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陈西文集
·一个狱中民运分子的自白
·为了人的尊严,我们继续抗争!
·社会主义国家:没有尊严的生命
·蒲鲁东的先见之明
·“11字提案”:官员谈稳定者以国贼论罪
·“自由威胁论”还是“权力威胁论”
·我有两个家
·最值得人人欢庆的节日
·程序比正义更重要 在民主沙龙上的发言
·奉劝共产党人认罪/陈西
·呼唤警察执法与国际接轨
·人类社会最大的金矿就是挖掘“自由”\陈西
·尊重与礼貌的辨析
·论公开性——给陕西民主党人的一封信
·教堂的窘迫与办公楼的气派
·真理的向度
·你可以举办奥运 我有权点评奥运——在贵阳民主沙龙活动上
·断送共产党命运的不是腐败
·中国知识分子的终结
·后极权时代的公民与维权 ——采访贵州人权研讨会主持人陈西/刘飞跃
·狱中的呐喊——“救救孩子!”
·从《约伯记》与许霆案来看文化的社会塑造
·民主社会的开启者——反对派人士——答朱厚泽先生
·《零八宪章》与方法论--给公安的讲解
·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
公民意识与立场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3号)
· "六四"改变了我 也将改变中国
·思想是无法被没收的--访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
·“公民揭短运动”的建议书
·就"世界人权日"在中国贵州被定性为"非法"一事的声明
·“六四”抗暴回顾——“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
·民主宪政,贵在争取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我要给那些乐观的进化论者泼冷水,我要告诉那些认为民主制度必定会在中国实践的人,民主制度对于中国是异物。所谓异物,就是说中国的常态是专制,而不是民主。可以从为什么百年追寻民主宪政都没有实现?为什么我们中国到现在也没有民主得到证实。因为,民主对中国是非常态,是偶然性的东西,民主是西方的产物,不是中国的特产。如果中国实践了民主,那一定是一种偶然,绝不是必然。
   
   看看中国的五千年文字史,那里有过民主制的记载,那里有过民主的萌芽。咱们中国的历史完全是一部专制史。民主是古希腊的,民主属于欧美。近代中国学习西方的民主制度,都以失败而告终。不论是孙中山、蒋介石、或毛泽东,到最后都搞了专制。

   
   共产党早期以反对专制,提倡民主起家。他们的《新华日报》《解放日报》有过许多精彩的关于民主政治的言论。如:《解放日报》1941年10月28日批评国民党的专制时高调说:“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因为此问题一日不解决,则国事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才智之士,无从引进;良好建议,不能实行。因而所谓民主,无论搬出何种花样,只是空有其名而已。”
   
   当今的共产党为什么没有了过去的倡导民主的语言?反而一意孤行一党专政,还提出“不动摇,不懈怠,不折腾”、“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不学西方政治制度”,大唱坚决反对民主制呢?
   
   的确,共产党在正确地坚持中国的历史,坚持人类自然的法则。中国的26史告诉我们,中国一直是个专制国家,中国一直处在朝代更替的恶性循环往复中,共产党也准备走历史的老路;依自然规律,继续走强权政治之路。自然法则规定了“弱肉强食”的定律,可以说,不但是在中国,就整个人类历史来说,都是一部“弱肉强食”史。在漫长的专制史长河中,古希腊民主制或当代西方民主只是短暂的现象。古希腊民主被凯撒的专制独裁葬送了,现代民主制度仅是近两百年才有的事。当代的民主国家如果不随时提高警惕的话,不可战胜的自然法则必定会击败他们的民主制度,他们的自由世界成果也是不保的。
   
   自然规律趋向的不是民主,而是专制。卢梭在《社会契约论》(70-72P)一书中说:自然界事物的经常倾向就是破坏平等,而法律的经常倾向就应当维护平等。自然倾向于奴役,法律倾向于保护自由。法律只不过是在保障着、伴随着和矫正着相对于自然的这种关系而已。但是,如果法律起不到他所采取的原则不同于由事物的本性所产生的原则,┅┅于是不可战胜的自然便又恢复了它的统治。根据卢梭的论述,我们可以说,民主国家随时有可能会倒退到专制的王国。这是我对人类历史的悲观主义认识。然而,确是理性的,审慎的言说。
   
   在与国内民主人士谈论中国的时局时,相当多的朋友对当下的政局很乐观。他们多抱有乐观进化论的观点,认为历史总是在前进的,人类总是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他们说:以胡锦涛、温家宝组合的新政会推动中国的民主政治改革,从而在中国实践民主制度。我则说:我不相信胡温。即使胡温有这个想法也没有这个能力。在中国,要实现民主只能是个意外,一个偶然。当前的中国政局胡温的团派也好,太子党、上海帮也好,他们都不会主动去推动民主,他们没有这种想法,他们的想法仅在于如何保住既有的权势和利益。各帮派中,任何一帮都没有能力走民主之路,而谁首先提出实行民主政治改革,谁先死。这除了源于中国的专制文化、自然法则不允许外,还有人性也不允许。人性是属于自然,属于肉体的,人性的特点告诉人,要服从自然,服从肉体需要的安排。中国人是自然法则的一部分,趋利避害,为现实自己的利益多考虑是天经地义的事。
   
