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关于改革开放的几点思考]
张成觉文集
·“靓女”与欢乐——再谈“肥肥”
·站起来,老弟!——也谈“下跪的自由”
·中国人站起来了吗?——驳“军事专家”的谎言
·“毛的旗帜”凝结着白骨与鲜血——再斥“军事专家”的谎言
·浩然死了 老舍还活着
·浩然何尝为农民代言?
·有关林昭的几点思考
·智者千虑之一失——有关林昭的再思考
·劫后悲歌燕园泪——读陈斯骏《劫灰絮语》
·负责,是敬业乐业的表现
·“三个穿灰大衣的人”——《劫灰絮语》人物谈
·暴政岂自“反右”始?——从《劫灰絮语》人物说起
·毋忘肃反“窦娥冤”
·炮制大冤案 毛理应反坐——潘扬、胡风案反思
·恨小非君子 无毒不丈夫——毛55年心态试析
·睚眦必报 绝不手软——再谈毛55年心态
·“旋转”毋忘叶“廖”功——叶剑英、陈云与改革开放
·浅议交大两学长——陆定一、钱学森漫话
·也谈胡耀邦手上的“血污”——与余杰商榷
·勇士与魔王——也谈赫鲁晓夫
·毛何曾信奉马克思?——试析中共悼词中的“谥号”
·人性未泯的列宁信徒——再谈赫鲁晓夫
·谁读懂了《资本论》?——兼谈毛为何宗奉马克思
·“十无”后面的毒瘤——试析“延安”与“西安”
·谁是最可恶的人——驳魏巍对《集结号》的抨击
·“秋官”、股市、胡乔木
·肯定“小善” 争取多数 逐步到位——与刘自立君商榷
·“组织性”与“良心”的背后——读《别了,毛泽东》有感
·毋忘当年的镇压、剥夺与清洗——回顾1949-57的中国
·自由主义者的“毛情结”——读《风雨苍黄五十年》有感
·人治的悲喜剧——从英若诚就任副部长说起
·蓝天,白日,宝岛绚烂的春天——台湾总统选举随想
·胡适说:“鲁迅是我们的人”——拆穿毛利用鲁迅的伎俩
·毛江夫妻店的开张——批判电影《武训传》的内幕
·武训不足为训?
·让思想冲破毛的牢笼!——有感于夏衍的反思
·毛泽东与中国知识分子——从一副对联说起
·尊重知识的谭震林
·“人生贵有胸中竹,经得艰难考验时”——中共奇人叶剑英一瞥
·西陲当日忆地主
·因祸得福“新生员” ——“党文化”之百密一疏
·请让我说“对不起”——不堪回首话当年
·认清延安整风真面目——有感于《何方自述》
·毛泽东未读过《资本论》
·不是灰锰氧,是硫酸!——骇人听闻的延安抢救运动
·莫把康生当成薛仁贵——兼论中共官修党史之虚妄
·延安反特第一案与抢救运动
·周恩来欠历史一个交代——“五· 一六”、姚登山及其他
·陈毅欠帐也不少
·又一项世界纪录---奥运圣火传递的思考
·主张“缓建三峡工程”的反对派——访地理学家王维洛博士
·苦难文学 流亡文学 香港文学及其他
·黄万里 诗词 毛泽东
·强奸140个女学生,可信吗?——苏明《血色中国》引起的争议
·台湾怎会有“文革”?——评一个不伦比喻
·戒严期的台湾与毛时代的大陆——浅议两种独裁之异同
·毛的假社会主义及其在中国历史上的教训
·学风腐败 学术造假——张鸣谈大陆高校大跃进(续)
·学官得益 学子受害:张鸣教授谈大陆高校大跃进
·红颜祸水是江青?——致袁鹰先生的公开信
·“大跃进”精神不足为训——与袁鹰先生商榷
·“人定胜天”还是“地哄肚皮”?——“全民写诗”的荒诞与恶果
·滥杀 贪腐 淫欲——《血色中国》的触目图景
·郭沫若的马屁诗及其他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血色中国》的薄命红颜
·“扶贫”款也要榨出油——从《血色中国》看贪官嘴脸
·“失心疯”的昏君及其臣仆——“大跃进”荒唐之一例
·一丘之貉 主奴之别——驳“党史专家”的谰言
·性伴侣的易名与“民主”的发展
·石在,火种是不会灭的——悼念林昭殉难40周年
·我说故我在/我做故我在——有感于齐家贞悼父文
·黎智英的男儿泪
·要求自由民主是中共优良传统吗?
·“所有的狗都应当吠”——有感于对康生遗孀曹轶欧的访谈
·“你懂历史吗?是谁给你粮食?”——致来港愤青
·谁是马克思主义者?——戳穿毛言必称马克思的骗局
·徒有虚名的“马列主义”——剖析一个虚假的理论
·57反右是毛走向独裁的分水岭?——与章立凡先生商榷
·“这鸭头不是那丫头”——80年前的中国共产党一瞥
·“慨当初,依飞何重,后来何酷。”——《大公报》名记者范长江的命运
·请勿中伤胡耀邦
·康生为何先毛而得“善终”?
·责无旁贷与逆耳忠言——对四川大地震的思考
·摒弃“阴谋论” 人命大于天——有感于对四川地震的评论
·“这是为什么?”——六问温家宝总理
·错过时机 前景堪虞——胡温救灾的失误与隐忧
·救灾岂容有空白?——汶川大地震的一个盲点
·“人们,我是爱你们的,。。。”——写在全国哀悼日
·就是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驳孙力舟似是而非的谬论
·北京当局应给灾民一个“说法”——汶川地震预报与震级的疑问
·信任之余 毋忘监督——谈港人对北京当局态度的变化
·救灾采访不设限是可喜的突破
·“猫论”指导好得很——“群策群防”“土洋结合”防地震
·“非重灾区”、“豆腐渣”及其他——对救灾的几点思考
·多难未必兴邦 自强方为首务——谈对灾区学童的心理辅导
·不宜“借军方监控重建”——再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对灾区少年请慎言——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交流信息 人命关天——唐山地震“漏报”的思考
·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从冉广岐说开去
·以生命的名义要求什么?——看四川抗震救灾文艺晚会有感
·是生命凯歌,不是自我中心——两位幸存者的启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改革开放的几点思考

