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左派是逼迫中共“改旗易帜”的急先锋]
曾节明文集
·爱的罗曼史——(一)
·警惕:胡锦涛别动分子要搞垮中国社民党
·胡锦涛正在滴水不漏地筹备着对自己的清算
·金载沣、赵尔丰去,胡锦涛、张德江来
·金复新思想的可取之处
·专制独裁人治(帝制)崇拜癖
·“八一九”事件二十周年的感与问
·中国的“崛起”和西方的衰落探源
·时局观察:赖昌星难圆胡锦涛的太上梦
·纽约州考驾照有感而评
·林彪死于毛泽东的定时炸弹谋杀
·试析中国人的仇日与仇美
·人权死角阴暗中的屈辱与惊惶
·检验温家宝的历史时刻即将来临
·秋上安大略
·秋风秋雨怀秋瑾
·就同性恋合法化问题与金复新商榷
·天净沙——秋思(图片集)
·就孙中山、辛亥革命等问题与陈泱潮先生商榷
·众寡头集体转向,胡记师朝鲜路终
·初次领略美国警察的阴暗面
·中国去共产党化的最佳方案
·中国历史上两次亡国的真正原因
·中国人之满洲化歪风劣俗略考
·红朝隐现“三分天下”之势
·以秦人比当代中国愚民不恰当——与荆楚商榷
·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
·中国足球崩溃的深层原因
·中国社民党关于广东陆丰乌坎村事件的声明
·三分天下汪洋占先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再谈胡锦涛的真面目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居美随感: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左派是逼迫中共“改旗易帜”的急先锋

曾节明:左派是逼迫中共“改旗易帜”的急先锋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1/26/2009
   左派,在国际上惯常指比较强调维护劳工和穷人利益的政治派别,与马克思主义并不相干(马克思主义在西方世界属于非常边缘的异端);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左派与右派并无本质区别,两者都认同和维护宪政民主,两者的区别通常在于:左派主张政府对经济更多的干预、政府在政策上更多地照顾穷人;而右派主张“小政府,大社会”,强调自由竞争。

   中共国的左派,则是指信奉马列毛斯主义的政治派别,他们既与崇尚自由民主的中国右派本质不同、水火不容,也根本上有别于国际上的左派;中共国左派高举维护穷人利益的幌子,实际其诉求与维护穷人的利益并不相干。主要由于对“文革”看法不同,当今的中共国左派分为老左派和新左派两大阵营:
   老左派奉毛泽东思想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正统、高度评价文革、全盘否定中共1978年之后的路线…老左派不仅容不得政治改革派,甚至连邓式跛脚经济改良都不能容忍,他们视邓小平为中共的头号“叛徒”、为中国和平演变的总后台。
   新左派奉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原理为真理、高度评价毛共的“建国”和“社会主义改造”,但对文革持否定态度、全面否定1992年之后的中共权贵私有化路线…相比老左派,新左派阶级斗争色彩较淡、国家主义色彩突出、国际争霸意识强烈,他们对1992年后中共当权派大力发展的“外向型经济”深恶痛绝,把江泽民、朱镕基斥为汉奸买办。
   但无论老左还是新左,都共同地反对中国宪政民主转型、都共同地反对市场经济、都共同地敌视体制内外自由派:他们曾经把赵紫阳当作美帝国主义和平演变的总代理、现在把温家宝视为“赵紫阳余孽”、把王沪宁斥为潜伏在党内的美国特务、把刘晓波、刘军宁、贺卫方、袁伟时、茅于轼、焦国标、徐友渔、曹思源等自由派知识分子统统打成“美帝国主义走狗”、“西方反华势力的工具”。