   可以这么说:假设这个世界仅仅是中国的世界,民主对于中国来说是绝对不可能的,即便当今的世界中国已经认识到,它仅属于世界之一分子,民主对于中国来说也是不可能发生的事。譬如,现在中国要矫正世界对民主的普遍共识,民主被更改为中国特色的“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协商制”就再次可以证明。
   
   其实,民主对于世界并非是必然的,民主对于人类世界也是非常态的事。
   
   之所以说民主对于人类世界不是必然规律,是要让我们知道这样一个事实,民主不属于进化而来的东西,民主属于人类创造性的产物;民主不会直线性的来到我们的眼前,而是属于非线性的东西。如果说,一个民族没有创造性思维,创造能力已经丧失,民主制度对于他们而言是不可能发生的。民主首创于西方而不是中国就与西方的世界观“创造论”有关系,而中国的“天命论”“轮回说”“无为”就与民主制无关。民主是人类心灵生活的杰作,绝不是肉体生活的产品。一个没有信仰的唯物主义国度不可能会生发出对民主坚定的创造。
   
   何为人类创造性的标志?
   
   美国前总统小布什一句最脍炙人口的箴言就是它的解读。小布什总统说:“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不是政客们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他的关于梦想的最伟大创造性杰作是指:这个笼子四周插着五根栅栏,那就是选票,言论自由、司法独立、军队国家化和三权分立制衡原则。
   
   唯物主义的中国共产党走的则是反对创造的老路。
   
   像中国的法律永远只是维护统治阶级利益的工具,并未能有如卢梭所说的那种“法律与自然关系”的认识,法律绝没有矫正自然破坏性的作用,也不会有矫正人性的作用。对中国人来说,法律不属于“公器”,没有“公正”的天平的意义,更没有至高无上的象征属性。法律只是属于执政者任意欺压反对派和弱势群体,为官员服务可随意变换的“私器”。
   
   也有朋友说,根据经济学的需求理论,中国需要民主,大多数中国人需要民主,那么,民主就会在中国发生。
   
   其实,早在100多年前,中国人就表现了对民主的需求。中国人为了民主宪政奋斗献身一百多年,为什么到现在还是一党专政?
   
   有需求不假,但是,你没有创造力,没有创造出标志性,合格的产品有需求也是等于零。没有创造出创造性合格产品的供应,增长的需求反而去相信低廉的“多党协商合作制”为上好的品牌,这就是中国目前的愚蠢。
   
   曼德尔鲍姆说,自由和自治是民主的两个组成部分。有建立政府民主制的愿望是一回事,而真正创立这样一个制度则是另一回事,其中的关键在于民主的两个组成部分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对创造性基因自由的认同有困难。它要求有相应的机制,其中最重要的是一套完善的法律制度。它要求人民有运行这些机制的技能和经验。自由只有尊重此等机制的价值观──如尊重法治──广泛传播的社会中才能蓬勃发展。这些机制、技能和价值观不可能召之即来,也不可能轻易地从国外输入。例如,在英国,这些机制是经过了很多世纪才独得而成。这就向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它们从哪里来?缺乏民主机制和实践的社会如何获得这些机制?①
   
   曼德尔鲍姆的设问明白地告诉世人,民主从创造性来!通过——创造——不断的再创造获得民主的机制!
   
   创造性精神还有一层意思,抗争、反抗、抵制,锲而不舍的争取。民主是经由创造,抗争、反抗、抵制、锲而不舍的争取实现的!当今横空出世的《08宪章》正是这种精神的体现。《08宪章》的内容是人类创造性精神的结晶,实践《08宪章》同样需要勇于探索和进取的创造性精神!
   
   我们中国能实现民主吗?
   
   这就要问我们有没有创造性精神!
   
   我们中国能建成民主制国家吗?
   
   这就要看我们有没有创造力,这创造力表现为大无畏的反抗、抗争、抵制、像信仰者那样锲而不舍的争取实现与承担的精神!
   
   尤其是在21世纪,在唯物主义、科学重于人性、进化论盛行,创造论衰弱的中国,面对着强大的国家,强大的科学力量,超级的大公司管理和权威人物势力的膨胀,为创立和维护民主制度这一人类的经典杰作,个人的创造性和反抗精神更显得重要。我们要实现民主制度,显然,唯有创造论精神才有可能帮助我们打开通道,突破常规,超越历史规律的怪圈,冲击文化的、自然的、人性的封锁,胜利达到彼岸。
   
   
   
   陈西
   
   2009-2-14 于贵州贵阳市西河边
   
   ①《现代民主之由来》曼德尔鲍姆── 原载 美国参考
   
   
   首发于《民主中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