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仁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仁全文集]->[《我们向谁控诉?》第十二章 被遗弃的人们]
曾仁全文集
·杜案是检验胡温执政理念试金石
·腐败制度的见证(一)日新月异」的城市建设
·腐败制度的见证(二)「蒸蒸日上」的服务业、娱乐业
·腐败制度的见证(三)生产富豪的温床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1)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2)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3)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4)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5)
·院墙、国门与偷渡潮
·有感于保护富豪的修宪条文
·丧钟为教育体制而鸣(马加爵杀人案的深沉思考)
·台湾民选是大陆的一面镜子
·从「三.二七」抗议集会联想到「六.四」事件
·死不认错的政权
·麻将文化是维持稳定的良药
·玄学比共産主义更迷人
·杜导斌家庭目前经济拮据
·又一次与流氓政权结交的胜利
·打假维权英雄赞
·透析中共决策失误的处理方式
·网控又有新「进步」
·江苏铁本案惊动温家宝
·余振东长达八年作案说明了什么?
·小巫见大巫的美士兵虐囚案
·杜导斌爲自己理直气壮地辩护
·刘晓庆税案「不起诉」是法律游戏
·美对伊为何不借鉴中共的政治运动?
·「六·四」与中国历史变法演进的意义
·从杀人奶粉到有毒瓜子(我们还有多少食品可以放心食用?)
·胡锦涛先生的困惑
·对刘晓波软禁是做贼心虚
·打压越级上访的深思
·刀俎之下安有完整「鱼肉」?
·责任重于泰山
·同一时代战争不同命运的老兵们(诺曼底登陆纪念与抗美援朝纪念迥异)
·评述对杜导斌的“历史性”审判
·瞒报矿难是红朝谎言世家的小插曲
·端午节「感怀」
·温家宝应弃治标策略
·村 官 任 免 记
·不该处理的“废品”
·选 贤
·旷 世 奇 珠
·做戏无法请个菩萨
·香港和大陆:公民与臣民的区别
·解读李金华的「审计清单」
·特权管制下的中国「市场经济」
·香港,挡不住的民主洪流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
·税务机构改革 朱熔基政策败笔之一
·独感:淡化春节
·用垃圾文化巩固专政
·贴近大陆民衆的海外四大媒体
·钟祥市司法黑在哪里?
·还原历史面目的《谁是新中国》
·纵容“黄货”泛滥毒害青少年
·强权体制下没有丑闻
·令江泽民难堪的奥运会工程「瘦身」
·杨建利回国与袁红冰出国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邓小平制造了中国虚假的经济神话
·公安局长神气的原因何在?
·金牌与金钱及其它
·“蹊跷”死亡的农民迟文滨案与赵燕的诉讼
·物价飞涨、工人农民遭殃
·戏谑民主的「村选」
·有感于节俭办国庆
·江泽民留给胡温什麽?
·有感于为宋祖英出场改变纪念活动
·胡温暗批江泽民腐败治国
·胡温暗批江泽民时代腐败治国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1)
·为何无人劝谏江泽民留任
·走进死胡同的中国税制改革
·谁的“十一黄金周”?
·民愿与民怨
·印尼的民主与实践
·历史给了胡温政改的契机
·管中窥豹的希拉克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2)
·新暴力浪潮与杨建利的非暴力思想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1)
·中国七大荒唐
·「以人为本」口号掩饰下的矿难
·官员们过「鬼节」
·美国大选对中国人的示范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3)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3)
·鲍威尔与“美国精神”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5)
·维护执政地位要靠民主宪政
·失败的中国殡葬制度
·擦粉的文凭与狗皮膏药
·师涛,你笑傲江湖
·寻求合作出版长篇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欲哭无泪是矿难
·反对李登辉访日的叫嚣有什麽意义?
