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读“精英”奇文有感]
徐水良文集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头脑、勇气和教训
2003年,美国
·与宋保卓先生探讨本体论等哲学问题
·宣传人本主义,反对钱本主义和实践本位主义
·在疾病问题上,中共历来撒谎
·行动起来,共赴国难
·六四反思和理论探讨
·答朱子:技术的专制异化问题
·对中共的审判和赦免问题
·关于信仰和执政党问题
·浅议中共对公共财产的侵占及偿还问题
·打击中共地下势力和亲共败类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它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学术不能搞“民主”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9.11,一个悲伤的日子
·教育医疗商业化讨论1:反对医疗教育等领域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业化”
·教育医疗商业化讨论2:搞教育必须舍得化大钱
·谈“狂妄”和“野心”
·关于两种革命的概念
·对刘建安先生文章的一个按语
·必须高度重视道德问题
·关于台独和统一问题
·谈“国父”
·大陆的检控趣谈
·对党治国先生《土地者,天下之土地》一文的不同意见
·按语简评冼岩《认识中国的方法论──兼答朱学渊先生》
·对几篇文章的按语
·中国理论界面临的翻天覆地变化
·教育医疗商业化讨论3:制止官僚对公共财产的任意掠夺
·对《“三个代表”入宪,有利和平演变》的讨论意见
·再谈道德和法律
·禁止信仰治国,提倡科学真理,保护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自由
·对方家华《政变文化》一文的按语
·对唐伯桥《胡佳与温家宝》一文按语
·评伪改良主义的名言“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
·编者短评
·评温总理“贫者无自由”
·关于“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以人为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读“精英”奇文有感


   
        读“精英”奇文
   
   目录:

   徐水良:读“精英”奇文有感
   朱学渊评:交友不慎或姑息养奸?
   张裕:‘改良派’的道路就是非暴力的‘和平演变’的道路吗?
   旁观者昏:读余杰的“刘晓波的道路就是胡适的道路”
   
   
   
    
       读“精英”奇文有感
   
          徐水良
   
         2009-1-3日
   
   
         (一)
   
       权贵圈钱霸地忙,
       百姓怒火冲天狂。
       草民抗暴君皇惊
       侠士捐躯走卒慌。
       举国庶黎颂刀客,
       遍地黔首觅陈王。
       精英抛出08球,
       万众都来玩宪章。
   
   
   
         (二)
   
       民粹罪行骂未停,
       刁民抗暴气“精英”。
       心仇革命咒不绝,
       恨加杨佳纳粹名。
       不知康梁崇暴力,
       只把改良等和平。
       刘余英雄皆草包,
       贩来“理性”卖良心。
   
   
   
         交友不慎或姑息养奸?
   
   
   学渊评,不想转余杰的原文了,那谄媚之辞实在是在为《○八宪章》
   抹黑。余小人的这些言论的目的是什么?莫非已经有了到‘西柏
   坡’,或是要‘随龙进关’的晕觉了?尽管晓波兄还在囚中,‘交友
   不慎’是否可作逆耳忠言邪?诸旁观清者,孰可再‘姑息养奸’乎?
   
   
   
    张裕:‘改良派’的道路就是非暴力的‘和平演变’的道路吗?
   
        ——质疑余杰《刘晓波的道路就是胡适的道路》
   
   
   对中国自‘戊戌变法’以来有关政治变革之争,一向有个传统的‘二
   分法’概括——‘改良与革命两条道路’之争,余杰年前发表的《刘
   晓波的道路就是胡适的道路》(以下简称‘余文’)中延续了这一传
   统划分,并作了不少独特的发挥,将‘两条道路斗争史’归纳如下:
   
   ‘刘晓波的道路是康梁的道路,是胡适的道路,是改良的道路,是渐
   进的道路,是非暴力的、'和平演变'的道路,是文化启蒙与人格更新
   的道路;而与之对立的,则是孙章的道路,是左派的道路,是激进的
   道路,是革命的道路,是暴力夺取政权的道路,是冤冤相报、以暴易
   暴的道路。晚近一百年来,极其不幸的是,中国在多个历史转折关头
   都选择了后者,而抛弃了前者,从而酿成了不断地以更加严酷的专制
   取代不那么严酷的专制的悲剧。’
   
