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论史批毛宜言之有据]
张成觉文集
·毛的假社会主义及其在中国历史上的教训
·学风腐败 学术造假——张鸣谈大陆高校大跃进(续)
·学官得益 学子受害:张鸣教授谈大陆高校大跃进
·红颜祸水是江青?——致袁鹰先生的公开信
·“大跃进”精神不足为训——与袁鹰先生商榷
·“人定胜天”还是“地哄肚皮”?——“全民写诗”的荒诞与恶果
·滥杀 贪腐 淫欲——《血色中国》的触目图景
·郭沫若的马屁诗及其他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血色中国》的薄命红颜
·“扶贫”款也要榨出油——从《血色中国》看贪官嘴脸
·“失心疯”的昏君及其臣仆——“大跃进”荒唐之一例
·一丘之貉 主奴之别——驳“党史专家”的谰言
·性伴侣的易名与“民主”的发展
·石在,火种是不会灭的——悼念林昭殉难40周年
·我说故我在/我做故我在——有感于齐家贞悼父文
·黎智英的男儿泪
·要求自由民主是中共优良传统吗?
·“所有的狗都应当吠”——有感于对康生遗孀曹轶欧的访谈
·“你懂历史吗?是谁给你粮食?”——致来港愤青
·谁是马克思主义者?——戳穿毛言必称马克思的骗局
·徒有虚名的“马列主义”——剖析一个虚假的理论
·57反右是毛走向独裁的分水岭?——与章立凡先生商榷
·“这鸭头不是那丫头”——80年前的中国共产党一瞥
·“慨当初,依飞何重,后来何酷。”——《大公报》名记者范长江的命运
·请勿中伤胡耀邦
·康生为何先毛而得“善终”?
·责无旁贷与逆耳忠言——对四川大地震的思考
·摒弃“阴谋论” 人命大于天——有感于对四川地震的评论
·“这是为什么?”——六问温家宝总理
·错过时机 前景堪虞——胡温救灾的失误与隐忧
·救灾岂容有空白?——汶川大地震的一个盲点
·“人们,我是爱你们的,。。。”——写在全国哀悼日
·就是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驳孙力舟似是而非的谬论
·北京当局应给灾民一个“说法”——汶川地震预报与震级的疑问
·信任之余 毋忘监督——谈港人对北京当局态度的变化
·救灾采访不设限是可喜的突破
·“猫论”指导好得很——“群策群防”“土洋结合”防地震
·“非重灾区”、“豆腐渣”及其他——对救灾的几点思考
·多难未必兴邦 自强方为首务——谈对灾区学童的心理辅导
·不宜“借军方监控重建”——再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对灾区少年请慎言——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交流信息 人命关天——唐山地震“漏报”的思考
·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从冉广岐说开去
·以生命的名义要求什么?——看四川抗震救灾文艺晚会有感
·是生命凯歌,不是自我中心——两位幸存者的启示
·她不是祥林嫂——有感于孙国芬寻儿
·刘小桦为何不能与父母团聚?——再谈“以生命的名义”
·应急预案急需改革——谈大陆救灾体制的弊端
·灾区煤矿何以罕有伤亡报导?——解开短临预报之谜
·“人民军队忠于党?”——六四与地震随想
·吁请媒体关注陕甘及四川非重灾区
·震后四个“念念不忘”
·范美忠应予开除吗?——兼谈地震中的人性
·余秋雨居心叵测
·余秋雨“泪”从何来?
·如此“理性真诚”的“大局观”
·余震仍在继续 岂可轻言“胜利”
·谈“胜利”与求“稳定”的背后——“5.12”地震一月感言
·和余秋雨结伴做鬼去吧!——斥无良文人王兆山
·无可救药的余秋雨
·余秋雨的“人性”——再评《感谢灾区朋友》
·余秋雨岂可与郭沫若相提并论?
·勇气可嘉 论点成疑——评《我挺余秋雨》
·《关于奥运圣火传递的紧急通知》(拟《中共中央文件》)
·假传“圣旨”与圣火传递——解读《拟〈中共中央文件〉》
·“警姑”反哺面面观
·不能让范美忠“好好活下去”吗?
·西藏的骚乱和毛的哲学
·悼念陆铿先生
·“国家插手”处理豆腐渣校舍问题合适吗?
·韩战“胜利”是毛“光辉的顶峰”?
·自命“伟光正” 岂能“不崇高”——有感于王旭明言论
·愚不可及 赌徒心理——评毛的韩战决策
·灾区政府应立即停止宴客
·“祝你俩手拉手白头到老!”---致吴雪女士(范美忠妻子)的公开信
·从各方新闻看瓮安事件
·请勿苛责与教训瓮安民众
·瓮安事件定性藏玄机
·“西南的春雷”、“全国之最”及其他
·草木皆兵却为何
·奥运金牌就是一切?---从中国体育“三座丰碑”说起
·何须为此费唇舌?——有感于梁国雄被拒发回乡证
·拒绝对话是为何?
·大陆同胞失去义愤了吗?
·“小惠未遍,民弗从也”——有感于习近平访港
·从“停止”到“不支持”——评北京的西藏问题政策
·鲜为人知的“高尔基”—痛苦
·旷代文豪的“生荣死哀”——再谈高尔基
·斯毛反智异同论——读《历史的喘息》有感
·软实力与文化素质---从哈金的创作心得说起
·沈从文的EQ
·剪不断,理还乱——漫议半个多世纪的苏俄文学情意结
·“5.12”死难学生家长亟待持续声援
·“史无前例”的北京奥运
·穿上龙袍还是不像太子——有感于“史上最牛翻译”
·杨佳、不平、《水浒传》
·戈培尔式的“阴”伎俩——---评大陆国家地震局的“假语村言”
·“警姑”、“军叔”及其他
·官了,民不了——有感于“地震抢险告一段落”
·实事求是地看待大陆中国——有感于德国学者的中国观
·金牌第一又如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史批毛宜言之有据

