会一样都是不断发展的,用不断变化发展的观点,而不是静止孤立的观点看历史,就不存在什么「常态」和「异物(态)」。西方国家特别是欧洲国家也曾经过漫长的奴隶制(神权)、封建制(王权)才演变成民主制(民权),如果照陈先生的说法,他们在实现民主政制之前,岂不是专制为「常态」?民主为「异物(态)」?那为什么人家能够改变常态,实现「异物(态)」,而中国人却不能?仅仅是因为中国专制社会的历史比他们长,就不能实现民主吗?
   2,陈先生说「民主是西方的产物……如果中国实践了民主,那一定是一种偶然,绝不是必然。」这和中共说民主不适合中国国情,我们不能照搬西方民主有何两样?虽然陈先生根据的是中国历史,中共根据的是「中国国情」,结论都一样:只有西方人可以享受民主,中国人不可以享受民主。中共一直借口说中国地域广、人口多、文化低、经济差而拒不实行民主,就差没有说不敢说中国五千年专制统治,不可一日无皇,陈先生却不经意地做了中共的传声筒。或许陈先生的本意不是如此,但陈文客观上所起的作用确实如此,这是不可不引起警惕的。
   3,陈先生说「看看中国的五千年文字史,哪里有过民主制的记载?哪里有过民主的萌芽?」与中国历史不符。近百年来,随着世界民主的发展,中国也出现了几次「民主的萌芽」。一是清末颁行「钦定宪法大纲」、设立资政院咨议局、推行地方自治、改革官制、公布「宪法十九信条」宣布实行君主立宪。二是中华民国成立, 1912年3月即颁布「中华民国临时宪法」,各省选举省议会,联合推举总统和参议院。其后1928年国民政府统一中国,1931年颁布「中华民国训政时期约法」。三是抗战胜利后,1946年1月召开了包括共产党在内的政治协商会议,成立了「宪草审议委员会」,由国共双方共同举荐民社党张君励主持起草「中华民国宪法草案」,保留三民主义基本原则,建民治民享民有民主共和国。只因中共在军队编制问题、政府名额问题、解放区问题等上提出许多不合理不民主的要求,蓄意发动内战夺权而流产。所有这些尽管距离现今西方民主制度还有相当距离,但他们不仅是「民主的萌芽」,而且还是中国有史以来几次民主宪政的尝试和实践,可惜都被错过了。
   4,民主自由到底是西方的专利,还是普世价值?随着现代文明的飞跃发展,网络通讯无远弗届,在全世界全中国人民心目中早已有了答案,连温家宝都不得不承认。之不过中共讲一套做一套,一面在国外高唱民主普世价值,一面在国内又倚靠武力强行压制,或垄断传媒欺骗民众而已。在这种时候,陈先生居然还说「民主是西方的产物,不是中国的特产,民主属于欧美。」简直是匪夷所思。事实上东方已经有很多民主国家,亚洲就有日本、南韩、印度、泰国、马来西亚……甚至不丹、外蒙古等数十国;就算陈先生所说的中国人中,台湾已经率先实现了民主化,难道这也是「一种偶然,绝不是必然」?
