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zt网管办的陈华:网民言论自由是谁给的——就是我陈华给的!]
东海一枭(余樟法)
·神异经
·“儒家道德二分法”
·山海新经(之一)
·警告共产党,寄语海内外!
·打倒张五常!
·旧文重发:我为乞丐鼓与呼----兼批张五常君
·我打谁,谁就得倒!---从打倒张五常说起
·飞雄,毕竟是英雄!
·最不尊重文化人的政权!
·不是添花,是送炭,是救命!----兼驳《打倒张五常不对》
· 高昂的头颅!-------为理学辨诬之六
·绝食大有意义,老戚已经“出事”!
·哲学教授强奸国学大师!
·贪腐可恶,书法何辜?-----驳余杰《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东海先生歌
·zt张玉祥:回东海一枭先生并请教之
·zt姜福祯: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三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黎鸣果然批不得!
·打倒张五常,保卫生存权!
· “免于匮乏的自由”是基本人权!
·打倒中宣部!
·各大门派对待他人的态度。你赞成哪一派?
·医院见死不救,源于制度冷漠-----兼谈为什么斥不锈钢老鼠无知
·饿死事大,失节亦事大-----为理学辨诬之二
·临危一死亦英雄------为理学辨诬之一三
·民主难免犯错,专制必定犯罪!----评不锈钢老鼠文并更正兼回吴辉君
·关于称呼问题
·给高智晟打个电话吧
·能狂能谦更英雄 ---和袁红冰《英雄不谦卑》
·狂者与乡愿
·梦中说梦两重虚----驳斥不绣钢老鼠
·从民生着眼,以生存为重!------驳“鼠文”《福利制度不利社会稳定》
·我的人生、文化及政治之态度--我不是儒家
·民主暂时同道,文化终究殊途。谁敢指手划脚?看我宏文卫儒
·两项基本道德原则
·给廖亦武们下一帖猛药!
·给廖亦武们下一帖猛药!
·给廖亦武们下一帖猛药!
·欢迎投机民运,共求社会大道----并请不锈钢老鼠刘荻等救命!
·原儒认同好色,大儒何妨狎妓----为理学辨诬之四
·山海新经(续一).....(广西)东海一枭
·快乐的哲学
·十亿民生双臂拥,五千文化一肩挑!
·孔子教我怎么爱
·拥护"爵位制",自荐"新天子"
·为董仲舒及开明专制鸣冤
·林樟旺案通报
·东海一枭:我们的敌人遍天下 
·李肇星,你算谁?
·天下溺,手援还是道援?
·警钟一号
·我的出现让很多人不舒服
·暂代儒家总经理-----儒家集团发展概况及主要产品介绍
·网友酬唱集萃(之8)
·“垃圾派”-黑箱-屁
·向魏京生君致敬
·一个反共分子的快乐人生
·我为自己是个中国人而耻辱!
·你会给鬼子带路吗
·文化昆仑横一角,群山俯首尽儿孙!
·道义,最大的利益!---小论儒家义利观
·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一
·信上帝者,非伪即愚!
·君子胆子别太大: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
·孔孟教导:大人说话可以不算数!
·枭式“八荣八辱”,教导中共干部!
·大鸟吟
·反儒派最常犯的两大错误
·枭鸣动态:张国堂綦彦臣卢语晖诸君及广大反枭派请进
·灭儒灭佛的文化极权!
·《或者》
·为什么“台湾商人到了大陆就成为残暴的奴隶主?”
·《妓女与菩萨》
·枭鸣动态:中华文化大启蒙
·为政不难,不得罪于巨室
·偶尔一嫖又何妨
·《摸石头过河》
·《向汪精卫先生致敬》
·千古一圣汪精卫!
·坚持唯真主义
·原儒拥护世袭制何错之有?
·祭汪精卫
·希望在儒家!----兼论汪精卫
·希望在儒家!---兼谈汪精卫
·面对汪精卫,我不能不低头!
·考考你的眼力:这是汪精卫的绝笔吗?
·考考你的眼力:这是汪精卫的绝笔吗?
·除却精卫不是鸟!-----兼向痛斥汪精卫的朋友致敬!
·张国堂,不要强奸上帝!
·拥共不愧英雄,反共更是大义!
·《致来访者》
·尊儒驱马,还我文化;攘夷反共,兴我华夏!
·转送中共一妙联
·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我的眼里没有垃圾》
·女人太美,男人都被镇住啦
·《山海新经》笫二部
·山海新经(全本,期待深度批评)
·为何不打法轮功?
·中共的崩溃将突如其来!
·骂贼容易辨诬难!---但谁又配在枭爷面前放肆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网管办的陈华:网民言论自由是谁给的——就是我陈华给的!

   zt网管办的陈华:网民言论自由是谁给的——就是我陈华给的!

