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宗教是毒药!宗教是引人堕落的意识世界吗?! ]
郭国汀律师专栏
·论干部制度/郭国汀
·无产阶级领袖有感/郭国汀
·学习与开放/郭国汀
·如何理解劳动?──有感于中国1956─1959年之“三大改造/郭国汀”
·时空畅想/郭国汀
·文革教训原因考/郭国汀
·对物质的思考/郭国汀
·精神文明与物质文明/郭国汀
·内因与外因关系的沉思
·外因是决定事物运动变化发展的根本原因
·开放党禁与多党联合政治
·论质、量互变关系
·如何理解劳动?——有感于中国1956—1959年之“三大改造”
·人类与自然环境
·共产主义是违背自然规律的妄想
***(57)网友评价评论与批评郭国汀
·一代大师
·良好的名誉是人们在任何时代任何社会安身立命之本
·各界人士对郭国汀律师高度评价
·浦志强、张思之大律师评价郭国汀
·清水君(黄金秋):我要特别感谢郭国汀大律师
·上海美女评价郭国汀律师
·欧阳小戎忆郭国汀律师
·不要迫害中国的脊梁 ──郭国汀
·良心律师,人权大侠!
·为国为民 侠之大者——郭国汀
·被缚的普罗米修司----
·感谢郭国汀律师
·让英雄的血流在光天化日之下
·声援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强烈反对中共利用司法机器釜底抽薪镇压维权运动征集签名书
·谁是当代中国最高贵的人?
·答浦志强对郭国汀的批评
·警惕:中共对郭国汀律师的迫害并没有中止
·从郭国汀案看中国法制的崩毁
·值得大学生与爱国愤青一读的戏剧
·大中学生及爱国愤青的娱乐读物
·刘路与郭国汀之间的友情
·刘路(李建强)共特真相大暴露
·为什么说李建强(刘路)是共特?
·欢迎李建强公开辩污论战
·我与刘晓波先生的恩怨
·我与英雄警官之间的友谊
·律师为英雄辩护的最佳策略
·敬请张耀杰先生公开向郭国汀大律师赔礼道歉的公开函
·郭国汀训斥张耀杰
·怒斥张耀杰----南郭系当之无愧的大律师!
·痛斥張耀傑----予汝真诚道欠的最后通谍!
·郭国汀痛斥假冒伪劣人格低下的[学者]張耀傑
***周游列国 漂泊四海
·我的哥本哈根之旅
·梦幻湖畔之春晖
·加国白雪公主之宫
·雪中加国风情
·圣诞日维多利亚雪宫
·我的总统跑道
·我的超五星级总统跑道之二
·迷人的维多利亚风光
·维多利亚人间仙境
·海上明珠维多利亚精景
·世上最美的往往是大自然
·郭国汀在渥太华和世外桃源
·郭国汀律师在温哥华
·冬吟白雪诗
·山青水秀地灵人杰
·与传统观念彻底决裂?!
·文明与传统
·轻松愉快的国庆节游行
·我的巴黎之旅
·浪际天涯孤独客
·郭国汀律师在纽伦堡
·余之法朗克福之行
·吾之法朗克福之游
·感受纽伦堡
·观光德国古城堡
·纽伦古城堡风光依旧
·感受如诗如画的世外桃源美景
·观光布鲁塞尔
·风景如画的莱茵河畔
·郭国汀律师出席布鲁塞尔第二届全球支持亚洲民主化大会留影
·郭国汀律师在德国法郎克福
·郭国汀律师在德国法郎克福
·郭国汀律师在德国法郎克福留莲忘返
***(58)郭国汀律师名案要案抗辩实录
***(一)郭国汀律师为清水君抗辩
·郭国汀我为什么为清水君辩护?
·律师郭国汀对黄金秋(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大纲
·清水君网上组党案刑事上诉状
·江苏高院强行书面审判清水君上诉案
·黄金秋(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上诉案辩护词纲要
·清水君案上诉辩护词附件
·清水君案江苏高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中共伪法官评黄金秋颠覆国家政权案
·郭国汀律师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案研究
·郭国汀归纳清水君思想论点主旨言论集
·郭国汀就黄金秋颠覆国家政权上诉案致江苏省高级法院院长函
·郭国汀致狱中清水君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宗教是毒药!宗教是引人堕落的意识世界吗?!