   由于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共当权派继续以马列主义为意识形态正统,至今仍然高度评价毛泽东,中共坚持“挂羊头,卖狗肉”的做法,使思想观念符合中共意识形态正统的中共国左派,三十年来一直据有对自由派(右派)的话语权优势和结社、集会的优势。
   2000年前后,在话语权上优越惯了的左派对“三个代表”公开猛烈批判,江泽民恼羞成怒之下,不惜采取“反党”措施来进行压制——偷偷摸摸地查封中共旗帜性党刊《中流》、《真理的追求》,首开查封正统党刊的中共党史纪录。
   胡锦涛上台后,出于中共硬党棍子的本性,一再抑右而兴左:胡锦涛严密封锁过滤一切“反动”网站和“自由化”言论,却对众多左派网站网开一面,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网、南街村、当代国际共运、主人公论坛、新左人民资料馆等众多左派网站很少被封锁;左派文章、著作在大陆基本上能够公开发表、出版,右派在大陆发表文章、出版著作却备受限制,刘军宁、刘晓波、余杰、刘荻等人作品更被严禁发表和出版:党内自由派人士谢韬推崇民主社会主义的文章不能转载、不能上主流媒体;而批判谢韬的左派文章却可以上人民日报;胡锦涛铁腕打压民间自由派的任何聚会,却对左派聚会睁眼闭眼、半禁半就;纵容左派一再公开聚会,对贺卫方、茅于轼、刘军宁、曹思源、徐友渔等自由派知识分子进行大批判;自由派公众传讲活动多受限制,新左经济学家郎咸平却可以在国内四处煽情、大鸣大放、煽动民粹、抨击经改、鼓动仇富思潮、转移民众对真正祸根——专制统治的关注……
   最高领导人胡锦涛的支持,增大了左派对自由派的这些优势;而“六四”大屠杀之后,近二十年的掠夺式的权贵私有化改革,导致工、农等弱势群体完全边缘化、随着强迫拆迁、征地、强迫下岗、退休等“改革”措施变本加厉地实施,弱势群体没有人权的状况,赤裸裸地暴露无遗,社会积怨深重、矛盾尖锐,民众许多人、尤其是中老年人,因痛苦转而怀念计划经济年代较有保障的平均主义状况,而底层年轻人因为没有出路、缺少机会而曲解改革、憎恨改革,同时,他们又因为中共蒙蔽而没有自由民主概念常识,因而容易向往一种由国家强权主导的均贫富模式,成为新左的尚好新生胚芽…这些,都使得左派的理念在底层民众中获得了广泛的共鸣;这些,都加快了左派力量复兴的步伐。
   由于毛泽东的罪恶在大陆从来没受到真正的清算,左派的残枝余脉广泛、遗毒深厚,而自由派在八九年却受到彻底地摧折,因此左派的回潮要远比自由派来得容易。
   当今左派的盛况,是二十年来前所未有的:左派不仅拥有在改革中饱受伤害的广大草根群众基础、也有痛恨和嫉妒当权派腐败的的众多离退休干部、左派拥有一批颇具影响力的老革命前高干及知名知识分子,如魏巍、崔之元、左大培、韩德强、巩献田、杨帆、郎咸平等人,在中南海,左派甚至拥有最高领导人胡锦涛、及政治能量尚存的元老宋平、邓力群等人作靠山。左派的组织、刊物、网站在大陆阵容远较右派齐整,其在国内政治上的影响力也比右派更为突出:
   由于左派的狙击,中共当权派原拟在2005年出台的《物权法》被迫搁置两年之久、2003年左派发起了二十年来规模空前的纪念毛泽东诞辰110周年全国活动,今年又发起毛诞辰115周年的全国纪念活动,全国二十个省上演了崇毛纪念活动,一起韶山更出现十多万人的崇毛集会,在左派的影响下,中国民间对毛泽东的评价又重新趋于正面,许多“八零后”、“九零后”年轻人重又把毛泽东当作“伟人”、“民族英雄”。
   左派对“改革开放”的猛烈攻击,成功地使金融体制改革等剩余的经济改革自2005年开始陷入全面停顿;左派对自由派的猛烈批判,既打压了自由化思潮、误导了民众,更省去了中共当权派在意识形态破产情况下,亲自出面“左批右捧”的风险:胡锦涛一方面不准主流媒体转载谢韬、袁伟时、贺卫方等人的文章,另一方面纵容左派对谢韬等人进行大批判,是一种利用左派压制自由民主诉求的做法,躲在幕后的中共当权派,企图藉此既达到保专制的目的,又钓取“宽容”的美誉,以蒙骗外界对“胡锦涛政改”继续心存幻想。
   胡锦涛自以为纵容左派有利于党专制,实际上左派的复兴只会加速中共的垮台。为什么?因为,左派与中共当权派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
