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杨恒均之[百日谈]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民主制度:可以任意批评却没有人愿意舍弃的一种最不坏的制度

   
   
   
   这次到台湾日程很紧,但五天的时间还是让我碰到不少不同颜色和层次的台湾人。接触到的台湾人给我的印象可以一言以蔽之:愤怒。一旦和他们谈到台湾现状特别是陈水扁问题,不管和你熟还是不熟的都立马按捺不住愤怒。蓝营的自不待言,对陈水扁竭尽侮辱之能事,对马英九还不把陈水扁判刑表达强烈的不满;绿营的则暴跳如雷,高声叫骂马英九无耻,一上台就报复陈水扁,要一下子把台湾人的政党(民进党)赶尽杀绝。一位出租车司机说起马英九甚至激动得把车停下来,回头对我吼道,你信不信,如果我有一支手枪,我立即把马英九干掉——说着,他怒气冲冲地朝总统府的方向做了一个开枪的动作——啪啪!不蓝不绿的也没有几个心平气和的,对台湾现状愤愤不平。

   
   
   
   一个小小的岛屿,每个人都愤怒起来,这和对岸的大陆真是有一定的相同之处。如果你在大陆提起一些政治制度和党群关系,老百姓也大多是两种反应:愤怒,以及出离愤怒到无法再愤怒。
   
   
   
   不过台海两地虽然都是愤怒,却也有不同之处。大陆的愤怒中有无奈,大多数人看不到希望,只能听天由命。例如,说起某地官员贪污腐败,老百姓最多叹息一声,几千年都这样,有什么办法。如果从表面上看,台湾民众的反应也是如此,然而,再进一步观察,却大大的不同。
   
   
   
   在台湾期间,我能够在每一个愤怒的台湾人身上寻求到一种大陆人身上没有的,特别是那些我初次见面的普通台湾人。他们有的对陈水扁执政愤怒,有的对马英九现在执政不满,但他们却都不对这个制度产生厌恶,没有一个普通台湾人会说这个制度造成这些腐败和无能,他们只是认为这个制度不够完善。更重要的是,我接触到的台湾人虽然愤怒,但几乎都尊重民主的游戏规则。
   
   
   
   这可能就是民主制度的特异之处,每一个人都对这种制度议论纷纷,说三道四,批评和指责为多,但一旦进入这种制度的人,谁也不想退回去,或者选择其他在历史上存在过的任何一种非民主的制度。
   
   
   
   且不说台湾的民主制度是哪些力量奠基的,到目前为止,我认识到,推动民主制度前进的最主要力量不是国民党,也不是民进党,而是广大的民众,他们对这个制度的不满足,对这个制度漏洞的愤怒,对这个制度的期许,正在一步一步迫使政治精英们修补这个制度的漏洞。
   
   
   

差一点让我崩溃的国民党人

   
   
   
   我上面说了这样一个意思:台湾的普通百姓是推动民主制度前进的主要动力。我并没有说精英如何,实际上,这次到台湾,我见识了精英们的表演,实在给我很深的印象。
   
   
   
   世界华语作家协会第七届会员代表大会在台北召开,来自五大洲的华语作家代表200多人。由于这个协会是台湾背景,会员中有不少国民党党员,有些是有相当级别和资历的。在一次吃饭中,我和周围的几位国民党党员争论起来,他们认为台湾目前很乱,主要是民进党搞的,要是以前的国民党一直执政,就不会如此之乱了。我听后感到大惑不解,如果国民党一直执政,那不就是专制独裁,哪里还有民主可言?如果是国民党在搞竞选时说出这话,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作为作家协会会员之间讨论问题,他们竟然发此宏论,让人吃惊。
   
   
   
   让我吃惊,但并没有让我崩溃,差一点让我崩溃的是12月1日上午国民党副主席吴敦义对来自世界各地华语作家的讲话。此人讲话不乏风趣幽默,“他妈的”等脏话不离口,绘声绘色吸引了作家们的眼球。
   
   
   
   吴先生在提到台湾现状时,说到台湾有两个乱象,其中最主要的一个是媒体言论自由之乱。吴敦义说台湾的媒体言论实在很自由,比美国都自由,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可以说出来,不用负责任。
   
   
   
   他说的有一定道理,一个小小的两千三百万人口的台湾岛,打开电视将近一百个频道。每天晚上,很多频道都请“名嘴”在那里议论时事。你说一个巴掌大的小岛,哪有那么多“事实”可议的?于是这些名嘴也就越讲越不靠谱,说三道四的有,无中生有的也有,看上去确实有些群魔乱舞——
   
   
   
   吴敦义先生说到台湾媒体言论之乱后却话锋一转,用一句话总结了台湾这些乱象之根源:台湾的民主走得太快了!
   
   
   
   这话一出,不但是我,还有我周围好几位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人作家都悚然动容——这可能是我们第一次听到一个民主政体的政党领导人把一个国家的乱象归咎于“民主太快”而不是“民主发展得太慢”。这句话之后,我就更仔细听这位吴副主席发言了,这位仁兄也很快把焦点转移到大陆问题上,继续谈笑风生。完全忘记了台下坐了一位来自大陆的杨恒均。
   
   
   
   他提到自己今年5月26日第一次登陆中国大陆见到胡主席,好不快乐,好不自豪,好不神往。只是当他发现胡主席是在中南海的瀛台厅宴请国民党一行时,感叹道,瀛台可是(秦)亡国之地呀!这位亡了一次国的国民党副主席在评价中国大陆时简直是畅所欲言,无所顾忌,他在评价中国大陆的民主改革时说,我支持中国大陆在民主化方面慢一点,否则会乱的。
   
   
   
