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缅甸军政府撕毁停战协定? ]
BURMA-缅甸风云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缅甸将军们放下屠刀就立地成佛?
·缅甸学生七七惨案永不忘!
·煎炸烘烤动植物食品极不健康
·笑+思考+运动 = 健脑强身
·KNDO 六十七周年建军节讲话
·缅甸阿尔茨海默症
·缅甸CNF正义的呼声!
·缅甸EAO不忘小兄弟民族
·缅甸和平夜长梦多险恶
·怀念王毅诚老师
·湖南窃贼偷佛国玉坠
·缅甸众民族武装怒吼了 !
·克伦民族抵抗组织怒吼了
·韩国逍遥游
·登盛政府会平稳移交政权吗?
·寄厚望于昂山素姬新政府
·且看登盛军民政府如何逊位
·Q类败类在神州复活
·克伦民族节68周年讲话
·缅甸UNFC扩大会议文告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
· 赛万赛谈缅军最近动向
·温教授继续炮轰缅甸将军们!
·赛万赛谈掸邦掸族团结自救
·缅甸老华人忆过去盼未来
·伟哉!一穷二白的缅甸佛国金塔善良村民!
·赛万赛谈缅甸新总统新副总统新政府
·上座部佛教与孟缅掸柬寮泰滇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的过去和现在
·缅甸与大东亚共荣圈
·仰光大学与缅甸联邦独立
·“缅甸历次战争的实质”读后感
·灵魂工程师、未来主人翁、天下大同、天下为公
·7-JULY与母校仰大学运传欧
·缅甸德佑续游瑞列匈土
·赛万赛谈缅甸民地武大会
·赛万赛谈国内和平与中缅友好
·赛万赛谈昂山素姬访华
· 掸民盟昆吞武与中共宋涛面谈
·缅甸彬龙会议风波
·缅甸内战受害者的呼声
·21世纪彬龙会议举步艰难
·彬龙会议的石破天惊言行
·21世纪彬龙会议言论集
·缅甸UNFC柳暗花明又一村
·缅甸UNFC建议开三方会议
·让佛光普照大地
·缅甸不愿常任LDC欠发达国家
·对老怨天尤人者只好避而远之
·温教授呼吁正确认识缅甸
·赛万赛谈缅甸全国全面停战协议
·赛万赛谈缅甸议会补选与政局变化
·缅甸华人
·温教授谈Rohingya罗兴亚人
·温教授由七月七日惨案谈起
·赛万赛忆掸邦学友
·与掸族兄弟夜谈掸族掸国掸史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一)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二)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三)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四)
·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
·廉萨空博士的暹粒讲话
·天主教生根缅甸已五百多年
·话说阿那比隆缅皇
·缅甸真的有135原住民吗?
·缅甸联邦第一任总统苏瑞泰
·读“此昂山非彼昂山”有感
·读“中国式思维”感概万千
·缅甸暹罗两大战争史
·话说缅甸佛塔
·暹王缅王储骑象单打独斗?
·缅甸人民跪求国泰民安
·印度缅甸友好史实
·昂山素姬祝贺孟邦民族节71周年
·缅甸合法左派政党史
·缅甸内战与白象王军演
·南洋伯谈骷髅头
·缅甸大部分人极贫困
·由仰光河底达摩悉迪铜钟谈起
·古老落后钦邦钦族在发奋图强
·蒲甘王朝与宋朝崇宁通宝
·蒲甘王朝与宋朝崇宁通宝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保护儿童天赋权益
·发展与和平是大家共建共享
·愿爱心浩然正气长存人间
·缅甸史请再多读三分钟
·三八妇女节与丁丁笙环球游记
·安得广厦千万间?
·缅甸的以夷制夷 & 以华制华
·世界肾脏日与缅甸公益善举
·平等合作、相敬互助共赢、齐奔大同世界
·风吹草低见牛羊
·谨防伪装荷兰警察的东欧骗子!
·中国土豪大妈被依法罚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缅甸军政府撕毁停战协定?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为2010年大选,甘巴里再访缅甸”文章发表后,不少读者朋友来函来电提问。兹答复如下:

   问:说佤邦联军 UWSA坚持武装自卫佤邦,自称缅甸联邦佤邦政府已经多年 ……什么意思?

   答:自1989年签订停战协议以来,军政府与独裁将军们一直称佤族特区为掸邦第二特区(Shan State Special Region 2),总在窥视机会, 想方设法吃掉他们的武装力量,剥夺土族固有权利。在将军们心头眼底,停战协议嘛,纸上的,一斤多少钱?!

   然而,在缅泰与缅中边界的南北佤族特区,其2万佤军却一直自称为佤邦联军,领导该佤邦联军的佤族政党一直自称为佤邦联合党,该佤邦联合党与佤邦联军一直称他们按停战协议而管辖的特区为佤邦政府特区(Wa State Government Special Region), 称他们所组成的政府为佤邦特区政府。他们说:我们土族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停战协议就是停战协议!

   当军政府2003年重开国民会议时,领导佤邦联军的佤邦联合党,代表佤邦政府,再次明确提出佤邦政府特区事件。……然而军政府顾左右而言他,至今一切不了了之。

   问:据缅甸联邦佤邦政府的明示暗示——军政府撕毁了90年代签订的停战协议,加紧侵犯土族邦,剥夺土族的权利,有这回事吗?