   左派不仅敌视宪政民主,也根本反对中共当权派至今坚持奉行的邓小平路线:老左派要求回到毛时代“一大二公”的社会;新左派接近陈云的“鸟笼经济”思想,要求重新扩张国有经济、重新树立国家权力在经济领域中的全面垄断地位、消灭外资、民营企业等“殖民”、“买办”经济。
   但如今的中共当权派,已经几乎彻底变为官僚资产阶级:他们通过专制权力的寻租,与依附权贵的资本家集团紧密地结成一体,成为依附权贵资本家集团的后台老板和保护伞。
   因此,左派的诉求与中共官僚集团的利益是根本冲突的;左派对中共当权派集团的威胁,实际上比自由派更大:
   这是因为:无论毛左派和新左派,都不认同普世价值,他们共同地漠视自由、曲解人权、蔑视宽容、崇尚暴力、煽动仇富…他们一旦夺得实践其理念的权力,必然会予现今当权派以残酷打击、甚至危及其身家性命。
   左派的理念如果付诸实施,对包括官僚集团在内的中上社会阶层的冲击,将远比自由派理念实施来得大。经过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社会已基本上是一个私有制的社会、市场观念深入人心;以中国的社会现状,过渡到完善的市场经济社会要远比倒退回计划经济社会、“鸟笼经济”社会容易——只要承认权贵的既得利益、同时建立宪政的游戏新规则,就能够实现“自由化”的和平转型;而由现今的社会再退回公有制社会,就得对整个社会利益重新洗牌、再行“革命”,非得再次大杀一批有产阶级、再来一次公有化“改造”不可。
   对中共当权派集团而言,落在左派手里比落在自由派手里更惨,这是因为:
   自由派毕竟承认普世价值,承认当权者的人权,普遍有罪的中共当权派分子,只要没有严重的杀人罪行、只要不负隅顽抗,一般都不会受到追究。一旦自由派接掌政权,前当权者们失去的只是专制权力,人权得到保障,绝大多人还可以保有丰厚的既得利益、安享晚年;如果落到温和的自由派手里,有罪的前当权派分子则不仅可以保有既得利益,他们中许多人还可以保住官职,“咸与维新”。
   从历史上看,专制政权垮台后凡是自由派上台的国家,都没有发生残酷的清算:武昌起义后在各地夺权的立宪党人,并没有清算满族特权阶层;二月革命后上台的克伦斯基自由派,没有对沙皇家族和前沙皇官僚集团实施清算;叶利钦摧毁苏共后,并有清算勃列日涅夫时期有罪的苏共官僚,叶利钦甚至还很快赦免了发动十月暴乱企图推翻自己的前苏共官僚哈斯布拉托夫、鲁兹科伊等人;取代前东欧各国马列主义政党上台的宪政力量,都没有施行社会清算,仅仅追究了昂纳克等几个犯有反人类罪行的前最高领导人、以及少数负有开枪屠杀民众的军警成员;即便在动用内卫部队(相当于中共国武警)开屠杀示威民众导致数万人死亡的前罗马尼亚,新上台者也只是处死了下令杀人的齐奥塞斯库、惩处了一批杀人的军警指挥官而已,并没有实施大规模的清算。
   由于左派根本不认同“西方”的人权观念,中共当权者们要是落在左派手里,其凶险自然不可估量:左派反对的只是中共的经济路线,而对中共的一党专制体制几乎完全认同,左派认为:对“反动”分子、“汉奸”等异见者,应当实施专政;对“反动”、“汉奸”言论应该予以压制,他们对中共当权派坚持邓小平路线、对“右派”过于“手软”、对自己的一再排挤而深感愤慨和仇恨;在左派看来,现行当权派集团,除了胡锦涛等个别人外,都是一心要亡党、亡国的坏人:在老左派眼里,中共主流统治集团实属大逆不道的“修正主义叛徒集团”;在新左派眼里,中共主流统治集团则是不折不扣的特务汉奸买办集团。
   因此,一旦左派上台,运用共产党传统的专政手法来对付垮了台的前当权派,是自然而然的事,文革就是一个经典的例子。中共党内路线斗争,常常是“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由于不承认普世价值,共产党左派发起的路线斗争,要比内心多少有点认同自由民主价值的“修正主义当权派”更为残酷。因此,一旦落到左派的手里,当权派不仅失去特权和既得利益,遭清算的危险很大。
   中国左派,无论是老左派还是新左派,按国际标准都属极端左派,与共产党类似。历史证明:凡是极端左派上台的国家,几乎无不实施大规模的清算,以致血流成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