   他还声情并茂地编了一个小故事给我们一百多位作家听:某一天深夜,马英九的电话突然响起来,拿起来一听,是对岸中南海打过来的,胡哥脆弱的声音传过来:英九兄,你能不能把大陆一起管起来?——听电话的马英九立即头大,连连说,不要、不要,你们那个乱摊子……
   
   
   
   中国国民党吴副主席敦义先生讲到这里开心地大笑起来,哈哈,一个台湾都搞得这么乱,我们哪里管得了大陆……
   
   
   
   他笑得无辜,却差一点让我崩溃!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好在现任国民党主席吴伯雄是一位敦厚的老者)
   
   
   

国民党的“八年抗扁”与浴火重生

   
   
   
   无论国民党当初在中国大陆如何无能和腐败,有一个历史功绩却无法抹杀,那就是领导了浴血奋战的“八年抗战”。也恰恰是这光荣的八年抗战,让国民党的对手坐大,最终导致他们败走台湾。
   
   
   
   国民党在台湾的几十年统治也是以一个八年而告一段落的,那就是2000年政党轮替时陈水扁上台到2008年马英九再次代表国民党夺回政权,这八年对于国民党可谓不堪回首。
   
   
   
   可是如果我们仔细分析一下国民党是如何失去过去八年的执政的,会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是国民党贪污腐败?是国民党没有民进党有人气?是国民党的人才太少?都不是,而是国民党在带领台湾走进民主政治时代后,却没有能够转换观念,他们忘记了民主其实就是遵循一套游戏规则。
   
   
   
   2000年大选时,国民党明显地违反了民主政治里的游戏规则,从同一个阵营跳出两个人气很高的候选人,结果他们两人的选票加起来远远超过陈水扁,两个人却一个也没选上。看看当今的美国,奥巴马和希拉里在党内初选时斗得你死我活,但一旦尘埃落定,马上“团结一致”, 以致现在奥巴马的国务卿竟然是昔日的“死对头”希拉里,这其实是成熟的民主政体下政党们熟练掌握的游戏规则,违背这一规则,就很难有执政的机会了。2000年的国民党破坏了这一游戏规则,失掉了政权,没有什么很深的学问,没有必要去分析来分析去。
   
   
   
   而在2004年的大选时,国民党终于学会了尊重民主制度的游戏规则,万众一心,团结抗“扁”。实际上,从2000到2004年的四年执政中,陈水扁是得到台湾民众的支持的,陈水扁也因为想连任,而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和两岸关系上,在这种情况下,国民党要想打败陈水扁确实有一些困难。而且,从2000年到2004年,国民党依然沉浸在失去政权的惊慌和不安中,显然没有想出个什么所以然来,更不用说深入反思了。
   
   
   
   但是,国民党毕竟是百年老店,人才济济,财大气粗,而且也在痛定思痛后开始学会尊重民主制度的游戏规则。所以,在2004年推出了阵容强大的竞选团队。然而,这一次,台湾的民主政治同样出现了问题——民主政治的游戏规则再次遭到了破坏——破坏这一规则的就是那两颗子弹。
   
   
   
   毫无疑问,这两颗子弹挽救了陈水扁,让国民党继续在野长达四年之久。如果说第一次民主选举的游戏规则被国民党自己破坏了,那么第二次则是两颗子弹破坏了这个游戏规则。所以,在2000年选举结束后,支持国民党的愤怒的群众包围了国民党党部,在2004年选举结果出来后,同样支持国民党的愤怒的群众却包围了总统府。
   
   
   
   民主没有什么神秘的,民主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只不过如其字面意思一样,是人民当家作主而已,一旦确立了这个民主的核心价值观,剩下的就是人类长期以来摸索出的一些民主的游戏规则。这些游戏规则有些看上去很可笑,甚至被有些集权国家的统治者说成是劳民伤财,说成是“虚伪的民主”等等,但没有这些游戏规则,或者破坏这些游戏规则,民主也就成了理想,成了镜中花、水中月。
   
   
   
   一个新兴民主国家或者政体的逐渐完善,也就是这些民主的“游戏规则”的不断更新,或者修修补补。成熟的民主国家也有问题,但一发现问题,没有人会去质疑民主的核心价值观,更没有人想要推翻这个制度,而是去修补这些游戏规则,去完善这个制度。
   
   
   
   亚洲的新兴民主国家存在更多问题,但同样的道理,迄今为止没有一个民主国家或政体出现了乱象后,有人会去质疑是民主的核心价值观出了问题,没有一个政党甚至民众会认为民主出了问题所以我们就不要民主,或者干脆回到非民主的政治体制里去,回到过去一人独大或一党独大的时代。正相反,每当民主国家出现问题的时候,从政治家到民众,都会不约而同的认为:我们一定是在偏离了我们推崇的民主价值观,我们的民主还不够完善,游戏规则还需要修补,总之一句话:我们的民主还需要更快一点发展。
   
   
   
   所以,当我听到国民党副主席吴敦义喊出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时候,我的吃惊非同一般,再看看我接触到的一些国民党人,我突然想起了蒋经国,怀念起蒋经国,认为他不但是台湾现代化的推手,也是台湾民主政治的奠基人。
   
   
   

台湾的乱象不是民主发展太快造成的

   
   
   
   这次有机会近距离观察一些国民党人,特别是在民主政体确立以后过得不是那么如鱼得水的国民党人,我有一种强烈的疑惑,那就是,当初如果是这些人掌控了国民党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利益集团”,台湾会走上民主之路吗?他们至今还在喊叫“台湾的民主太快”,那么台湾的民主要多慢才符合他们的利益,或者符合他们认为的台湾的利益?这个速度又是由谁来“掌控”?在他们举目四望之中,世界上哪一个国家的民主速度是正好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