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夜狼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夜狼文集]->[没有平等,只有“更平等”的国度]
夜狼文集
· 生的平凡  死的可悲
·从百岁老朽入党说开去
·不光是涮涮八十老母去世还要继续开会的书记
· 李元龙 [刑事起诉书]
·关于李元龙采写报道及资助贫困生的情况简介
· 李元龙 [刑事判决书]
· 李元龙——[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我的惭愧和荣幸
·正反两个李元龙有感
·在夜郎被捕
·但愿,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蒙受耻辱
·侃侃杨利伟的"最高"党支部
·我所经历的八个记者节
·冤上加冤的六天冤狱——出狱前后”系列之一
· 国安对我的特殊关照——“出狱前后”系列之二
·提前八九个小时,我被撵出了监狱
·“再就业”仅半天,我第二次失业
·连新任猴王也对“猴妃”悼念先王视而不见
·被单独囚禁的四十六天
·“李元龙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词
·都来争取毫无顾忌地说出“1+1=2”的权利
·且说夜“狼”归元“龙”
·别指望党报记者的良知
·爱如青山——李元龙案辩护散记(上)
·爱如青山——李元龙案件辩护散记(下)
·善良人的不同“政见”
·原告审判被告的荒诞剧
·辱人者,必将自辱
·法院的即兴“立法权”——我的申诉之二
·南辕北辙抓胡佳
·法院的即兴“立法权”——我的申诉之二
·不打自招:社会主义制度就是独裁专制 ——我的申诉之三
·重念国民党反革命罪邪咒——我的申诉之四
·硕鼠当春又新年
·你可以强迫我上床……
·无钱六十逞英雄——贵州毕节老年苦力大背箩写真(上)
·无钱六十逞英雄——贵州毕节老年苦力大背箩写真(上)
·中国,岂只这样一位人大代表
·监狱好胜敬老院——反丁玲笔法,书狱中奇事
· 我的“蜕化变质”——兼作退团声明
·因为,我是一只弹簧
·若为爱情故……——我的狱中日记之一
·清明时节泪纷纷
·究竟谁在造谣、诽谤——我的申诉之五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前期病兆——我的狱中日记之二
·“无论怎样,我都等你回来” ——我的狱中日记之四
·祈祷声中,中秋节晴转阴雨 ——我的狱中日记之三
·令人费解的释放和监视居住——我的狱中日记之五
· 判我为敌的九大悖论——我的申诉之六
·“买身契”成了卖身契——我的狱中日记之六
·写在5.12大地震的第五天
·我想把中国的“普金”们塞进地震废墟下面……
·为三赢的降半旗叫声好
·《灾难铸就伟大的中国》的九大悖论
·悲情小麻雀
·永不熄灭的烛光
·落荒成都城
·将奥运会办成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将2008年奥运会办成首届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求其友声
·螳螂之死
·“男女人”与民主集中制
·“神圣”的使命,何以只能做贼般地干? ——我的申诉之七
·不要再玷污蒋晓娟的母爱了
·不仅仅是写给国安某某的公开信
·党报如此"人咬狗"
·悲戚的“探监”——我的狱中日记之七
·我在狱中当“管教”
·伟大领袖打倒马寅初,是冤假错案吗?
·幸好我不喜欢奥运会
·我不是冲北京那鸟巢去的
·时钟可以倒拨,时间却永远前进——我的申诉之八
·冷眼看奥运
·汶川地震幸存学生应该如此感恩吗?
·如此“国嘴”韩乔生
·911发生的第二天
·沾胡总书记的光
·毒奶事件,还有谁该“下柜”
·我为什么要为杨佳能够保住性命祈祷
·蹉跎岁月的老房东
·为富不仁的发生、发展和登峰造极
·好意思“法定”11月8日为记者节
·万古知音只有天?——罗德远其人其诗
·从成年公象不“猥亵”未成年母象说开去
·从日攘一鸡到月攘一鸡的“进步”——我读新华网世界人权日网评
·没有平等,只有“更平等”的国度
·弃善从恶,重新做人?——一个文字狱受害者的狱中诗歌
·含泪泣问:到哪里起诉离弃子女的国母亲、党妈妈?
