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侯文豹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侯文豹]->[暗夜,旷野, 孤独 ,梦里的家园 ......]
侯文豹
·话说当今中国
·捍卫自由表达权——坚决支持章诒和女士
·侯文豹:媒体报道可以影响群众的安全感吗?
·侯文豹:"和谐社会"是靠封杀不同声音和强制弘扬"主旋律"来构建的吗?
·侯文豹 颠言疯语
·顺应中共生存第一的主张,坚决支持原合肥工业大学教授王大齐先生的生存权要求!
·侯文豹:强烈抗议并谴责河南省当局非法限制著名防艾人士——高耀洁医生的自由!
·侯文豹:换届选举工作就能不顾离退休老工人的正常生活了吗?
·侯文豹:中国通过什么方式维持了相对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
·齐志勇 侯文豹:愿我们共同感受神的恩典——请为刘凤钢牧师伸出您宝贵的援手 !
·今日中国“小姐”的宣言
·邓小平先生给中国人带来了什么?
·侯文豹:达尔文主义模式的中国政治生态
·21世纪的“华人与狗不得入内”——评《北京奥运会及其筹备期间外国记者在华采访规定》
·向文化保守主义者开战,扬起中国的自由文化风帆!
·今日香港之政治现状是全体港人的耻辱!
·囚者之思
·再致孟繁___为2月14日而题
·2005年9月27日的入室殴打案至今无音讯____请北京警方给齐志勇一个合理且合法的说法!
·中国政府允许高耀洁教授赴美领奖___一个值得肯定的举动!
·春雨来了
·声讨山东临沂当局非法且非人道的行径!
·爱殇
·就中国公民齐志勇的困境致中国残联主席——邓朴方的一封信
·如何看待中美两国的“人权报告”
·巩俐的狂妄
·孙志刚——一个值得纪念的中国人
·:"国家预防腐败局"——又一个吸食"民脂民膏"的机构
·“构建中国和谐社会”的又一颗炸弹
·侯文豹:中国什么时间才能够不再出现"文字狱" ——就力虹一案致胡锦涛先生
·安徽维权人士侯文豹今被解除取保候审
·我的关于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热点问题之观点——三月22日与警方的座谈纪要
·在中国我们都是“精神病”__声援维权勇士汪国强先生
·拒绝遗忘,说出真相——[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的现状
·请不要再往自己身上贴黑点_就严正学一案向其承办人员进言
·伤痛依旧的中国——六.四18周年赋
·关注“焚毛像者”的命运 !
·向往自由的灵魂 !
·官商勾结导致职工权益为零——原淮北市濉溪县水泥厂资产被侵吞始末
·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了?
·一个农村女孩的苦难
·苦难铸就了齐志勇的自由灵魂——纪念六.四18周年
·为自由而存在——关注胡佳
·暴政的结果必然是.......
·山西"黑奴"事件点燃了中国人良知的地火!
·民间对日索赔司法途径已死,如何才能够“柳暗花明"?
·厦门反PX游行是中国各地的榜样!
·中国大陆的自由民主是台湾民主的基本保障!
·中国疯狂的"砸锅浪潮"说明了什么?
·安徽淮北原濉溪县水泥厂职工权益被侵害始末!
·温家宝,你吃错药了!
·强烈谴责对陈光诚进行新的迫害!
·七一有感
·戏终究有落幕的那一天——关注郭飞雄"非法经营"案
·理性的回应民意诉求——纪念台湾7.15解除戒严20周年
·自由的文字是人类精神的见证
·山西黑砖窑风暴缘何由互联网掀起?
·为了千年盛事与伟大目标,请务必还高智晟律师以自由!
·为什么中国的商品安全成为了国际舆论的焦点?
·侯文豹提名胡佳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候选人
·胡锦涛先生,你如何面对她们充满心酸与血泪的泣诉?
·想念
·秋雨 伊人
·网络作家贺伟华被强送精神病院——可悲的中国
·跋扈的强权——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被暴力绑架回山东临沂
·落叶
·中国的腐败特色
·猪飞了——关于猪肉价格飞涨的话题
·构建和谐社会,民生重要,民权更重要!
·究竟谁是国家的敌人?
·民主中国,我的梦想
·南京“彭宇案”以司法裁决的方式颠覆了中国的道德传统!
·中国人的造反精神
·北京建委两名官员在法庭的 “不严肃”羞辱了谁?
·民主制度是社会公平公正的唯一保障
·滥用公款应该等同于贪污!
·无法突破的黑暗-- 徐州风华园社区维权困境
·冷观十七大——中国需要的是政治改革
·人间天堂的罪恶——强烈抗议杭州当局继续关押吕耿松!
·“满清新政”与今日中国之出路
·中国维权动态报告(8~9月)
·北京,你有法治吗——为李和平律师被暴力绑架施暴而质询北京市政府
·纵容屠杀的“不干涉内政”
·我所希望的中共十七大_9月24日与政治警察的座谈
·侯文豹提名杨春光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候选人
·中国历史上的反压迫抗暴运动
·永不放弃
·安徽政协常委汪兆钧给胡温的公开信
·以“突破信息封锁,建立宪政民主”为己任的《议报》
·改革才有未来__向中共党内良知李锐致敬
·司法机关必须全额“吃皇粮”
·无耻的“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座谈会
·中国人何时才能够拥有民主?
·北京给齐志勇冠上“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
·李银河,有几个人能感觉 “做个中国人真骄傲”
·“辞职门”浪潮再次凸现了中国劳工的现实困境
·北京“国保”正在剥胡温构建和谐社会的脸皮
·丑陋的河南警察集体杀人案!
·东莞市,一个视《劳动法》为粪土的血汗城市!
·中国政府是如此的“重视”艾滋病工作......
·以“非暴力革命”运动来改变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暗夜,旷野, 孤独 ,梦里的家园 ......

