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杨恒均之[百日谈]
·读者来信:一位爱上妓女的屌丝的迷茫
·如何吸取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对不起
·这年头,当坏人也不容易啊
·中国外交:从寻找敌人到结交朋友
·勤劳的中国人为啥不受欢迎?
·从“杀光中国人”看美国的种族歧视
·新疆日记之爱在新疆
·中国反恐要吸取美国的教训
·盘点我在美国遭遇的种种歧视
·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美国也有“春运”问题!

   
   
   
   胡哥主席发号召了,要求大家开动脑筋解决“春运”问题,所以本人虽然此时身在大洋彼岸,心系党国,也不敢懈怠呀。可是即便对春运不乏了解,甚至深有体会和小有研究,毕竟身在美国呀,能说点什么呢?这不,我又要拿美国说事了,算是就地取材吧。

   
   
   
   估计有些长期反对我“洗脑”对我不弃不离、也是我最忠实的一小撮读者看到这里就要跳起来开骂了,什么洋奴、汉奸、CIA特务等等高端词语都要上来了,当然也有稍微理智一些的,可能会说,老杨,别逗了,人家美国根本没有春节,何来“春运”?
   
   
   
   各位,稍安勿躁,好不好?首先,洋人不过春节,但确实有“春运”,而且一点也不比中国客运流量小。那就是圣诞节和新年期间,我们姑且也称之为“春运”。
   
   
   
   其次,美国“春运”期间也到了一票难求的地步,有时不提前半年,休想买到回家的票,所以,美国也有“春运”问题。我是去年12月20日从北京飞到美国来过圣诞节的。在美国这段“春运”期间,我到处飞(包括开车),经受了整个圣诞假期的“春运”之苦,美国是不是“一票难求”,我想,我应该有发言权吧?
   
   
   
   第三点,我想说的是,美国不但有“春运”问题,而且至今还仍然“一票难求”,可是大家看看我的标题:解决了。为啥我这样说呢?难道我真是一个以为美国的月亮比中国圆的家伙?美国明明存在“一票难求”的春运问题,我却说他们解决了?为什么呢?
   
   
   

中国春运问题不能总是归罪于铁道部

   
   
   
   且听我慢慢啰嗦,不过拉开架式折腾你之前,还要多说一句,开动脑筋很好,但如果是一根筋的脑筋,或者生锈的脑筋,或者思想僵化的脑筋,或者被洗得面目全非的脑筋,你再怎么开动,也无济于事,一台生锈的机器能够产生出新的产品吗?所以,替胡哥加上一句,开动脑筋的前提是:解放思想。
   
   
   
   一解放思想,咱就可以在这面大旗下天马行空了,说错了,也不会因为思想罪而被抓起来,送到秦城监狱(啊,说起秦城监狱,我引申并发挥旅居旧金山的原四通老总万先生告诉我的一段故事:他的一个朋友被送进秦城监狱,心情倒也不怎么坏。可是这朋友见到的监狱守卫却愁眉苦脸,朋友反倒觉得有必要安慰安慰监狱守卫,可自己是囚徒人家是守卫,从何说起?正在犹豫,那监狱守卫带着抑郁的口吻说,我郁闷呀,我在秦城工作几十年了,见证了这里前后囚禁过四批思想犯,可是这四批思想犯后来都平反了,还当了高级领导人,有点还是我的上司,你让我怎么对待你呢?郁闷呀,你今后当了大官,能不能给我换个工作?)。
   
   
   
   言归正传,从哪里开始?就从国内铺天盖地的对春运的恐慌与对铁道部的口诛笔伐开始。每年都有春运,每年的春运都搞成这样,按说,无论怎么攻击甚至辱骂铁道部都不为过,但我就不赶热闹了。但我注意到铁道部和很多领导出来向大家保证,要在几年内或者2012年的时候解决一票难求的问题,脑筋开动得真快呀,不过,这我就有些看法了。因为我认为这个保证是狗屁胡说,绝对无法兑现。
   
   
   
   我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美国比我们富裕几十倍,到现在也没有完全解决“春运”一票难求的现象,你铁道部凭什么说几年就能够基本解决?请大家查一下说这话的是不是过两年就退休了?你做出承诺,让自己现在过得很“和谐”,继续捞钱享受特权,到时拍拍屁股一走了之,谁来帮你实现承诺?
   