   以康有为、梁启超为代表的晚清‘维新保皇派’一向被公认为中国
   ‘改良派’之祖,因此说‘康梁的道路……是改良的道路’当然顺理
   成章,但说‘刘晓波的道路是康梁的道路’,也就是说把刘划到当代
   的‘维新保皇派’——‘改革保党派’之中,显然没有任何根据,他
   至少还没有象康梁那样热衷于从政并当官。
   
   当然,根据‘余文’,余杰很可能会辩解说,此文把两者的道路等
   同,并非是基于他们有类似的‘保皇’或‘保党’政治身份或倾向,
   而是只强调他们的言行在坚持‘非暴力的、'和平演变'的道路’方面
   的一致性。但是,只要对康梁的言行和相关史实稍微了解一点的人,
   就会对此发生疑问,因为康梁不但没有任何坚持‘非暴力’、‘和平
   演变’的现代思想理念,反而一直都有主张和支持采用暴力手段推动
   ‘变法维新‘和‘保皇勤王’的言行。众所周知的史实如下:
   
   1)一百一十年前‘戊戌变法’的‘百日维新’后期,光绪皇帝支持
   康梁等‘帝党’维新派的激进变法措施,遭到以慈禧太后为靠山的
   ‘后党’顽固派的强烈抵制,康梁等就曾密谋游说当时正编练‘北洋
   新军’的袁世凯举行军事政变,企图以暴力夺取‘后党’的权力并诛
   杀容禄等顽固派大臣,只不过由于袁的临阵反戈才一败涂地。
   
   2)康梁等‘保皇党’在流亡海外之后,虽然与孙中山、章太炎为代
   表的‘革命党’有‘帝制’与‘共和’之争,但对是否要用暴力推
   翻’后党‘统治的问题上并不存在对立,而且还伪造光绪皇帝的‘衣
   带诏’,组织‘保皇勤王‘的‘自立军’,发动武装起义,并在这方
   面与孙中山合作,只不过失败后没有象孙等‘革命派’那样坚持不懈
   而已。
   
   3)康梁即使后来分道扬镳,前者坚持‘保皇改良’至死,后者转向
   ‘共和改良’而在民国成立后加入袁世凯政府,但两人在政治变革中
   一直没有排斥过选择暴力手段——康支持了张勋的武力复辟,梁不但
   支持了段琪瑞的武力‘讨张’反复辟,与其老师以暴力相对,而且在
   那之前还策动过蔡锷发动‘护国战争’,反对袁世凯称帝。
   
   由此可见,‘余文’把‘康梁的道路’与‘非暴力的、'和平演变'的
   道路’扯到一条线上,根本违背史实。一向坚持非暴力原则的‘刘晓
   波的道路’,无论是否可以被看作是‘改良的道路’,但可以肯定不
   是‘康梁的道路’。
   
   事实上,那个时代的‘改良派’根本就没什么坚持‘非暴力’一说
   的,直到非暴力的‘甘地革命’在印度成功之前,古今中外都难找到
   例外。康梁等‘改良派’本来主要就是想师法日本‘明治维新’的成
   功道路,而‘明治维新’就是以纯粹暴力的‘倒幕战争‘为前导的。
   与康梁同时和稍后的‘改良派’,则是以袁世凯为首的前清‘立宪
   派’北洋军阀、官吏及其幕僚,更没有什么一定要坚持‘非暴力的、
   '和平演变'的道路’的言行。至于此后国民政府时期的‘改良派’,
   ‘胡适的道路’从来不是公认的此派典型道路,在此暂且不提。
   
   无论如何,‘康梁的道路’足以说明:‘改良派’的道路并不一定就
   ‘是非暴力的、'和平演变'的道路’,也一样可能‘是暴力夺取政权
   的道路,是冤冤相报、以暴易暴的道路’。
   
   恰恰相反,那些能始终坚持‘非暴力的、'和平演变'的道路’而成功
   者,倒基本都是公认‘革命派’,从菲律宾、印尼‘人民革命’,到
   东欧民主变革典型的波兰‘团结工会革命’、捷克‘天鹅绒革命’
   等,也都被认为‘是激进的道路,是革命的道路’,但却都不‘是暴
   力夺取政权的道路,是冤冤相报、以暴易暴的道路’。
   
   2008年1月2日··········
   
   
   
      旁观者昏:读余杰的“刘晓波的道路就是胡适的道路”
   
   
   我们现在都尊敬胡适。但胡适能够在国民党那里安然无恙,最后被请
   回去做大官。中研院长的地位崇高,原不是郭沫若可以比的。看不出
   还有比这个地位更适于他的了,不屈就。看看他给蒋介石的信和蒋介
   石的回信,就知道国共的基本不同。
   
