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尾生诗歌
[主页]->[诗歌]->[尾生诗歌]->[《也说清算》(与草庵居士商榷)]
尾生诗歌
·尾生诗歌《2009年1月14日》(日记体诗歌)
·尾生诗歌:《请不要挡着我的阳光》(外一首)
·尾生诗歌:《路过成都》
·尾生诗歌:《回家》
·尾生诗歌:《九节龙山下我的家》
·尾生诗歌:《回家的某个片断》(日记体)
·尾生诗歌:《清晨》
·尾生诗歌:《一个世界》
·尾生诗歌:《过年》
·尾生诗歌:《无题》
·尾生诗歌:《我必须出去转转》
·尾生诗歌:《过年这几天》
·尾生诗歌:《梦》(尝试性白话诗)
·尾生诗歌:《看见喜鹊》
·尾生诗歌:《春天正在蔓延》
·尾生诗歌:《读北岛》(外一首)
·尾生诗歌:《游龙角山》
·尾生诗歌:《我,和我的四姑娘》
·尾生诗歌:《出发》
·尾生诗歌:《2009年2月10日》(日记体)
·尾生诗歌:《寻找》
·尾生诗歌:《致叶子》
·尾生诗歌:《郁金香走了》
·尾生诗歌:《我为王来》
·尾生诗歌二首
·.《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就共产主义主义社会》
·尾生诗歌:无题(日记体)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诗歌:《睡者》(小诗)
·尾生诗歌:《你》
·尾生个人照片
·尾生诗歌:《别了,凤凰》(组诗)
·尾生诗歌:《二十五年》(为我二十五岁生日写下,外怀恋海子)
·尾生诗歌七首
·尾生诗歌:《点评当代诗坛》(小诗,戏作)
·尾生诗歌:《夏日黄昏》
·尾生杂文:《大师及其它》
·尾生诗歌:《是的,我将死去》
·尾生诗歌三首
·尾生诗歌:《孤独的兽》
·尾生诗歌:《王者归来》(外一首)
·尾生诗歌《春天来了,我就是我》
·尾生诗歌:《圣严不灭》(悼诗)
·尾生诗歌:《一只温暖的狐狸》
·尾生诗歌:《是的,我狂妄》
·尾生诗歌:《蓝色的兽》
·中国该往哪里去
·尾生闲话:《我看"80后诗人"寻包养》
·尾生诗歌 :《我是农民》(致农民工)
·尾生诗歌 :《告别海子》
·尾生对成龙回应的再批评
·尾生为北岛改诗歌
·尾生诗歌 :《她曾经是我的爱人》
·尾生日记体诗歌 :《看电影拉贝日记后》
·尾生诗歌:《二008年五月一十二日》
·我们应该怎么做
·尾生诗歌 :《深海的鱼》
·尾生诗歌 :《路过太阳》
·尾生:李悔之也需要启蒙
·尾生诗歌 :《赞玉娇》
·尾生赠和诗 :《戏赠"从容"》
·尾生诗歌:《五月怀屈原》
·尾生日记体诗歌 :《路过李宗仁》
·尾生哲学:论人的存在
·尾生随笔:再见迈克尔·杰克逊
·戏赠杨典
·尾生诗歌选三
·尾生小诗两首
·尾生诗歌选
·尾生:论民主,谈自由
·尾生诗歌:1976年(读北岛《回答》有感)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诗歌:梦游人
·尾生诗歌:你好
·尾生日记体诗歌:最近
·尾生诗歌:写给我的四川(外一首)
·尾生诗歌:我需要赶上那列火车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诗歌:还好算早
·尾生诗歌:开始于鱼(外一首)
·日记体诗歌:速写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诗歌:革命(外一首)
·尾生诗歌:三工区小学
·尾生诗歌:折磨
·尾生诗歌:《核桃》(外一首)
·尾生诗歌:《无端的恐惧》
·尾生诗歌:《哭泣的夜》
·尾生诗歌:《无题》
·尾生日记体诗歌 :《流水帐》
·尾生诗歌:无题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诗歌:《别父兄》(有感谋事,赠某人)
·尾生小诗 :《花与兽》
·尾生诗歌 :《影子和我》
·尾生诗歌五首
·尾生诗歌:《捞尸人》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诗歌:《这是谁的国》
·尾生诗歌:《无有之无目地》
·尾生诗歌:《我和我的影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也说清算》(与草庵居士商榷)

    一听到清算二字,我总不免心惊而胆寒。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在我的脑海里立即会出现血淋淋的父债子还,挖坟暴尸之类。也许是诗人的天生敏感,也许是这个词已带有明显的中国色彩。清算,我总无法接受,更无法把它联想到人们的合理诉求上去。
    我知道,我们有多么善于遗忘别人痛苦的历史。同时,我也知道我们多么善于记住个人的恩怨。历史当然需要澄清,需要后人铭记,但我们该如何使用清算?这总是让我困惑。杀人偿命,父债子还在一些人那里是多么正常的逻辑,就像以暴易暴不也是说得过去的么?我记得有人曾经说过:“敌不犯我,我不犯人。敌若犯我,我必犯人。”这听上去多么的堂皇,正义,大气。我们仔细想想,难道就真没有别的出路?
    历史是个怪圈,有时候总是惊人的形似,不断地循环。清算,我更愿意把他抛进历史的垃圾堆里。清,可以是全部,也可以是个别,但无论怎样我总感觉这很彻底,就像秋风扫落叶搞得个干干净净。或许有一天,旧的事物被推翻,新的事物出现,我们又得对自己进行审问:“你过去干净么?”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也许历史从来都是不干净的,极少数的人左右着绝大多数,但这绝大多数依然是不干净的,就像我以前说的在文革的时候没有被打成右派的就该自己好好反省。清算,是针对谁呢?
    文革的账该如何算?也许那些红卫兵们是受人蛊惑,可谁又能保证没有人在心甘情愿地释放灵魂的丑恶。文革中被打倒的右派重新掌权的时候是不是也该对那些先前打压他们的人进行清算?“是的!”也许你这样回答:“做错了事,就该受到惩罚。”但,我们我们的历史如何向前发展?
    我们中国不缺少彻底的革命,缺少的是循序的改良。清算,作为一个历史名词也该退出历史舞台了。现在的许多人生活在恐怖之中,除了现实的压力外,还在于对一些词语的恐怖。清算,也在其中。我们需要越来越多人站起来,拒绝谎言,发现良知。我们需要的是各个阶层,体制内体制外的,不同信仰的人站起来,为了拯救这个道德堕落,信仰缺失,假话,形式主义的中国。

    我们要做的是推动中国走向一个自由,民主,博爱,宪政的国家。我们不应该再提倡仇恨。一切为此努力的,都应该被团结起来。我们同是兄弟姊妹,我们本该相亲相爱。那些对人民犯有不可饶恕的罪过的人,相信在一个未来民主法治的国家都应该得到法律公正的审判,而不是清算。
   

此文于2009年01月0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