   

    (维权网义工 阿文报道)今天在*看到新华社化名为张涛的老记者写的《网管办的陈华是个什么样的共产党员?》的文章,文章揭露了北京市网络宣传管理办公室常务副主任陈华腐败行为。陈华利用职务之便大肆捞钱、“包二奶”,拥有多处房产与存折。 中国网络管理如此之严厉,作为北京市网络宣传管理办公室常务副主任的陈华可以说是“罪魁祸首”,他所管理商业网站都是注册地在北京的大型商业网站:如中华(www.china.com)、西陆(www.xilu.com)、西祠(www.xici.net)、奇虎(www.qihoo.com)、搜房(www.soufun.com)、网易(www.163.com)、新浪(www.sina.com.cn)、搜狐(www.sohu.com)、TOM (www.tom.com)、大旗(www.daqi.com)、千龙(www.qianlong.com)、百度(www.baidu.com)、雅虎中国(www.yahoo.com.cn)、博客(www.bokee.com)、空中网(www.kong.net)、天天在线(www.116.com.cn)、猫扑(www.mop.com)、凤凰网(www.ifeng.com)、和讯(www.hexun.com)、金融界(www.jrj.com.cn)、中国搜索(www.zhongsou.com)。这些网站被他严密控制后,中国几乎就没有网络自由了。 对于中国的网络监控状况,维权网曾经发布过两个报告:《官民争夺网络空间又一年——中国网络监控与反监控年度报告(2007)》(http://crd-net.org/Article/Class1/200807/20080710165332_9340.html)和《陶西喆:揭开中国网络监控机制的内幕》(http://crd-net.org/Article/Class1/200710/20071010162103_5948.html)。特别是第二个报告,里边有很多陈华在2006年发出的网络监控指令。 陈华经常利用职务之便对各个网站进行肆意罚款,然后装入自己腰包。正如他所吹嘘的那样,他说:“谁不和我搞好关系,我就要他们要死不得,要活不能”,这可见其狂妄。张涛公布他的手机号是:13924070621。实际上,他还有另一个手机号是:13910741067,他的电子邮箱是:[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下面是这篇文章的具体内容: 新华社记者张涛:网管办的陈华是个什么样的共产党员? (*来稿首发)也许年纪太大,也许忙于给新华社写稿,我一般是不上网的。只知道网络媒体管得比较松,后来也看过一些网络上的文章,发现尺度放的确实比较开,如果不是年岁大了,总是觉得电脑这种东西很别扭,我也许会转到网络部工作。虽然没有到网络部,但对网络一直怀着很大的期待,当然网络很杂,也很开放,鱼龙混杂,应该有相对完善的管理,也说得过去。 在国外新华分社工作了九个月回到北京,感觉到不上网真的不行了,因为在海外看到的纸媒,也是我过去九个月主要的新闻源的报纸,在国内没有了,要上网才能找到。女儿听说我要上网,很热心地帮忙,更新了我的电脑,连接了最新的宽带,为了进入海外网站,还给我装了代理,说是可以突破网络封锁。虽然有点慢,但毕竟又看到了国内看不到的报纸。 晚上吃饭,儿女和我谈起了国内对网络的管理,她提到上个月在饭桌上认识的一位北京网络管理办的叫陈华的领导,女儿说起这个人眼睛就亮了。我一开始没有兴趣,结果才听了几句,就放下筷子让女儿讲下去,女儿反而有些迟疑了。最后我答应她,不写新华社内参,她才继续讲。 女儿说这位四十多岁的陈华大概是北新办的网络管理官员,他正在追求女儿的一位好友,女儿的好友和女儿同岁,今年23岁。陈华不但有老婆,而且本来就有几位不清不楚的女朋友,还在办公室里和新大学生调情,这些都是他自己在酒桌上吹嘘的。女儿的朋友之所以没有答应他,当然不是因为这些,反正现在的年轻人都是玩玩,只要你有钱,就无所谓。 听到这里,我有些好奇,我问,一个管理网络的小官员,怎么会有钱?女儿表情很夸张地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女儿的女朋友告诉她,为了追求年轻女子,这位四十的陈华不但请女孩到最昂贵的餐厅吃饭,而且还一掷千金。陈华还在吃饭中透露自己不但有钱,而且权力非常大。女儿的朋友当然半信半疑,然而,陈华开着豪华轿车可没有错,陈华在吃饭时说,我的车比北新办和所有网络管理领导的车都好,你说,我靠那工作,能买这样的车? 女儿透露,这位陈华已经不是一次得意洋洋地宣称自己生活富裕,再养活几个女孩也没有问题,但他要养就要养自己真正喜欢的。他还在一次聚会中说,现在中国的经济不好,但我们是公务员,旱涝保丰,而且,越是经济不好,来自北京以外的女孩要价就越便宜,他还说,这就是市场经济,所以我支持市场经济,但我不支持资本主义那一套,否则,我这个网络管理者就没有工作了。 就是这个陈华,在追求女儿的朋友失败时气急败坏,竟然说,他在北京各个银行都有存折,老婆已经搞定了,他还有两套房子,光租金就够她生活的。