   
   
   那么,我为什么认为短期内解决一票难求不现实?因为春运的问题在本质上不是靠开动脑筋就能够解决的,也不是加大投入就可以解决的,更不是靠改善服务质量就能解决的!春运问题的症结应该是一两个亿的中国人同时想坐飞机乘火车回家和旅游,而飞机火车不够。
   
   
   
   有人说,不够就加,增加到够,不就解决了?嘿嘿,你以为那么容易吗?中国的交通投入要加大是应该的,可如果真加大到能够满足春运需求的话,那是个什么概念?假如说现在真修铁路建火车解决了这个问题,那么投入的超过一半的交通工具将会在平时(非春运期间)处于闲置状态,请问哪个国家会这么干?不妨再想一下,如果靠加大投入就可以解决春运问题,那么为什么比我们富有很多的美国不建更多机场和铁路,让圣诞节时大家都可以到处跑?
   
   
   
   原因很简单,那样做成本太大,得不偿失。而羊毛出在羊身上,最后这成本都会让顾客出。所以,我这次在美国过圣诞节时一边感觉到机票难买而且涨价了,另外一方面当飞机在飞越内华达州上空时,我看到下面沙漠上摆放着看不到边的闲置不用的飞机。
   
   
   
   铁老大这种垄断企业,要加大投资,钱从哪里来?不是老百姓那里还能是哪里?如果我们加大几百个亿甚至上千个亿、上万个亿,前后长达四十天的春运问题肯定可以解决了,那么这些增加的交通工具在平时怎么办?我去年一年在全国各地“窜访”,发现平时火车票基本上还算好买(当然需要适当增加投入),有时还挺闲的。增加的交通工具为了四十天解决大家回家的问题,而闲置另外320天由谁买单?
   
   
   
   有人又说了,中国有钱了,中国人买得起单。乖乖龙的冬,GDP排名一百多位,老百姓医保和教育都没有解决,请问,如果真有一笔钱,你认为救命和教育更需要投入,还是加大投入解决你回家的问题?
   
   
   
   现在再说一下服务质量问题,中国的铁路服务当然存在服务质量问题,但这和能够运输多少旅客没有直接关系。请问在春运期间,有多少交通工具是闲置在那里?或者因为调度失误而浪费?绝对有,但数字不会太大,至少不是造成“春运”问题的主要原因。至于说到服务态度问题,嘿嘿,那完全是一个“态度”问题。相信我,鄙人在二十多个国家坐过火车,不要说比印度,就算是与很多西方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火车的服务质量也不算很差的。
   
   
   
   估计很多读者看到这里,就直接跳到下面留言去了,于是,我杨恒均摇身一变,从洋奴和汉奸又变成了既得利益集团的代言人,恶棍,流氓,被当局收买了……
   
   
   
   很郁闷,最近常常发现这样的现象,不怪别人,只能怪我的文章太啰嗦、太长。可我没有办法,请允许我继续象老太婆一样叨唠下去吧。如果你不耐烦了,完全可以先去睡一觉,起来后继续看,或者分几天看完我一篇文章。但记住,一定要看完一篇文章后才去留言,好不好?
   
   
   
   中国的“春运”是个非常特殊的现象,很难在短期内使用经济的或者政策手段解决这一问题。使用加大投入的办法并不可行,而且不能一蹴而就。即便要解决中国的交通难的问题,也应该以中国平时(非春运时段)的交通需求为依据,不能浪费。如果不同意这个看法的,不妨看一下西方国家包括美国,再问一句:为什么他们始终不让每个国民都在圣诞节可以以平时一样便宜的票价到处旅游?为什么我在圣诞节期间在美国买不到票?
   
