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六万与两亿]
余杰文集
*
*
2、《铁屋中呐喊》(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
·《铁屋中呐喊》(修订本)目录
·《铁屋中呐喊》修订版序言:铁屋子与窗户
·不可救药的理想者
·残缺之美
·赤足之美
·激越之爱
·九种武器
·绝望之爱
·口吃的人
·谁是白痴?
·欲望号街车
·张楚:一个躲着布道的布道者
·为抽屉而写作
·反读《通鉴》
·“铁哥们”蒙博托?
·反叛之后
·孤独的蔡元培
·鲁迅三题
·那不得见人的去处
·王府花园中的郭沫若
·王实味:前文革时代的祭品
·文人与人文
·向“牛筋”一样的牛津致敬
·向死而生
·新《子不语》
·知识分子:终结或再生
·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杨朔散文的反思
·驳季羡林先生论中西文艺理论
·读奥威尔《动物庄园》与《一九八四》
·读陈寅恪的诗
·杜拉斯:爱是不死的欲望
·焚书
·读《殷海光•林毓生书信录》
·法西斯:未死的幽灵
·嘴踢足球
·重读杨绛
*
*
3、《说,还是不说》(文化艺术出版社)
·《说,还是不说》自序:言说的自由
·为谁擦皮鞋?
·教育杀人
·魔鬼学校
·“我们就是法”
·是在读书,还是在坐牢?
·仅有“焦点访谈”是不够的
·孩子的书包有多重?
·用法西斯的方法打造的“神童”
·我见过的林庚先生
·杀,还是不杀:读伍立杨《鬼神泣壮烈》
·“我是警察我怕谁”
·评《克林顿访华言行录》
·读《阳光与阴影——阿尔贝•加缪传》
·俄罗斯之狼
·捍卫记忆
·你从古拉格归来
·人之子
·诗人:在天堂与地狱之间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读《控制腐败》
·俩人行
·那些岁月,那段爱情
·龙飞九天
·摩罗何以成为“摩罗”?
·读《思忆文丛》之一:一个人的命运与一代人的命运
·读《思忆文丛》之二:若为自由故
·绅士与流氓评朱苏力《法治及其本土资源》
·走向自由之路:读《北大传统与近代中国——自由主义的先声》
·签名,还是不签?——再谈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
*
*
4、《尴尬时代》(岳麓书社)
·《尴尬时代》目录
·序:一面破碎的镜子
·“人”为何物?
·出洋相
·法律第一
·股市狂潮
·关注东北
·韩国亡国
·沪上美容术
·假照片:第三十七计
·名片背后
·跳舞场
·伟人华盛顿
·物价与民生
·洋灯洋火
·自由从言论开始
·端方不端
·辜鸿铭的幽默
·红顶商人胡雪岩
·酷吏如屠夫
·腊肠下酒著新书
·末世豪情
·倭仁与同文馆
·油浸枇杷核子与玻璃球
·“总统”与“太监”
·裁缝与官
·大禹的子孙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万与两亿

   来源:观察

    一场大火吞噬了四十四条人命,也烧出了一长串贪官污吏:深圳龙岗“舞王”娱乐城在大火中化为灰烬,也让龙岗区公安局副局长陈旭明的仕途走到了尽头。

   在法庭对此案件开庭审理之前,媒体爆出陈旭明的种种贪腐内情:接近陈旭明的官员透露,陈拥有高达两亿的资产,包括现金、房产、股票、干股等等,陈的区公安局副局长的位置是用两千万元买来的,检方在陈家中搜出超过两千万现金,警察在破门而入之前,陈的妻子在家中疯狂焚烧钞票……然而,对陈的审理并未公开,深圳市检察院副院长唐泰来在新闻发布会上声称,陈涉案金额不是坊间流传的两亿,而是六万。

   此语一出,石破天惊。六万与两亿,其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给普通人以无限想像的空间。于是,网络上一片哗然,网友们纷纷留言说:“深圳人民不相信,广东人民不相信,湖北人民不相信,内蒙人民不相信……”这种“不相信”源于常识的经验性判断,这种“不相信”表明长期被当局欺骗的民众已然觉醒。中共当局的愚民政策终于失效,中国民众终于从“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中苏醒过来。

   深圳当局当然不敢承认陈旭明是“亿元贪官”,如果一个区级公安局的副局长即可坐拥亿万财富,那么市公安局长呢?那么市长和书记呢?陈耗费两千万的巨资购买此一肥缺,这两千万究竟到哪里去了呢、究竟落入了谁的腰包呢?市公安局长、主管政法的副市长和副书记、乃至市长和书记,哪个人没有拿过这笔黑钱呢?从中共任命和提拔官员的机制来考量,是由上至下的,所以每一个能够对陈的“崛起”发挥影响力的上级高官,都是陈潜在的贿赂对象。陈之所以成功升迁,就表明他依靠贿赂手段,完全扫清了飞黄腾达之路上的障碍。

   深圳当局以为靠他们的铁嘴金牙,可以轻轻松松地将两亿变成六万,让民众心悦诚服地接受这一数字。殊不知,此谎言过于拙劣了,它极大地侮辱了民众的智商。如此“缩水”,比中国的股市缩水的幅度还要大,真是“将恐龙变成了蚯蚓”。近期,中共在若干公共事件中制造了许多低级的谎言,如杨佳案中让杨佳的母亲人间蒸发,如驳斥联合国的调查报告说“中国没有酷刑”,这些谎言不仅没有蒙骗老百姓,反倒让政府及司法部门的公信力降低到冰点之下。司法是一个社会的公正的最后防线,如果司法变成了谎言的垃圾场,那么这个社会很难有长久稳定的前景。

   美国总统林肯说过:“你可以在一段时间之内欺骗所有的人,你也可以在所有时间里欺骗一部分人,但是你无法在所有时间里欺骗所有的人。”中共今天试图达到的便是后一个不可能的结果。深圳当局在陈旭明一案中的黑箱操作,虽然拯救了现任的一大批贪官污吏,却耗尽了公众对政府最后的一点信任,四十四名死难者也将死不瞑目。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