拜读胡星斗教授大作《抵制毛邪教 反思人祸教训》,对其痛批“乌有之乡”种种倒行逆施的义举极表赞同。文末所总结的一系列教训也发人深省。美中不足的是,作者回顾历史,列举毛的恶行,多处与事实有出入,或者根据不足。仅依照原文次序提出商榷如下:
   
   1,“1935年,遵义会议决定张闻天接替博古在党内负总责,成立由周恩来、毛泽东、王稼祥组成的三人团(军事指挥小组),周恩来任团长,毛泽东协助周恩来指挥军事。”
   这段话有多处不确。根据陈云1935年2、3月间手写的文件,会议所作人事变动是:“(1)毛泽东同志选为常委。。。(2)常委中再进行分工。(3)取消三人团,仍由最高军事首长朱、周为军事指挥者,而周恩来同志是党内委托的对指挥军事上下最后决心的负责者。。。扩大会完毕后中常委即分工,以泽东同志为恩来同志的军事指挥上的帮助者。。。”(陈云《遵义会议政治局扩大会议传达提纲》,见《遵义会议文献》)
   参加遵义会议的政治局委员6人,即博古、张闻天、周恩来、朱德、毛泽东和陈云。其中博、张、周3人为常委,博古排名第一,担任“负总责”。会议虽使博古为首的“三人团”(另2人是李德和周恩来)遭到挫败,但博古并无在会上被撤职。张闻天取代其“负总责”之职是会后的事。此其一;

   三人团原是博古为排挤张闻天而成立的最高权力机构,时在1934年1月中共六届五中全会举行后。它并非仅限于指挥军事,亦从未设有“团长”。当时周恩来以政治局常委兼任军委会(全称为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通常简称“中革军委”)副主席和红军总政委。朱德是军委会主席兼红军总司令。遵义会议没有改变周、朱二人的职务,但明确了由周在“指挥军事上下最后决心”。此其二。
   
   2,关于“韩战”。文中称“此时的斯大林、毛泽东还怂恿金日成率先发动了‘解放’朝鲜半岛的朝鲜战争。但随着美军的介入,北朝鲜败回三八线。斯大林于是又怂恿毛泽东与美军作战,想以此削弱苏联的东方强国——中国,并阻止中国统一的大业。斯大林假装许诺为毛的军队提供空中支援和武器装备。果然,毛泽东上当了、决定参与朝鲜战争。本来,中共政治局开会,由于大多数人反对出兵朝鲜,毛泽东一度作罢,可是,后来,毛与彭德怀一席话后,未经政治局讨论,擅自作出了出兵朝鲜的决定。而斯大林此时却表示不提供空中支援了。结果,中国人民志愿军以极其劣势的装备参战。”
   上面一段许多地方缺乏事实根据:
   (1) 韩战出于金日成企图吞并南韩,斯大林是支持金的军事冒险的,有无“怂恿”不得而知;但说毛“怂恿”金未免失之武断。对此作者应举出证据,否则难免信口开河之嫌。
   (2) 美军仁川登陆后,金日成一败涂地,危如累卵,决非“败回三八线”那么简单。当时斯大林对毛施压(不止“怂恿”),要其出兵“援朝”,其目的固然包含削弱中国的祸心,但更根本的在于借华之力与美国抗衡。
   (3) 毛决定“抗美援朝”绝非由于上了斯大林的当。他一心要充好汉,向斯大林表明自己不是铁托,不会和苏联对着干。即使后来斯大林背约,拒绝出动苏联空军掩护,明知志愿军必然伤亡惨重,毛还是照样蛮干到底。
   (4) 中共最高层大多数人起初都不同意出兵朝鲜,毛一意孤行,固执己见,根本没有“一度作罢”这回事。
   (5) 之后由于彭德怀支持出兵,其在党内军内的威望使高层不少人改变态度。说毛“未经政治局讨论,擅自作出了出兵朝鲜的决定”,那与事实不符。
   