宗教是毒药!宗教是引人堕落的意识世界吗?!

   

   
宗教是毒药!宗教是引人堕落的意识世界吗?!

   世界最辉煌的建筑芃帝岗天主教堂

   

   郭国汀

   中共无神论的始作俑者乃其精神导师马克思,近日研读马克思有关宗教的论点吾不得不说马克思的宗教观错误百出。毛泽东曾亲口对达赖啦嘛说:"宗教是毒药"!毛为何如此仇恨宗教极可能他也受马克思的影响。中共党控教育从小学到大学言及宗教无一不是"迷信、谎言"等诋毁,经典描述是:"宗教是统治阶级麻醉人民的精神鸦片!"此说其实是对马克思原文的歪曲性断章取义,马克思仅说过"宗教是人民的鸦片",中共却将"统治阶级麻醉"及"精神"加入其中,严重曲解了马之本意,而且明显不通。任何宗教从来不是源于统治阶级,恰恰相反,宗教首先吸引的信众几乎都是受压迫者。事实上任何宗教社会各阶层人士皆有类似比率的信众,也非所有的宗教均为统治者所用;唯有那些上升为国教者才有可能为统治者服务,与此同时并不排除国教也仍为广大信众服务。马克思对什么是宗教从未说清楚。其最著名的宗教名言乃是:"宗教的苦难表达的是尘世生活中的苦难,同时,也是抗议现实的苦难。恰如在缺乏灵性的状态中的精神一样,宗教对受压迫的可怜的人们而言是一种显灵和奇迹,是冷酷无情世界中的感情,是人民的鸦片.要求放弃对现实处境的幻想,就是放弃需要幻想的处境本身。"[2]

   从马克思这段名言来看,他的宗教论点虽无大错,但极不精确。他既未对宗教下定义,也未论述清楚到底何谓宗教。其论及宗教概念几乎全是文学修辞,而非科学定义,且其内含混乱不清。例如,马克思至少提及:宗教是"显灵","奇迹","感情","精神","灵性","鸦片","自我意识","自我感觉","使人堕落的意识世界","灵性芳香的世界", "一般概括性理论"。归纳言之,宗教是一种显灵、奇迹、灵性、精神、意识、感觉、感情、鸦片、理论。亦即宗教因人而异。但马克思对宗教的认识限于其作用层面,仅论及其某些表相,而未论及宗教的本质。然而中共则曲解马克思的宗教观,长期反复向国人强行灌输"宗教是统治阶级麻醉人民的精神鸦片"等荒谬见解,导致当代国人绝大多数是对宗教相当无知但狂妄自大的无神论者。

   南郭以为宗教的本质乃是:"依人类理性、情感、经验、灵感、思考感悟和体验生命的来源与去向,深入研究、探索生命的意义"。真正的宗教家,必定真善、慈仁、 博大、宽恕。社会现实的冷酷无情或尘世生活的痛苦绝望,往往令人想出世;而人生官场、商场、情场或学界春风得意者则只想入世。一个人若没有精神信仰往往容易导致心灵精神空虚,极易放纵权欲物欲情欲肉欲而醉生梦死,致使精神、心灵枯绝,道德堕落;如果一个民族没有精神信仰,极易造成全社会道德伦丧,世风日下。三鹿毒奶粉事件显露的国人道德沦丧,与中共专制暴政无神论的潜移默化毒害绝对有关。

