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作舟博克
[主页]->[诗歌]->[作舟博克]->[读奥巴马青年时期的诗歌]
作舟博克
·《星期五的颜色》
·我送你一枝玫瑰,你给我一个假如
·五月的一天
·《俗话说》
·:::::羊头狗肉
·:::::秃子与党彰
·:::::没有
·:::::秘密
·受伤的山蝴蝶
·::::::"哪儿疼?"
·【萝卜的故事】
·《俗话说》
·《海龟之歌》
·快门
·"天下乌鸦一般黑"
·【由“桂冠诗人”想到的】
·【从北京到布鲁塞尔】
·【妓女与嫖客】
·《枪》
·被时光愚弄
·【下岗工人】
·“同胞苍蝇”
·考考您的中文:)
·机器时代de离骚
·遗失的“短讯”
·送你一条大泥鳅
·占有
·最后一夜
·《一只可爱的老母鸡》
·【“废物”】
·【“废物”】 ◇ 第二幕 ◇
·"废物" ◇ 第三幕 ◇
·《今日立冬》
·漫画,胡锦涛,克林顿和口淫
·【不贞的有夫之妇】
·『书与爱情』
·【恐怖分子 --- 他在观察】
·【向一位老人致敬】
·【“外省人”:一个语义逻辑的错误】
·【与一位美国老太太的谈话】
·『三缺一』
·白灵:迟到的高潮
·【将“伟大”归还给齐达内】
·作舟诗赠中国河北省廊坊作协副主席赵丽华
·《洗脑与意淫》1.
·[洗脑与意淫] 2.
·洗脑与意淫[3]
·从鱼玄机到张艺谋:::::
·王小波:傻小子的勃起
·【中国诗歌两千年】
·【写给1989年出生的中国人】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2.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续
·黛玉:“我出家的确是为了‘逃避现实’!”
·“你又是谁的私生子!”
·“陈晓旭是你害死的!”::
·黛玉:'出了名,才知道什么是“后悔莫及”啊!'
·【“外省人”:一个语义逻辑的错误】
·“小子,你靠近一点儿!”
·孔子见了老子后::::::
·老子拍了拍孔子的肩膀说:
·『从‘庄子的抑郁症’到中国的‘杀人文化’』
·〖 咬住爱情不放的狗 〗
·诗谜---
·1
·『老子洗头,孔子偷窥...』
·《眼睛不是心灵的窗口》
·『草包、孔子与昏君』
·海外最爱国的中国人:
·中国大陆一个没有星星的夜晚
·【“孝子”与“丑女人”】
·※ 西方的持异见者 ※
·★ 今天是全世界人民的节日!
·《生命来自外星球?》
·『中国人仍生存在糨糊里』
·【太“芙蓉姐姐”了!】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2.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鸡:做爱吗?
·『两个鸡的对话』
·“小日本儿时,汉奸都跟大款似的!”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续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续]疯狂的中国石头
·华南虎: 07年最有特色的中国童话
·★『1月3日美国最流行语汇』★ (图)
·※大奶和二奶的对话※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续
·如果明天中国国家主席“白白”了......
·《记忆就是童年》
·:中国人的“语言思维”仍在浑沌之中
·::英语中的"老鼠"
·◆夫◆娼◆妇◆随◆
·◆温家宝◆ 请你注意了!!
·◆ 三月,到西藏来看血 ◆
·对于西藏,你可以闭嘴了!
·学汉语
·魏京生在狱中就西藏問題給鄧小平的一封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读奥巴马青年时期的诗歌

   
读奥巴马青年时期的诗歌

   与生父合影
   
   
读奥巴马青年时期的诗歌

   与继父合影

   
   
读奥巴马青年时期的诗歌

   幼年的巴拉克·奥巴马与外祖父
   
   
   
