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質區別 ]
藏人主张
·评阿沛.晋美被解雇的闹剧
·自决权是藏人的护身符
·安乐业谈其研究自焚新书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
·藏人解讀香港爭取真普選
·從「駐京西藏活佛」看中藏關係
·中印互動中的西藏問題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
·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西藏的出路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焚身抗議與全藏共識
·《杀佛》作者驳斥嘉乐顿珠先生企图否定中共谋杀十世班禅大師的声明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从达兰萨拉困局反观民进党基层盲动
·從保護一位「農奴」到失蹤一群書商
·「西藏獨立」何時在中文出現?
·西藏的悲剧在香港重新上演
·一代枭雄平措汪杰逝世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增补)
·中共铁手伸向藏区新学派
·中共命名「西藏農奴制度」真相
东赛诗谣
·老板娘——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1 )
·赛跑——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2)
·夏季澳洲——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3)
·风摇醒了海
·无界——致想我的人。
·山下随笔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起飞
·回信——致拉妹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背影——祭六四运动二十八周年。
·诗祭起义
·伤心九月 (旧诗)
·诗祭六四
东赛对话录
·西藏流亡议会议长嘎玛群沛访谈录
·噶玛巴伍金赤列多吉仁波切访谈录
·香萨仁波切访谈录
·西藏著名作家唯色女士访谈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質區別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質區別
   
   桑傑嘉
   

   2009/01/27
   民主論壇 2009-01-23 新聞與評論
   
    用中共皇糧養著的所謂的學者、專家和研究員基本上都患有遺忘症, 而且,是非常嚴重的遺忘症。
   
    1月16日《人民網》刊登了由中共全國人大民族委員會調研室的央金 的“大作”──《我國的民族區域自治與達賴“高度自治”的本質區 別》。文章雖然一開始就殺氣沖天、滿腔霸道之言:什麼“在達賴喇 嘛一系列分裂祖國,圖謀“西藏獨立”的政治綱領中,有一條頗為迷 惑人心的口號叫作“中間道路”。何為“中間道路”?其核心內容為 兩條:一是“大藏區”,二是“高度自治”,之後,開始嚇唬中國的 民眾:“大藏族自治區,總面積約占全國領土的四分之一,並要求將 居住在這些區域的其他民族統統遷出。”其目的是讓中國人民感到恐 慌,特別是想讓居住西藏的漢人和少數民族民眾產生恐懼,從而反對 西藏的高度自治。這樣中共就可以繼續實施拖延政策不解決西藏問 題,理由是達賴喇嘛和所謂的達賴集團“恢復西藏特有的自由和獨立 地位”。“所謂’高度自治‘的實質,就是要取消共產黨領導、社會 主義制度和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徹底改變西藏現行的政治體制,建立 以達賴為核心的’獨立政府‘。”“在青海、甘肅、四川、雲南的藏 族聚居區內還有眾多其他民族共同生活,怎麼能夠設想將占本地40% ~50%的人員全部驅趕,只留本族人在此居住的情形發生?如果真正 發生,那恐怕將是21世紀最駭人聽聞的侵犯人權事件了。”等等荒謬 絕倫。
   
    但是,中“央”培養的這位“金”蛋竟然遺忘症發作得隻字不提西藏 流亡政府提交中方的《有關全體西藏民族實現名符其實自治的建 議》。因為,如果提起《建議》央金的這篇“作業”又不“及格” 的。因為,西藏流亡政府的《建議》完全在中國《憲法》框架之內的 自治要求。因此,朱維群部長也不得不承認 “這個‘備忘錄’,可 能的確還是下了一點功夫,他們對我們的《憲法》、《民族區域自治 法》,還是做了點研究……”
   
    在央金的文章第三部分的標題是《“民族區域自治”與“高度自治” 有著本質的區別”,非常可惜的是雖然從五個方面努力證明民族區域 自治的優點和理由。但是,央金最終還是不知道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 自治真正的本質區別。其實,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質區別 是:民主與專制、自由與集權、發展與落後、生存與滅亡、光明與黑 暗。
   
    為什麼呢?因為,達賴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提出的高度自治是以當今 世界潮流,宇宙普世價值精神──民主、自由理念為基礎的。並且, 以民族的發展和生存為最根本的目的,最終使整個民族的前途是無限 光明的。中共所實施的所謂的“民族區域自治”以共產黨的專制與集 權為根本基礎,並結合分而治之、專斷權力、愚民政策消滅少數民 族,不言而喻,自治民族的前途是黑暗的。因此,如今有很多中國學 者開始所謂的民族區域自治提出了嚴厲的質疑。因此,央金所說的民 族區域自治制度的千百條優點都是謊言。而且,中共實施民族區域自 治制度近五十年的來,事實證明沒有對自治民族的發展起到積極的作 用,也沒能得到保護,反而使不少民族已經被消滅。
   
    更荒唐的是,央金的思維邏輯不少地方是錯亂的。如在說民族區域自 治與高度自治有著本質的區別時大談兩千多年前的秦朝開始,中國中 央集權國家, “大一統”的政治傳統和歷史傳統。但對西藏的政治 傳統和歷史傳統──西藏三區統一堅決否認。不說兩千年前,就說唐 朝、明朝和清朝時期,西藏和中國的事實情況中國史書記的如此詳 細。央金不承認,放到西藏就不是“政治傳統”和“歷史傳統”。中 國人民需要統一,而西藏人民不需要統一,不能統一,是沒有歷史和 現實的依據。想統一,就是想獨立──統一就是獨立,什麼邏輯?央 金吃中共皇糧真的吃壞了。
   
   (2009-01-22達蘭薩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