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国际社会对以巴冲突的新态度]
徐水良文集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薄案分析三:薄掌握高层腐败材料,是中共对薄案大幅放水的原因之一
·薄案分析四:中共为何掩盖薄家杀海伍德真实原因?
·不务正业务邪业,习近平荒唐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告诉国内网友这次海外抗议是怎么回事
·再驳伪右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2014年
2014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批判邓式改革的三篇文章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
·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关于中共特务冒名造谣的声明
·邓小平没有真正的改革
·民主社会反对贵族及贵族制度
·为什么各种复辟倒退的奇谈怪论和梦话应运而生?
·关于贵族问题答网友问
·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性批评
·再談洪哲胜文章的错误
·批评洪哲胜和马克思的三个短帖
·习近平的说法不对
·当今世界的两大公敌
·驳邓榕反诬国人造谣的说辞
·用“中国多少人真懂民主”来反民主的胡话
·中共第五纵队又一个分支招安机构成立
·纠正习近平文化无高下的错误说法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
·简谈亨廷顿的最大错误以及文化和文明两个概念
·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也谈阶级和阶级斗争
·支持香港民众抗争帖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
·中国民主后会不会分裂的问题
·也谈占中:撤,或不撤
·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
·就退场机制驳胡平
·再批胡平退却逃跑主义兼防胡安宁曾节明冒险主义
·推荐leebai先生文章五篇
·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胡平思想:见坏就上去找死,见好就收别求胜
·鼓吹为胡平理论寻找和界定好坏标准是误导别人上当
·在电子邮件组中反驳胡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际社会对以巴冲突的新态度

关于以巴冲突

   徐水良:国际社会对以巴冲突的新态度

   王超华:巴以冲突:军事对立,政治和解,还是社会重建?

   鲁克:揭开UNRWA的真面目: 看联合国是如何支持哈马斯的

   

[短评]国际社会对以巴冲突的新态度

徐水良

2009-1-25

   下面发表的两篇文章,(王超华:巴以冲突:军事对立,政治和解,还是社会重建?鲁克:揭开UNRWA的真面目: 看联合国是如何支持哈马斯的),反映了在以巴冲突问题上的两种对立观点。

   二十世纪,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民族解放左倾思潮泛滥的一个世纪。左倾思潮和左倾分子,到处支持所谓的被压迫民族和被压迫人民,包括到处支持恐怖主义活动。其中包括支持伊斯兰恐怖活动,支持在巴勒斯坦的恐怖活动。因此,一旦发生巴以冲突和以色列与阿拉伯及伊斯兰世界的冲突,全世界左派立刻在世界各地组织声势浩大的抗议活动,抗议以色列,支持阿拉伯,联合国和国际社会也都是这样,一边倒抗议以色列,支持阿拉伯,留下美国和西方少数国家犹犹豫豫地支持并保护以色列。

   但进入二十一世纪,从美国911事件开始,全世界全人类反恐怖主义的斗争,逐步成为国际社会的一个重要主题。从这个角度观察巴以冲突、巴勒斯坦问题和伊斯兰恐怖主义问题,逐步有了全新的观点和见解。人们越来越理解以色列的处境,越来越反感恐怖主义。到这一次以巴冲突,国际舆论不再是一面倒抗议以色列、支持巴勒斯坦及哈马斯。反对和支持已进入势均力敌的状况。

   虽然,国际社会从左倾思潮旧思维完全走出来,还有一个过程,还需要时间和条件。但是,毫无疑问,全世界对以巴冲突、以阿冲突问题的观点和见解,今后将会进一步变化。

   

巴以冲突:军事对立,政治和解,还是社会重建?

王超华

     [附蔡峻文字摘要:如果我无权开枪,我还有权愤怒]

   §§ 说明(2009年1月23日)

   这篇文字从写作读报小记开始,本想就巴以冲突的历史和现状做点讨论,不料拖延时日,每天新战况不断升级,竟然无从着手,好像总要先翻译介绍当天报纸的信息才行,结果就无限期拖下来了。这期间,在上海作家陈村主持的"小众菜园"讨论版看到蔡峻的发言,摘摘拣拣转到自己博客上一部分,并加了一个不算短的按语。按语最后,提出希拉莉•克林顿接任美国国务卿以后,有希望借鉴她夫婿当年斡旋北爱尔兰和平进程的经验。贴出刚一天,就看到奥巴马任命当年克林顿政府的北爱特使、前参议员乔治•米绍尔(George Mitchell)为中东特使的消息,与自己的预测颇有相合之处。目前加沙已经停火,巴以冲突前景尚难预料,暂且把这几部分文字合在一起发出来,算是告一段落。特此说明。

   §§ 读报小记:我们在阳光下,他们在战火中(2008年12月31日)

