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江棋生兄糊涂]
徐水良文集
·花瓶民运可以休矣!
·政庇民运花瓶民运犯罪团伙被捕
·驳64重新评价说和正名说
·杨佳邓玉姣的短刀超过一千个花瓶民运组织
·驳胡平兄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部分文章汇编)
·短文三则
·二十年前,我们曾经离民主只有半步之遥
·驳刘路的两个谬论
·简答刘路
·从国际战略高度看新疆75事件
·反对意识形态和信仰专制
·网文两则
·剥夺官僚太子党权贵集团的抢劫掠夺权
·通钢事件vs75事件
·关于人民起义中可能出现滥杀无辜的问题
·中国真右派与真左派可以结成一定形式的同盟
·统一思想的做法,原则上错误
·再谈革命和暴力
·关于民族自治短帖一则
·也答胡平兄
·新华社文章故意曲解本人意思,特重贴相关文章并加说明
·民族自治要和种族主义一起否定
·走出西藏问题的误区
·与范似棟商榷:中国民主运动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
·中共蠢货养虎遗患
·关于“海外民运”山头林立、内斗不止的问题
·关于保扁问题
·再答一次洪哲胜
·民进党保贪腐走向安乐死
·二十世纪民族独立运动批判
·人类共性、走火入魔的洪哲胜和民运人士
·谁是当前中国人的主要敌人?
·鼎足三立的中国意识形态和政治势力
·捍卫约定俗成的语言及其词汇,反对不学无术的胡言乱语
·抛弃左右直线线性思维,改采立体运动思维
·评孙丰《“革命”的争论不休,是因意志与认识是两个立场》
·惩办委托缅军灭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惩办中共国务院委托缅军灭果敢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三个烂党,一色蠢货,统统皆输,没人胜利
·邓慈禧和赵光绪远远不如真慈禧真光绪等网文两则
·恐怖主义的最简定义(兼评联合国定义草案)
·关于恐怖主义定义的讨论
·恐怖行为不等于恐怖主义
·联合国等限定恐怖主义出于政治目的,完全不对
·恐怖主义的总体定义
·在纽约看到处都有的美国公有制
·我们的目标是适合实际的私有制和公有制的和谐结合
·谈当今中国的定义和定义问题的一些哲学知识
·某些人对事实与价值相互关系及功能的颠倒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的公检法文件
·谈波兰情况,破除一个传统迷思
·北京现象
·中共60周年大阅兵,回光返照而已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2010年
2010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棋生兄糊涂

   

徐水良

2009-01-28 16:30:10

   911后内奸胡安宁传达中共情报机构计划:海外抬刘青,国内抬江棋生。我一听,就知道谁接受中共捧抬,谁就完蛋。我当时很希望刘青像严家其先生一样,立即当面痛骂胡内奸,于是借胡内奸传达他向中共建议一进一出,即让严家祺回国,徐文立出国说法,痛骂胡内奸:“你胡闹!你不要去害严先生”!胡内奸回答说,严家祺听了,当时就已经“立刻狠狠骂我了”!我说:“好!严先生有见识!”希望刘青听懂我的话,当场也痛骂胡内奸。

   但非常失望,刘青不仅没有骂,还很高兴。一直到后来都是高兴,没有骂。我一看完了!我当然不能为执行中共这种计划的做法背书。于是就努力争取尽可能低调不闹翻的情况下,退出了“公民议政”。临走,还设法运作赶走清除了胡内奸。为此与胡内奸结下了不世之仇。

   但对江棋生,我与他有一定交往,根据我对他的了解,他虽然有的观点糊涂,估计在这个问题上,还不至于糊涂到接受中共这种安排。后来的发展,除了当时海外少数文章执行中共这个规划,开始捧江棋生,国内后来并没有捧江棋生。我想我的估计是对的。

