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夜狼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夜狼文集]->[从成年公象不“猥亵”未成年母象说开去]
夜狼文集
·但愿,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蒙受耻辱
·侃侃杨利伟的"最高"党支部
·我所经历的八个记者节
·冤上加冤的六天冤狱——出狱前后”系列之一
· 国安对我的特殊关照——“出狱前后”系列之二
·提前八九个小时,我被撵出了监狱
·“再就业”仅半天,我第二次失业
·连新任猴王也对“猴妃”悼念先王视而不见
·被单独囚禁的四十六天
·“李元龙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词
·都来争取毫无顾忌地说出“1+1=2”的权利
·且说夜“狼”归元“龙”
·别指望党报记者的良知
·爱如青山——李元龙案辩护散记(上)
·爱如青山——李元龙案件辩护散记(下)
·善良人的不同“政见”
·原告审判被告的荒诞剧
·辱人者,必将自辱
·法院的即兴“立法权”——我的申诉之二
·南辕北辙抓胡佳
·法院的即兴“立法权”——我的申诉之二
·不打自招:社会主义制度就是独裁专制 ——我的申诉之三
·重念国民党反革命罪邪咒——我的申诉之四
·硕鼠当春又新年
·你可以强迫我上床……
·无钱六十逞英雄——贵州毕节老年苦力大背箩写真(上)
·无钱六十逞英雄——贵州毕节老年苦力大背箩写真(上)
·中国,岂只这样一位人大代表
·监狱好胜敬老院——反丁玲笔法,书狱中奇事
· 我的“蜕化变质”——兼作退团声明
·因为,我是一只弹簧
·若为爱情故……——我的狱中日记之一
·清明时节泪纷纷
·究竟谁在造谣、诽谤——我的申诉之五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前期病兆——我的狱中日记之二
·“无论怎样,我都等你回来” ——我的狱中日记之四
·祈祷声中,中秋节晴转阴雨 ——我的狱中日记之三
·令人费解的释放和监视居住——我的狱中日记之五
· 判我为敌的九大悖论——我的申诉之六
·“买身契”成了卖身契——我的狱中日记之六
·写在5.12大地震的第五天
·我想把中国的“普金”们塞进地震废墟下面……
·为三赢的降半旗叫声好
·《灾难铸就伟大的中国》的九大悖论
·悲情小麻雀
·永不熄灭的烛光
·落荒成都城
·将奥运会办成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将2008年奥运会办成首届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求其友声
·螳螂之死
·“男女人”与民主集中制
·“神圣”的使命,何以只能做贼般地干? ——我的申诉之七
·不要再玷污蒋晓娟的母爱了
·不仅仅是写给国安某某的公开信
·党报如此"人咬狗"
·悲戚的“探监”——我的狱中日记之七
·我在狱中当“管教”
·伟大领袖打倒马寅初,是冤假错案吗?
·幸好我不喜欢奥运会
·我不是冲北京那鸟巢去的
·时钟可以倒拨,时间却永远前进——我的申诉之八
·冷眼看奥运
·汶川地震幸存学生应该如此感恩吗?
·如此“国嘴”韩乔生
·911发生的第二天
·沾胡总书记的光
·毒奶事件,还有谁该“下柜”
·我为什么要为杨佳能够保住性命祈祷
·蹉跎岁月的老房东
·为富不仁的发生、发展和登峰造极
·好意思“法定”11月8日为记者节
·万古知音只有天?——罗德远其人其诗
·从成年公象不“猥亵”未成年母象说开去
·从日攘一鸡到月攘一鸡的“进步”——我读新华网世界人权日网评
·没有平等,只有“更平等”的国度
·弃善从恶,重新做人?——一个文字狱受害者的狱中诗歌
·含泪泣问:到哪里起诉离弃子女的国母亲、党妈妈?
·飞出牢笼的"反动梦"
·一个刑满释放人员看“躲猫猫”事件
·囚徒党员如此“效忠”党
·6月4日,泣问苍天
·纪念六四,何用“乱串”
·贵州毕节纪念六四20周年剪影
·朝圣石门坎
·假如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有底线的政权……
·围上“爱心颈巾”,我将招摇过市
·“跪谢警察年”折射出的警察特权思想
·“暴力袭警”获得巨额赔偿的特色启示
·美国的月亮,它为什么比中国的圆?