   银碗里盛满白雪
   
   
   奥巴马在《父亲的梦想》一书里详细介绍了他与生父、继父和外祖父的关系。从幼
   年到成人,成长中的奥巴马从自己的生父那里得到的是相当可怜的“父爱”与培养。
   父母离婚后,单身母亲与儿子相依为命。奥巴马的母亲再婚后,他随母亲远渡重洋
   去了印度尼西亚,在一个全新的文化环境里从继父那里得到了另一种观察世界的视
   角。
   
   但是,和普通儿童相比,幼小的奥巴马并没有“拥有自己的父亲”的权利。尽管从
   母亲那里得到了可贵的母爱,但奥巴马和每一个男孩子一样在生活中仰望着、寻找
   着“父亲”的形象。在书中,他称自己的外祖父“爸爸”,因为少年奥巴马从外祖
   父身上看到了一个男孩子所“奢望”的父亲形象。
   
   在奥巴马受到美国媒体注意后,几乎所有的媒体都报道过,也“猜测”过奥巴马的
   身世背景等对他的才能与性格等的影响。因为奥巴马的身世与传统的白人政客们有
   着天壤之别,不少媒体和观察家们甚至使用了“不可思议”或“摸不透”等字眼儿
   来敷衍“奥巴马现象”。尤其是奥巴马铿锵有力措辞与文采、口才,让他的支持者
   们更加自信;同时,他的口才、文采也成了反对他的人的攻击借口。
   
   去年,在奥巴马曾经读过的洛山矶“西方大学”的文学杂志里,新闻系导师斯帝汶
   巴里从1982年春季刊中“挖掘”出了两首奥巴马发表的诗歌,这也是奥巴马唯一
   “公开”发表过的诗歌。当时,奥巴马19岁。如斯帝汶所说的,年轻的奥巴马在诗
   歌里向我们展示了他的文学才华与人性不是当了“政客”后天上掉下来的。
   
   第一首稍长的诗题为“POP”[俚:老爸]是奥巴马对外祖父的记忆与亲情的抒发。从
   诗的节奏与选词上不难看出奥巴马对文字的敏感与思考。在“老爸”一诗中,奥
   巴马没有用任何华而不实的、晦涩肉麻的文字。在节奏上,短句与短音节词汇充分
   体现了一个普通男孩儿对自己的“蓝领”外祖父的细微观察与爱戴。
   在我初读这首诗时,尤其是诗的结尾,我联想起奥巴马回忆录中对自己的成长经历
   的回忆,读了两、三遍后,我不禁潸然泪下:
   
   ....
   
   老爸又倒了一盅,一饮而尽,
   指着短裤上和我的一样的
   琥珀色的油污,让我闻到
   他的气息,来自我的气息。
   他一边换着频道,一边背颂
   他在母亲去世前写的旧诗,
   他站起,大声朗颂,并和我
   拥抱,我却在下沉,我的手臂
   几乎抱不住他那宽厚、油腻的颈背。
   从老爸的黑边儿眼镜里
   我看到我自己的脸
   我知道他也在笑。
   
   [作舟 译]
   奥巴马的另外一首短诗似乎是每一个初学写诗的青少年都写过的“抽象”诗歌,即
   出于对语言与声音的热爱,将一闪即逝的感情和冥想用文字诗意地表达出来。
   
   在奥巴马之前,克林顿也是位很有文采的总统。在克林顿做州长时,他也曾在文学
   期刊上发表过有价值的文章。据说在大选获胜后的一星期,有细心的记者偷窥到奥
   巴马手里拿着南美著名诗人德里克·沃考特的诗集。
   
   在美国首位非裔总统巴拉克·胡赛恩·奥巴马即将宣誓就职之际,和所有关注他的
   人们一样,我对此届美国大选的迭荡起伏仍然历历在目。记得有人曾用“标题党”
   形容奥巴马是美国政坛上的“一匹横空出世的黑马”等;在麦肯与奥巴马竞争到白
   热化的时候,有人甚至将奥巴马诬谑为“推销社会主义‘共产’的政客”等等,令
   人哭笑不得。也有很多人根本就没想到或不相信从奴隶制演变而来的美国会选一位
   黑人当总统。
   
