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杨恒均之[百日谈]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北京坐出租车,那司机说起最近的北京变化,大加赞赏,说地铁坐到哪里都是两块钱,公共汽车几毛钱一坐,北京城里便民的公共设施超过全国各大城市平均数的三十多倍,就连拆迁户也获得比其他城市多很多的赔偿。最后这位司机总结说,北京人民是满足的,北京城是比较和谐的……
   
   
   
   看起来,北京城被搞定了。只是北京人民满足了,北京以外的人民看到北京如此好条件,也许会问,北京既不是工业基地,也不是国际贸易中心,都是哪里弄来的钱,竟然让这个城市的“公共设施”比中国其他城市多了三十多倍?这就是问题所在,如果北京不想办法把北京以外的人民也搞定,也许有那么一天,外地来的人民会涌进北京坐无论到哪里都只需要几毛钱的公共汽车,最终破坏北京人民享受的和谐生活。

   
   
   
   这位公共汽车司机使用了一个当今很少使用的词儿“人民”,很有意味。我在北京十天,虽然只写了一篇短文《人民准备好了》,竟然也因为标题中的“人民”两字受到质疑:谁是人民?你杨恒均能够代表人民吗?
   
   
   
   嗯,这可是不大不小的问题,首先,在中国,我认为从来就没有搞清楚谁是人民;其次,我没有必要代表人民,因为我就是人民!同样的道理,你也是人民,他也是人民。
   
   
   
   谁是人民呢?这个词最多的是出现在权贵和喉舌们的口里,每当她出现时,不是被代表,就是被折腾,有时甚至是被强奸的。于是乎,久而久之,“人民”就成为权贵的专用名词,小老百姓就不能使用了,否则,你就狂妄无比,就有野心。
   
   
   
   而我老杨今天就偏偏要选用这个词,一是想澄清人民这个概念,二是想让一些人不舒服一下,第三,是告诉所有的人,你和我就是人民,不用被代表们使用,我们自己就可以使用这个词儿,不必脸红,更不必紧张。
   
   
   
   在真正控制了人民的权贵看来,这个世界上其实是根本没有人民的。为啥?因为任何一个群体和个人都不是人民,你不是人民,我也不是人民,他们都不是人民。农民工不是人民,下岗工人不是人民的全部,出租车司更是极其少数,所有的人都不是人民。只有他们说到自己的利益时,才会告诉你,他们代表了人民。
   
   
   
   其实,如果我们仔细观察人民这个词语的使用情况,就会发现,只有在民主社会里,超过大多数的人才叫人民。例如,选举结束,获胜的人会说,人民选择了奥巴马。而落选的人也会说,人民已经做出了选择。所以,给我们的印象是,只有超过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人才可以使用“人民”两个字。
   
   
   
   有意思的是,因为在有些国家,你不能、不敢和不被允许全民投票,甚至不许搞民意调查,请问,没有相对公平的选举和民意调查,那些国家的人民到底是指谁?谁来决定准备好和没有准备好?所以,人民就被代表了。于是,有人以为我使用“人民”一词的时候,也是忽悠人民,像那些代表人民的权贵用强权忽悠民众一样。
   
   
   
   这真是冤枉我杨恒均了,我在使用“人民”一词时,特自豪,特骄傲,我当时说的人民就是我自己,以及我认识的几位哥们姐们,但我认为我们哪怕再少,也是名副其实的人民——至少我们是不想被人代表的人民。
   
   
   
   美国那个著名的《独立宣言》是谁写的?好像包括修改的人加起来也没有多少个,当时的人民自然不能集中在一起写什么宣言,可是那个宣言却是这样开头的: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
   
   
   
   当时推到柏林墙的有多少人呢?好像不超过一万人吧,可是,当他们手挽手走向柏林墙的时候,他们呼喊的口号是:人民来了!
   
   
   
   推翻苏联的“人民”有多少呢?如果你去算一下,好像前后上街的也就几千人吧……但即使到现在,俄国人都不否认,苏联最后的变革是符合“人民”利益的,是“人民”推动并完成的……
   
   
   
   另外一个例子是北朝鲜经常每年都要出现的超过10万人在平壤的广场上“万众一心”地载歌载舞、热泪盈眶的庆祝伟大领袖金正日生日的宏大场面——你会认为那个世界上最多人聚会、做着同一动作,高呼同一个口号的北朝鲜人是“人民” 吗?
   
   
   
   我说这话是啥意思?这意思是,人民这词是褒义词,只是在中国被乱用了。所以当我一使用这词,就会有读者不开心。其实,问题出在你那里,不是我这里。我只是使用一个简单的词语而已。当我使用这一个词的时候,我是感到自豪的。我想,只要我们认为自己是在历史正确的方向上前进,认为我们所作是符合人民利益的,我们就是当之无愧的“人民”。
   
   
   
   对于一些无权无势的人,称呼自己是“人民”(people),一点也没有不恰当之处,就算他们到处冒充“人民”也不会有啥了不起,还不如冒充高干子弟和“北京派来的”。然而,我很理解那些被强权代表的人对此的反感,不过,千万别紧张,你如果不喜欢我说的人民,或者你认为我无意间“代表”了你,你完全可以站出来,拍着自己的胸脯说,我也是人民,我就没有准备好。
   
   
   
   例如,你可以写文章,标题就叫:《杨恒均,人民没有准备好》。我绝对不会误会你标题中的“人民”也代表了我或者代表了全中国的人民,我充其量认为你自己——作为人民,没有准备好而已。但,我强烈建议你,没有准备好选择自己的命运,仍然习惯被别人代表,或者心里准备好了,却因为害怕或者利益不敢说出来的时候,最好不要称呼自己是“人民”。我更要警告你,如果你认为自己准备好了,只是“人民”们还很愚昧,没有像你一样准备好,你更不要玷污“人民”这个词语。我想这就是至今为止,没人写“杨恒均,人民没有准备好”的原因之一。
   
   
   
   于是,我弱弱地问一句,说人民没有准备好的那些人,你们是不是“人民”呢?你们准备好没有?难道是你们准备好了,只是你们眼中的“人民”没有准备好?
   
   
   
   其实,要知道人民准备好没有,除了你说你的、我说我的之外,只有一个办法解决我们之间的误会:解放思想,公开讨论和辩论。别总让一帮精英在那里说人民准备好了,或者说人民没有准备好,让人民在得到充分资讯的情况下,每一个“人民”都做出回答,每一个人民都能够发出自己的声音。到那时,你说我不是人民,说我不能代表人民,说我甚至不能代表我杨恒均自己,我都认了,而且心服口服。
   
   
   
   问题在于,那些代表人民说人民没有准备好的人,也一直认为人民根本没有准备好为自己说话,没有权利为自己说话。于是,他们垄断了话语权,垄断了决定权,甚至垄断了“人民”这个词儿。
   
   
   
   只是,我也是人民,我准备好了,你别想折腾我、忽悠我。
   
   
   
   杨恒均 2008-12-20 北京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