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仁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仁全文集]->[《我们向谁控诉?》第四章 谎言编织的童话]
曾仁全文集
·背离经济规律的私有化道路(1)
·背离经济规律的私有化道路(2)
·背离经济规律的私有化道路(3)
·「三个代表」入宪 狗尾续貂
·17个少年的死与警察草菅人命
·曾仁全:星星之火 可以潦原
·向胡主席温总理诉说
·弱者的呐喊一直是脆弱的
·杜案是检验胡温执政理念试金石
·腐败制度的见证(一)日新月异」的城市建设
·腐败制度的见证(二)「蒸蒸日上」的服务业、娱乐业
·腐败制度的见证(三)生产富豪的温床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1)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2)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3)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4)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5)
·院墙、国门与偷渡潮
·有感于保护富豪的修宪条文
·丧钟为教育体制而鸣(马加爵杀人案的深沉思考)
·台湾民选是大陆的一面镜子
·从「三.二七」抗议集会联想到「六.四」事件
·死不认错的政权
·麻将文化是维持稳定的良药
·玄学比共産主义更迷人
·杜导斌家庭目前经济拮据
·又一次与流氓政权结交的胜利
·打假维权英雄赞
·透析中共决策失误的处理方式
·网控又有新「进步」
·江苏铁本案惊动温家宝
·余振东长达八年作案说明了什么?
·小巫见大巫的美士兵虐囚案
·杜导斌爲自己理直气壮地辩护
·刘晓庆税案「不起诉」是法律游戏
·美对伊为何不借鉴中共的政治运动?
·「六·四」与中国历史变法演进的意义
·从杀人奶粉到有毒瓜子(我们还有多少食品可以放心食用?)
·胡锦涛先生的困惑
·对刘晓波软禁是做贼心虚
·打压越级上访的深思
·刀俎之下安有完整「鱼肉」?
·责任重于泰山
·同一时代战争不同命运的老兵们(诺曼底登陆纪念与抗美援朝纪念迥异)
·评述对杜导斌的“历史性”审判
·瞒报矿难是红朝谎言世家的小插曲
·端午节「感怀」
·温家宝应弃治标策略
·村 官 任 免 记
·不该处理的“废品”
·选 贤
·旷 世 奇 珠
·做戏无法请个菩萨
·香港和大陆:公民与臣民的区别
·解读李金华的「审计清单」
·特权管制下的中国「市场经济」
·香港,挡不住的民主洪流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
·税务机构改革 朱熔基政策败笔之一
·独感:淡化春节
·用垃圾文化巩固专政
·贴近大陆民衆的海外四大媒体
·钟祥市司法黑在哪里?
·还原历史面目的《谁是新中国》
·纵容“黄货”泛滥毒害青少年
·强权体制下没有丑闻
·令江泽民难堪的奥运会工程「瘦身」
·杨建利回国与袁红冰出国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邓小平制造了中国虚假的经济神话
·公安局长神气的原因何在?
·金牌与金钱及其它
·“蹊跷”死亡的农民迟文滨案与赵燕的诉讼
·物价飞涨、工人农民遭殃
·戏谑民主的「村选」
·有感于节俭办国庆
·江泽民留给胡温什麽?
·有感于为宋祖英出场改变纪念活动
·胡温暗批江泽民腐败治国
·胡温暗批江泽民时代腐败治国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1)
·为何无人劝谏江泽民留任
·走进死胡同的中国税制改革
·谁的“十一黄金周”?
·民愿与民怨
·印尼的民主与实践
·历史给了胡温政改的契机
·管中窥豹的希拉克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2)
·新暴力浪潮与杨建利的非暴力思想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1)
·中国七大荒唐
·「以人为本」口号掩饰下的矿难
·官员们过「鬼节」
·美国大选对中国人的示范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3)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3)
·鲍威尔与“美国精神”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向谁控诉?》第四章 谎言编织的童话)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签字过程用了很长时间,因为大多数代表表示"不理解",对破产后的职工安置问题没有用法律的形式进行承诺,所以拒绝签字。他们不签字同意破产,是他们潜意识里感到破产的操作规程似乎太简单化了。后来,职工们找到钟祥市政府一九九九年出台的"二十号文件"才知道,企业公转私或是倒闭拍卖后,要按工龄给职工每年最高五百元、最低二百元的补偿。
   但决策者似乎早有安排。首先,公司机关的干部职工都主动签字了,并且对不签字的其他代表进行游说,劝说他们签字,将破产后组建新公司的好处说得天花乱坠。在此情况下,占一半没签字的代表们才陆续签字了。三月份,法院正是依据这个签字名单,裁决"破产事实成立。"