   胡适在国民党那里有市场,但说民主由“胡适的道路”在台湾取得了
   成功,怕是胡适自己也不好贪天之功。即便我们发掘出他本人不曾意
   识到的伟大意义,也不能不加分析地就照搬在大陆的政治变革,虽然
   也许成功--假如台湾像大陆,国民党像共产党,但余杰并没有说清
   楚。历史上康粱的道路如今为人们哀叹,认为假如若是,假如若
   是……则如何如何。但是它就没有走通,奈何?可见主观认为正确的
   道路,彼时彼地,就是不成,多温和真诚也不成,能在以后带来一声
   长叹,就算是有伟大历史意义了。
   
   作为政治抵抗运动,除了对一种道路的信念之外,还要有许多别的东
   西才行,那些东西其实更重要。政治体制的改变不独是文化运动,道
   德重建,持不同政见的集会和声明,其实可以说政治体制的改变主要
   不是文化运动,道德重建,或者是持不同政见的集会和声明。在这方
   面如何做胡适并没有说过什么,就是说仅有胡适是很不够的,甚至说
   没有胡适也是可以的,但却不能没有米奇尼克。胡适当初为什么跑,
   而米奇尼克为什么能坚持到成功,都是自知之明的结果。当余杰把胡
   适的道路和改变政治体制的非暴力革命联系起来的时候,我不知道他
   在说什么。他无意中贬低了○八宪章本身力图昭示的意义,米奇尼克
   道路的意义。因为在政治改革中并没有一种叫做胡适的道路,胡适自
   己最初在政治圈子里是失败连连的,比张东荪还失败呢。我们欣赏又
   叹息他的“失败”,但角度不同,可这并不能说在政治上抵抗专制的
   胡适是成功的,而我们不能总不在乎是否成功。
   
   搞文化重建的人有一种倾向,以为文章天下事,说得动人了,深入
   了,人家就会听了,然后就会在什么什么上采取共同立场,因此容易
   对其他的改变途径采取排斥的态度,这就不大胡适了。殊不知没有其
   他途径的努力,文章大多是白作,如果不是更糟--假如你老是在宣扬
   华山一条路。我看胡适,觉得他是个守本分的人,并不对别人的真诚
   努力说三道四。如果把胡适的学养,风度,自由主义的基本立场,文
   化批判态度等等看作是胡适的道路,那当然值得后辈学习敬仰,但要
   说对政治体制的改变,胡适的东西在十中怕还不及一、二呢。因此其
   他的说法,就不宜否定,他人会去弥补你的不足。参与抵抗的人层次
   多了,人数多了,背景多了,就构成了抵抗的阵地。
   
   因此我要说,走胡适的道路,对知识分子说来,值得肯定。但对政治
   体制的非暴力改变说来,远远不够。○八宪章主要不是要走胡适的道
   路,它是力图走出不同政见小圈子的严肃努力,是从文化,政治和社
   会批判转向政治重建的初步尝试,是万马齐喑普遍感到无力时的再次
   振作,是个好兆头。它是否能够如期地转化为政治抵抗运动,我还看
   不出来,但它在社会大尺度上非暴力抵抗的方向上是明确的,无论成
   功与否,这个尝试是值得肯定的。简单说,没有胡适是可以的,文化
   人人格的楷模中国并非那样稀有;可能有米奇尼克也不够,但没有米
   奇尼克是绝对不行的。而余杰的文章对○八宪章意义的阐述是不成功
   的,他一再地把它拉回到自己熟悉的文化批判和宗教情怀,缺乏对于
   通过非暴力的社会抵抗运动来实现政治体制改变的应有敏感。宪章本
   身是在求同,是连存异都无须说的,但余杰却已经几次攻击别人。胡
   适的影子看不到,鲁爷的身段儿倒是很明显——可又比不上鲁爷的文
   才。这样做对宪章的传播和失去自由的刘晓波都没有帮助。如果宪章
   的主要参与者也如余杰这样“感性”,宪章和一篇批判文章的区别就
   不大了。
   
   最后,借此机会提请朋友们注意胡适是怎么评价孙中山,辛亥革命,
   国民党的?他不是圣人,但是他的话值得尊敬他的人认真想想,他是
   个从晚清走到民国的现代人物,知道和亲身经历的事情比我们多得
   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