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人家反是有道理的”——中共老党员的“历史局限性”]
张成觉文集
·香港的“通灵宝玉”
·韩寒具代表性
·购物天堂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霍金的启示
·國舅誤
·苗子与韩星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叫兽”/狼狗及狼与猪
·香港故事
·龙年展望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不是雷锋,胜似雷锋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三)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四)
·钱理群撰:歷史在繼續——張成覺主編《1957’中國文學》序
·《1957’中国文学》後記
·隨感兩則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微博两则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十一月七日有感
·别树一帜的十八大评论--读杨恒均《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谷景生和“一二.九”运动
·毛鄧江胡可曾流淚?
·北京宰相的眼泪
·美国总统与小学师生
·為毛卸责只會越抹越黑--點評劉源評毛的說辭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一)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二)
·“勞動教養就是勞動、教育和培養”?---閱報有感(兩則)
·也談民主群星的隕落--與高越農教授商榷
·“鞋子合腳輪”與“中國夢”
·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1957’中國電影》序(作者罗艺军)
·保存歷史真相 切勿苛求前人--《1957’中國電影》後記
·劫后余生话《归来》
·传奇人生 圆满句号
·当之无愧的中国人民老朋友-林培瑞教授
·礼失求诸野
·礼失求诸野
·奇文共欣赏--点评楚汉《国共胜负原因分析》
·田北俊,好樣的!
·何物毛新宇?!
·令家計劃未完成
·大饑荒何時紀念?
·南京大屠殺與道縣大屠殺
·又是毛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家反是有道理的”——中共老党员的“历史局限性”

   “我和李锐、谢韬诸老,是党内民主派,是救党派。能否救得了,共产党能否通过政治体制改革和平转型,看党内民主派力量的发展,尚在两可之间。”
   
   “我要说服党内同仁促使党民主转型(我已经有了很多追随者和支持者),就不能从根本上否定党,不能说‘因走了弯路压根就不该出发’,不能否定万里长征,不能否定三大战役,不能否定抗美援朝。这是我同海外反共学人从根本上不同的地方。人家反是有道理的,但我不能反,这就是我的历史局限性。”
   
   以上是新年伊始,著名大陆作家辛子陵给我的回信中的两段话。肺腑之言,发人深省。

   
   辛先生本名宋科,1935年生,50年参军,59年加入中共,64年起先后在高等军事学院、国防大学任职,大校军衔,94年退休。他“曾长期协助肖克将军从事中共革命历史、军史的研究和写作,有条件接触和积累了大量珍贵的历史资料”,(高华语)所著《毛泽东全传》(1993年,150万字,有四册与六册两种版本)、《林彪正传》(2006年)和《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2007年7月,以下简称《红》,分上下卷,70万字),均在本港出版发行,海内外广有读者。
   
   非常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辛子陵的新著《红》一心想“救党”,却被大陆当局视为异端邪说,只能在境外付梓,不能运进内地。官方网页更充斥痛骂该书的文章。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
   
   本来,上述三个“不能否定”,已充分表明作者是中共的“自家人”。但也正如他的自称,反映出其“历史局限性”。
   
   其实,如果抛弃“成者为王败者寇”的传统观念,客观公正地看待事物,则理应“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借用毛的语言)否定“万里长征” 、“三大战役”和“抗美援朝”。
   
   首先,中共一直宣称的“长征”旨在“北上抗日”,纯属彻头彻尾的谎言。如所周知,1934年10月,在日本侵略者已经吞并了我东三省,成立了伪“满洲国”的外患日亟之时,国民政府跟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府一样,贯彻“攘外必先安内”的方针,全力剿灭割据江西的红军,取缔非法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伪政权。王师胜利合围,十万“中央红军”不得不狼奔豕突,万里逃窜。好不容易逃到甘肃,只剩九千残兵,偶然得知刘志丹在陕北有个地盘,这才决定前往投靠。可见,“长征”实质无非黄巢式的流寇所为罢了,应为一切善良正直的国民所唾弃。
   
   其次,辽沈、淮海、平津三战,乃八年抗战胜利后中国人自相残杀。国共双方每役不下百万人上阵厮杀,军民总伤亡逾百万众,其惨烈远超两次世界大战任何一次战役,在环球各国内战中绝无仅有。如此血腥暴力,岂能给予肯定?
   
   至于“抗美援朝”,则更属毛私心驱使之妄为。入主中南海金銮殿不久的此一“中国人民大救星”,屈从斯大林意旨,刚愎自用一意孤行,悍然决定出兵拯救企图吞并南韩的金氏小王朝,不惜让中华儿女付出至少死伤五十万人的重大代价,只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与苏共离心离德的铁托!沾沾自喜于“红太阳”称号的毛,历来视人命如草芥,实际上是炎黄子孙不折不扣的“黑煞星”!
   
   当然,身为“伟、光、正”的资深成员,恪守“三不否定”势在必然,并不奇怪。但倘能不囿于一党的私利,立足于国家民族的振兴向上,则定可明辨个中是非,放弃不合时宜的偏见,“觉今是而昨非”也。
   
   非但如此,若思路豁然开朗,对“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大谬不然亦将一览无遗。盖自1921年7月诞生起,直到30年代初,这个“党”都是靠苏联卢布豢养的。它实际上只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抗战之前更不遗余力地遵照“保卫苏联”的指令行事,根本不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而其本质则属农民党,与“先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和“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完全不搭界。
   
   总之,事实俱在,铁证如山。中共除在孙中山实行“国共合作”时期属于合法外,1927年4月国民党“清党”起,至抗战爆发时它一直是非法存在。1949年10月1日之后,它也从未正式登记注册。其执政地位只不过来自“枪杆子里面出政权”。1954年《宪法》的序言提到其“领导”,但条文中并无明确规定,故其凌驾于人大和政府之上发号施令完全是违宪的。
   
   所有这些,学富五车而又阅历丰富的辛先生自是了如指掌,但以其身份地位,却又无法面对,更无法越雷池半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哀哉!
   
   不过,值得肯定的是,这位党内的“补天派”毕竟能够“与时俱进”,明白地表示“人家反(共)是有道理的”。圣人云:“朝闻道,夕死可矣。”一位资深党员具此觉悟,诚属难能可贵也。
   
   但愿党内民主派不断发展壮大,果如此,则中共一党专政寿终正寝不远矣。
   
   (09-1-7)修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