·飞出牢笼的"反动梦"
·一个刑满释放人员看“躲猫猫”事件
·囚徒党员如此“效忠”党
·6月4日,泣问苍天
·纪念六四,何用“乱串”
·贵州毕节纪念六四20周年剪影
·朝圣石门坎
·假如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有底线的政权……
·围上“爱心颈巾”,我将招摇过市
·“跪谢警察年”折射出的警察特权思想
·“暴力袭警”获得巨额赔偿的特色启示
·美国的月亮,它为什么比中国的圆?
·特务政治:催生反动思想的沃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平等,只有“更平等”的国度

没有平等,只有“更平等”的国度
   ——在贵州第四届人权研讨会议上的演讲
   李元龙
   
   标题的出处,有两个。一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二是不关心人权的人未必知道的,奥威尔在《动物庄园》中剥专制集权画皮的,动物庄园里的法律:所有动物一例平等,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加平等。

   所谓人权,就其完整的意义而言,就是人人自由、平等地生存和发展的权利,或者说,就是人人基于生存和发展所必需的自由、平等权利。
   天赋人权的概念说得更为简明扼要:人人都平等享有自然权利: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等!
   《世界人权宣言》第一条开宗明义: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力上一律平等!
   我早就说过,中国不是所谓法制不健全的问题,而是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的问题。专制集权是法治社会、是人权的死地敌,所以,任你再多、再面面俱到的法律条款,一遇上专制、人治这些个妖魔鬼怪,必然只能是废纸一张。
   林嘉祥为什么在做了不禽不兽的事情后,还公然对在法律文书面前与自己平等的其他公民说“你们算个屁”?因为,多年铁的事实早就告诉他这样的常识:他自己就是比普通大众更加平等的“有些动物”中间的一员。
   我今天的演讲,就是要指出中国大陆没有平等,只有“更平等”的种种侵犯人权的怪现象。
   是的,平等是个好东西,所以,中共的宪法也如此规定: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中国,也是《世界人权宣言》签字国之一。2004年,保护人权,也写进了这一部宪法。今年下半年,《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也出台了。
   同一部宪法,同一个时间,姓刘的举起也是白举,宪法不仅没有能够保护他说话的权利,甚至连他这个共和国元首的命运,也“爱莫能助”。但是,姓毛的一举起来,下面就噤若寒蝉了。为什么?只因为刘仅为亿人之上,一人之下。
   在宪法条文面前,毛刘绝对平等,但是,在官场上,显然,毛地比刘更平等。
   余生也晚,少不更事,直到八十年代中期,才知道中国有离休老干,医院有老干病房之说。继后又才知道,早在“解放”初期,老干病房就应运而生了。老干病房,不是小干病房,更不是白衣病房,其设施,医生,以及医药费的上不封顶等,是一般人难望项背的。在医疗保障制度面前,那个生病无钱医治,快要死了被亲人抬到火葬场等着落气就火化的妇女等等,老干们显然更平等。
   再后来又进一步知道,这样的更平等现象,根本不是在朝后的新生事物,是从在野的时候继承下来的优良传统。延安时期的王实味为什么被枪杀?就因为他写了《野百合花》,就因为《野百合花》里有提到更平等的“衣分三色,食分五等”的句子。《野百合花》里的干部灶,一直沿袭到今天,只不过,叫法与时俱进了,叫做“特供”什么的,比如牛奶,就有特供哪级哪级干部的。平等是个可以公开说,不可以公开做的概念;更平等,则是个可以公开做,不可以公开说的概念。否则,对更平等的稳定不利。试想,人人都更平等了,岂不是又退回到没意思的平等老路上去了。
