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铮文集]->[澳洲的离婚及孩子"共同抚养"问题]
曾铮文集
·【红朝谎言征文】非凡的女儿
·北京人有什么话不敢说?──向勇敢的杜导斌致敬
·童话:美梦成真
·一封家书——致女儿
·致MOON——贺女儿十一岁生日
·李登輝顛覆印象記
·在天地动容的那天,我为你深深祝福----答杨银波公开信
·我的经历及思考
·神童女兒 平常心(之一)
·神童女兒 平常心(二)
·神童女兒 平常心(之三)
·我们能为这些非法轮功做点甚么?
·声明退党 做个明明白白的中国人
·《九评》与道解共产党-在墨尔本《九评共产党》研讨会上的发言
·致张林之妻方草
·再致张林之妻方草-兼论免于恐惧的生活
·方劲武麻烦大了
·與黃若先生商榷—兼談法輪功為何「動不動就報怨被『歧視』」
·中共灭亡是天意
·我为什么以“静水流深”为书名
·关注郭国汀 支持大纪元
·唾棄中共 迎接新紀元
·在悉尼紀念「六四」及中國未來研討會發言稿
·澳洲,请远离今日之“泰坦尼克”
·澳大利亚,请睁开你的双眼!
·勿為私下的行為而公開地哀痛
·為陳用林歡呼
·读张林“判决书”三致方草
·对胡锦涛的又一“棒喝”--在悉尼国际法庭逮捕江泽民令发布会上的发言
·李敖可别“一语成谶”
·The Law and Me: Chinese ‘Law’ v Jennifer Zeng
·论言论自由、新闻管制及中国人民的对策——在亚太地区作家网成立大会上的发言
·亚太作家会决议 控告雅虎
·亚太地区作家网成立大会决议案
·中共发布《重大动物疫情应急条例》意味着什么?
·Speech on the Chinese Democratic Movement Conference in Canberra
·New Era approaches amidst the echo of History
·Raising a “Child Prodigy” with an Ordinary Mindset
·在堪培拉中國民主運動新聞發佈會上的發言
·《南華早報》評論:流亡中國作家曾錚
·诉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刘京及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控诉辞(一)
·诉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刘京及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控诉辞(二)(慎入)
·诉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刘京及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控诉辞(三)
·《同一首歌》將與納粹標誌一樣永釘歷史恥辱柱
·我们做的事情即将载入史册
·认清中共,就是拯救人类
·胜诉控江泽民案最后陈述辞
·又见红卫兵
·近看郝凤军
·Observing a Hero Up Close
·【人物特写】“这听起来有点像传奇”
·维权绝食与六四学生绝食有何不同?
·我的絕食聲明
·致北京司法局-为什么迫害高智晟?
·我们确有“安全的”维权途径!
·绝食那天,精彩叠起!
·中共為甚麼怕我們餓肚子?
·看中共如何有氣無力抵賴蘇家屯
·China, my dear China
·Analyzing the CCP's Feeble Response to Reports About the Sujiatun Concentration Camp
·中國黑暗面的最新「發現」——答美國讀者Valerie來信
·“New Discovery" of China’s Darker Sides
·Spirit Under Siege-A Review in Utne magazine
·Outta This Place-A Review in East Bay Express
·遙望故國 感懷母親節 願天下母親盡歡顏
·靜水流深 悠遠深邃
·不買房行動 「房奴」絕地反擊
·為什麼文革能夠在中國發生?
·解析鄭州數千名大學生暴動事件
·七一看中共 回天無數 百招不靈
·四人幫、毛、中共與文革的關係
·誰是六四屠殺真正元兇?
·取證江澤民 追查國際顯威力
·層層剖析中共盜賣法輪功器官官方流程
·談王文怡事件--白宮前不是真正焦點
·解體中共 制止盜賣活體器官(上)
·「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上 )
·解體中共 清除「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下 )
·解體中共 制止盜賣活體器官(上)
·解體中共 制止盜賣活體器官(下)
·'Witnessing History: One Woman's Fight for Freedom and Falun Gong'
·人體標本為活體摘器官屠殺提供佐證
·《靜水流深》:一名法輪功學員的生命見證
·曾錚談蘇家屯事件的真實性
·從覺醒民眾向法輪功致歉到自發拋棄中共
·揭開唐山大地震秘密 (上)
·揭開唐山大地震秘密 (下)
·致余杰(1)
·法輪功的表態與不表態
·评余杰《以真话来维权》
·伸進港台的言論管制「黑手」(上)
·促調查活摘器官在澳引發轟動性效應
·伸進港台的言論管制「黑手」(下)
·高智晟被抓與歐加政要訪澳的聯繫
·為何歐加政要關注和推動活摘器官調查
·佳作推荐-大纪元社论《解體黨文化》緒論及第一章
·Insight into China’s boom
·女富豪为何落荒而逃
·中華文化不在中國
·從瘋狂「批孔」到建「孔子學院」
·北韓核試爆:中共扮演什麼角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澳洲的离婚及孩子"共同抚养"问题

