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爱国”愤青们的尴尬]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 新自由主义在大众化
·牟传珩:“逼上梁山”一声吼——由章诒和《声明》引发的共鸣
·牟传珩 :大海的早晨(外一首)
·牟传珩:解读中共三代党权政制演变历程
·牟传珩:“中国知识分子精神和良知”在哪里?—由公务员考试引起的思考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民主从多元化发声中产生
·牟传珩:倡人权、迎奥运——呼吁政府释放所有政治犯
·牟传珩:冲击“政改”瓶颈的“公民参与”——为俞可平民主喊话再擂战鼓
·牟传珩:从郎咸平教授清华演讲谈起——盘点世界民主化进程
·牟传珩:“不光彩的世界之最”——聚焦中国教育制度的不平等
·牟传珩:李肇星“答记者问”再念歪经
·牟传珩:中国“两会”设计议题陷阱——回避民权何保民生?
·牟传珩:温家宝撰文的政治玄机——“初级阶段论”难逃宿命
·牟传珩:军费连年高增不是民生福音——对军事强国路线说“不”
·牟传珩:温家宝记者招待会刻意谈民主——从需要“时间”到需要“经验”
·牟传珩:两极分化割据中国——揭秘刘吉所谓的“历史真相”
·牟传珩:风在寻找起跑线(外两首)
·牟传珩:民主文化的世界性认同
·牟传珩:普世民主时代的新文明自由主义
·牟传珩:年年杏花又杏花——写在清明的“四•五记忆”
·牟传珩:打开国家领导人收入的暗箱——让社会的阳光透视公权“私隐”
·牟传珩:普世主义与新对抗主义
·牟传珩:《民主论坛》岁月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胡锦涛应向“政治受难者”三鞠躬——我代右派父亲再鸣放
·牟传珩:中共军方发起反“三化”新围剿——透视“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违宪本质
·牟传珩:邓小平阴影下的反右50周年
·牟传珩:揭开历史尘封的《整风运动报告》—— 邓小平反右极左言论批判
·牟传珩:揭秘“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从《米高扬秘密报告》谈起
·台湾中央社青岛特稿:也是最牛: 青岛异议人士牟传珩——他是中国提出「双赢」政治哲学的第一人
·牟传珩:中国上访潮新动态——写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
·牟传珩:走向海滩
·牟传珩: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一个中国警察的反省
·牟传珩:中国邮政蔑视通信自由——信件丢失拒不负责
·牟传珩 :多年前的小屋一个小小的编辑部
·牟传珩:当年滋生右派的大本营在崛起——中共如何应对“新社会阶层”
·牟传珩:青岛“六四”记忆
·牟传珩:中南海困于“忧患意识”——中共“17大”面对执政危机
·牟传珩:解密中共的“敌对势力”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执政危机来自于“绝对领导”
·牟传珩:“六四”情节还在演绎着
·牟传珩:寻找宪政价值的公共认同
·牟传珩:中国户籍制度制造不平等——现代文明呼唤迁徙自由
·牟传珩:中国变革的两种宪政观冲突
·牟传珩:发生之发现原理——东方圆和新哲学(概要)
·牟传珩: “太湖蓝藻”的政治启示——点击“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死穴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牟传珩:公共权力的中国化癌变——“绝对领导权”岂能“执政为民”?
·牟传珩:揭开中共“十七大”面纱——胡锦涛“6.25”讲话评述
·牟传珩:胡锦涛会否定江泽民吗?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与执政方式的演变
· 牟传珩 ; 等待春天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牟传珩 :诗眼里含着的脚印
·牟传珩:牢狱负枷读胡风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牟传珩:胡锦涛是否为“文革”平反——温家宝的同学爆料批邓反江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前风起云涌——又一份“极左万言书”出笼
·牟传珩:“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人权观念的普世化脚步
·牟传珩:人权与特权的社会冲突
·牟传珩:克林顿的回答:人权与官权谁大
·牟传珩:《文明冲突论》忽略了什么
·牟传珩:十月的北京没有悬念——透视中共十七大政治走势
·牟传珩:如何面对“大国责任”——中共媒体新动向
·牟传珩:“全民医保”争论——质疑中共“执政为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爱国”愤青们的尴尬

