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让网络监督的风暴更猛烈]
余杰文集
·一:“我们是吹口哨的人”
·二“我们是真正的爱国者!”
·三“一分钟人”与来克星顿的枪声
·四:不要遗忘历史那黑暗的一页
·五:布什:一半是火,一半是冰
·六:公民有焚烧国旗的自由吗?
·七:看哪,那些办报纸的人
·八:劳拉:从图书馆馆员到第一夫人
·九:马车上的阿米西人
·十:美国人是公民,也是志愿者
·十一:墓碑之美
·十二:那栋朴素的小房子
·十三:记一位在“九•一一”中罹难的弟兄
·十四:瓦尔登湖:大地的眸子
·十五:威尔逊:理想主义的总统
·十六:美国作家和站在作家背后的人
·十七:希拉里:美国的第一位女总统?
·十八:耶鲁与中国
·十九:在“左”与“右”之间的美国知识分子
·二十:最好的教育是爱的教育
·《光与光的背面》后记:“八仙”还是“九仙”?
*
*
14、《拒绝谎言》(香港开放杂志社)
·《拒绝谎言》目录
·包遵信序《拒绝谎言》:一个知识分子的道德良心和勇气
·刘晓波序《拒绝谎言》: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
·致中国作家协会的公开信
·就本人与中国作家协会的劳动合同纠纷致读者的公开信
·末路的狂人与末路的主义——论米洛舍维奇的垮掉
·一代新人的觉醒和受难
·丧钟为谁而鸣
·朱熔基总理,请您尊重台湾的民主
·面对中国的“国难”
·中国大地上的毛幽灵
·薄熙来的“神光圈”
·论邓家菜馆的倒调
·同胞之间的杀戮
·愚蠢的“远攻近交”
·谎言王国迫死说谎者
·"幸灾乐祸"的文化背景
·从杨子立等人的遭遇,我们如何学习“爱国”?
·流沙河笑谈“一毛”——百元人民币“变脸”
·从华国锋的退党谈起
·谭其骧与毛泽东
·为了在阳光下生活——读北明《告别阳光》
·台湾的选择
·姜恩柱的"个人意见"
·哈维尔的态度
·谁出卖了中国?
·一百步笑五十步
·中国知识界的堕落和文化精英的宠物化
·从身体囚禁到心灵控制——我所经历的军政训练
·从北大的堕落看中国知识分子的奴才化
·黎明前的黑暗
·俄罗斯悲剧与极权主义后遗症
·我们的尊严和血性在哪里?
·董建华的“自动当选”与香港的危机
·大陆眼中“暧昧”的香港
·李敖的堕落
·辞职的勇气与生命的价值
·从“小说反党”到“电影救党”
·毛毛笔下的毛泽东
·美国是魔鬼吗?
·义和团,还是维新派?
·真话与饭碗
·余华的奴性
·走出坚冰的金大中
·我们为什么要申奥?
·无法告别的饥饿
·“瀑布模式”的新闻
·“长江读书奖”与皮影戏
·丁石孙的风骨
·又一个“岳麓书院”?
·中国的人肉筵席
·不能沉默——就高行健获奖的声明
·被背叛的蔡元培
·守土有责与自我阉割
·中国足球:在愚昧中狂欢
·一句话里的良知
·思想札记:流星•蝴蝶•剑
·《拒绝谎言》跋:自由与阳光
*
*
15、《我的梦想在燃烧》(当代世界出版社)
·《我的梦想在燃烧》目录
·学术的虚妄
·“狐狸洞”与“包二奶”
·非洲大陆的“一九八四”——读奈保尔《河湾》
·让我们告别战争语言
·白鸽,从轮椅上飞起——评《蒋经国传》
·中国离现代化还有多远?
·什么样的作家会被历史感激?——读王开岭《跟随勇敢的心》
·讷言与话语的膨胀
·“凌辱电玩”何以流行?
·他们是伟人,更是有缺点的人——评埃利斯《那一代——可敬的开国元勋》
·高勤荣,你在哪里?
·爱,直到受伤──序曹燮《六百个孤儿的父亲──慈善家余祖亮的传奇人生》
·美国与中国,谁更「个人主义」?──读福山《信任》
·我们为什么不相信经济学家?
·什么力量比暴力更强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让网络监督的风暴更猛烈

   来源:动向争鸣一月号合刊

网络「压垮」两位「最牛」县长


   《南方人物周刊》记者郑廷鑫在《封口》一文中谈到二○○八年一月他在陕西绥德的一次採访经历。当地的一名职业中学校长高勇,找县长崔博签字落实国家发放的助学金,仅仅是拉了一下县长的车门,便被当地教育部门下令停职处分,然后被公安机关拘留,罪名是「妨碍公务」。其实,是县长感到其权威和面子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他要让臣民们深切地意识到:如果对一县之长有不够尊重的举动,「后果将很严重」。
   这一事件在网络上被披露出来之后,绥德县长崔博被网民冠以「史上最牛的县长」的荣誉称号。当然,官僚们在干坏事方面向来是争先恐后的,「最」的名号很容易被打破。不久,派遣警察到北京拘捕撰写负面报道的记者的辽宁省西丰县县委书记张志国,又荣登「史上最牛的县委书记」之榜首。崔、张二人,一举成名,交相辉映。网络舆论愈演愈烈,当局亦无法熟视无睹,遂作出弃卒保帅的命令:崔博被上级责令深刻检讨,并向当事人高勇道歉;张志国则被免去党政职务,后来本拟「另有任用」,在网上被继续「关注」之后,新的官位也泡汤了。
   多年之前,我看过一则门户网站「网易」发佈的电视广告,核心广告语乃是「网聚人的力量」──这正是网络的价值所在。在一个后极权社会中,由於独裁政权的高压,公民无法形成与当局抗衡的组织,每个人都呈现为孤立无助的「原子」状态。唯有网络,用一种虚拟的方式将民众凝聚起来,形成一种富有「中国特色」的网络舆论。如果没有网络舆论的压力,独霸一方的土皇帝怎么会向小小的中学校长道歉呢?