·特务政治:催生反动思想的沃土
·与曹长青商榷:《零八宪章》是“谏言”吗?
·假如主人不想吃王八
·且看看守所如何以书为敌
·我这个政治犯“享受”的特殊待遇
·假如“侮辱国歌罪”的议案被采纳……
·新华社,不说“情绪稳定”你会死人吗?
·六四的校园静悄悄
·那坟前,开满鲜花……
·党报如此“人咬狗”
·野火烧不尽的老苗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成年公象不“猥亵”未成年母象说开去

从成年公象不“猥亵”未成年母象说开去
   李元龙
   
   
   十年为官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不能流芳百世,也要遗臭万年。这两句话,对于网络时代因为猥亵11岁小女孩而一天之内名震世界的深圳海事局党组书记、副局长林嘉祥,真是再贴切不过。

   11月下旬的一天,在网上又看到了肯定能增加林嘉祥知名度,也能让当地警方成为林嘉祥难兄难弟的后续报道:深圳警方认定林是醉酒后对女孩做出双手搭肩靠脖颈处的不当动作,使女孩有被“掐”的感觉,受到惊吓,属于在公共场所举止失当、行为不检的行为。
   无独有偶,还是10月下旬,中国最高法院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二级大法官黄松有被双规了。一直以“法学方面颇有造诣的学者型官员”面目出现的黄松有,其劣行除了以权谋私、严重经济问题之外,还有与林嘉祥同样的性取向,即“对未成年少女特别爱好”。
   “简直是猪狗行径”,“衣冠禽兽”,“高官禽兽化”,“我不是禽兽能当上这个官吗”。网络虽然浩瀚无边,但可供使用的语言仍然有限,每次见到这样的对林、黄二高官的咒骂、谴责词语,除了这样的感受之外,我都要紧皱眉头,为禽兽感到愤愤不平。
   何出此言?先来观赏一段有关动物的电视节目。
   一头刚刚成年的公象,它先生心猿意马,有火需要发泄了。象群里的成年母象,各都名花有主,朋友妻不可欺。象群里还有不少未成年的母象,欺负欺负这些待字闺中的黄花小母象,也不会有谁来给它整个强奸未成年母象的罪名。狂躁不安的它奔走、咆哮一会后,离开象群,来到一个水塘边。它来水塘边干什么呢?原来,这是有预谋,有目的的。它直奔一头在水塘边打瞌睡的河马身后,也不管它是公是母,竟然爬跨到河马的背上,“胡闹”起来。如此折腾一阵,虽然没有实质性的“犯罪行为”,但是,它刚才难以抑制的性冲动,显然因为这样的胡闹,已经得到了缓释。于是,安静下来,自认为不会对未成年母象构成任何威胁的这头公象,回到了象群。
   看看,这头成年公象的性道德,多么的堪为官师。
   林高官“胡闹”后的言行:“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北京交通部派下来的,级别和你们市长一样高,敢跟我斗!” “我就是干了,怎么样?要多少钱你们开个价吧。我给钱嘛!”“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呀!敢跟我斗,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这位油光满面、脑满肠肥的高官还说了这么几句业经论证,被公认为大实话的话。如今得益于网络,林高官这几句大实话,已经成了使得他知名度一路飙升的“经典”名言。
   反观公象胡闹后的言行。那头公象,把这头河马胡闹跑了,它只是又去胡闹另一头河马,并没有倒打一耙地呵斥落荒而逃的河马什么,更没有反而受了伤害似的咆哮什么“我是世界上最大的陆地动物群里来的,你敢不笑纳我的阳光雨露”之类。并且,它只是象征性地胡闹胡闹,谁都知道,除了打搅人家河马的午睡以外,这样的胡闹不会对河马造成任何伤害。
   以事实为依据,以道德为准绳,我们以认真,以严肃的态度来评价一下,高官们的道德品质,对比之下是比禽兽低下,还是高尚,这不言而喻的。
   在人治社会,在独裁制度,在监督缺失的环境里,在吏治腐败、优汰劣胜的官场,如果你有才,特别是有德,你就休想既富且贵,或者休想长久地既富且贵。
   中原人马骥,“美丰姿,少倜傥”。《聊斋志异.大罗刹国》里的这位美少年,在海上飘荡数天,来到了大罗刹国。这个国度的人“见马至,以为妖,群哗而走”。为什么呢?因为“我国所重,不在文章而在形貌。其美之极者,为上卿;次,任民社”。问题——中原人认为是问题,大罗刹国当然不认为这是个问题——出在形貌之美的“美”字上。看看该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相国是何尊容?“双耳皆背生,鼻三孔,睫毛覆目。”对了,以美为丑,以丑为美,越丑越美,“越美”官做得越大,这,就是大罗刹国之所以成其为大罗刹国的根本标志。
   为什么官越做得大,越不把老百姓当人,只对比自己官大的东西俯首帖耳?蒲松龄自己有答案。
   在另一篇故事《梦狼》里,蒲松龄先是说,官衙里“堂上堂下,坐者卧者,皆狼也。”接着,他借一个不肖子的口讲了仕途“关窍”:黜陟之权,在上台不在百姓。爱百姓,何术能令上台喜也!