   以此观之,干部之间岂不是处于平等地位?非也,干部之间,仍然处于更平等的状态。只不过,这样的更平等,相对只是平等的老百姓而言,也许应该叫做更更平等,更更更……平等。举一个非常经典,令人叹为观止的例子。这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曾经与单位的政工科长一起服侍着离休老干出去“学习考察”。那年月,代步的还是一辆大客车。上车前,科长对争先恐后的老干们宣布自己即兴出台的乘车政策:地师级的坐前面,县团级的坐后面。地师级听了,心中暗暗得意,县团级听了,气得直骂科长的娘。何也?侵犯了县团级更平等的合法……不,合理权益。
   以上讲的是高层,或曰天上更平等的现象。现在,讲地面更平等的现象。
   被批倒批臭的封建社会,被推翻了的民国时期,也只听说过两大更平等的现象,即官僚阶层和平民阶层。四九年以后尤其是和谐了的今天,更平等的剪刀差,越来越让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
   公民分城镇居民和乡村农民,城镇居民分有职业者和无业游民,有职业者分干部和工人,干部分带长的和不带长的。至于带长的到底还该怎样分下去,我头都大了,各人想去。干部,还分行政单位干部和事业单位干部,还分地区或县市干部……哎呀,不分了,我头又大了。具体讲讲其中更平等现象好了。比如同为科长,地区单位的科长,才是正宗的科级干部,而县市里的科长,则只是股级干部。这样的更平等细化,不仅表现在政治权利上,还表现在经济权利上。不干具体事情的群体,往往比干具体事情的群体更实惠,因为,政策,就是不干具体事情的,更平等的人捣鼓出来的。比如这段时间闹得沸反盈天的调整工资,高高在上的教育局所有成员,就比天天吃粉笔灰的教师们多出了一大截。不过事有例外。比如,同为事业单位的公安警察,就享受到了与公安局一样的,按照公务员标准调整工资的优待。为什么要更平等公安,了解中国特色的人,没有不知道的。
   还是再拿教师来说说表现在教师身上,体现在各行各业的更平等的事。
   我居住的城市有两个省级重点中学,最起码,从字面上,你看不出,这两个帽子一样的中学有什么两样。可是,不用我给你交底,走进去一看,哪一所是地区学校,哪一所是县级学校,别说教学设施,师资配备,仅凭学校大门的豪华程度,你就可以做出绝对不会错误的判断。据说,地区中学的校长,级别相当于副厅级,县中学校长,则只相当于科级,到了乡镇中学,当然只相当于股级。
   学校和教师之间的这种更平等现象,还有精彩绝伦的发挥。
   当年,我混饭的那家低级党报,为了教育、引导人,不止一次刊登过这样的新闻:某乡镇中心校教师某某,因为违反了什么政策、纪律,被处罚到乡村某学校接受再教育去了。
   每次见到这样的新闻,我总要愤愤不平:这乡村学校,它怎么就成了流放犯错误教师的西北利亚了呢?这让本来就在乡村学校当老师的人怎么想:这样的搞法,我们岂不成了“犯错嫌疑人”了?再说了,人人生而平等,乡村学生,他怎么就只配由犯了错误的教师来“教育”?
   与此相反的是,刚从学校毕业的,还没有什么经验,水平相对差的师范类院校学生,如果不是成绩拔尖,如果不是有特殊关系,他们都得到乡镇学校去锻炼若干年。有了一定的教学经验后,往往就被调进城市学校教书育人。对待教师如此更平等,还在其次,最关键的,是苦了那些乡村学童,同为公民,同为纳税人子弟,乡村学童,他怎么就只配作教育战线小白鼠呢!如此的更平等,如此的教育体制,是什么样的心理的人弄出来的?
   处于更平等地位了,是不是?城市学生,你别得意,你报考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试试,身在皇城百分贵,北京考生进入北大、清华的录取分数,就比其他省份考生低100来分。100分啊,会更平等掉多少竞争者?