   马克思说道:"是人类创制宗教,而非宗教创造人。确实,宗教乃是那些尚未发现自我或虽已发现自我但再次失去自我者的自我意识和自我感觉。但是人并非占用尘世外某处以期永远占有该处的抽象实在,而是生活在这个世界,国家,社会之中的具体的人。这个国家、社会创制宗教,制造某种使人堕落的意识世界,因为他们(指国家和社会)是使人堕落的世界。宗教乃这个世界的一般概括性理论,其百科全书式的概要,其在普通状态中的逻辑...因此,反对宗教的争战就是反对宗教成为灵性芳香的世界之直接战役." [3]

   从这段话明显可见马克思之逻辑思维似成问题。人类创制宗教大体不错,但创制宗教者不但要基于理性、经验,更要基于灵性、感性,而且唯有被圣灵附体者方可能成为宗教创制者。圣经是由16名出身学识水准差异巨大且相拒近千年的不同国家的人士分别写成,他们之间事前并无任何联系,而分别写出的圣经却前后联贯并无任何茅盾,表明作者系受某个统一的"灵"指引而写作,在此意义上,上帝通过圣灵的方式选择人间的代言人传达上帝旨意;因此并非任何人皆可创制宗教,而必须是被圣灵附体的灵觉超凡敏锐的人才有可能。

   马克思之"宗教是不知自我者及迷失自我者之自我意识及自我感觉"说,只有武断的结论而无任何论据,也没有论证。马克思如何证明信神者全部都是不识自我或迷失自我的人?人类有神论者至少三十亿,其中自然科学家、社会科学家、政治家、博士、教授等高级知识分子有的是,世界顶级科学家牛顿及爱因斯坦皆乃有神论者。爱因斯坦指出:"宗教没有科学是盲目的,科学没有宗教是跛足的"。但马克思却武断地认定他们全是不识自我或迷失了自我的人!

   马克思之"社会创制的宗教是使人堕落使人走上邪路的意识世界"之论更毫无道理。他说因为国家、社会是使人堕落的世界,由该国家社会创制的宗教当然只能是使人走上邪路使人堕落的意识世界。马克思一会儿说是[人]创制宗教,一会儿又换成[国家、社会]创制使人堕落的意识世界即宗教。因为马克思将"人"偷换成"国家,社会",且不经论证便一口咬定"国家、社会"是使人堕落的世界,由该"使人堕落的世界"创制的宗教便只能是使人堕落的意识世界。但人不等于国家也不等于社会,人仅是组成一个社会或国家的最小分子而已;而马克思在同一段论述中却随意用"国家""社会"置换 "人",导致其论述逻辑混乱不堪。

   马克思并未论证为何"国家、社会"就一定是使人堕落的世界,即便某个国家或社会(如中共国)真是使人堕落的世界,并非该国之人就一定只能创制使人堕落的意识世界。

   马克思的上述论述明显违背形式逻辑:

   其一,人在任何情况下均不等于国家也不等于社会,因此,人与国家或社会绝不能任意互换。而在论证述某个论点时更不能将概念完全不同的国家或社会取代人,反之亦然。

   其二,马克思未经论证国家或社会是使人堕落的世界,而直接肯定国家或社会是使人堕落的世界根本不能成立;有的国家社会使人腐化堕落,如中共国及所有极权专制国家,有的国家使人自由幸福快乐,如所有西方正宗自由宪政民主国家。而且使人腐化堕落或使人民幸福快乐没有客观标准,各国情况千差万别。富人未必自感幸福,穷人也不一定不感到幸福。例如墨西哥人的幸福感指数远远高于富足的美国人;南美人印度人的幸福感指数也远比富有的日本人高得多。没有客观标准的参照系根本无法作出任何有实质意义的比较。

   其三,即使一个国家社会真的使人腐化堕落,并不意味着该国所有的人及社会全体成员全部腐化堕落,中共专制暴政下广大争自由人权民主的志士仁人不尽其数就是明证。

   其四,国家或社会本身不可能创制宗教,唯有被圣灵附体的人才有可能创制宗教。既然即便是生活在使人堕落国家的人,也有众多出污泥而不染品质高洁的人,由人创制的宗教当然不必然是使人堕落的意识世界。邪恶的人创制的宗教可能是邪教,善良的好人创制的宗教肯定是使人乐观向上进取的真善美的意识精神灵性世界。因此马克思的论述完全不能成立。