女儿的朋友不服气,说你一个网络管理人员,除非你换工作,你靠什么养活我。陈华说,你都不知道我多有权力,我管理的网站,他们要想发展,就得我点头,否则,他们就死了,你知道我管理的都是哪些大网站吧。他还说,共产党也得吃饭,社会主义养活不了我们了,但我们还得靠社会主义发财,怎么靠,就是要在网络上找一些人的毛病,让他们知道我的厉害。他说,他就把自己管理的网站管死,谁不和我搞好关系,我就要他们要死不得,要活不能。他还说,要让这些网民知道他们那点言论自由是谁给的——就是我陈华给的! 我听后感觉不真实,我不相信一位共产党员会对女儿那样年纪的女孩子说这种话,女儿一听就说,你不信我的朋友,因为你不知道我朋友是干什么的,以及他们的关系。女儿说,她的那位23岁的朋友在中关村干过一年,因为不景气离开了,现在就是想通过陈华到大网站新浪这样的地方工作,因为是朋友介绍的,陈华本来答应了,但等到见面看到她年轻的美貌,就改变了主意,老是约会她,最后明确提出要交朋友,想先玩弄23岁女孩几年,还说,网站那工作很可怜,你不用去工作,我让他们发工资给你就行了,还说,你可以在家里工作,也可以,我管很多网站的。 女儿说,你可以不相信我的朋友,因为她没有答应陈华,也没有去新浪,所以她可能带感情说话。但你不能不相信我,她说,她和朋友一起与陈华吃过两次饭,这位陈华实在牛,他说起自己管理的网络,简直像说起自己养的一条狗。他说,什么上面命令,管理网络,胡锦涛算老几?温家宝更不是个东西,管理网络就是由我们说了算。他说,对于一些网站,他就是总书记,他就是总理,网民算个屁,胡锦涛和温家宝也只不过是一个屁,因为他们根本不上网,别听上面宣传的。 在喝多了酒后,他还说,以前管严一点是害怕出事,现在管严就是不愿意看到他们太嚣张,特别是对公务员攻击的文章,他看一个要求删一个。他还说,干到四十多岁,他算是明白了,只要不犯政治错误,就算吃喝嫖赌都不是问题,他对自己现在的领导非常不满,说如果现在再来一场文化大革命,他第一个带领群众冲上去把新闻办和宣传部砸乱,他说那些领导都是右派分子,都对网络管理不够严。他说,总有一天他会成为网络管理之王的。可是在另外一个场合,他竟然对朋友说,如果你搞网站我会支持的,而且只有我可以支持你,我会把与你竞争的网站都管得一动不动,你就可以发展。那一次他接收了人家的一个红包,说是圣诞节给孩子买礼物。 我听完女儿所言,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从事新闻工作这么久,我知道我们存在的一些问题,有些问题可以改,有些积重难返,然而,我还是第一次从自己女儿的口中听到一位现在北京网络管理公务员说出如此的话。女儿还告诉我陈华其他一些事,我却没有心思听了。我想,既然答应了女儿我不能写内参,但我并没有答应他使用假名写一些文章发到海外,陈华好像管不了海外的网站。 我想,作为一名有三十二年党龄的新闻工作者,我也许写过不少昧良心的新闻,但我没有见过如此无耻的新闻管理人员。女儿说的还有很多具体的事,有些实在太具体,我需要进一步证实。现在我以张涛的笔名把这个人揭露出来,他的主要犯罪事实是: 一,利用工作之便,受贿,目前财产中有大量不明来历,除了他自己的三个银行帐号和老婆的帐号,他的亲戚中还有一个帐号。我恳求北京司法机关立即介入,免得他转移资产,适当的时候,我将把联系好的人组织起来,到法庭作证。现在请有陈华的主管部门和公安等司法机关立即到银行和房地产登记处查出他的登记信息。 二,此人在工作中不顾法律和规定,实行私人报复,联合与人利用网络和网络管理赚钱;身为国家公务员,常常攻击胡锦涛和温家宝,说他们是右派,迟早要下台,而他就是宣传部和国新办的未来领导,到时,他要把现任领导都关到秦城监狱。此人不适合在网络管理部门工作,请领导们调查并作出决定。 三,此人玩弄女性,利用工作之便,约会各大网站女子,以共产党的名义搞她们。严重败坏了党的清白。 还有几条,目前正在收集证据。为了给他一个投案自首的机会,我们先不公布他的身份证号码,但也为了提起有关部门注意,避免重复名字造成伤害,我们现在公布他的手机:陈华,手机:13924070621。 我一边呼吁政府不能对这种坏分子听之任之,另外一方面,我在这里以一位老新闻工作者的身份向我不熟悉的网民发出呼吁,请全国所有有条件的网民,展开对这位败类的人肉搜索。搜索内容包括银行帐号和资金来往,信用卡使用情况,所有宾馆旅店开房情况,他的房产和小车的不明来源部分,以及他利用网络管牟利和玩弄女性的种种劣迹。请大家把搜集的资料暂时不要在网络曝光,汇总给我,然后我将在适当时候给新华社写内参,如果还有领导包庇,我将以一位老党员和老新闻工作者的革命意志发誓,我会把包庇他的领导也纠出来,我将给胡温直接上书,揭露他们的腐败。 为了网络的清洁,请大家分头行动吧,这种败类还在网管处干一天,中华民族的不幸就会多一天。 新华社老记者、老党员:张涛于北京新华社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