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青林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青林文集]->[期盼神的公义]
青林文集
·不易生存
·胡石根的二十年
·好人走好
·胡石根的荣誉
·胡石根的荣誉
·胡石根的荣誉
· 感谢2005
·创新与自由
·促进中国社会演变的几个因素
·“信访村”忧思录(之1)
·信访村忧思录(2)
·信访村忧思录(3)
·东海一枭的学生
·信访村忧思录(10之4)
·高智晟
·袁红兵与刘路
·评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胡石根的朋友
·信访村忧思录十之六
·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六四人的精神
·草原的哭泣
·脱光了多好!
·序言
·正气永存
·与余杰探讨说真话
·高智晟入狱的伟大意义
·明心药理
·小人物
·高智晟的悲剧诞生后
·对中国教育的几点反思
·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 案中案
·信访话题漫谈
·高智晟与陈良宇
·政府善治与和谐社会
·从有限走向无限
·从圈地到圈水
·中国民间的真相运动
·记者的真假与矿主的黑白
·污染环境行为犯的是反人类罪
·飘过法律那片云(一)
·《物权法》之外
·告诉江苏领导一个好办法
·向六四人问好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二)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10之10
·飘过法律那片云(3)
·“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四
·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五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中国社会的危机与重生
·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08宪章》与饥渴
·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杨宽兴:陈明心先生的民主追求与愿望
·《08宪章》的希望
·折腾我的人民和我的人民币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7
·期盼神的公义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8
·维权代表被刑拘,下岗职工被服务
·中国经济危机里民营企业家的最后希望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二十年的脚步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记我的同案王天成
·有朋友在远方(1)
·维权与维稳
·如何降房价
· 权力的野性
· 权力的野性
·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中国模式与城市化
·十万个忧愁之一
·贪官的辩护状
·滕彪的叫真
·力虹的灵魂
· 对下荒村林地纠纷案的独立调查与分析
·温家宝的无奈
·悼念司徒华先生
·心灵之谜(一)
·心灵之谜(二)
·胡鞍钢教授文章读后感
·十万个忧愁之二
·刘老石
·五、天问 (选自草原的哭泣)
·中医的衰落(1)
·土地属于谁?
·北大教授张千帆探访吉林老访民
·《圣经》与《内经》
·草原的哭泣
·寄给天堂的一封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期盼神的公义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7

   

   别人经常问我:“你没有系统学过法律,甚至连一个律师证也没有,怎么给别人办案?”我只能苦笑着回答:“我是法律正规军之外的游击队,正规军不屑占领的地方,我去占领”。

   实际上,当事人获取常规的法律服务需要资金,我无非是向那些一方面亟需法律服务,一方面又拿不出钱的当事人提供一点法律常识,书写几份法律文书,增强一点维权的信心,同时实现自己目的---把每一次办案过程当作社会调研活动。

   一个天寒地冻的年底,我接受了一个黑龙江某煤矿城市的污染案件,当事人一家老少非常纯朴,让我享受到一种少有的信任之情,这种情感进一步激励我暗下决心把这个案子办好。

   想象中,冬天中的黑龙江的广袤土地应当是白雪皑皑,现实场景是这个煤矿城市的雪地完全失去了白色,地面上的雪是灰色甚至是黑色。眼前布满的焦化厂、发电厂的滚滚浓烟,让我心情倍感压抑。

   当我来到了当事人家的果园,望着如此美好的一片田园被近在咫尺的焦化厂排放的浓烟和废液腐蚀的斑斑驳驳,心底非常忧虑,这位当事人近百亩果园环绕在焦化厂的北侧,每年西南春风吹起时,果树上的鲜花和绿叶上便落满焦化厂排放的灰尘,灰尘里含满超过国家标准的违禁化学排放物,当事人坚持认为这几年焦化厂的排放物造成了果园果树的死亡、减产等后果。

   当事人多次向企业、当地环保部门和有关政府部门反映上诉,据说,开始环保部门还比较重视,给当事人和涉嫌污染企业之间进行了调解,企业征用当事人一块地头作通道,给与了一定补偿。而今,当事人认为,那次调解无效,因为企业占用事主地块作道路本应当补偿,这与污染侵害补偿无关。

   我经过现场勘查、询问企业负责人等调查后,初步确认此案当事人的诉求符合相关环境保护法律的规范。其果园的经济损益与焦化厂的粉尘排放有因果关系。

   我带着当事人首先来到区环保局,环保局长似乎刚刚结束一场酒宴,借着酒意滔滔不绝的给我们上了一趟美好的环保课,东拉西扯就是不谈焦化厂的问题,最后经我们一再坚持下,终于斩钉截铁地回答,此焦化厂没有污染。你果农愿意上哪告上哪告,如果打官司,我给你出诉讼费。看到此等小官僚的丑态,我暗暗下决心一定让此案水落石出。