   2008年12月27日星期六,当地时间上午十一时,以色列向巴勒斯坦人聚居的加沙走廊发动大规模空袭并封锁加沙海陆边境。三天下来,巴勒斯坦方面报告的死亡人数已超过三百,伤者近千。即使是联合国相对保守的统计数字,也不得不承认已有约六十位妇孺死于以色列战火。

   这几天,南加州天气晴好,阳光灿烂,冬季仍然怒放的三叶堇红花和蓬蓬绿树中,夹杂着秋色斑斓的枫叶,别是一番景色。可是《洛杉矶时报》三天来的报道,却总有一股犹带琵琶半遮面的味道。

   周日是第一天,虽然不便直接为以色列叫好,却在报道巴勒斯坦平民死伤的同时,迫不及待地发表专稿,强调以色列接受2006年夏天攻击黎巴嫩真主教计划不周的教训,这回只设立了有限目标,力求速战速决。不料没两天,以色列自己公开声称,这次是对哈玛斯的全面战争,完全没有迅速停手的意向。加沙清真寺普遍遭受攻击、加沙大学成为炮火目标,死伤人数不断上升,但《洛杉矶时报》仍要摆出"公正不倚"的面孔,在报道加沙战火灾害的同时,用几乎相同篇幅的文字和图片报道了哈玛斯坚持向以色列境内发射火箭炮,造成五人死伤的消息。与此同时,整整半版的问答,只字未提今年秋天巴以停火协议,最早是因以色列在11月4日(美国大选日)攻击埃及加沙边境地下隧道并击毙六名哈玛斯人员而破裂,仍然保持各打五十大板的表面平衡姿态。读者来信栏里,也是为以色列背书、攻击哈玛斯是恐怖组织的声音占主导。

   元旦前日,报道哈玛斯火箭炮射程达到以色列境内28英里的消息时,《洛杉矶时报》更在数据上误导读者,声称这意味着百分之十以上的以色列人口都在哈玛斯炮火的直接威胁下,好像哈玛斯可以沿加沙和以色列边界不间断地设置射程达以色列境内28英里的火箭炮似的——这完全是歪曲事实。

   这样的舆论氛围,让我想起2006年夏天在康乃迪格州小住时的印象。那一次以色列对黎巴嫩的攻击,军事上既无成效,政治上也大大失分;国际固然批评不断,国内同样怨声载道,包括刚入伍的新兵,有手机却没有足够饮水,被送进火炉般高温的战场,很快就在后方家长中引起骚动。战事刚起时,我们当然还不知道这些细节。可是黎巴嫩城市居民区被毁,市民遇难,在电视画面上终归是有目共睹,而 CNN的第一反应却永远是为以色列找借口,过了几乎整整一周,才开始调整口径。

   美国主流媒体在巴以冲突中一边倒的倾向,是中东问题的一个大症结,通常情况下都比以色列自己的主流媒体更偏激。美国主流政界也好不到哪里去。希拉莉•克林顿决定竞选纽约州参议员后,第一个决定性的动作就是在长岛犹太人政经大佬基地表态支持以色列。今年奥巴马竞选总统,再步后尘,居然公开声称耶路撒冷就应该"完全"无条件地属于以色列犹太人,比以色列自己的官方立场都要强硬。颇为反讽的是,即将卸任的黑人女国务卿赖斯,今年在极力促成以色列和哈玛斯停火协议中,反倒更倾向于向哈玛斯做出让步。毕竟是没有紧迫的政治利益在前面诱惑了,才能稍微跳出为以色列背书的老框框。

   比较而言,英国媒体无分左右,在这方面都要相对客观一些。《经济学人》和《金融时报》都对加沙遭到封锁非常不以为然。《经济学人》是周刊,上周四出刊时以色列还没开始这次轰炸,但已经在批评埃及配合以色列、全面封锁加沙的政策。《金融时报》本周已连续三天批评以色列的军事行动,特别明确地指出,是以色列在十一月初首先破坏停火协议。

   §§ 读报略记(2009年1月7日)

   自从以色列向加沙发动攻击,各大报就经常刊登各种图示,特别是加沙和以色列的地图。这些图示也相当有名堂。《洛杉矶时报》每天刊登地图的时候,加沙地带都是一片淡色,甚至没有特别加重加沙市的标志,却以爆炸型的红点标出以色列南部境内每一个据以色列军方宣称遭到哈玛斯火箭炮袭击的地点,天天如此,拖延了一个星期以上,加沙伤亡数字不断攀升之后,才开始用红色标出加沙境内遭受以色列炮火袭击的部分地点,即使这样,仍然不是遭到以色列轰炸的全部目标,更没有全面展示以色列的军火布置。