   
   
   發表時間:11/15/2006
   
   在这漫无边际的暮色里,

   密密麻麻的霜点染白了天际,
   浸入肌肤的北风急速的游荡着,
   大片的梧桐叶不停的飘落...... 
   远处, 
   夜行人的悲吟在这清冷的午夜,
   谁的宽宏包容了这漆黑而孤单的夜?
   时间的有限轮回之中,
   无形之手会引领我们返回到某个地点,
   寻找曾经遗忘与丢失的记忆,
   而怀里的温暖却早已溶化成路边的霜点,
   历霜的落叶前赴后继的扑向沉默的大地。
   
   在那凌驾于黑暗、时空的夜空之上,
   谁用滴血的指头写着那滴血的悲歌,
   诗行里呈现出暗夜般漆黑而孤独的文字。
   翻卷的夜风可劲的狂舞,
   夜空下的旷野里,
   一片饥寒的狼群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
   我的身影就飘荡在那暗夜的旷野中,
   看着那鬼火一样恶狼们不停游动的瞳孔,
   抬起头,
   只看见天尽头那颗飘零的北极星......
   
   五千年的时间仿佛很漫长?
   我看见潮水般涌动的人群背后,
   是那时间残陨成废墟的痕迹,
   上面游荡着碎裂的历史记忆,
   还有那经久弥漫的凄风冷雨。
   今夜,
   最后一颗闪烁的星已觉得清冷,
   最后一颗滚烫的心已守望成凉意。
   当风暴真的来临,
   挤不出你一丝呼唤。
   当野性的夜空里驶来最后一艘生命的航船,
   有多少渴望早已跌进暗夜的角落,
   有多少躯体被久远的暗夜所吞噬......
   
   抗拒住千年的黑暗与阴冷,
   把双翅和飞翔归隐于属于自己的角落,
   把生命和语言挥洒在无边的孤独与寂寞里。
   旷野的尽头,
   谁的歌声依旧飘荡在今夜?
   而我听见你的声音在远逝的弦上拨响,
   我只能抵住寒冷的诱惑将执着化成诗行,
   刻在村庄那千年疼痛而忧伤的心上。
       
   抬头望见尘封依旧的家园,
   此时你可看见我这期待的泪光,
   无数对于未来幸福的追求,
   击碎那黑暗击碎那千年的阴霾。
   今夜,
   我是夺目的燃烧者,
   抱着对死亡的虔诚,
   将双臂插进无底的夜空,
   忏悔的人们在诗行里祈祷。
   千里之外的古城墙上,
   飞着碎裂的血腥记忆。
   你的命运将飘向何方?
   别回头!
   既然已在风暴之前远走,
   就让我站在这千年的夜空下,
   站在这旷野的家园,
   蓄积一身千年的力量,
   凝固成黝黑起伏的山梁。
   今夜,
   夜空里劈下一道闪电,
   照亮了黑暗里凄苦的家园。
       
   这是五千年前的家园
   生我养我的家园,
   而我却看见旷野的黑暗。
   林中的夜风和咆哮的松涛。
   可神话里的人们还是从旷野中走过,
   手中握住一束束雪莱的关于春天的诗句,
   于是所有的火焰把暗夜点燃。
   今夜,
   藉着土地的博大,
   凝蓄着急剧的北风,
   林中突然燃起了一场大火,
   巨大的火焰照亮了后山的荒坟,
   唤醒了沉睡的白骨和鬼的哭泣声。
   瑟瑟抖动的寒风中,
   我看见自己的影子在旷野奔跑,
   在迷乱的现实景象里狂奔,
   挥舞着一根山藤击碎夜的骨头和岩石,
   寻找随着火焰升腾的激情。
   我看见母亲在梦里微笑,
   看见我因为忏悔而含泪的眼睛。
   母亲啊!
   如果这样的躁动和不安是我又一次出走之前的心跳,
   那就让我的诗歌和灵魂,
   在今夜的烈火里燃烧......
     
   而夜空依旧高远莫测,
   只有风还不停的撵动云层,
   走势如身后袭来的废墟。
   今夜,
   我没法看到阡陌纵横的原野,
   没法看到废墟里的家园。
   林中的大火还在照亮坟场,
   饥饿的狼群依旧在号叫。
   
   没等得到自己的幸福,
   五千年的时间已经过去,
   于是传说中的火鸟,
   飞越在千年的寒夜里,
   扑向那梦想里的家园天堂。
   我的火鸟啊,
   你穿越夜空穿越山林而来,
   历经多少寒霜苦雨,
   托起一片幸福的记忆,
   悄悄潜入了我的梦中。
     
   抚摸着滴泪的脸庞,
   今夜,
   来自岩石的风在旷野激荡,
   禁锢的生命挣破谁的牢笼?
   我却看清了自己是怎样在火鸟的引领下,
   在旷野里点燃一颗颗孤寂而寒冷的心灵,
   又是怎样将最后一滴血洒落于大地,
   等着空前的风暴来临。
   今夜,
   火鸟在我的悲泣中死去,
   在灵魂的家园忍住剧痛,
   洒落尽冬天里滚烫的泪痕……
   
   风暴终于来临了,
   黑暗中,
   以一种不可企及的速度,
   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
   我只看到无尽的废墟压在已沉睡千年的大地,
   我感受到一种强烈的渴望,
   迫使灵魂走向苏醒的大地。
   今夜,
   这场风暴没有停歇,
   今夜,
   饥寒、惊恐的狼群四散奔突,
   只看见我挣破牢笼的喉咙在旷野中号叫......
   
   首发《自由圣火》發表時間:11/15/200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