   马克思还言及:"人民除非废除宗教,剥夺其骗人的幸福感,否则不可能获得真实的幸福.人民应当自已摆脱上当受骗作为其自身条件的要求,正是其应当放弃需要骗人的条件的要求".[4]

   这里马克思同样武断地认定只有废除宗教,人才有可能获得真实的幸福。既没有任何论据也无任何论证,纯属武断定论。什么是真实的幸福?物质条件还是精神条件或者精神与物质双重条件同时兼备人才可能获得真实的幸福?为什么宗教幸福感就是骗人的?马克思一概未加任何论证直接下结论。事实上,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没有宗教信仰的人的幸福感一定高于有神信仰的人。虔诚的信徒往往心灵精神安宁,而心灵精神安宁之人才可能获得真实的幸福。因此,有神信仰者比无神论者更能获得幸福。至于真实的还是虚假的幸福,并无客观标准参照,决定一个人是否幸福取决于其心灵精神的感受。财富多寡,权力大小,地位高低,智慧有无皆非决定幸福与否的唯一决定性因素。

   吾以为,真正能够沉思的人、仁慈善良的人、乐于助人的人、心灵灵魂平静安宁的人、富而有德乐善好施慈爱生命的人、物质贫困精神富有的人皆是幸福之人。但最幸福的人极可能是那些居于人类思想巅峰的大哲学家、大思想家、大文学家、大诗人、大画家、大音乐家。[5]可是被称赞为具有"理论彻底性"[6]的马克思断定"只有废除了宗教骗人的幸福感,人类才可能获得真正的幸福"!维大法学教授David亲口对我说:"马克思的逻辑是完美的!"(Marx's logic is perfect)马克思论证宗教的性质及宗教与幸福之间的关系时逻辑不通而武断有余,逻辑混乱的人恐怕难以有彻底的理论?

   马克思论述道:"因此,在其他尘世的真理消失后,建立这个世界的真理便是历史的使命.随后,在那些自我疏远人类,名声良好的圣人的真实性质被披露之后,揭露这种自我疏远的所有非神圣性则是哲学家的使命。所以,对天堂的批判转化为对尘世的批评,对宗教的批判演变成对法律的批评,对理论的批评则变成对政治的批判"。[7]

   在此段论述中马克思未论证为何"其他尘世的真理"就该消失,也未论证为何"名声良好的圣人的真实性质"是什么?其实,真理的是客观的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但一切依时间地点条件为转移,因此尘世中确实难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吾以为宇宙自然规律及"道"就是真理。人类历史的长河中,孔子、孟子、圣托马斯、圣彼德、圣奥古斯厅、华盛顿、林肯皆乃名声良好的圣人。马克思却一概否定所有"名声良好的圣人"?历史的使命和哲学家的使命,按马克思的说法即是建立"现实世界的真理"及"揭露修道的非神圣性"。既然真理是客观的,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正如人类可以顺应利用自然规律,决不能改造自然规律一样,决定了人类只能发现真理而不可能建立创造真理。因此,马克思之历史的使命是建立理实世界的真理之说同样不能成立。马接着连续用三个"批判的武器,不等于武器的批判"经典马氏排比句,到底想说明什么或说明了什么问题?对天堂的批判如何轻易的转化为尘世的批判?对宗教的批判又如何演变成对法律的批判?对理论的批判为何变成对政治的批判?此种不清不楚的论述方法,除了将简单的问题复杂化,将人们的思维搞乱或哗众取宠的功用,还有什么价值?此种论证方法实属于概念不清逻辑不明论证稀里糊涂法。

   

   

   最后马克思认为:"对宗教的批判止于'人是人类最高级的实在'的学说;亦即,其终结依不容置疑的绝对(概念),必须彻底变革全部有关人是一种被贬低,奴役,遗弃,卑劣的实体的学说...激进的说法乃斩断事物的根。如今,对人而言,该事物之根就是人类自身."[8]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