   
   在现代社会里,离婚已成很普遍的现象,澳洲也不例外;而在离婚当中受伤害最深的,往往是无辜的孩子。
   
   从历史数据看,澳大利亚的离婚率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以后进入了一个快速增长期,从每年不到一万起上升到七十年代末的每年六万起以上,之后有所回落。在2001年达到一个次高峰之后,又开始逐年下降到2007年的47,963起。
   

   以绝对人口计算,相当于每一万人中,有二十三起离婚案件发生,也即0.23%的水平。
   
   这个数字看似很小,但是,如果以每年约十万起的登记结婚的数字为基数,则相当于每两对结婚的人当中,就有一对最终会走向离婚。从这个意义上讲,离婚的比例还是非常惊人的。
   
   中国人常讲:"清官难断家务事"。可是,在牵涉到离婚、以及离婚之后的孩子抚养问题时,法律还是不得不介入进来,因为已走到离婚这一 步的夫妇,往往已无法通过协商解决问题,只好让法院做判决。
   
   传统上,离婚之后,孩子往往归母亲抚养。可是这样又带来一个问题,孩子在成长过程中,身边缺乏男性成人,因此会有心理上的负面影响。
   
   基于这个原因,上届澳洲政府在2006年对《家庭法案》(Family Law Act)做了较大的修订,更多的强调离婚后由父母双方共同承担抚养责任,比如说,孩子一半的时间跟母亲过,另一半的时间跟父亲过,而 不是象传统上那样,父亲只出抚养费,或只在周末把孩子接过来呆上一天半天的。
   
   不久前,澳洲国立大学的两名教授Bruce Smyth和Bryan Rodgers公布了一份对五千个离婚家庭的调查报告。报告的结论是,总的来讲,离婚后的"共同抚养"制,并没有使孩子的日子更加好过,或更加难过。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是否由父母双方一人承担一半的抚养义务,而在于父母双方是否继续争吵不休,是否能以合作的态度,理 性的讨论孩子的抚养问题。
   
   另有一些研究人员发现,"共同抚养"实际上也存在很多问题。比如,这些孩子可能被规定一周之内有三天时间跟父亲过,另外的时间跟母亲 过。那么他们可能在很多年之中,每周都要收拾好几次行李,在父亲和母亲的住处之间搬来搬去。而父母离婚后各自可能有不同的生活节奏和 生活习惯,孩子们不得不不断的去适应不同的环境,同时还要小心翼翼的看父母双方的脸色。长期下来,心理压力非常大,有的孩子得了忧郁症。
   
   其实感到压力大的不光有孩子,甚至还有法官。在布里斯本的家庭法庭做了五年法官的Tim Carmody最近就因为受不了这种压力而辞职了。他说,因为孩子的抚养问题闹到法庭来的夫妇,往往都是互相之间非常敌对的。他不得不在吵得不可开交的夫妇和孩子之间做出平衡和判决。五年下来,他觉得心理承受也到了极限,再也做不下去了。
   
   研究人员还表示,现在法庭、律师及社区领袖们,常常会把"共同抚养"简单的理解为在时间和经济上各自承担一半的责任,而不是在有关孩子的重大问题的决定上,来进行协商解决。
   
   总而言之,不管法律制定的再详细,也还是"清官难断家务事"。在我看来,出现这种局面也不奇怪。婚姻本来是一个终身的承诺,家庭本来应该是社会中最基本、最稳定的单位。在人一味的强调个性解放和所谓感情不合的时候,看起来似乎是通过离婚得到了自由,事实上失去的却是一种稳定感,一种天长地久的踏实和温馨,一份美好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及可以信任和交托终身的人。
   
   而试图以法律来解决人在道德下滑之后所产生的种种社会问题,也只能是"按下葫芦却冒起了瓢",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其实法轮功的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早就说过:"人类的社会问题太多啦,唯一的出路就是正人心。"只可惜,这条"大道至简至易"的道理,还没有被更多的人所认知、接受,所以很多时候人们就只能是在问题之中去解决问题。旧的问题没解决,新的问题又来了,永远也找不到出路,同时不得不承受人类道德下滑后,所产生的种种恶果。能够置身事外的,可说是少之又少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