   ——“民意”是官方随意扔弃
   
    记得中国官方为抗议欧盟轮值主席、法国总统萨科齐坚持与达赖喇嘛会面的举动,推迟原定于12月1日在法国里昂举行中欧峰会。12月1日,中华网便出现了最早的抵制文章,题为《萨尔科齐会见达赖危害中国核心利益,中华网发起对法国货的第二轮抵制》。该文称:“发起抵制法国品牌的行动,呼吁网友签名支持。”接着,新闻网也跟随发表《坚决反对萨科齐会见达赖的言论》的网民言论集锦。至此,似乎又一场“轰轰烈烈”的抵制法国货的运动就要到来了。12月4日,外交部举办例行记者会,发言人刘建超更是大借所谓“民意”,对法国政府施压,要求萨尔科齐取消会见达赖的计划。刘建超说:“法国领导人执意会见达赖,在中国公众中产生了重要影响,激起广大中国人民的强烈不满,希望法方重视中国公众的正义呼声。”由此可见,官方利用“民意”擦拭面子,向外施加压力的明确意图。于是,新华社豢养的环球时报,还煞有介事地推出《怕中国百姓重掀“抵制法货”运动》唬人文章。
   然而,欧盟并未太重视中国的“反应过度”,倒是法国、德国、英国、捷克、波兰舆论都轮番指责中国狭隘,其各大主要报刊上相继发表文章,把责任归咎于中方。据德国媒体报道,德国联盟党人权和人道援助问题发言施坦巴赫和议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海巴赫强硬地表示:“拒绝与欧盟会谈,最终中国伤害的是它自己。”英国《金融时报》11月27日则称 “现在不是中国拆桥的好时候,北京需要努力建设与其主要战略伙伴的稳定联盟关系,比如欧盟”。 又据消息,美国“哈里斯互动”市调公司及媒体,透过网络访问法国、德国、英国、意大利、西班牙和美国等六国各1000名成年人,调查19位卸任和现任国家领导人及宗教领袖,在民众心目中受欢迎的程度。其结果上周五出炉,达赖喇嘛竟荣获最受尊敬的宗教领袖。可见欧洲民意对中国“反应过度”的回应。
   此据法国八九大街网站署名沉思者的读者写道:法国对中国的出口贸易仅仅只占法国对外出口总值的百分之一点四,而法国从中国的进口总值则要远远高得多。如果中国人拒绝进口法国货,法国也就只损失百分之一点四的市场,而如果法国人抵制中国货的话,那么中方的损失将远远超过法国。法国署名博士的网友写道:不管怎么样,中国不会停止向我们出口体恤衫,中国人不会停止去家乐福购物。

   
   12月6日,萨科齐并未太在意中国政府的“反应过度”,更对《怕中国百姓重掀“抵制法货”运动》唬人文章似乎不屑一顾,依然以法国总统和欧盟轮值主席的双重身份会见了达赖喇嘛。12月7日晚,中国官方再次被激怒,外交部副部长何亚非奉命对法提出严正交涉,并召见法国驻华大使苏和声称:“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民族感情,破坏了中法和中欧关系政治基础。” 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也于7日晚再次发表强硬谈话:称一直坚持和平路线寻求西藏真正自治的达赖喇嘛为“长期从事分裂祖国活动的政治流亡者。”其用意似乎不是说给信息、真相完全公开的国际社会听的,倒像是要刻意刺激已被“严重伤害了民族感情” 的“爱国”愤青们发起新一轮反法浪潮的。 果然中华网关于呼吁中国消费者抵制法国货帖子支持者一路攀升,据说已突破10万人。然而,清醒人都心知肚明,这些人群中的骨干,不过是共青团、学生会等组织发动来的部分学生和一些有政府背景的人从中操纵的,而冲在前沿当然还是那些“网路舆论引导员”了。此据路透社报道:“在西南某大学,学生在学校BBS上张贴出了‘打进法兰西,解放全巴黎,活捉布吕尼’的口号,更有学生从网上下载了法国总统夫人布吕尼的裸照在校园内免费派发,张贴到了男生宿舍等地,一位爱国学生告诉记者,在他们的动员下,同学们每天自发对着布女的裸照手淫三次以上,在精神上充分打击了法国总统萨科齐的气焰,让他戴了无数的绿帽,因此感觉心情十分舒畅,只要大家齐心协力,战胜西方其实就是那么容易。”可见愤青们被激起的“爱国热情”,已发展到如此恶心不堪的地步了。
   然而,在博大的中土,除10万愤青之外,还有并不被操纵的更大多数,天涯社区网友“HowardRoark”就针对“抵制法货”的愤青发帖嘲弄说:“LZ(楼主)你有本事不坐地铁不坐火车不坐飞机,国内地铁列车和高速列车很多都是法国产,飞机法国产的空客占一大半。”
   其实,那些把“爱国”当口香糖一样咀嚼的人,本质上都是仰仗手里握有公共资源的官府立场说话和按官方的喜怒好恶行事的,官方让他动他就动,官方让他止他就止 。记得今年春发生西藏事件,官方舆论同样发起了归罪达赖喇嘛,抵制国际社会人权批评,反对西方媒体和抵制西货的排外浪潮。那时同样激发起国内“爱国”愤青们的情绪高涨。但当他们打算从网路“虚拟爱国”转向大街“实践爱国”之时,官方便紧急降调,新华网立刻召唤:“干好本职工作才是最大的爱国。”于是,那些要抵制法货大游行的愤青们也就泄气了。如果他们敢不从召,同样难逃被镇压的尴尬。
   还是自由知识分子胡适说得好:中国人不愿做外人的奴才,却甘在自己国家做奴才。鲁迅也无情地鞭挞过充满国民劣根性的“阿Q精神胜利法”和华老栓“吃人血馒头”的悲哀。如今真看不出那些被官媒煽动起的要“对着布女的裸照手淫三次”的“阿Q式”变态也叫“爱国”?其实近代以来,那些真正爱国的仁人义士们无不是蔑视自大排外,主张开放、自由与普世价值接轨的。国家还是敞开胸怀,接纳外界批评的好,不要以为你的敌人就一定是全世界的敌人。如此狭隘,最终孤立的只能是自己!
   在不民主的中国,“民意”这玩意在官员那里从来都只是抹桌布而已,也就“网络舆论引导员”与小咬司马南之流几个还会有根骨头啃,其余的都是“画饼充饥”而已。如果官方真是尊重民意,就不会打压对日索赔游行和出卖东海资源与日本联合开发;就不会蔑视舆论不给杨佳袭警一个真相交待;就不会无视民众呼声,至今拒绝民主变革,还权于民了。“爱国”愤青们的尴尬,其实就在于当政者向来都是依自己的需要,把他们高高举起,然后再随意扔弃。不信你发动一场全国“实践爱国”大游行看看。
   (首发《北京之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