2008年被认为是“改革开放”30周年。此应源自1978年12月举行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一般认为那是改革开放的肇始。其实,这里面有点“名不正言不顺”。

   就在这次三中全会上,邓小平讲过对于历史问题“宜粗不宜细”。那是针对有些问题“不可能也不应该要求解决得十分完满。要大处着眼,可以粗一点,每个细节都弄清不可能,也不必要”。对此,于光远认为,“后来有人误解或者故意利用这句话,以为我们不因该细致地去研究历史问题。研究历史就应该力求还事物的本来面目,不应该粗枝大叶,作漫画式的描绘,更不能掩盖历史,使后人不知道历史真相,不能深刻地取得历史的经验和教训。这是一个对历史对后人极不负责的态度。尤其对‘文革’的历史是这样,对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的历史也不能这么做。世界上没有‘宜粗不宜细’的历史研究。”(于光远《我亲历的那次历史转折》,以下简称《转折》,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211-212页)本着这个精神,拟探讨以下几个问题。

一, “改革开放”的提法始于何时? 据有关资料记载:改革开放是中国共产党于1978年召开的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上提出的一条战略决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第一个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这个决策的成效之一便是改变了中国长期以来对外封闭的情况,令中国大陆向世界开放,同时大幅度提高了国内人民的生活水平,改善了国际上的形象,使中国大陆进入了经济高速发展时期。(“维基百科”)然而,据鲍彤称:“十一届三中全会是改革开放的大会”是一个神话,它“既没有改革开放的议题,又没有讨论改革开放的问题,”(见《十一届三中全会谁是英雄》,香港《开放》杂志2008年4月号,37页)鲍又称邓小平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也不恰当。

    关于这点,潘耀明在《明报月刊》十月号卷首语中写道:

    改革开放是由邓小平于1979年4月开始提出来的,据田纪云回忆道:“1979年4月,在中央工作会议期间,当时担任广东省委主要领导的习仲勋、杨尚昆同志向中央汇报工作时,邓小平同志提出了特区的设想:‘划出一块地方,叫做特区,陕甘宁就是特区嘛,中央没有钱,你们自己搞。’”