   代表们后来醒悟过来已经迟了,他们无可奈何地说:原来这是一个骗局。过去,杨白劳按手印是将喜儿给卖了,我们现在签字同意公司破产,是将我们自己给廉价地"卖"了。资产分配的结果是:男职工五十五周岁、女职工四十五岁距法定退休年龄不满五年的养老金交到法定退休年龄,没有一分钱的工龄补偿。另由地方财政拿出二百多万元发给八百多人的失业保险,将责任推给社会。
   签字同意破产的十天后,以清算组名义下发的《钟祥市航运公司产权制度改革方案》产生了,这份不到四百字的"方案"避而不谈职工安置、资产分配等问题,而是认为企业已到了"资不抵债","通过破产再生,使职工得到安置,退休职工老有所养。"最后勉励职工们"要站在改革和发展的高度,积极投身于改革的洪流之中,关心改革,使公司产权制度改革顺利进行。"
   资不抵债”之秘
   决策人周志明所作的《钟祥市航运公司产权制度改革方案(草案)》说明中指出:目前,企业总资产一千一百二十二万元,累计亏损一千五百七十四万元,总负债一千九百五十四万零一千四百元,负债率百分之一百七十四点一二,造成企业经济效益差,亏损严重,资不抵债达八百三十一万零八千五百元。仅半个月后,《钟祥市航运公司产权制度改革问答》第四条又指出:自一九九六年来,企业连年亏损,累计已达一千五百多万元,资产负债率达百分之一百五十,已严重资不抵债。负债率从百分之一百七十四点一二,一下子变成了百分之一百五十。并耸人听闻地指出:"如果不破产,企业将以每年一百五十万元亏损速度继续亏损,三十五年内企业资产将会亏空,再说,企业继续亏损经营下去,债权人如银行等单位将会查封资产予以还债。"亏损还有"速度",并且讹诈、恐吓见识不多的职工们:"债权人如银行等单位将会查封资产予以还债。"
   钟航公司是不是资不抵债呢?这里面有些什么"玄机?"据财务科长彭某所作的《二000年财务决算和二00一年财务预算报告》资产负债情况表明:流动负债和长期负债有以下几部份:一、公司帐面资产总额:九百六十三万二千九百元1、流动资金中的应收帐款四百八十八万八千三百元,主要是外欠款。
   2、固定资产三百六十二万四千三百元,固定资产原值一千二百三十八万四千六百元,减去折旧八百七十六万元。
   二、流动负债项目
   1、短期借款:二百八十九万五千元(工行十二万三千元;农行二百七十七万二千元)
   2、应付账款:二百一十八万二千一百元(汉阳造船厂十一万二千二百元;荆州航务局七十九万一千元;市保险局保险金七十七万七千八百元)
   3、其它应付款:三百八十三万九千六百元,其中欠职工工资及退休老人一九九七年五个月工资药费等。
   4、应付工资:二十二万元。
   5、应付福利费:七十七万九千三百元。
   6、未交税金:三十四万元。
   7、预提费用:一百九十六万元(工会经费四万六千一百元;利息一百二十六万元;在职养老金六十五万五千三百元)
   8、长期负债:一百八十二万五千九百元(荆州工行九十二万五千九元,武汉招商行四十万元,省航务局五十万元)
   然而,这些数字是否准确呢?航运公司是真的资不抵债了吗?
   钟航公司一九九九年度四季度二二月份由杨友清及财务负责人彭志成盖章的报表显示:固定资产原价二千一百四十八万一千元,减去折旧一百二十八万八千四百元,固定资产净值为八百五十九万六千元。固定资产与周志明等人在破产时职工代表大会上宣布的"固定资产原值一千二百三十八万元,减去折旧八百七十六万元,固定资产为三百六十二万元"相差四百九十七万元。
   不仅如此,周志明上任的第一个月——二000年二季度五月份由周志明盖章、财务负责人彭志成盖章编制的报表上,"资产负债"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编制的报表相当接近,而与周志明在二月十六日职代会上报告的数据相差近九百万元。这说明,周志明上任后,就演变成两个不同的蓝本。
   
   (插图:钟航公司二000年五月财务报表,黑线上显示:固定资产原价21148825、24元,累计折旧12.615.561元,固定资产净值8.533.263元)
   二000年五月三十日编制的报表与周志明上任后的两表相对照,清楚地表明,"负债"之说是早有预谋——抢在破产前一个多月卖掉十三艘船舶,抢在破产之前进行平房房改。
   从上面一大堆数字可以看出,决策者是在数字游戏上大做了一番文章:缩小资产总额,扩大负债总额。因为,船民们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卖船舶、违反政策将平房"房改",都是有计划、有步骤的阴谋。卖船卖房后,既有钱用了,又为"资不抵债"之说打下埋伏。
   航运公司的报表,不仅每月报到了市交通局,而且还报到了航管站、市经委及税务部门,所谓"资不抵债"之说,从帐上一看就明白了。但是,为什么没有一个部门的一个领导指出来呢?为什么管理者都睁只眼闭只眼装聋作哑?
   该公司原机关党支部书记、办公室主任魏国华说:"公司新的决策者上任后进行平房'房改',我们职工就不同意,政策也不允许。因为那些又破又烂的平房值得'房改'吗?11月份卖船舶,我们老职工更不同意,很多职工找周志明扯皮,骂他是败家子,因为那是老职工们辛辛苦苦一辈子挣来的家产,但是,他有交通局领导为他撑腰,不仅违反政策将平房卖给了老船民们,又不顾职工们的感情卖掉十三艘船舶。"
   资不抵债是明显地有组织、有计划地做假,后来资产的流失,跟有关部门的有关领导有直接关系。"
   就在周志明卖船舶的前夕,出现一件意想不到的报复事件。周志明中午在原航运公司大门口下班回家时,光天化日之下,被三个不明身份的青年人用砖头砸破了头颅,鲜血直流。离事发现场不到二十米距离就有数名职工看到了,周大声呼救,没有一人上前制止三个胡作非为的青年人。三个青年人大摇大摆地离去。周志明送到医院抢救,花费四五万元钱治疗费。而案件至今也没有告破。
(《我们向谁控诉?》第四章 谎言编织的童话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