   奥巴马的胜选让我们对“希望”不再失望、对民主不再轻意地冷嘲热讽了。胡适在
   一个世纪前亲眼目睹了旧中国的改朝换代与风云翻卷的政治权力纷争,并写了一首
   流畅隽秀的小诗来描述令人难以想像的历史演进。我发现这首小诗也非常贴切的描
   述了“奥巴马现象”。胡适写到:
   
   人事历然天道疑,
   
   英雄无赖有真姿。
   
   女子关系天下计,
   
   渔樵闲话是史诗。
   “英雄”和“无赖”在人类历史上如走马灯里的人物,又像是历史巨潮冲起的各种
   海洋生物。他/她们在历史舞台上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是非曲直,高尚龌龊,在不同
   程度上在“人类历史的迷宫”中左右着我们的视线。
   
   胡适诗中的“英雄无赖”也是芸芸众生悲喜剧的制造者。一位随军报导的美国电视
   记者在阿富汗跟随美军追剿“基地组织”时扛着摄像机在枪林弹雨里“工作”。在
   战壕里,他对着镜头说,“我已经难以辨别这场战争的年代!它可以是‘越战’,
   也可以是‘二战’!”
   
   “天道”是我们用肉眼看不到的。正如我们在能见度良好的夜晚所看到的无数星光
   在夜空中闪烁,可是,我们难以想像有的“星光”不过是亿万年前“死去”的星座
   ---它们早就不存在了,只是距离地球太远了,“星光”仍在向我们传达着陨落的消
   息。
   
   人类历史还无法用“光年”这样的“长度”来计算。在人类出现之前,那些星辰陨
   落的“消息”就早已踏上了征途。我们生存在“迟到的消息”之中!但我们也不放
   弃任何一束肉眼看得到的光芒,无论它有多么遥远。
   
   ---作舟,2009元月
   P.S.
   
   Two poems by Barack Obama:
   POP
   
   Sitting in his seat, a seat broad and broken
   
   In, sprinkled with ashes,
   
   Pop switches channels, takes another
   
   Shot of Seagrams, neat, and asks
   
   What to do with me, a green young man
   
   Who fails to consider the
   
   Flim and flam of the world, since
   
   Things have been easy for me;
   
   I stare hard at his face, a stare
   
   That deflects off his brow;
   
   I'm sure he's unaware of his
   
   Dark, watery eyes, that
   
   Glance in different directions,
   
   And his slow, unwelcome twitches,
   
   Fail to pass.
   
   I listen, nod,
   
   Listen, open, till I cling to his pale,
   
   Beige T-shirt, yelling,
   
   Yelling in his ears, that hang
   
   With heavy lobes, but he's still telling
   
   His joke, so I ask why
   
   He's so unhappy, to which he replies...
   
   But I don't care anymore, cause
   
   He took too damn long, and from
   
   Under my seat, I pull out the
   
   Mirror I've been saving; I'm laughing,
   
   Laughing loud, the blood rushing from his face
   
   To mine, as he grows small,
   
   A spot in my brain, something
   
   That may be squeezed out, like a
   
   Watermelon seed between
   
   Two fingers.
   
   Pop takes another shot, neat,
   
   Points out the same amber
   
   Stain on his shorts that I've got on mine, and
   
   Makes me smell his smell, coming
   
   From me; he switches channels, recites an old poem
   
   He wrote before his mother died,
   
   Stands, shouts, and asks
   
   For a hug, as I sink, my
   
   Arms barely reaching around
   
   His thick, oily neck, and his broad back; 'cause
   
   I see my face, framed within
   
   Pop's black-framed glasses
   
   And know he's laughing too.
   
   
   UNDERGROUND
   
   Under water grottos, caverns
   
   Filled with apes
   
   That eat figs.
   
   Stepping on the figs
   
   That the apes
   
   Eat, they crunch.
   
   The apes howl, bare
   
   Their fangs, dance,
   
   Tumble in the
   
   Rushing water,
   
   Musty, wet pelts
   
   Glistening in the blue.
   

此文于2009年01月1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