   不过,我对江棋生的看法,他并不精明,态度也不是像我们这些人这样非常明确坚决,所以,中共情报机构才会选他当捧抬对象。

   江棋生出狱后,中共及其地下势力显然也花了力气,他与国内的花瓶民运搞到一起。这是他的糊涂之处。

   这次他去向许良英先生游说,显然也是受花瓶民运的欺骗和支配,他们想利用他与许良英先生不错的关系。这种不错关系,是花瓶们所没有的。

   其实,许良英先生显然不愿意跟花瓶们那种做法搞到一起,而江棋生却看不出这一点。

   至于本人及海内外不少人对08宪章的看法,与许先生也没有关系。

   我是一拿到08宪章,立即形成看法,马上发表评论,并与朋友们开始交流。以后,估计许先生不会签。国内头脑清醒、对花瓶们有看法的几个著名朋友,不会参与,想到这一点后,后来才去查签名,一查,果然这些朋友全都没有参与签名。许先生名声超过花瓶们,其他朋友拥有的名声,与江棋生等差不多。但我的文章不想牵涉更多朋友,只写了许先生没签名做例子。

   前几天我与许先生通电话,只谈家常,不谈政治。如早知道有江棋生兄这篇文章,本该问问他的。不过,许先生年纪大了,90岁的人了,我们这些人还是尽量少给他添麻烦。我的估计和江棋生的推断,都不算数,许良英先生自己讲的才算数。

   附:

江棋生: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2008年11月27日上午,我怀揣《零八宪章》(征求意见稿)前往许良英先生家。正在家中复习功课准备考研的小孙女告诉我,爷爷早上去了颐和园,11点归。于是我自己动手沏了杯绿茶,一人坐在先生的书房中,拿出征求意见稿的大字文本,再次阅读起来。几天前的一次聚会上,朋友们都希望德高望重的许先生能在宪章上签名,也都知道,许先生必定会在提出尖锐的修订意见后,才有可能会签。另外大家也清楚,由我出面找许先生,先生的批评或许会稍稍留一点情面。读完文稿,我默默地告诫自己,一定要耳顺,要听得进先生的任何批评,不要太“据理力争”。

   11点刚过,88岁高龄的许先生手提刚从超市买来的速冻馄饨,进屋了。我走出书房来到饭桌旁,他对我说:有些日子没见你了,好好说说你在忙些什么,中午我给你煮馄饨吃。我笑了,说:您把馄饨煮得那么烂,我怎么吃?他回我一句:不煮烂,我怎么吃?——没有重叠共识,事儿还真不好办。随之,我俩在书房落座。我开门见山对许先生说,世界人权日快到了,我们想发布一个政治文本,请您过目提出意见。我边说,边把手中的文稿递给许先生。

   接过那份“长达”7页的征求意见稿,心直口快的许先生马上对我说:搞那么长干什么?是不是有五千多字?这么长的东西,一般我都不看,眼睛受不了。我回答说:其实不到四千字。因为字大行疏,才打印了7页纸。稍事翻看后,反应敏锐的许先生劈头提出两条意见。第一条意见是:干什么要起名为“零八宪章”?“宪章 ”这两个字不好随便用,用了,当局就要抓人,建议换个别的名称。第二条意见是:第一句话“今年是中国立宪百年”中,那个“立宪”是慈禧太后搞的,没啥意思,提它干吗?我回答道:取名“零八宪章”是从七七宪章而来;大家觉得,要把自己的理念和主张作一个完整的表达,用“宪章”来概括是合适的。许先生逼问道:想没想到有人会因此被抓?十九年前我说邓小平肯定会杀人,你们都不信!我说,十九年前的五月份,我是无法相信当局会在大马路上杀人。但今天我信当局会因“宪章”而抓人。不过,要是有人愿意承担这样的责任和后果呢?当然,我会把您的警示如实地带到。至于清廷立宪事,的确一直存有不同看法,我会把您的意见带回去商讨。