    这里潘耀明有点混淆。田纪云的文章题为《对外开放是怎样搞起来的---为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而作》,载于《炎黄春秋》2008年第二期。从正题看,他讲的是“开放”,没说“改革”,后者只出现于副题中的一个词组里。

   在此之前的1978年12月13日,邓有一篇题为《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讲话(见《邓小平文选(1975-1982年)》130-143页)。题解中写道:“这是邓小平同志在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上的讲话。这次中央工作会议为随即召开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了充分准备。邓小平同志的这个讲话实际上是三中全会的主题报告。”但讲话全文并无“改革开放”这个词语,只在第一节《解放思想是当前的一个重大政治问题》首段,有一句“只有思想解放了,我们才能。。。正确地改革同生产力迅速发展不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里面出现了“改革”的字样。第四节《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里,则提到“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改革,不会是一帆风顺的”,还有“国家机关的改革,相当一部份工作人员要转做别的工作”。但都没有展开深入阐述。

   此后直到1980年1月16日,在《目前的形势和任务》这篇讲话中,邓讲了八十年代要做的三件大事,不过并没有点出“改革开放”。其中谈到“在经济方面,三年中也有不小的成绩。”是对粉碎“四人帮”以来的回顾。里面有一句“经过两年多的工作以后,我们对国民经济提出了调整、改革、整顿、提高的八字方针。”但并无明确地将“改革”作为战略决策。过了半年多,即同年8月18日,邓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发表讲话,题目是《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这才第一次突出“改革”。

   至于“开放”,除上述邓口头所讲之外,其文字表达首见于1979年7月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批转广东省委、福建省委关于对外经济活动实行特殊政策和灵活措施的两个报告》,其中称“在特区内,在维护我国主权、执行我国法律、法令等原则下,实行经济开放政策,吸引侨商、外商投资办厂,或同他们合办企业,引进先进技术,发展对外贸易。”不过,这里讲的开放当时只适用于特区,且限于经济领域。邓本人首次用“开放”的字样,是1980年8月23日接受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访问。其原话是:“归根到底,我们的建设方针还是毛主席过去制定的自力更生为主、争取外援为辅的方针。不管怎样开放,不管外资进来多少,它占的份额还是很小的”。

   当年年底的中央工作会议上,邓发表《贯彻调整方针,保证安定团结》的讲话。其中谈到:“要继续在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前提下,执行一系列已定的对外开放的经济政策,并总结经验,加以改进。”

    由此可见,邓明确提出包括政治体制的“改革”,最早是1980年8月。不过其后两年中再无谈及政改。1982年9月1日他在十二大致开幕词,重申八十年代三大任务提到:“今后一个长时期,至少是到本世纪末的近二十年内,我们要抓紧的四件工作”,“进行机构改革和经济体制改革”居于首位,但说法已经有别于1980年了。也是在这个开幕词中,邓首次谈到“我们坚定不移地实行对外开放政策,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积极扩大对外交流。”综上所述,把“改革开放”连在一起,作为战略决策或战略方针,则至少在1982年年底之前,无论邓的讲话或中共文件均未见。

二,改革开放实际何时起步?

    这里需要明确一下“改革开放”的含义。所谓“改革”,主要指国内。用邓的话来说,就是“改革同生产力迅速发展不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开放”指对外开放,“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积极扩大对外交流”,它与毛时代的“闭关锁国”完全相反。 据此,改革最早始于经济领域的农业方面,即从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开始,以1980年9月中共中央75号文件为标志。

    开放比改革早,倘从决定设置经济特区起算,应在1979年7月中旬。

三,改革开放归功于谁?