   
   
   那么,中国的“春运”问题到底应该怎么解决?我不是专家,更不可能面面俱到,我只能就我这段时间在美国所见所闻和所思为准,解放思想,开动脑筋,算是抛砖引玉。
   
   
   

中国春运问题症结何在?

   
   
   
   对照美国的“春运”问题,开动脑筋的我认为中国的春运最大的问题在于:一,中国人的观念和习俗是造成春运问题的根本原因;二,政府的政策是造成春运困难的最重要原因;三,绝对和不受限制的权力、贪污腐败和社会不公使得中国的春运问题和美国的春运问题有了本质的区别,也是加剧中国春运问题的最严重的原因!
   
   
   
   在对照美国的“春运”来分析中国春运的时候,我先解释一下,中国春运和美国“春运”并不在一个层次上,严重程度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但请大家考虑到中美经济的差别,这样就有可比性的。
   
   
   
   先简单说一下中国人的春节的习俗和家乡观念。大家知道,美国人圣诞节也是要全家团圆的,如果有可能,孩子也会尽量赶去和父母一起吃圣诞大餐。可是说真话,我不知道以前的美国人是什么样的,现在的美国人对这种习俗已经越来越淡了。是因为经济发达?还是不想假期折腾?
   
   
   
   我们也应该注意到,在中国一些发达地区,春节的观念也有淡化的趋势。当然到底如何发展,拭目以待。可是,中国人的春节团圆和归乡的观念要比世界上很多有相同习俗的民族强很多,这也是不争的事实。这个问题如何解决?政府的政策也许有用,可是,用国家政策来改变国庆和五一长假还说得过去,是否能够干预春节,可圈可点。估计老毛可以做到,因为他可以“移风易俗”,让中国人只过他的生日,读他的书,有时间了去折腾阶级斗争,忘记春节这种旧风俗。
   
   
   
   春运如此严重的第二个症结就不能不和国家政策联系起来了。前面说了中国人的家乡情节,这无法改变,可是中国政府现在实行的一系列政策严重加剧了老百姓春运困境。特别是户口制度和城乡二元制。
   
   
   
   大家知道,在中国,除了公务员可以随着工作迁移户口外,其它几乎所有阶层和领域,迁移户口都是非常困难的,更不用八九亿农民和工人阶级了(各位,我插一句,最近突然发现,作为无产阶级先锋队的“工人阶级”在中国已经逐渐消失了,被农民工取代)。所以在归宿感上,在生活的方便上,促使相当大一部分人到了春节就要回家,这不光是象有些文人所写的,要回家吃香肠,要看看家乡的小河流,怀念故乡的云,不是的,因为那里仍然是他实实在在的家。绝大多数打工的在城市生活几十年,但仍然是暂居人口,到了春节,那个心理的失落,也只要回到家乡才能抚平。
   
   
   
   这次在美国我特别留意到这个现象,也询问了很多美国朋友。大家知道在美国只要你愿意,你到哪里,只要有住址,即使没有工作,也马上成了“当地人”,参入当地的政治和社会活动,享受和当地居民一样的福利待遇。这在精神上让很多人对所住地有了一定的认同。也就渐渐的减少了一些归乡心切的移动。
   
   
   
   因为这种原因加剧的移动人口有多少?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心理因素,自然无法统计,但即便不考虑心理因素,实际的困难也造成了大量的人口移动。例如农民工的孩子无法在当地读书,在城市打工的人户口在外地,不得不去办理一些手续等等。
   
   
   
   据我去年对一家熟悉的小公司的统计(此公司在广州,所雇人员都来自湖北湖南),不到二十人的公司,仅仅在去年一年就因为孩子读书(看望孩子,孩子放假等)、回家办理只有在户口所在地才能办理的事、夫妻互访、探望老人等就高达五十人次,其中至少一半以上“广州——湖北、湖南”的来回奔波都可以省掉。这些往来都是乘坐火车。想一想,如果孩子读书不是问题,如果不是一定需要回去,他们根本不愿意这样折腾!而到了春节,除非孩子和孩子妈能够到广州,否则,他们都得回到当地去团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