   3,关于“大炼钢铁”。文中称:“当年本来粮食丰收在望,可9000万人上山炼钢,农民让粮食烂在了地里,无人收割。彭德怀急了,以诗疾呼:‘青壮炼钢去,锄禾童与姑;来年日子怎么过,我与人民鼓与呼。’果不其然,大跃进、大炼钢造成了大饥荒。”
   这里说“农民让粮食烂在了地里”,表述不当。只能说“因无人收割,以致粮食烂在了地里”。须知农民是不会“让粮食烂在了地里”的。
   彭德怀“以诗疾呼”的说法也不确切。那首诗原作者是一位复员军人,彭引用其诗句表达自己忧国忧民的情怀。
   
   4,关于毛诗词。文中称:“根据《炎黄春秋》、《百年潮》杂志的报道,《沁园春•雪》是胡乔木原创,毛改动四个字‘原驰腊象’,就据为己有。”这恐怕欠说服力。《沁园春•雪》所表现的帝王思想,应出于毛本人特有。胡乔木似无此气魄。对于这类有争议的话题,除非证据确凿,否则不宜在本文涉及。
   
   5,关于“七千人大会”。文中称:“大饥荒后,召开了一个‘七千人大会’。因刘少奇要立碑纪念饥荒中死去的人民,还说‘喊万岁是封建意识’(毛泽东在1950年的国庆口号中亲笔加上了‘毛主席万岁’),在党的‘八大’时根据彭德怀的提议、刘少奇第一个表态支持,取消了‘毛泽东思想’的提法,毛泽东对刘怀恨在心。”
   刘是否在七千人大会上提出“要立碑纪念饥荒中死去的人民”,“还说‘喊万岁是封建意识’”,均有疑问。如确有此事,作者宜列明出处,以备读者查核。同样,八大时刘少奇是否“第一个表态支持,取消了‘毛泽东思想’的提法”,也有待证实。
   
   6,关于毛的作品。文中认定:“毛的文章却大多为胡乔木、田家英、康生等人所代写(‘毛选’中的文章90%以上是秘书们所写),《为人民服务》、《愚公移山》、《纪念白求恩》、《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等都不是毛的作品,只是冠以毛的名字发表或成为毛的讲话稿,稿费全部归毛。”
   这段话不知有何根据。除了毛公开承认的“八大”开幕词为田家英手笔,作者可否逐一列出胡、田、康为毛“捉刀”的文章?毛的秘书除胡、田外,还有陈伯达属公认的笔杆子,周小舟也能写,但未闻陈、周代笔之说。又“老三篇”( 《为人民服务》、《愚公移山》、《纪念白求恩》)是谁的作品,作者可以赐告吗?而《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似乎除毛之外,更无人可以替枪。
   请不要忘记,上世纪20年代前期,毛曾经担任过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代理部长,实际主持宣传工作。沈雁冰是其手下秘书。毛的中文表达能力,无论书面或口头在中国罕有其匹。批毛是一回事,毛的文笔口才又是一回事,不能抹煞事实。
   “‘毛选’中的文章90%以上是秘书们所写”的讲法,恐怕不会有人相信。
   