   是啊,决定官员黜陟之权的,是上面的某一个人,而非选民,他何苦要讨好、要爱护百姓。所以,林高官,黄高官之欺负小民,欺负了还说“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呀”,这才是正常的。到了民主制度的国度,你如果说这句话,那你就等于把自己钉死在冷板凳上,永远也没有出人头地的时候了。
   但是,在这里,我不认同蒲松龄把专制政权之下为官作宰的人比作狼的说法。
   在另一个有关狼的电视片里,两头雄狼撕咬在一起,争夺狼王宝座。当其中一头狼把尾巴夹紧、双耳低垂,也即表示臣服,主动退出竞争后,得胜的那头狼并没有必欲置刚才的政治敌手于死地,而是立即停止攻击,与对手恢复正常关系。
   反观封建专制官场,从古代的勾践、刘邦,到朱元璋,对于卧榻之旁的酣睡者,从来手下不留情。自称推翻三座大山、至今阴魂不散的伟大领袖,竞争对手已经表示退出官场,退出政治舞台,回到老家种地为生,但是,他还是没有逃脱冷死饿死的悲惨结局。
   是官性残忍,还是狼性残忍,一目了然,无需赘言。
   当然,这是十年浩劫时期发生的事情。“拨乱反正”之后,确实进步一些了。但还是难望禽兽项背。
   再说一个有关动物争夺王位的故事。这是八十年代的一个纪录片。云南某猴山发生政变,老猴王被一个年轻力壮的猴子取而代之,并被逼进水里,死于非命。
   看看,咒骂高官为衣冠禽兽,没有侮辱了禽兽啊。我知道,有人会这样说。
   慢来,故事还没有讲完。首先,下台猴王是其它落井下石的猴子不许它上岸,将它的头往水里按,使得它最后体力不支,溺水而死的。其次,老猴王有个妃子,在群猴作鸟兽散之后,下到水里,把先夫的尸体拖上岸,并表情悲伤地守护、哀悼了先夫三四天。按照猴山约定俗成的惯例,这只母猴实际上已是新任猴王的妃子了。新任猴王曾经过哀悼现场,但它并未大发醋心或将此视为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大逆不道行为。你看,它只随便回头瞥了一眼,然后就昂首阔步离去的样子,仿佛在说:哀伤悼死者,嘉言懿行之属也。能得义妃如此,吾之幸也!
   可是你看看如今“首善之都”的政治猴山,胡、赵两位准先王死亡时,谁企图悼念他,那就是犯大忌的 ,轻则阻挠冲散,重则抓进监狱。
   猴王走下宝座后,即使没有被群猴弄死,也就野猴一个,绝对没有什么特权。老外过气猴王,或重操旧业干木工、电工,或回家含饴弄孙,很好。我们见识的四九年后的大陆政治猴山的猴王们都不,他们不仅享受着“政治待遇不变,生活待遇从优”的太上猴王特权,还要恋栈不已地对新猴王“扶上马,送一程”。更可怪的是,开什么很能露脸的会时,还要作为猴和山领导人出现在主席台上。他究竟是猴和山什么领导人?大王,二王还是三王?你如果这样问猴山众猴,没有谁答得出来。
   以此观之,什么制度的优越性,纯属扯淡。花果山的丛林法则,也比首善之都的制度先进。
   沐猴而冠,你说,这流行千百年的成语,是否有失公允?专制独裁制度下的某些两脚高官,他是否就是没有四脚兽类的智慧,也没有四脚兽类的德行?
