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夜游德里]
藏人主张
·國家安全的威脅與國家安全的保障;台灣應站在哪一邊?
·中共所謂的「九二共識」的核心意涵
·蔡英文執政兩週年總體檢
·慎防裡應外合的「兩岸關係的國內化」、「兩岸關係非國際化
·習近平:不解決台灣問題,國內的政治安全就沒有保障,國際發展戰略就沒有跨
·分析中共高唱馬克思主義的背景和目的
·向歷史提交的報告
·中共逼出台湾正名,让国际社会跌破眼镜
·「中華民國」已經喪失維護台灣主權的政治能量之際,欣見小英總統明確彰顯她
·美議員提「2018年台灣國際參與法案」
·台灣該衡量「中華民國」憲法角色 ── 美國國際評估暨戰略中心「未來亞洲計
·《紐約時報》:李登輝呼籲舉行全民公投,通過明確宣布該島為台灣而非其正式
·創建《保衛自由台灣國際志願軍》宣言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解析、闡述與釋疑
走南闯北见闻录
·圣诞赠你吻的艺术
·情人节的起源与庆祝方式
·美国国防部语言学院一瞥
·不丹三世国王的内政改革
·《纽约时报》为何衰落?
·战争和专制给波兰留下的伤痕
·47社:有女性点缀的男子作协
·国际援助“害”了非洲
·写好个人陈述书进美国大学
·文化鸿沟:是什么人喝什么酒
·监狱里的灵感
·海地地震恐造成数十万人死亡
·《真实梵高:艺术家及书信》
·如何以工程学拯救地球
·笔记本电脑会“灼伤”皮肤起红斑
·昂山素季获释后的演讲
·本.拉登日常生活揭密
·娶中国太太的下场!
·越共面临体制危机
·被中国人误读的贵族精神
·越南政府不该过度屈从中国
·习二还不如金三
·喜马拉雅雪人之谜
·为什么远见卓识者往往不近人情?
·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解禁引发争议
·电子邮件发明人汤姆林森去世
·希特勒《我的奋斗》在德国再次畅销
·从《手机》看崔永元的爆料背后
·中共僅僅靠統戰滲透的方式就想兵不血刃而征服自由台灣,這樣的政治陰謀恐怕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2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3
·直面最尖銳的
·捍衛台灣從國際宣傳做起
·台湾亚太出版社如何看待曹,袁两位大师的新论战
·金正恩能不能在朝鲜复制“新加坡模式”
·人家臺灣什么都有你們何德何能,你們怎麼去保衛台灣?
· 川金會后川普立即啓動中美貿易戰
·亞太出版社整理袁教授如何回應曹先生的逐字稿之一
·智商测试:人类真的越来越笨了吗?
·亚太出版社整理袁教授回应曹先生的逐字稿二
·曹長青:袁紅冰憑什麼成立國際法庭?從不募捐,那你錢都哪來的?還有「保衛
·西藏生态最大威胁绝非世居牧民而是北京发展举措
·亚太出版社整理袁教授回应曹先生的逐字稿之四
·暴政退出歷史之前,人民反抗必定呈現為“動蕩不息的大海”
·亚太出版社整理袁教授回应曹先生的逐字稿之完结篇
·亚太出版社整理第三方对曹,袁论战的看法
·訪談袁紅冰教授关于退伍老兵維權抗暴
·中国监控网络扩及海外 可滤外文及少数民族文字
·教育转化中心”的酷刑和性虐待
·细数中国“经济侵略”招数
·川普:不会就关税对华妥协
·达赖喇嘛再谈转世
·祝美国生日快乐!
·中国近半数富豪已移民或想移民,美国是首选
·答曹长青先生对《杀佛》的质疑
·美國藏大招 中共網絡隨時癱瘓
·新疆严控手段与德国纳粹如出一辙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回顾《杀佛》出版
·用撒謊者撒的謊來證明撒謊者沒有撒謊
·小平被起底,近平却挨讽
·谁发动了美中贸易战?
·為何胡春華一直官運亨通,2023年將接任總理
·袁紅冰在2015年出版的《決戰2016─創建台灣共和國》預言今日中共高层内斗
·英国解密“六四”镇压细节 称一万人死亡
·川普要放大招 曝光中共貪官海外資產
·川普:已準備好對所有中國商品課稅
·中共的毒疫苗vs 中国人的胆魄
·阿嘉仁波切:中国只有一个宗教,就是共产党教
·相信,當每個民族都能把別的民族的心炜嚯y當作自己的苦難時,自由的理想就
·西藏高僧外甥女控中共栽赃谋杀
·白色恐怖在香港,紅色恐怖在中國、小警總在台灣
·席慕蓉與《自由在落日中》
·主流经济学家为什么个个都输给川普
·贸易战如何影响中国人的餐桌、学费和房产
·合卷閉目,你會發現,《自由在落日中》就像電影一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夜游德里

   安乐业:夜游德里
   
   
   
   文章摘要: 我开始翻阅记忆深处/ 每一个记号变为难越的沙漠

   
   
   作者 : 安乐业,
   
   
   發表時間:9/28/2006 《自由圣火〉
   
   德里的夜很热
   恰似我内心的翻腾
   澎湃不歇 热浪难暝
   难道终秋还没有抵达印度平原?
   也许仍在半空中飞而不停!
   
   我开始翻阅记忆深处
   每一个记号变为难越的沙漠
   绿洲 清泉 多么奢侈的字眼!
   哈! 又想远了 地铁檫肩而过
   只能座摩迪回藏庄了
   
   夜下的德里仍然拥挤不堪
   尤其是那些闯入红灯行道
   东西拧塞手里不放的小商贩
   真让人逼的没有脾气
   才我想起来了小时候
   夜幕下经过天葬台的情形
   可是我没有分辨出怕和气的轻重
   
   哈罗! 差点把我气死半路上
   因为在家乡听烦了"阿罗"(注)
   原来车夫恭敬地向我说明已经到了
   
   25-09-2006于德里。
   
   注: "阿罗"是歧视藏人的中文新词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