   党员和非党员,也是两大更平等阵营。只有积极分子才能入党,入的是先锋组织,是光荣地入党。问题由此来了:那没能入党、没有入党的另外12 .3亿人,岂不是都是落后分子,后进成员,耻辱群体?所以,党员贪官进了监狱后,往往这样检讨自己的犯罪根源:放松了思想改造,忘记了党员身份,把自己混同于一个普通群众了。看看,普通群众,贬义词。有人说,这侮辱了普通群众,我认为,这恰恰是这些个特殊材料不是追求普通、低级平等,而是追求更平等的执着表现。
   只要不是脑筋有问题,只要不是鬼迷心窍,谁都知道,那所谓的共产主义目标,没有一丁点实现的可能。为什么还有7000万人趋之若鹜?为了追求更平等的权利。早年间,有一张党票折抵三年徒刑的说法,由此可见入党目的之一斑。
   该说说阴司地狱的更平等现象了。
   人间地狱者,监狱是也。春风早度“狱”门关,坐过牢的人都知道这一点。有权有势,有钱的人即使坐牢,还会享受着诸多更平等待遇。比如我们这个城市某权势熏天人物的儿子进戒毒所,住单间,有电视看,有好酒好肉供养着。比如前江西省省长倪献策,坐牢期间,经常有车辆接出去“看病”。别说人家曾经如此显赫过,就说我坐牢的那家地区级小小看守所,有一次,一个副县级囚徒和一个农民囚徒发生肢体碰撞。更平等的结果是:副县级无事无忧,农民被五花大绑,跪在每个监室门前认罪,末了,还戴上好几十斤铁镣,到严管室反省去了。也曾有两个农村囚徒打架,平等的结果:一碗水端平,二人都戴上脚镣,严管室呆着。
   某个党魁正常驾崩了,那面准党旗就降下来了。普通人即使非正常死了几十万,也轻易不会下降。今年512大地震算是开了先例,但是,谁不知道,那是被成百上千万网民吼掉下来的,被秘鲁国私设灵堂、干涉内政般的“行径”寒碜下来的。
   死后的更平等。不说别的,就说小小的我所在的乌蒙山区这个城市,那郊区的所谓烈士陵园,埋葬的,据说多是追求自由平等的战士。可是这个陵园里体现出的,也没有平等,只有更平等:官职越大,坟墓也就越是靠前,坟墓和墓碑也当然越大,越讲究。那个最大,最豪华,最靠前的,是那个据书面说法是被流弹打死,据坊间说法是被同志中的仇人打死的夏曦之墓,因为,夏在肃反期间,杀死的人太多了。
   至于中国大地上最大、占据地段最金贵的坟墓在哪里,该坟墓幕主官衔级别高得有让人头晕目眩,这对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的只平等的人们来说,是个妇孺皆知的常识,我就不消说了。
   最后说一说连左愤们也难以自豪的更平等怪现象。
   这样的更平等,表现在过去,就是商店有外宾柜,车站有外宾窗口等。老外的钱,比中国人更平等。殃视常常自鸣得意地宣称:全世界的老外都可以收看殃视节目。可是,我们这些老内,却没有谁能够收看老外的节目,连港台的节目也不能收看。洋人眼睛比中国人更平等。直到近年,还有类似的报道:某某洋人、东洋人在中国地盘生病了,为了抢救老外,中国动用了飞机送病人,送医生,送药物等。老外的命,更平等于老内。
   可见,宁与外人,不与家奴的衣钵,被继承下来了。相比之下,那小日本就自私自利,他们什么都尽自己人先来。为什么?窃以为,是因为他们没有那样一个伟大领袖来发出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这样的口号。所以,日本人也就干不出他人比自己人更平等的事来。
   国际人权日以此为标题,历数这些怪现象,目的是想告诉大家,这样的更平等,实质上就是不平等的现象比比皆是。在一个只把人权写在纸上,没有落实在行动上的国家,这样的现象是必然的。再有就是提请人们警惕,人权就是人权,不是什么生存权;平等就是平等,不是什么更平等;民主就是民主,不是什么高度民主,不是什么民主集中。美好的事物,增之一分,减之一分,就不再美好。词汇构成的量变,只会导致词汇本义的质变。这是偷换概念,这是挂羊头卖狗肉,这是在不知不觉中剥夺你我的权利,这是在以温水煮青蛙,让你在温情的遮盖之下,不知不觉地失却政治权利,失却公民权利,甚至失却生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