   答:2008年5月,军政府精心策划,一手上演了“全民公投宪法通过”。众土族邦抗议军政府多处作弊,但军政府却置之不理。

   军政府接着高举该“全民公投通过”的伪宪法,一步紧一步地要佤军等众土族邦军乖乖钻入他所设的圈套——放下武器,建党参加大选。

   佤邦联军等众土族邦军一致回应:建党参选可以,但将军们说话必须算数,签的停战协议不可作废。

   前车可鉴:1947年遵彬龙协议所制定的联邦宪法,不是在1962年被军政府悍然废除了吗?从此一切不是由他们大缅族主义说了算?众土族稍有不满或反抗,不是至今被格杀勿论?

   军政府不理会众土族不满或抗议,仍然高举枪杆子明示:90年代前后签的停战协议已经过时了,今后必须按我们的宪法办事。

   2008年12月5日,军政府的掸邦金三角区军事指挥官觉彪准将(Brig-Gen Kyaw Phyoe),在勐堡(Mongpawk)对佤邦联军第468旅赛萨姆上校( Col Sai Hsarm)提出要求——佤邦联军必须退出该地带。佤邦联军就拿出停战协议与各项事实据理力争,指挥官觉彪准将将脸一沉,拂袖而去——佤邦联军预感山雨欲来风满楼。

   今年元月19日,军政府的军事安全主任耶敏(Lt-General Ye Myint)率领30人代表团进入佤邦政府特区,说是要讨论2010年大选事宜,拟赴佤邦联军总部版散(Panghsang)开会云云。佤邦联军要求他们遵守停战协议,一如既往地不带武器入境。军事安全主任这次竟然一反常态,悍然拒绝,气势汹汹地强调此一时彼一时也。双方发生争执,剑拔弩张。

   众土族深知大缅族主义军政府将军们历来不守信用,自己一不小心,就会人头落地,所以时时刻刻提高警惕,枕戈待旦,保家卫邦。

   问:你们说掸族人民解放组织 SNPLO 在2007年7月重新拿起武器, 与姚色克(Ywad Serk)领导的南掸邦军 SSA-S 结盟,坚持武装自卫掸族人民。请问掸族人民解放组织 SNPLO是否就是掸族老革命家Shwe Ohn与老作家Kyaw Win Maung等6位领导人所筹建的政党?

   答:非也!非也!掸族老革命家Shwe Ohn与老作家Kyaw Win Maung等6位领导人筹建的政党叫联邦民主同盟党(Union Democratic Alliance Party)。他们现在每天都在等待着军政府颁布组党法令。联邦民主同盟党UDAP 并不局限于掸邦掸族范围——它接受所有缅甸族群入党。

   老革命家Shwe Ohn,今年高龄80多岁。他曾见证产生缅甸联邦的1947年彬龙会议于彬龙协议,他与战友们都曾参加过国父德钦昂山-缅共德钦丹吞与德钦梭领导的战前“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有的还参加吴努领导的战后“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以及80年代反军政府的民主和平联盟(League for Democracy and Peace)。1988年全国民主起义时,老革命家Shwe Ohn成立了掸邦人民自由民主联盟(Shan State People’s Freedom League for Democracy,),与昂山素姬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携手合作——结果被军政府取缔。1993年他因尖锐评击了军政府一手操纵的国民大会,结果被判入狱一年。

   2005年2月,他参加在掸邦首府东枝举行的掸族领袖会议,帮建众土族的“真正联邦制度”——与会者被军政府一网打尽。后来他虽获释放,但64岁的主持人昆吞乌(Hkun Htun Oo)是掸族民主联盟主席(1990年大选得票第二多的政党),被判刑93年,其余领袖被投狱75-106年不等。

   问:盛传丹瑞考虑释放前军情局主任兼总理钦纽将军,是耶非耶?

   答:受贪污案株连的前军情局多数高官,不久会被平反与获释。至于前大独裁者奈温(与国父昂山同接受二战日本法西斯军训)的亲信与前军情局局长钦纽将军,只要他俯首听命,丹瑞大将有意让他建功赎罪——去甜言蜜语威迫利诱众土族放下武器,乖乖就范,绝对不许他们提什么停战协议。钦纽将军一向做事圆滑细腻,阴谋阳谋诡计多端,人缘好,极得众土族、中国、东盟等的信任。他2003年升任总理,在国内外频受好评,于是功高震主——2004年被丹瑞大将以贪污罪解职,2005年判刑入狱44年。人民笑说这叫一百步笑五十步,谁不知丹瑞大将更厉害!

   不过,像昂山素姬一样,钦纽将军其实目前仅被软禁在家而已。众所周知:在瓦解缅共方面,钦纽将军功劳极大!丹瑞大将想再利用他对众土族停战集团所拥有的巨大影响力,让他去解除众土族的武装反抗力量,力避自己被臭骂为撕毁停战协议与侵犯剥夺众土族权利的元凶。但第一号强人也十分顾忌钦纽将军会东山再起,再次危及他丹瑞孤家寡人称王称霸。

   (2009年元月31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