   除了人类之外,还兴有葬身之地的,据我所想得起来的,也就是大象了。大象老了,自己觉得快要死了,就走向象谷,也即某个象群的祖坟,无论自己是头象还是普通象,随便找个地方,倒下,闭眼,就这样与世界永别了。看看专制政权之下的官员,不说别的,就说小小的我所在的乌蒙山区这个城市,那郊区的所谓烈士陵园,官职越大,坟墓也就越是靠前,坟墓和墓碑也当然越大,越讲究。富贵荣华,在人世间还远远没有享用尽兴,到了阴司地狱,也不忘继续将官瘾过到底。
   官一当大了,也就如着魔中邪一般,觉得自已不仅生的伟大,死了,也理当比平民百姓光荣。活着要招摇,死了不忘炫耀。用刘邦的话来说,叫做富贵而不贵故乡,犹如“衣锦绣而夜行”。
   至于中国大地上最大、占据地段最金贵的坟墓在哪里,该坟墓幕主官衔级别高得有多让人头晕目眩,这对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的人们来说,是个妇孺皆知的常识,我就不消说了。
   什么丧葬改革,文件、论文汗牛充栋,学学大象,问题迎刃而解。
   《聊斋志异》上还有一篇被蒲松龄称为“亲历者”讲述的故事。故事说,有人在山上行走时,有只狼长时间跟在他后面,不离不弃,眼光不但没有恶意,反而似有所求。原来,这狼的妻子头上生了个毒疮,它求救于人类来了。
   最近在网上看到一则趣闻,说是有只猫咪妈妈,它的小猫掉进一个深坑里,自己无法营救。情急之下,猫妈妈再也顾不得什么异类了,跑到人的面前,又是鸣叫,又是叨叨人的裤脚,终于使得自己的孩子获救。
   在这片的确很有特色的国土上,党棍、官僚践踏你的人权,制造冤假错案陷害你,用军队“稳定”你,如果外国政府或个人路见不平站出来说句公道话,那外交部高官如袁木啊刘建超啊李肇星啊秦刚啊等等的,就会跳出来指责人家:你这是对我们国家内政的粗暴干涉!
   内政再黑暗、残暴,他人都没有资格“指手画脚”,更不能像“世界警察”那样直接干涉。国母亲,党妈妈怎样迫害子民,都是应该的,你那子民再有“意见”,再比窦娥还冤,也只能哀告“母亲”,只能跪求“妈妈”住手啊,怎么能向外人求救!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啊。
   具有广东第一才子之称的秦刚等等,其逻辑,在那些低等动物的狼丈夫、猫妈妈的面前,也是荒诞不经的,经不住趋利避害的常识的检验的。你说,如果那只猫妈妈和狼先生能够知道秦刚等高官的言行,或者说,猫中间的“秦刚”、狼中间的“秦刚”不许猫妈妈、狼先生向异类求救,它们会答应吗?自然一千个一万个不答应。当然,猫、狼中间,也不会有这样愚蠢、残忍而又虚伪的东西。
   2005年11月16日,记者在问到中美会否讨论人权问题时,官阶高达国务委员的唐家璇理曲然而气却很壮地对记者说:中国的人权是最好的!美国的人权不怎么样!
   2006年2月14日,另一个高官,国务院新闻办刘正荣在记者招待会上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到目前为止,中国没有任何人仅仅因为在互联网发表言论而被捕。
   中国今天的人权状况是否“最好”,孙志刚,佘祥林,以及千万个受到打压、关押的法轮功人员,撤迁户等等,最有发言权。至于2006年2月14日为止,中国没有任何人仅仅因为在互联网发表言论而被捕的问题,别人我不说了,我,原贵州省毕节日报社的李元龙,就在刘高官说这话的这一天,我他妈的哪里去了?在中国,在贵州,在毕节地区看守所的3号监室。为什么进去的?就他妈的因为在互联网上发表了《在思想上加入美国国籍》等四篇谴责党棍、官僚的文章。四篇文章两年刑,每篇半年,如今还是个被剥夺了被选为国家主席和选举国家主席的,被片警作为刑满释放对待的重点人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