   与此对照,《金融时报》刊登的地图包括了以色列从海陆空三方的进军路线,动用的兵力和加沙受到的全面封锁(特别是美国媒体羞羞答答不愿言及的海上封锁),分别用飞机、坦克、军舰图形表示,而且用跟《洛杉矶时报》一样的爆炸型小圈标注加沙境内遭到轰炸的地点,哈玛斯火箭炮目标则用小三角表示,力量对比和人员伤亡的基本状况,一目了然。这可是倾向资本主义自由市场舆论的老资格重量级出版物,跟什么政治正确的后现代左派没多大纠葛。

   事实上,欧洲大陆和阿拉伯世界以及广大穆斯林国家对这次以色列攻击加沙的愤怒,首先来自以色列对加沙的封锁,其中就包括对新闻资讯的封锁。以色列这次开战以来,BBC 的基调一直倾向以色列,但当他们记者要求进入加沙采访的请求被以色列军方拒绝以后,至少也开始抱怨以色列的新闻封锁。《金融时报》摆出高姿态,根本没提新闻封锁这回事,直接采用了在加沙坚持人道援助工作的当地人士传出来的报道。

   只有《洛杉矶时报》之类的美国媒体,才会连篇累牍引用以色列军方作为自己的主要(如果不是唯一的)信息来源,在整整一个星期内,都没有做出任何追求新闻中立的姿态,没有任何关于阿拉伯世界的报道。说"没有任何",也不准确,其实有一篇,只不过就这一篇,还是在为以色列军方背书,大标题就针对伊朗,直指伊朗是哈玛斯的后台。只是在中间引用中东专家的分析时,轻描淡写地提到,伊朗认为,以色列这次攻击加沙在阿拉伯世界引起了普遍公愤,那伊朗这个判断并没有错。阿拉伯世界的反应就是这么不值钱,这么没有新闻价值,唯一值得报道的,是提醒美国读者对伊朗保持警惕。但凡问题牵涉到巴以冲突,《洛杉矶时报》看上去和小布什的副总统切尼几乎没有多大区别。我看美国读者倒真的要注意了,看来以色列要把美国拖入一场对伊朗的新战争,可能不会太困难呢。

   §§ 停火了(2009年1月20日)

   给奥巴马就职典礼留面子,以色列终于在加沙停火并撤军了。与此同时,以色列的宣传攻势未曾稍减。自己打到人家地方去,摧毁政府大楼,还说哈玛斯利用平民和居民区做人体盾牌,自己不得已才造成平民伤亡。难道人家的政府大楼必须建在荒无人烟的隔离区吗?毕竟哈玛斯是民选上台的政治组织。至于说炸到联合国的学校和仓库,更是没有道理。这十来天,《洛杉矶时报》终于开始报道加沙内部的创伤和巴勒斯坦人的灾难。即使如此,仍然不忘时时提及哈玛斯作为恐怖组织的一面,以及哈玛斯尚未改变反对以色列建国的立场,等等,暗示读者未来和谈如果出现困难,哈玛斯仍然要承担主要责任,而以色列对加沙的长期封锁,特别是哈玛斯民选获胜以后更加严重的封锁,还是没有见诸文字。不妨再拿《金融时报》做比较。还在以色列正式停火撤军之前,《金融时报》已经在社评版头条发表评论,主张未来的巴以和谈必须要包括哈玛斯,而且在专版报道中,给出简明扼要的哈玛斯简史。

   最为反讽的是,现在正是奥斯卡颁奖季节,以色列开战之前,一部反映1982年以色列攻击黎巴嫩南部巴勒斯坦难民营造成大屠杀的动画"纪录片"正在热播,因为表现了以色列人的自我反省而大受好评。结果,现实高于艺术,正在进行时的屠杀,让银幕上不愿露出真面目而只能以动画示人的那些以色列良心自省的代表黯然失色。

   如果说战争是政治的继续,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政治又表现在哪里呢?除了军事攻击就是军事封锁,如果不是借助美国,就完全没有任何政治和外交途径可资利用;而美国的政客又有向以色列一边倒的长久传统,等于是彻底关闭了面对巴勒斯坦人民的政治外交大门。巴以冲突,如果套用小布什在"911"以后对阿富汗发动战争的反恐逻辑(其实那个逻辑更多地借用了以色列的惯例言说),那至少小布什和北约还要考虑如何重建阿富汗政权和社会,而以色列由于有美国这个大靠山,从来拒绝考虑自己对巴勒斯坦社会其实负有政治责任。巴勒斯坦"人民"在以色列政府言说中,从来不能独立承担"人"的概念,更不必说"公民"的概念了。以色列从1967年开始占领加沙,到2005年才从加沙撤军,却从来没考虑过承担对加沙社会和人民的非军事责任,乐得逃避"殖民主义"的标签,却不肯放松一丝一毫军事上的直接控制和经济政治上的间接控制。为什么阿拉伯世界那么同情巴勒斯坦人民,那么痛恨以色列?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以色列在巴勒斯坦社会和人民心目中种下的,除了仇恨没有别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