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育儿╱短篇小说]
王先强著作
·防波堤……
·看更亚伯╱散文
·唱歌╱散文
·昌与娼╱散文
·威尼斯那里的两个中国人╱散文
·梵谛冈╱散文
·比萨斜塔╱散文
·橱窗女郎╱散文
·豪华的坟场╱散文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厨房杂工之死/散文
·河水与井水╱散文
·忘了、忘不了╱散文
·假之类……/散文
·南下扫货/散文
·老爸不是官/散文
·来香港产子的无奈/散文
·香港的秋天/散文
·香港的坚韧精神
·温总高歌政改曲
·永远跟党走?
·如何杜绝毒食品
·杀猪杀狗与杀人
·「六四」积怨 承上启下
·灾民苦得不明不白
·反抗压迫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特立独行,桀骜不驯
·动车相撞:救人与害人
·罪恶之手,为祸当今
·名牌之烦/散文
·辛亥百年,皇帝猶在……
·中共与辛亥革命……
·畸形的社会
·一张床铺/散文
·中共巨头的心慌
·对门一少年/散文
·对校车惨剧的沉思
·反对独裁,还我人权
·中共的秋后算账
·心系乌坎村
·哑巴吃黄莲/散文
·假与真/散文
·诚实做人/散文
·从王立军事件看共产党
·当今中国有个清亷的大官
·他人之妻/散文
·聊聊贪反贪
·香港唐英年的眼泪
·香港梁振英的忠贞与狡诈
·这也惹祸上身
·何来政改
·特殊党员
·备受欺压,顽强抗争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的政治
·百姓撰著春秋
·香港人纪念「六四」
·香港人的良知
·天上地下
·香港人面对的是中共
·香港的梁振英与其班子
·偷情╱散文
·借种╱散文
·香港所谓的国民教育
·如今香港官场漆黑一片
·对连场好戏的浮想
·令人惊讶的周克华
·香港保钓该告一段落
·惬意的一天╱散文
·对钓鱼台还有啥招数
·哪来铁骨,以作铮铮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一个倔强的女人╱散文
·中共应指令莫言拒绝接受诺奖
·香港人就是怕共产党
·坚决捍卫香港的一国两制
·香港人抗争路上的一大缺憾
·香港当仁不让的也会独立
·挂羊头,卖狗肉
·香港特首梁振英大屋的僭建事件
·香港特首梁振英必须「坦白、认罪」
·莫言带共产党形态到瑞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育儿╱短篇小说

   天亮的时候,他起床;随着,他经过道,向洗手间走去。但在过道里,他站注了,怒气冲冲的望向他爸爸的房间。
   房门打开着,房里没开电灯,爸爸坐在床沿,正在抽烟,一明一暗的。
   昨晚,他同爸爸又吵了一架。自从妈妈去世后,吵架已成家常便饭,连续不断。吵些甚么?说来简单:就为这层楼。
   这层楼楼契上写的是妈妈的名字;妈妈得了病,来不及转名,便撒手尘寰了。他可着紧这层楼,要到了各样证件,立即到律师楼去办转名手续,要将楼归为己有。爸爸不作声,任由他去。但律师楼了解情况后说,得他爸爸来签个名。
   他对此愤愤不平:怎么要经由他爸?他爸不做工,没有出钱供楼。他爸心平气和的对他说:「陈昌,我生你育你,花了多少心血……;我打工几十年,钱都交给你妈理家;妈的钱,还不就是我的钱?到今天我老了,我怎么做工啊!楼嘛,迟早还不是你的?」

   他不听他爸的话;他觉得他应该马上得到这层楼!现在这个家,应该他说了算数。
   父子争持不下。
   他对他爸看得很不顺眼,愤然的说:「你老了,你快点死吧,你怎么还不死?你死了,便好办了……」
   他居然说得出这样的话,说得全不费功夫。财产遗留给子女,理所当然。然而,爸爸看到儿子这么个样子,难免心灰意冷,难免生出了戒心,想得也就更多了。总得给自己留条后路,不能就这么轻易的就签名给他,因为自己不会那么快就死,不死就要有个睡的地方;在香港,睡地方是个大问题!
   这么着,他就越发闹得厉害,要赶走他爸;他要他爸流浪街头,饿死街边。
   昨晚,他一边吵,一边就下定决心动手来拉他爸,要将他爸拉出大门外。
   他爸近于哀求的说:「陈昌,这也只是一层旧楼,值不了多少钱的,何况有窗的一边你都占了,厅你也占了,我只住这么一个没窗的中间小房,只放下一张单人床……你都容不下我。你这是逼我去跳楼呀……」
   他爸说着,紧紧的抓住床栏杆,老泪纵横的,死也不肯离去。
   他咬牙切齿,发誓要收拾他爸。
   现在,他的膀胱发胀,但他站着,眼睛瞪得老圆,心里想:老不死的,你还在抽烟,在享受……
   「爸──」随着嫩嫩的一声叫,一个约四岁大的男孩子,跑到他身边,搂着他的腿。
   他立刻弯下腰,抱起小男孩,甜甜的说:「乖乖,起床了,爸抱你去拉尿、漱口……」
    他这才和小男孩一起进了洗手间。
   当小男孩向地上的去水口射尿的时候,他才记起自己也该射尿了;于是,他一边动作起来,一边说:「爸也来,爸也来,哎呀呀,好急……」
   小男孩就咯咯的笑,笑得那条尿左右晃动。他也很开心。
   接着,他把一支涂上了牙膏的小牙刷,一杯清水,递到小男孩手上,要小男孩漱口。 「怎搞的,爸教你多少次了,上牙由上向下刷,下牙由下向上刷嘛,你老是记不牢……」他看到小男孩把牙刷放进口里,胡乱的搅几搅,便这样说。
   小男孩又咯咯的笑。他取来他的牙刷,上了牙膏,再含口水,吐了,把牙刷放进口里,一边一下一下的刷起牙来,一边说:「乖乖,看爸的,学爸的……」小男孩倒很认真的学起来。
   他就很心满意足。 忙了一阵,吃了早餐,他就要送小男孩上幼儿园。那幼儿园是顶尖儿的,学费比普通幼儿园贵几倍。他为此感到宽心,因为育儿嘛,总得付出的。他还会让他的儿子上顶尖儿小学,顶尖儿中学,直至顶尖儿大学呢……他携起小男孩,经过道的时候,又站住了,怒气冲冲的望向他爸爸的房间。
   房门打开着,房里没开电灯,爸爸坐在床沿,正在抽烟,一明一暗的。
   他眼睛瞪得老圆,心里就又想:老不死的,你还在抽烟,在享受……「爷爷!」小男孩叫了声,稚气的道,「我上学了,拜拜……」 「拜拜!」微弱苍老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小男孩摇摇手,又想说甚么。
   他立刻转了个向,将小男孩转向另一边,然后,他愤愤的向他爸说:「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
   说罢,他携着小男孩去打开大门。
   大门开了的时候,小男孩忽然的要回去房里要那只布熊。
   他不同意,因为布熊是不能带到幼儿园里去的。
   小男孩瞪着他爸,大声的说:「你……好……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
   他拖紧小男孩,拍拍其背,道:「乖乖,乖乖……」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