·白色恐怖笼罩的冬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向谁控诉?》第十二章 被遗弃的人们

杨良明、王新元、陈华忠、徐定香、仝照萍“维权五状士”的上访工作还在继续。现在,让我们转移视野看一看钟航公司船民们的现状。
   瘫痪的党组织
   钟航公司是交通局下属的党总支。二00一年以前,下设七个党支部,共有九十八名党员。分别是航运公司机关支部,公司船厂支部,船队支部,皇庄船厂支部,俐河船厂支部,老管会支部,驻汉办事处支部。轰轰烈烈的“保先教育”已搞了两年多,但是,钟航公司的七十多名党员找不到党组织了,有些党员说:“我们是被党组织给遗弃了。”
   二00一年十一月,钟航公司拍卖给周志明后,党组织自行解散,周志明最初组建的友邦船务公司吸纳的职工中,仅有十多个党员。据在友邦船务公司工作的一名党员介绍,二00一年十二月以来,直到二00四年七月没有召开一次党组织生活会,很多党员的党费不知交给谁。
   七十多名党员散住在钟祥市各地。从二00一年十一月以来,截止到二00五年十二月底,大多数党员没有参加一次组织生活,没有得到组织上发给的学习资料。甚至于,每年的七月一日,也没有人找他们在一起座谈、学习。很多党员自嘲地说:“我都不记得自己是党员了,因为没有人组织我们党员学习,我们也不知道有没有党支部,我们的党费也不知道交给谁。”

   现年五十七岁的魏国华原来是公司机关支部书记,兼任办公室主任,政工科长,谈起现在党员的现状,他说:“破产拍卖以来,根本没有人管我们是不是党员了,拍卖以前,总支书记是周志明,他忙着搞经济工作,没有时间管我们党员,而我们党员都忙着寻找新的生活出路,破产后,更没有人管我们党员了,我跟很多党员在一起谈心,他们都不知道党中央开到几届几中全会。去年以来开展的党员先进性教育,我是从报纸上、电视上才知道的信息,不然,根本不知道,也没有哪一个部门的党组织向我们宣传这些知识。”
   “企业破产拍卖后,我们这些党支部书记也就自行免职了,没有哪一级党组织下任免文件,也没有人给我们口头通知,我们航运公司的党组织基本上是瘫痪的。党员基本上是被党组织给抛弃了。”
   现年六十七岁的曾庆忠曾担任俐河口船厂支部书记近二十年,企业破产后,他和所在地四个党员失去了与组织的联系。二00二年,他个人为了上交党费,先后多次找钟祥市友邦船务公司,但都没有把党费交上去,因为没有人收缴。一直到二00四年,他才一次性按每月一元五角交了党费。
   二00四年以前的党费虽然交了,但没有成立党支部,没有人召集他们过组织生活,为了向党组织靠拢,曾庆忠多次找友邦公司及市交通局反映此事,后来得到友邦公司的答复说:最好把组织关系转到磷矿街道居委会。得到这个答复,曾庆忠就主动与磷矿街道居委会联系,磷矿街道居委会得知他们的户口关系不在本地,按照惯例没有接纳他们的党组织关系,至此,曾庆忠希望过党组织生活的愿望一直没能如愿。
   曾庆忠:“过去,我们跑船即使再忙,还坚持每周一次党员学习,现在,不仅没有人召集我们这些党员学习,而且,谁是支部书记我们都不知道,党中央的方针政策被我们基层党组织给截留了。”
   “近几年来,党中央多次召开一些重大会议,我们都是从电视上才得到的消息,要不然,我们根本不知道党中央的决策与工作步骤。”
   直到二00五年五月,原钟航公司的党员组织关系才转到皇庄社区党支部,而钟航的党员居住分散,多处相离数十公里,多数人都没有机会参加组织生活。
   破平房里的孤寡老人是个“老革命”