   二,陈先生结论之二所谓「自然法则规定了「弱肉强食」的定律,自然规律趋向的不是民主,而是专制。」更成问题。
   1,陈先生这里所说的「自然法则」本身就含意不清,不知指的是「自然界演变的规律」还是「人类社会自然发展(而非人为强行改变)的规律」?若果是前者,因为动物只有求生的本能,而没有人类独有的思想,所以才有自然界的「弱肉强食」,但又谈何「自然规律趋向的不是民主,而是专制」?若果是后者,对人类而言,「弱肉强食」的时代早已过去,人类已经进入「天赋人权,人生来平等」共识的年代,进入了「普世关怀」的年代,世界越来越变得像一个大家庭,一方有难,八方支持(只有毛共及其后继人才会热衷战争,才有脸面去炫耀中国人杀中国人的内战),就算对动物,人类也早已抛弃了「弱肉强食」,转而保护动物。
   2,那么「人类社会自然发展的规律」到底是民主还是专制?历史早已给出了答案。民主国家从无到有,根据「自由之家」在台北发表的「2009年世界自由度」报告:全世界193个国家有89个国家属于自由体制,占所有国家的46%,不自由的国家有42个,占的比例是22%;部分自由的国家有62个,占32%。怎么能说「自然规律趋向的不是民主,而是专制」?!民主自由已经人心所向,大势所趋,已经形成不可逆转的世界潮流,陈先生却说「民主国家随时有可能会退到专制的王国。」真是闻所未闻!笔者在美国居住多年,相信若果询问美国人是否担心美国会回到一两百年前的农奴社会,恐怕别人会笑你杞人忧天。特别是今天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黑奴的后代成了第一夫人,陈先生这样说是否对美国及民主国家缺乏了解?
   3,笔者揣测陈先生的原意可能想说:商场如战场,人的本性都是自私的,引伸到政坛,则都想掌握权力当独裁者。这就错了!很可能是陈先生用大陆的观点去看资本主义的商场和民主国家的政坛。资本主义的商业竞争是建基于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上,和中国大陆权贵资本主义完全不同,在公平竞争中取胜只说明其商业智慧和运作成功,不等于自私贪婪,丰厚的利润是社会对优胜者的回报。况且越是发达的社会,越是富有的人越具公益心;说到了政坛则与陈先生所想象的相去更远,民主国家由于有定期的选举,执政合法性来源于人民,已经没有任何政党和个人有独裁专制的非分之想,即使有,也没有实现的政治环境。所以陈先生所说的「自然规律趋向的不是民主,而是专制」完全解释不通。
   三,陈先生结论之三「民主从创造性来,唯有创造论精神才有可能帮助我们……
   胜利到达彼岸」强调「我们中国能实现民主吗?这就要问我们有没有创造性精神!我们中国能建成民主制国家吗?这就要看我们有没有创造力。」用「创造性」、「创造力」作为中国实现民主化的条件,显得牵强附会。查中文辞典,「创造」一词的解释是「首次制造或者建立新的事物」。民主社会在西方已经存在数百年,民主制度已经被实践证明行之有效,别人在前面试验成功了,我们在后面照搬就是了,还谈何「创造」?陈先生解释说:「这创造力表现为大无畏的反抗、抗争、抵制、像信仰者那样锲而不舍的争取实现与承担的精神!」这不叫「创造」,这叫「团结面奋斗」。
   四,或许陈先生「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如果中国实践了民主,那一定是一种偶然,绝不是必然。」
   意思是想表达「中国没有民主的传统,民主不会主动到来,要实现民主必须付出巨大的努力」(可是,民主对谁都是从无到有,谁有民主传统?)这种观点本身没有大错,但是表达的方法完全错了。不知其它读者有何感觉?起码笔者产生了以上的疑问。面对着全世界汹涌澎湃的民主浪潮,中国人民日益高涨的民主呼声,中共正扭尽六壬负隅顽抗,我们千万不要自觉或不自觉地充当了他的应声虫,损害了中国的民主事业,这是我们大家都应该警惕的。
   总言之,笔者持相反的观点,我认为民主对任何国家任何民族,包括我们中国在内都是必然,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绝非偶然。笔者认为中国人和别的民族相比,没有任何理由被认为不配享有民主。虽然我们国家专制主义的历史比别人长,受专制主义的毒害比别人深,特别是中共给几代人灌输了太多的专制狼奶,但是不等于说我们不可以努力赶上。只要我们努力启蒙,全民觉醒,就和全世界其它国家民族一样,民主是必然的,不可能对我们「只是偶然」,美国前国务卿赖斯说得好:「我不相信中国永远是一个例外。」
   
   
   写于09年2月19日-20日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22/2009 7:30:23
   
   
   (纽约)李大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