   次日,我又来到市环保局,未见到主管局长,将代果农写的投诉信提交环境监察大队。

   回北京途中,我又将一份投诉信递交到该省环保局。

   回京后次日,该焦化厂老板弟弟协同该企业所在地政府副书记来到北京,找到我所属单位领导,希望协调解决此污染案件,并一再坚持约我吃饭,说有家乡特产相送。

   从心理学而言,我如果与他们见面吃饭,甚至拿了其礼品,就意味着我放弃了中立态度。故此,他们在北京足足等了我三天,就是没见着我的面。

   我给他们的信号就是你见了我的领导也没用,除非辞去我的职位。

   在被污染侵害的果农与排放污染实施侵害的焦化厂之间,展开了一场持久的抗争与反抗争。我完全站在了受污染侵害的果农一方,与企业、企业背后的利益共同体苦苦博弈。

   整整半年内,我数次往还于北京与此边塞煤城,走访了当地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市长秘书、发改局工业科、土地局耕保股等部门,根据调查结果,写出如下信访报告:

   自Q市J焦化厂2004年投产以来,与该厂邻的300亩果园因为炼焦炉所排放有毒气体和粉尘的影响,很难正常经营。该厂所排毒气直接危及全村900人的生命健康。

   该厂没有正规环评手续,没有征地手续。依然使用国家明令禁止的焦炉设备(此类焦炉在山西已经全部炸掉淘汰),焦炉上没有任何治污设置,炼焦所排二氧化硫气体、苯并芘(禁排)、苯可溶物、颗粒物等污染物直接排入大气,并且违背焦炉所排荒煤气不得直接排放,必须在荒煤气放散管顶部安装自动放散点火装置的国家规定,昼夜24小时将各类污染气体直排入大气中。焦炉所排有毒污水也没有任何措施,直接排入附近废弃农田。

   村民曾投诉到国家环保局,在省环保部门督促下,当地环保部门和政府入住该厂检查,企业停止排放了几天毒气,检查组一走,该厂又昼夜不停开始排放,毫无整改。只要该厂不停产或上治污设备,果园难保,村民性命难保,而且村民已经出现群体性事件的苗头。作为一个公民,我希望企业考虑一下社会效益,考虑一下后代子孙的利益。我要求焦化厂依法治污,达标排放。

   

   发出此投诉信后,我又进行了一列工作,曾经请媒体前去监督,没想到,记者回来后却发表了一篇表扬环保局长的稿子。

   我又千方百计请到国家环保局有关法律部门两位人士前去调查,到了当地,此二君却与当地主管环保局领导成了称兄道弟的朋友。

   一度,我陷入孤军奋战的境地。

   绝望中,一位多年的朋友伸出了援助之手,在国家环保局(已改成环保部)找到了一位领导,亲自往该省环保局去电督办此案,引起了当地官老爷的重视,认为此果农朝中有人,再加上果农一家人采取的强烈抗争行动,最后企业终于退让,承认了果园的损害与企业排污的因果关系,依法补偿了给果农造成的损失。

   虽然企业在果农面前暂时低下了头,但是心中却牢牢记了我一笔帐,采取了系列手段,到北京来找我的茬,遗憾的是我本是平民游侠一个,其奈我何?

   时过两年后,果农感动我的忍耐和对世态的超然,坚持给我汇来四千元,希望我把维护弱势权益的道路走下去。

   此类案件的特点就是当事人大多都是平民百姓,一般难以承担走法律程序所需的资金成本和时间成本,一下拿出几万块诉讼费用很难,中国一般农民家庭积蓄能力有限,花费几万块上法庭去消费法律服务的信心几乎是零,何况“法庭大门八字开,有理没钱莫进来”已成为国人心中牢不可破的格言。人治社会的特点就是人们普遍对法律没有信心。

   尤其是民告官的案子,对国人来说,还是很新鲜的事情,也是很艰难的事情,虽然相关行政法律出台已经20年,但是官本位的社会状态依然稳若磐石。

   对于这类案子,我之所以信心十足的一次一次的去摆阵,用各种系统化手段来对付当地官僚,我内心的力量真正来自于对人之外神明的信仰,面对的不管是弱势强势群体,还是记者律师,我已经心静如水,只有神的公义,是我用心血期盼的目标。

   这个污染案件,说来也巧,我一进村,发现当地村民建起的那个教堂上的十字架格外引目,这个教堂属于村里最宏大的建筑物,正遥遥对着那个焦化厂。

   我相信神明的力量是人间权贵和金钱难以抵挡的。

   林青

   2009-1-24于北方雪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