   尽管十一届三中全会及其之前的中央工作会议都没有讨论“改革开放”,但毕竟为其奠定了基础。故一般以之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决定性起点。”(鲍彤语)形象的说法叫做吹响了改革开放的号角。这两个会议中,从11月10日至12月15日为期36天的中央工作会议“更为重要,影响更大”。其后12月18日至22日的三中全会,通过必要的程序确认了中央工作会议的成果。

   如果就这两个会议搞一个功臣排行榜,那么,依次应列出华国锋、陈云、胡耀邦、叶剑英和邓小平。华、陈、胡、叶四位并列首功,各有贡献;邓则属后来居上。

   华国锋是会议主持者,其功在于真正发扬民主,让大家畅所欲言,并且作了自我批评,检讨自己提出“两个凡是”的错误,确保了会议的成功。鲍彤说“只有这一个‘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是邓小平的发明。”也值得商榷,因为华在中央工作会议一开始就提出了“工作重点转移”。陈云功在首先发难,“提出解决重大历史遗留问题,扭转了会议方向”(朱佳木《陈云与十一届三中全会》,见于光远等《改变中国命运的41天》,海天出版社,1998年,39页)“作为资深政治家,沉默了十四年的陈云一鸣冲天,他在东北组的‘五点’发言,第一次突破大会的原定议题,触及‘雷区’,使会议讨论更加深入”。(于光远《转折》)一石激起千层浪,与会者纷纷大胆地针对毛定了的案说“不”。胡耀邦功在会前发起真理标准的讨论,使高层冲破毛的思想束缚,同时大刀阔斧平反冤假错案,解放大批老干部,其中不少人得以参加会议。“作为西北组的召集人,胡耀邦的四次发言都切中要害,对中央专案组问题,他极言‘党内有党,法外有法’。作为中组部的部长,他承担了与各组之间的联络工作,以及常委的联络工作,他是会议最忙碌的人。小平的主题报告起草,他也是极少几位参加者之一。”(《转折》)

   叶剑英“功不可没”,(于光远语)“由于李先念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务虚会很成功,叶剑英提议中央也开一个会,‘索性摆开讲,免得背后讲’。”他“一直参加常委会的集体领导活动”,“并在会上经常发表意见,支持常委集体提出的对会议加以引导和指导的意见”,“他批评有些人前怕狼后怕虎,就是不怕中国贫穷落后,就是不怕二千多年的手工生产方式继续保存,就是不怕中国人民不答应这样的现状。当时胡耀邦在理论上逐渐成熟,叶剑英又适时地提出注意培养接班人,与会者都能明白他的深意。”“他关于民主与法制的许多精辟论断,即使今天也很有价值”。(《转折》,229-230页)

   邓小平出访回来后才参加会议,他审时度势,顺水推舟,巩固了会议的成果。他自己也摘了桃子,戴上了“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桂冠。

四,华国锋是改革开放的大功臣。

   按以往中共官方的宣传口径,华国锋被列作改革开放的主要对立面。这是完全违背事实的。前不久新华社发布的《华国锋同志生平》(以下简称《生平》),充分肯定华的功绩,反映出现领导能直面历史,不失为一个可喜的进步。

   回顾改革开放的整个进程,华国锋的功绩有目共睹。

   首先,人所共知,粉碎“四人帮”结束了十年文革,开启了历史新的一页。改革开放建基于此。而粉碎“四人帮”首功应归华国锋、叶剑英和汪东兴。三位缺一不可。但自华81年下台后,大陆文献对此往往只突出叶帅,那是不公允的。此次《生平》称华“在这场关系党和国家命运的斗争中起了决定性作用”,还他一个公道。

   对此,熊向晖的女儿熊蕾的文章中,引用叶侄子叶选基的话称:“叶帅认为,这个事情只有华国锋能这么干。周总理如果在世,干不出来,小平也干不出来。叶帅也没有想到有这么一下,也不敢想。”(《华国锋叶剑英的“结盟”》,载《前哨》2008年10月号,137页)

   其次,他在上述两个重要会议发挥的作用是无人可以代替的。囿于本身的局限,他自然不可能一下冲破“两个凡是”的束缚,但好在其为人厚道,过而能改,总的来说比较识大体、顾大局。这在中共最高领导人中既是史无前例,又属有口皆碑。

   有关这点,胡耀邦长子、现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的胡德平前不久撰文称:

   1978年年底,中央工作会议期间,华国锋同志讲:我是下了决心叫大家讲话,既然把大家请来了,就要让大家讲话,集思广益。

   胡德平认为:华的这种民主精神和作风,在当时也是难能可贵的,也不是谁都能够做到的。(《前哨》,2008年10月号,17页)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