   7,文中称:“为倒向苏联,毛正式割让了外蒙。”这“正式割让”发生在何时?以何方式?愿闻其详。
   
   8,文中又称:“罗瑞卿因为窃听器的事而被毛欲置之死地,贺龙因为长期不愿奉承毛而被毛怀疑——贺龙家里从来不挂毛泽东的像;全国学毛选时,贺龙却说“应当好好学习刘主席著作”;毛泽东接见运动员,贺龙站在门口,10分钟就走了;有一次,运动会上高奏《东方红》,贺龙起身就走;毛泽东摆家宴过生日,贺龙称身体不好没去,可是却在家里打扑克;批判刘、邓,贺龙不发言,毛泽东逼他发言,贺龙却说:“我上不了纲哟”。因此,毛泽东怀疑贺龙是另外一个彭德怀,必欲除之,让人揭发他“二月兵变”、想当主席。”
   罗瑞卿被整肃与窃听器无关,文革前身为中办主任的杨尚昆,才是因“窃听器”事件失宠下台。作者张冠李戴了。至于所提贺龙的几件事,不知出处为何。说贺捧刘著抑毛选,可能与原话有出入。毛接见运动员而贺提前退场,贺不愿听《东方红》,这可能吗?毛摆家宴庆生日贺不领情,也太不可思议了。毛逼贺批刘邓,贺会抗命吗?凡此种种,实在经不起推敲。而谓毛诬陷贺“想当主席”,也难以置信。
   
   9,关于文革的“第一步”。文中称:“一九六六年五月二十六日:老毛施阳谋外出,由刘(少奇)主持中央会议,经刘除‘彭、罗、陆、杨’作第一步,再通过毛的政治斗争纲领文件,铲除刘、周、邓,这是毛的阴谋。”
   这里时间大错特错。文革始于1966年的《5。16通知》,不是什么“五月二十六日”。而且“铲除刘、周、邓”,将周与刘、邓并列,也违背毛的策略。
   
   10,文中提到“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七日:毛已决意要除刘、邓。刘邓提议,六一年八月召开党的九大。毛说:要请长假调理。六四年五月,政治局提出:八大至今已八年,要召开九大。毛说:要返故乡休息。毛指:六一年是要复辟搞修正主义,六四年是排斥毛夺权。”
   这段话简直莫名其妙。前面说毛决意除刘是在1962年七千人大会,怎么此处突然冒出个“1966年12月7日”呢?那是什么日子?何况毛历来把刘、邓区别对待,直到1976年天安门事件后,毛还提出保留邓的党籍,并无“决意除邓”。
   至于建议召开九大一事,“刘、邓”的提议和64年政治局的意见,不知作者从何得知?毛的回应及评价又载于何种文件?真叫人如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
   
   11,文章还说(文革中)“林多次求见毛而不得,林彪甚至为此大哭了一场。一次,江青让林彪到钓鱼台,林以为毛要接见,匆匆赶去,结果只是跟江青照了相,没有见到毛泽东,林彪气愤填膺。毛始终不给林彪任何解释的机会。庐山会议上,本来是康生首先提出要设国家主席,林彪从未提出,而且多次表态:如果设立国家主席,由毛主席担任,我林彪绝对不当。但毛泽东要借机打倒林彪,他跑到南方大肆进行非组织活动,到处声称:有人想分裂中央,想当国家主席。”
   说林彪因“多次求见毛而不得,为此大哭了一场”,根据何在?符合林彪的性格吗?江青约见林一事,又是谁透露的呢?庐山会议上康生何时“首先提出要设国家主席”?
   
   12,文末称:“毛泽东祸国殃民几十年,把陈独秀创立的具有民主、自由、平等理念的先进的中国共产党一度引向了歧途,其教训是深刻的、悲惨的,也是多方面的。”
   此处将陈独秀拔高了。须知中共是共产国际一手推动建立的,初期只是其一个支部,全靠苏联卢布撑持。而听命于列宁、斯大林的共产国际,与“民主、自由、平等理念”完全背道而驰。陈独秀晚年虽对民主的认识大有提高,但建党时期其理念不见得与民主、自由、平等悉皆相符。就全党而言,更谈不到有多么“先进”。
   说毛“把先进的中国共产党一度引向了歧途”,这尤其不妥。中共除了北伐时期国共合作锄军阀基本上算是正途外,从来都在歧途上。它谋的是其一党的私利,而非国家民族的整体利益。井冈山割据时如此,“万里长征”如此,抗战时期如此,三年内战也如此。打下江山之后更是如此。应当指出的是,自毛当了中共魁首之后,这个“党”进一步蜕变为本质上与封建帮会相似,比“黑社会”更黑的庞大组织。“乌有之乡”便是从这里面孵化出来的。
   
   临末提一下,文中曰“天堂与地狱——天堂与地狱是可以辨证转换的,” “辨证” 应作“辩证”。毛口口声声讲“辩证”,其实“形而上学猖獗”。例如只讲对立与斗争,否定统一与调和。“乌有之乡”将其奉若至高无上的神明,也是全然不懂辩证法,并与辩证法唱对台戏的表现。可以预期,他们与其祖师爷毛一样,最终逃不脱辩证法的惩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