   接着许先生翻到“基本主张”那几页,对我说:搞18条干什么?(那份征求意见稿上列了18条),有个5、6条就够了,简明扼要说些主张,人家也好读,好记么。我委婉地说,如果不用“宪章”之名,应该像您所说的那样处理为好。同时告诉他,已经从先前的33条归并为18条了。那时,我心里已然明白,即使许先生对文本不再有其它意见,他现在提出的几条,也已实难为“宪章”起草者和先行签署者们所采纳。看来,人们只能遗憾地面对一个事实了:许先生的名字没有出现在 “宪章”签署人名单中。

   时针指向12点的时候,我心有隐痛地对许先生说,希望他在读完全文后,再提出意见。许先生严肃地说,这种东西不能闹笑话,不能让别人因此而瞧不起起草者。我起身辞行,尽管心中怅然,但我的确感谢许先生给出这样的忠告,并对许先生毫不含糊地断言当局会因“宪章”而抓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零八宪章》发布前夜的2008年12月8日,当局动手“刑事拘留”刘晓波,“依法传唤”张祖桦。事实让人不得不佩服:在对当局本性的把握上,许先生真是目光如炬,具有过人的政治穿透力。

   《零八宪章》问世之后,出现了多种不同的解读,应该说是很正常的事。其中有不少误读,那也并不稀奇。不过在我看来,有两种误读是最不应该发生的。一种是把《零八宪章》的“出笼”视为中共的阴谋,理由之一是许良英先生没有签名。我把上面的故事说了,算是给这种“阴谋论”来个釜底抽薪。另一种误读是,认为《零八宪章》是一出“私车上书闹剧”,其政策意识是眼光向上的改良主义。

   什么叫改良主义?改良主义是反对从根本上变革不合理的社会制度,只主张在原有社会制度的基础上逐渐加以改善的思想。而《零八宪章》的主旨何其鲜明,它主张变三权合一的一党专政制度为三权分立的宪政民主制度;从前言、基本理念、基本主张到结语,这一主旨表述得晓畅明白,一以贯之。我百思不得其解,何以有人还能把《零八宪章》误读为改良主义的请愿书?为此,我在这里还想说一件事。2008年10月31日,我在“征求意见稿”的第9条中,特意加进了一句话:取消一党垄断执政特权,并把结语中的“这种局面必须改变!政治改革不能再拖延下去。”改为“这种局面必须改变!政治民主化变革不能再拖延下去。”我的意愿是,在能够达成共识的前提下,使《零八宪章》的主旨更为鲜明,使寄希望于公民运动的路线更为明晰。

   从正式发布、并已嵌入中国当代史的《零八宪章》,可以见证宪章主事者、签署者的眼光投向了哪里。与眼光向上的改良主义和眼光向下的流民主义在根本上相区别,他们所倡导、所奉行的是眼光平视的公民主义,所呼唤、所吁求的是中国的公民运动。这种公民运动的精神资源来自索尔仁尼琴的“唾弃谎言”、哈维尔的“生活在真实中”和米奇尼克的“新演进”;这种公民运动不选择匿名,不选择密谋,不选择暴力,而是选择真实,选择公开,选择非暴力;在这种公民运动中,越来越多的民众通过自我解放,逐步变臣民为公民,逐步像“自由人那样生活和工作”,逐步建设公民社会,而后极权统治者、威权统治者们的活动空间则“越来越狭小了,他们会越来越展不开步伐、挪不动手脚”(杨光先生语);最后,如同《零八宪章》所直言不讳地宣示的,这种公民运动或将通过迫使统治者不得不改弦易辙,或是以一场天鹅绒革命来最终打破治乱循环、改朝换代的历史怪圈,造成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实现国人百余年来锲而不舍的追求与梦想”。

   《零八宪章》的发布,升起了一面公民的旗帜,权利的旗帜,一面中华五千年文明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旗帜。在步入己丑牛年的时候,我并不奢望以《零八宪章》为标识的中国公民运动会牛转乾坤,而是真诚地祝愿她以牛的韧劲,一步一个脚印地、坚实地、不可逆地走好自己的路。

   2009年1月27日 于北京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1月28日播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