   今天洋梓青山头,昔日曾经红红火火的钟航公司敬老院一片凄凉,四周荒无人烟,后排的平房改成了猪圈,平房后面的青山头是一大片坟墓,坟头一个埃一个。据杨良明介绍,全是原钟航公司去逝老人的坟地,他们劳累了一辈子,这里是他们最后的归宿。
   前排的平房住着两户人家,一户是一对四十多岁的残疾夫妇,男的叫陈道胜,女的叫余小爱,夫妇俩人都是原来照顾敬老院老人的职工,企业破产后,现在靠五十元“低保”生活,夫妇俩在山坡上开垦了三亩田,属盐碱地,洪灾旱灾颗粒不收,加之余小爱患有严重的心脏病,一家人的“低保”还不够住院吃药。二00二年以后的养老保险都由他们自己交,但由于没有资金来源,四年来没有交一分钱。唯一的女儿四年前读完初一就辍学了,外出打工自谋生路。
   在陈道胜住的连体房一侧,住着一位八十二岁的孤寡老人,叫杨忠成,原籍是河南邓州市隐摊镇,一九四七年参加解放军,在桐柏军区原南阳专区保卫队任通信员、副班长,攻打邓县战役中,主要保卫专员及后援抢救等任务,一九四八年回老家被国民党军队抓去,在押往湖北荆门途中趁上厕所之机逃跑,看守追赶数座大山没有赶上。找到组织后,在荆门参加了基干连,多次参加剿匪战斗,一九五0年在荆门赴朝鲜战争训练基地负责新兵训练,一九五一年转业回原籍河南邓县任白中区刁堤队队长,由于没有文化(文盲),主动要求退下来,被区里写介绍信到湖北省钟祥县航运公司当工人,驾木帆船。除了八十年代在洋梓农垦队(青山头)地区当了四年队长外,当了一辈子的工人。
   杨忠成老人文革时期受到严重迫害,五十年代末的“隶清反革命运动,”杨是被专政、清查的对象之一,当时的清查专班给他罗列了数十条“罪状。”三十岁的时候,好不容易有了一次成家立业的机会——与一位胡姓女青年建立了恋爱关系,半年后同居在一起,但是,当时“隶反领导小组”给女方施压力,说陈是“坏分子,”“问题落实后将要坐牢”等等,胡某迫于压力解除了婚约。当时的运动破坏了杨忠成一生的幸福。就这样,一辈子没有成过家,没结过婚。
   要不是企业破产后无家可归的话,人们不会知道他曾经“辉煌”的过去。他不会历尽千辛万苦证明过去的历史,因为他唯一的证据——退役证,于一九五八年驾木帆船行至随州洪山区地带时,船舶被风浪打翻,他拖住桅杆救了同船的陈力员夫妇两条命,从而失去了荆州军分区颁发的“军人复员证。”
   象他这样的功臣及资历早应该享受离休干部待遇。半个多世纪以来,杨忠成老人认为生活与工作有依靠,没有必要证明自己的历史。但现在,企业破产了,他无儿无女,这才考虑寻找过去的历史,但是,一切已经晚了。他辗转河南、荆州、荆门等地,一个月四百多元的退休费都甩在路上了,全用在寻找自己“参加革命”的档案,都一直没能找到自己的档案,他写信到民政部,民政部将他的信转到邓县民政部门,得到邓县民政部门“查无此人”的答复,最后,只有几个过去的战友出了几张“个人证明”。至此,历史跟杨忠成老人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八十二岁的杨忠成老人身体很好,行走也很利索,说话口齿清楚,他说:“我没文化,过去,生活还过得去,企业领导对我也很关心,我就不想给组织上添麻烦,二00二年以后,企业没了,没人管我了,我才想起自己那么早就参加了革命工作,为什么现在是这样子呢?在这荒山野岭里,我死了谁来管我?在这种情况下,我才开始找,几年来我一直找,还写信给中央领导,一直没有找到我的档案,这是谁造的孽呢?我只想证明我过去的历史,为什么这么难呢?”