   崔博继续为官,是否洗心革面,不得而知。而官员们对网络监督的敌视则是毫不掩饰的:当记者郑廷鑫前去採访绥德宣传部门的负责人时,该负责人口气强硬地说:「以前不来报道我们绥德的大好形势,现在一出这事就过来,这不是给我们的工作添乱吗?」并感歎说:「以前没有网络的时候多好啊,想让他们怎么说就怎么说。」
   这句话确实是大小官员们真实心态的最佳概括。在没有网络的时代,确实可以做到「想让他们怎么说就怎么说」。历史从来就不是由人民写成的。
   幸运的是,网络的出现,至少是部分地终结了宣传部官员们「想让他们怎么说就怎么说」的权力。所以,有人说,网络乃是上帝赐予灾难深重的中国人的一个宝贵礼物。在官僚系统之中,县长和书记的名声受损,宣传部长当然是难逃其咎的。但是,纵然宣传部长有千手观音的功夫,也无法删去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帖子,也无法将臭名昭着的县长和书记大人的名声再度「漂白」。

网络监督的手下败将


   过去,宣传部长们一手遮天、为所欲为,如今他们突然发现网络是一块难以控制的「飞地」。西安电子科大的宣传部长强建周便是网络的手下败将之一。二○○八年七月,西安电子科大财务处在未经学生同意的情况下,配合工商银行为一万一千余名学生集体办理了「中国工商银行牡丹运动圆梦学生卡」。该事件曝光后,被网友称为「卡门事件」。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记者前去採访,强建周不愿回答记者「过於尖锐」的问题,并威胁记者说,「你们不要添乱,要帮忙,中央的主流媒体要注意导向问题」,「现在处於特殊时期,高校稳定是压倒一切的」,「我们是全国重点大学,如果引发群体性事件,你要三思而后行」等等。强建周甚至「该出手时就出手」,拉住记者的包,将其拉回办公室,简直与「杨帆门」的主角杨帆「叫兽」(网民对「教授」的别称)有一拼了。强建周部长还援引一九九○年教育部有关媒体到高校採访的规定(那是在八九之后针对「戒严时代」而制定的),为他将记者扣留的决定寻找「制度支持」。
   几天之后,此事件便在网络上成为一个炙手可热的新闻,尤其是在国内人气最旺的论坛「天涯社区」上,强部长被淹没在无数网民的唾沫之中。强部长一向飞扬跋扈、唯我独尊,以对大学生展开「思想教育」为荣,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委屈,立即便宣称「要佔领天涯」,「我今天要做一个轰动全国的事情!」这些话一夜之间传遍网络,强烈的反差引发了更大的争议。
   强部长此后将遭致上级的何种处分或表彰,尚不得而知。但是,最近几个月来,网络监督的巨大力量,确实让多名官员丢盔弃甲、狼狈下台。在中纪委、监察部和反贪局患了高度近视症的时候,网民便取而代之,以「义务网络监督员」的身份践行公民权利。比如,在网络上被命名为「深圳怪叔叔」的深圳海事局党组书记林嘉祥,由於一段在餐馆中猥亵女孩的视频而被免职。这段视频显示林在面对女孩家人对其行为的指责时,仍在吹嘘他的职位。这段视频在网民中迅速流传,使林嘉祥的身份被曝光,也引来要求依法惩处他的呼声。虽然当地警方认定其猥亵罪名不成立,但在舆论的压力之下,他仍然因「言行不当」而被免职。
   最新成为「人肉搜索」目标的,是被称为「南京周至尊」的南京市房管局官员周久耕。眼尖的网民从周久耕的照片中认出,他戴的是价值十万元的江诗丹顿手錶,桌子上放着每包一百五十元的「九五至尊」牌香烟。根据进一步的搜索,网民们还发现周久耕上班开的是凯迪拉克轿车。官方英文版的《中国日报》报道,出於对这些财富象徵的不满,一些人向当地有关部门举报了此事,随后相关部门对周久耕的财产进行了调查。周久耕在一周后被免职。据新华社的消息,初步调查的结果发现周久耕滥用公款购买高级香烟,同时他也因对媒体发表不当言论受到了批评。

网民不会在高压下束手就擒


   而「出国考察门」事件再次显示出网络监督的力量,当局有多少黑幕的操作,一见光便成为众矢之的。一位网民匿名贴出了据称是在上海地铁站捡到的多张旅行费用报告和收据。根据这些文件显示,两个城市的若干大小官员到美国和加拿大进行了奢侈的「考察游」,并用公款参观了赌城拉斯维加斯、尼亚加拉瀑布和其它观光景点。在这些文件曝光后,有两名官员遭到开除,还有几人受到纪律警告处分。
   网络监督力量的兴起,表明官方原有的「内部监督」制度的失效,以及民间权利意识和监政意识的崛起。当局对网络监督呈现进退失据的态度,一方面不得不及时应对,以疏解民愤;另一方面又不甘接受民意的监督,试图发起反击,管束网络言论,企图将网络变得与在官方牢牢控制之下的传统媒体一样「听话」。然而,网络的本质便是自由,网民不会束手就擒。在高压之下,网络的监督不仅不会停职和削弱,此风暴反倒会越颳越猛。一个「透明」的中国,也许会首先在网络上变成现实。
   二○○九年一月七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