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汪洋“腾笼换鸟”的四大荒谬 ]
曾节明文集
·中国古典音乐成就何以远不如欧洲?
· 巴赫身后遮藏着贵族社会的二律背反贡献
· 习近平狰狞毕露,高智晟呼之欲出
·由八宫卦的角度看历史:中共已到了游魂卦的阶段
·“重大改革措施20条”的可取与荒谬
·所有国企变私营不可取——论国企的优势
·万恶的胡锦涛式伪国企
· 秦二世,崇祯帝与习近平
·“港独”扬短避长,客观上是助共维稳
· 对《炎黄春秋》态度,印证了习近平比胡锦涛都不如的野蛮素质
·中共领导人为何拒绝越南式的政改?
· 金庸《射雕英雄传》的两大硬伤
·杀死隋炀帝者非刺客——笑看习当局的杭州安保
·朱婷现象的启示:计生扼杀天才降低人口素质
·计划生育理论的邪恶性与马克思主义相同
·也论为什么苏联解体模式在中国行不通?
·满洲成为中国领土,是满清封禁的必然结果
·辛亥革命中的各省“独立”与港独本质不同
·真正“港独”志士是慷慨支援大陆民主化者
·晚清同盟会式的暗杀将会再现
· 美国大选前瞻:孤立主义回归,世界剧变在即
· 黄兴国落马反映出王岐山别有用心
·徐水良狂抓特务决非性格问题
·“绿化”:另类的彻底的征服
·代发:南京抽茧剥丝严查,三名国民党(大陆)党员被抓!
·代发:体制内最新消息:王岐山、范长龙或发动政变
·红朝行将覆灭,但不是2017年
·泰缅“金三角”地区决不能用作反对派基地
·中日战争,中国变天的风向标
·中国变天在即,海外反对派的应对策略
·中国不可能象前苏联那样和平演变
·为什么中共和习近平都已绝无可能走党内民主的道路?
·中共的统治,正将中国推向四分五裂的境地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汪洋“腾笼换鸟”的四大荒谬

   曾节明:汪洋“腾笼换鸟”的四大荒谬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随着珠三角企业倒闭潮的愈演愈烈,温家宝和胡锦涛亲信汪洋争斗近期公开化:两个月来,针对温家宝救助珠三角中小企业的指示,汪洋公开唱反调,放话:决不救“绝不盲目拯救落后生产力”、“腾笼换鸟”要坚决云云1;汪洋不仅这样说,也早已这样做了。
   

    汪洋与温家宝之争,事实上是如何对待民营企业之争,因为中国的民营企业绝大部分是中小企业,对中小企业该不该救助的问题,就是对民营企业该不该救助的问题。
   
    汪洋“腾笼换鸟”的主要理由是:广东目前倒闭和陷入困境中的中小企业多半是纺织、五金、陶瓷建材等传统劳力密集、高耗能产业,这些占了广东25%的土地资源,但只贡献8%的生产总值2,因此,这些企业属于“落后生产力”,它们的倒闭是大好事,是“广东产业升级的机会”。汪洋的“腾笼换鸟”,就是要把赖在广东这个笼子里的这些“落后的鸟”清理干净,换上先进的大鸟。
   
    汪洋的看法貌似有理,实际上荒谬绝伦:
   
    其一,汪洋的“腾笼换鸟”是以追求高科技的名义拿人不当人——不顾外省农民工的死活:因“腾笼换鸟”政策而大批失业的农民工,因没有福利和救济而被逐出广东,返回老家,成为其家乡省份的剩余劳动力,这些人中的许多人因为多年在外务工,农业谋生技能已经荒疏,因而陷入极大的困苦当中;另一方面,由于“腾笼换鸟”具有变相嫁祸于外省的作用,外省也对回流的务工者采取排斥态度,这就使得被逐出广东的农民工沦为特别悲苦的一群。显然,汪洋的政策是对农民工的彻底抛弃,这对多年来以自己的廉价血汗培育了广东经济繁荣的外省农民工来说,非常的不公平、不人道。
   