   现在,无人知道这样一个“老革命”、“老功臣”还住在原钟航公司敬老院一间茶水都能泡倒的破房子里,吃的是山上挖的野菜,睡的是破木板搭的架子床。
   永远生活在床上的丁洪国
   破产拍卖后,清算组安置了一大批老、弱、病、残者,其中有一个叫丁洪国。
   丁洪国于一九五四年五月出生,一九七一年参加工作,一直在钟航公司当工人,七十年代初,在转斗镇参加单位组织的共青团青年突击队开荒种地时,一锹挖在人骨头上,把脚趾扭伤了,由单位送医院治疗,病情好转后安排到七号轮船上当水手,在一次航行抢险中,因下水作业时间太长,旧病复发,在医院住院一直没有痊愈。一九八一年腿部肌肉逐渐萎缩,一九九二年瘫痪在床,并且,手指、脚趾开始变型,疥疮遍及全身,成了终身瘫痪病人。过去,全靠航运公司发给病休工资,由年迈的父母照顾。但是,他父母于二000年前后去世了。各自成家的兄弟姐妹都在航运公司下岗后,都要为生存而劳碌奔波,就用他的工资为其请人护理。
   对于他的得病经过,一九七一年时任转斗船队队长的张培德进行了证明:丁洪国同志一九七一年在航运公司转斗船队工作,因船队安排他参加共青团青年突击队开荒、挖田,把脚弄伤了,当时送医院治疗,因医疗条件差,治疗不彻底,如今留下伤残,情况属实。
   二00一年破产拍卖时,清算组仅补偿丁洪国四千元“安置费”,就将其扫地出门了。丁洪国现在住在钟航宿舍区一间偏避的破平房里,既不行下床做饭,又不能自己拉屎拉尿,全靠兄弟姐妹的施舍苟延残喘。四年来,没有人去关心他,问候他。他那间摇摇欲坠的矮平房又黑又脏,两面无门,小屋的一角放著一堆发黄了的白菜、萝卜,枕头旁边放着冷饭与白水,以便他用一根指头夹住汤勺一点一点放到嘴里去。当笔者于二00五年九月份在一间低矮的、两面无门的平房里见到丁洪国时,他正患感冒躺在床上呻吟,但是,虽然不能行动,神志还十分清楚。
   对于有人进来与他说话,丁洪国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当笔者要给他拍照一张照片,说是屋子里太黑了,他说有灯。说着,就用右手唯一能动的食指勾亮了灯管的拉线。
   笔者问:单位上补给你四千元安置费,你是存在银行还是用了。
   丁洪国(吃力地):用了,看病早花光了。还不够,都是哥哥弟弟及姊妹们拿钱给我看病,去年底搞了个检查,就花去一千多元呢。说是身体里的病很多……
   问:你现在躺在床上不能动,枕头旁的冷饭和水是谁送来的?
   丁洪国:是一个擦皮鞋的小男孩照顾我,我弟兄姊妹每月给他二百元钱,他每天中午和晚上回来烧饭给我吃,粮食和菜都由我姊妹们买了放在这里。
   问:你知道航运公司破产了吗?有人来看过你吗?
   丁洪国:早就知道破产了,没有人管我了。只有我姊妹及兄弟们来看我,我活着是多余的,但又死不了,我的腿子都烂了,双手只有一个指头能动。
   问:你是如何患病的?没有治疗过吗?
   丁洪国:我是七十年代响应党的号召,参加青年突击队,在转斗镇开荒挖田——用铁锹挖地,一脚踩到了人骨头,有些老人说我中了阴气(说到这里一脸的苦笑)。就这样时好时坏,原来的航运公司送我到医院治疗,医院找不出毛病,肌肉开始萎缩,全身不能动,就这样成了废人……
   当笔者掀开他的被子,只见他双腿瘦骨如柴,并且长了一些疥疮,吃饭和提尿壶都只能靠右手的食指。他后来告诉我,他的兄妹大多数也是航运公司下岗职工,希望给他讨个说法。多次找原公司法人、买售人周志明无果,又找市交通局及市委市政府领导,都没有得到抚恤金照顾。无奈之下,几个靠打工收入的兄妹集资了一万多元钱,正在积极地给他办理“病退”手续,从而,希望能保证丁洪国每月有几百元的“病养”费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