    其二,汪洋只看到中小企业GDP贡献率低,却没有看到中小企业五分之一的农民工就业率、民营企业的竞争给广东经济腾飞和社会活力;汪洋只看到广东沦为全国农民工的“集市”,只看到农民工给广东带来的“负担”,却没有看到全国农民工以廉价血汗为广东创造的惊人财富,汪洋更看不到广东经济体与全国经济体的有机整体关系,广东经济的繁荣和持续发展,离不开与其他省份的互惠互利。广东本身资源和人才匮乏,但沿海且紧邻香港,其当前最大的优势是充沛和和廉价的劳动力,汪洋拒绝“负担”全国的农民工的做法,是搞垮广东的经济的做法。
   
    其三,汪洋“腾笼换鸟”的时机选择根本不当。因为“腾笼换鸟”是需要下本钱、付代价的,它需要一个好的经济底子来承载“换鸟”的阵痛,真要“腾笼换鸟”,早该在数年前广东经济状况全盛的时候进行;汪洋却选择在广东经济大衰退的当头进行,这不啻是蛮干。在全球经济大萧条的冲击下,以出口经济为主的广东企业哀鸿遍野,这个时候厉行“腾笼换鸟”,除了把“鸟”换死、除了加速加速把经济搞垮,还能有什么作用?汪洋难道有本事在经济崩溃的废墟上,实现“产业的更新换代”?
   
    汪洋这个时候实行“腾笼换鸟”,就象给一个元气大伤、脉象微弱的病人做大手术,病人没有病死,反倒给做死了。
   
    其四,由于过于绝对化,全盘否定劳动密集型企业,汪洋的“腾笼换鸟”是大跃进式的“一刀切”。人不可能除了高科技的东西之外,就不再需要其他,因为人的需求的多样性,劳动密集型企业与高科技企业不仅可以共生,而且有着互补的关系,因此,任何一个国家乃至一个地区,都不能清一色只有高科技产业。产业的结构应该怎么配置,主要应该有市场来决定和调节,汪洋却从主观愿望出发,以行政手段消灭落后企业,以图“全部升级”,这种违背共生之道的做法必然适得其反,造成更大的扭曲。
   
    汪洋的写手以“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为论调吹捧“腾笼换鸟”。实际上,“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句俗语逻辑上是经不起推敲的:丢掉旧的东西并不是获得新东西的必要条件,旧的去掉了,新的就一定会来吗?比方说,你把家里的旧电视、旧冰箱丢掉,新电视、新冰箱就会自动进屋?最多只能说,丢掉旧东西最多能增加获取新东西的欲望。
   
    “产业更新换代”是要条件的,并不是赶走劳动密集型企业、高新技术的企业就会自动来。在当前广东人才、知识产权保护、体制透明度、政府廉洁度等等根本不行情况下,“腾笼”之后岂能换得来“好鸟”?
   
    虽然理由似是而非、站不住脚,体制内外反对和质疑的声音广泛,汪洋的“腾笼换鸟”政策仍然在胡锦涛的支持下强行实施,温家宝的正确意见遭到排斥。
   
    这就突出地反映出:当今中共国,权力的中心依旧是真理的中心,什么是“落后生产力”?由汪洋说了算、胡锦涛说了算;汪洋腾笼换鸟的最高依据,是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什么样的发展才算“科学”的发展?当然由胡锦涛说了算。
   
    这是一种没有任何修错能力的决策机制,这是一种没有任何修错能力的体制,胡锦涛当权的剩余四年,中共将在“科学发展”的名义下,继续祸国殃民。
   
        曾节明 成稿于二〇〇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上午   
   
   注1:汪洋文章:《金融危机给广东上了生动一课》,见十二月十日人民日报;
   注2:多维新闻网2008年12月24日评论:《温家宝与汪洋之争:中国“科学发展”的两难困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